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天才鬼医

【399】,步步生莲

“呵呵,你真的以为天地是可以欺骗的吗?”苏凌的脸上笑意款款,但是她的笑容看在那些淹死鬼还有风狞的眼中却是异样的凉薄。

其实苏凌并不是一个凉薄的人,可是那也分对什么人,对于那些一门心思想要害她的人,她就是凉薄的。

风狞冷冷地注视着苏凌:“你这个女人,都是你,都是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现在早就可以再次拥有身体重新活过来了!但是你却毁了我的吠檀多神庙……”

“呵呵!”听着风狞的指控,苏凌脸上的笑意依就:“活过来?你是在说笑吗?”

只是一句话便让风狞的脸色越发阴沉了起来。

“死了就是死了,一个真正死了的人除非转世投胎,根本就不可能再活过来的,就算是拥有身体,那也不过是一具活着的尸体罢。”苏凌淡淡地道。

其实苏凌也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活人,毕竟当时在高竞华还有柳蔓两个人的迫害下,她已经算是死了,可是她的情况却又与太多人不同,因为那死的只不过是她的一魂一魄罢了。

“活着的尸体,在现在这样的天气里,用不了半个月便会完全的坏掉,难道说你想要半个月就换一具新的身体不成?害人害命那可是会遭天罚的。”

风狞的眼睛眯了起来,苏凌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这一点他还是很清楚的,可是,可是当初那个人却不是和他这么说的,从人的心里上来讲大家都更愿意相信对自己有利的说法,所以就算到了现在风狞还是不愿意相信苏凌的话。

所以当下他便不停地摇头道:“不,不,不,你这根本就是在骗我,与他告诉我的完全不一样!”

看着风狞的样子并不像是在说谎,苏凌的眸子不由得眯了眯:“他是谁,是谁告诉你的?”

听到了这个问题,风狞却是渐渐冷静了下来,他抬起那双赤红色的眼睛:“我不会告诉你的!”

风狞很恨苏凌,因为他觉得如果没有苏凌的话,那么他便可以重生了,而且还是按着他自己现在的记忆重生,要知道现在的记忆对于他来说可是极为重要的。

“你在恨,但是却并不是在恨我!”苏凌依就是笑眯眯地道,似乎对于风狞那眼底里的狠戾完全视而不见一般:“你在恨那个害得你被淹死的鬼吧,也许还有人!”

苏凌的声音很轻,但是却如同一个重锤一般的直接轰入到了风狞的心底里。

风狞的嘴巴动了动却并没有说什么,但是他那双紧握的双手却是已经出卖了他心底里的波动。

那些被他召出来的淹死鬼们因为没有风狞的命令,所以一个个也只是悬浮在半空中一动也不动,那一双双鬼气森森的眸子却是盯着苏凌在看。

他们虽然已经是鬼了,但是他们却并不是笨蛋,他们可以感觉得这个红裙女子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人,对付起这个女子来于他们来讲绝壁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但是话又说回来只有危险才可以得到高的回报。

如眼想着他们的那一双双的眼睛里居然闪动起了贪婪的光芒。

对于这些淹死鬼的表现,苏凌根本就是视而不见。

而这个时候风狞却是如同想起来什么一般:“还有一个人呢,你们不是两个人嘛,那个男人呢?”

苏凌但笑不语,只是脚步轻轻地向前一连踏出几步,便已经来到了游泳池边儿上,此时此刻苏凌与风狞之间便只隔着一个游泳池。

苏凌的脚步并没有停下来,她似乎没有看到那血色的泳池,而是继续向前迈动着脚步,踩在那血腥的池水之中,于是一圈又一圈涟漪便自她的脚下扩散开来向着周围不断地漫延着。

然后当苏凌的脚步抬起继续向前迈动的时候,众人与众鬼却是吃惊地看到一株血色的莲花却是直接破水而出,然后开放在水面之上。

步步生莲,一步一莲花。

而随着血莲的生成,那游泳池内的血色便也跟着淡了一些。

苏凌的步子并不是很大,所以只是片刻之间便有十几朵血莲在水面上摇摆着,而那池水却是已经褪去了一半的血色。

风狞的目光阴沉得如同暴风雨来临之前:“苏凌看来你是真的想要与我做对?”

