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6章 与公子谋

云芷汐知道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尤其是现在她确实打不过这家伙!不过——

她心中忽而一动,忽然浅笑盈盈的看着男人道:“容公子,你先时不也查过了么?”

“嗯?”容煌没想到云芷汐变脸变得这么快,倒是有些讶异。要知道她前一刻还火冒三丈,现在怎么笑得这么——这么“谄媚”?

云芷汐忍下心中想揍人的冲动,面上仍旧笑得如邻家小妹:“既然当时查不出,难道再摸一次就能检查出来?”

容煌墨目微凝,不禁哂然一笑:“你说的不错,既然第一次没摸出所以然来,这第二次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想来,你似乎也不愿意告知。”

云芷汐怔了怔,她倒是没想到容煌会回答得这么机智?!不过看他的眼神,难道这厮此前真的只是在查她身上的异样?

“那如果我告诉你,你这一身经脉被毁并非偶然,你是否能说一些秘密让我知道呢?”容煌微俯下身,直接就在云芷汐的耳边轻语。

那如梵音吟唱的微磁嗓音,听着不得不说真的很有味道,性感中透着不可捉摸的雍容,似乎近在迟尺,却又拒人千里。

他的动作看似缓慢,其实却快得让人避不开,等云芷汐反应过来时,只感觉到耳边有微温的气息轻拂着。而他说话的内容,让她瞬间心头大震!

经脉断裂,不是偶然!

容煌墨目无波,仔细的看着云芷汐的面色变化……

“那要看你提供的信息是否有价值。”但云芷汐沉住了气,一双美眸净睁,一缕缕锋芒从中散开。那光彩令容煌微微一愣,唇角勾起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动手之人做得很干净,应该是在饮食上添加名为‘安魂’的一种药材。此药有安神静心之效,但若修炼者长期服用,则不利于冲关突破。若服用的结果就是你这样,浑身经脉爆裂成废材。”容煌说得很仔细。

云芷汐听得很认真,也明白了所谓的冲关不成反为废材,不过是一场*裸的阴谋!

“如何?”容煌有些惊讶的看着平静的云芷汐,他本以为她听了这消息,情绪会很失控。但她的镇静和沉稳,却出乎他的意料。

“我也不知道自己身体出了什么状况,但感觉上似乎还可以修炼。”云芷汐倒没完全撒谎,她确实不知道玲珑仙境是怎么回事。

“嗯?”容煌墨目深了深,神秘莫测的眸光锁在云芷汐身上,似乎在辨别她说话的真伪。

彼时云一墨来寻云芷汐,容煌似乎不太愿意看见他,又或者为了掩藏他闯人闺房的劣迹,所以自行如鬼魅一般消失了。

云一墨的目的,自然是劝云芷汐回云家。她原本也打算去云家,毕竟山寨真的没什么好的资源。何况她答应了要让云芷汐骄傲的活下去,那么如今既然又得知经脉废掉并非意外,而是有人故意编排的阴谋,她就更没有理由不回去查查清楚……

……

云家堡坐落在青城县西陲一处两面环山,一面环水的易守难攻之地。建筑规模庞大,可见云家作为青城县百年传承世家,底蕴很是雄厚。

围绕着云家堡,这片山麓形成了一处村庄,多是依附云家而生的小势力。在青城县能有这等家族能耐的,唯有同是百年世家的赵家和钱家。

而这赵家和钱家,也是最不希望云芷汐突破玄士关卡,从而压制他们的存在。所以若说谁有犯罪嫌疑,这两家的嫌疑最大。可是能在云芷汐膳食做鬼的,必然是云家内层的人。

此时云一墨率车队,已入云家堡。负责前来迎接的,是云家二代弟子第一人云一天,中阶玄士修为。也是云芷汐的大伯,大长老云傲名的长子。

“四弟,你辛苦了。”云一天面容和善,见到云一墨时如同大哥一般亲切道。

云一墨见只有云一天出来相迎,当下拍了拍脑门,知道是自己疏忽了,竟然忘了先通知家里说容公子要来!这可真是——

但他也知道现在不是懊恼的时候,当下立即跃身下马,凑上前拉着云一天低声急促道:“快去请家主出来,东域三大宗之一的紫云宗来人了!”

“什么?!”云一天愕然,东域三大宗之一的紫云宗?!

看见云一天犯傻,云一墨忙拍了拍他的肩膀焦急道:“大哥,快别愣着了,快去通知父亲啊!”

“好!”云一天被云一墨一巴掌拍醒,知道这事情重大,连忙返身极速入内院通报。

云家的人速度倒是快,不多时候,云家的家主云傲城,也就是云芷汐的爷爷已率一众云家嫡系出来相迎。

“不知贵人前来,有失远迎,还请贵人见谅。”说话的正是云家家主云傲城,头发已花白的他目光炯炯,声音恭敬谦卑。

容煌此时还没从轿中下来,但云家车队自动拍开了一条道。

只是在马车前头,一名带着面纱的红衣女子,吸引了云家众人的眼神。

“父亲,孩儿在路上找到了汐儿,是故一并带回来。”云一墨在双方见面后,再禀报一事道。

“汐儿?!”云傲城对于这个名字只觉得苦涩,这个平时喜怒不形于色的老人,此刻眸光中泛滥着复杂的情绪。

云芷汐手掌微微握拳,也从马背中下来。目光掠过那些陌生的面孔,脑海里再度些片段一闪而过。

云傲城似乎情绪激动,沙哑道:“好。”只是说出这个字以后,他就再无任何言语和动作。

与此同时,跟随在云傲城身后的一名老者却道:“既然回来了,就莫要再四处乱跑。即便你已废了经脉,但依然是云家的小姐,四处抛头露面成何体统。”

云芷汐不认得此人,所以并没有说话。可她这样的作为,在众人眼中却十分无礼!

“云芷汐,还不跪下回话!”一道训斥的声音十分年轻,云芷汐顺着声音看过去,看到一名年约二十来岁的青年。生得倒是俊朗,浑身透着一股戾气。

看见自己的长子在贵人前大声喧哗,云一天面色一僵的骂道:“芷帆,不得无礼!”

“爹爹,哥哥并无意冒犯贵人,只是七妹过于无礼,实在丢我云家百年世家的脸面。”帮云芷帆说话的,是他的亲妹妹云芷绯,在三代弟子中排行老四。

云芷汐注意到此女说话时嗓音温柔,但目光流盼生辉间,却藏着一抹怨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