“不,我这是在救你,风狞天地不可骗,而且你更要知道一旦你骗过了天地那么后果也绝对不是你和他们可以承受得了的,现在你们还有机会可以轮回转世,但是如果你再不回头是岸的话那么你们都会魂飞魄散的。”

苏凌的话倒是并没有让风狞的脸上起任何变化,可是那些淹死鬼们一个个的脸色却是已经大变,他们虽然死了很久了,虽然他们也并不喜欢继续呆在那冰冷而漆黑的水里,可是,可是……

如果与魂飞魄散相比而言,他们宁可继续呆在水里也不要真正意义上的消失。

一时之间这些淹死鬼们一个个便慌乱地叫了起来,那叽叽呀呀的鬼叫倒是很让人讨厌。

“住口,这个女人的话你们不要相信,你们只要记得你们是我召出来的,你们必须听从我的命令就行了。”

风狞的声音冷森森的就好像是从九幽寒潭中传出来的一般。

再配合上他那冷嗖嗖的眼神,于是一时之间那些淹死鬼们便还真的安静了下来,没有办法现在他们每一个人的尸体上的最后那一点灵魂之火都掌握在风狞的手中,如果他们不听风狞的话,只要风狞捏熄了他们的灵魂之火,那么他们便再也没有任何的翻盘机会了,因为那个时候他们只能带着各种的遗憾还有不甘去魂飞魄灭了。

“去,杀了这个女人我便给你们自由!”风狞面色阴沉地看着那几乎已经再次变得透明的游泳池水,一张脸孔几乎都已经要滴出水来了,看着那一朵朵不断自苏凌脚下冒出来的血色莲花,他知道池水中的血液已经都被那些血色莲花给吸收了。

而那些淹死鬼们一个个得到了风狞的命令之后,当下便不由得一边嘶吼着一边呲牙咧嘴地向着苏凌扑了过去。

看着这些张牙舞爪的淹死鬼,苏凌却是淡淡地叹了一口气,做鬼不是他们的错,但是他们却不应该以鬼之身而害人。

于是苏凌继续向着迈动着脚步,那些锋利的鬼爪眼看着便已经袭到了苏凌的面前,可是她却如同视若无睹一般。

风狞目光转眼地看着这一切,当看到那几只森森的鬼爪已经就在抓破苏凌脸上的皮肤时,他的眼底里也是掠过喜色,可是他脸上的喜意还没有来得及绽放呢,一道白色的人影却是突兀地出现在了苏凌的身后,那白色的人影动作极快,手中紧紧握着一根也看不清楚是什么的东西飞快地砸到了几只鬼爪上。

“啊,啊,啊……”于是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便响了起来,那几只冲得太快,爪子伸得太长的淹死鬼直接被拍断了爪子。

虽然没有鲜血流出,但是这场面却是也同样的惨烈的。

几只淹死鬼紧紧地捂着自己的断腕处,然后与其他的淹死鬼们迅速地退到了后面,那一双双鬼眼却是紧紧地盯着那道白色的人影,他们想要捕捉到那道白影,然后先解决掉再说。

可是那白影却是突然之间便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中。一时之间群鬼震惊,要知道身为鬼的眼力可是要比人类的眼睛看得更清楚,并且更敏锐,可是现在他们却在那道白色的影子上栽了一个跟头。

但是就在他们一个个惊疑不定的时候,却是听到了风狞的声音:“他在你们头顶上……”

可是风狞的提醒还是有些晚了,随着轩辕夜月的双手一扬,于是无数细小的红色晶体便自他的手中散落而出。

那细小的红色晶体直接落到了一众淹死鬼的身体,于是只听到一阵“嘶,嘶,嘶……”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又是一众淹死鬼们的惨叫声,可是这一切都还不算完,轩辕夜月身形连动,于是又是大量的红色粘稠的液体兜头直接淋下。

这液体淋到他们身上就如同是将浓硫酸泼到人身上一般,白色的烟尘不断地冒出来,而那惨烈的鬼叫声却是声声不断。

“这是……”风狞吸了吸鼻子,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涌入其中,他的目光微微一变,他已经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却是吃惊地看到几点红色的晶体正飘在他的眼前,接着又是一些粘稠的液体淋到了他的手臂上。

剧烈的疼痛自手臂传来,风狞紧紧地咬着嘴唇,此时的他已经来不及多想了,他的双足一点地面,然后身形便迅速地向后退去。

而且这个家伙也绝对是一个狠鬼,居然一咬牙,直接斩断了自己的那条手臂:“苏凌你居然用黑狗血!”

“呵呵!”苏凌笑了:“你的眼力不错,但是可不只是黑狗血啊!”

而这个时候那道白衣身影却是也落到了苏凌的身边,那人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正是轩辕夜月,而这个时候众鬼也看清楚了他手中的物什,刚才打断他们鬼爪的正是一条黑狗腿。

“朱砂,你们居然还带来了朱砂!”风狞的声音无论怎么听都是一种咬牙切齿的味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