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五十一章

崔乐蓉看到那迎面而来的三个人的时候,她一看那青黑的面色就知道这绝对是来者不善,而且那样子一看就知道是来找事儿的。

对于这三人,崔乐蓉基本上都想摆出眼不见为净的,但她看不想看到对方不代表着对方是不想看到她的,尤其是章氏,虽然说是年纪的确大了一点,但那一双眼睛是一直都亮的很,看到崔乐蓉的时候那脸色越发的难看。

“你这死丫头还知道回来啊!”章氏想也不想地就开了口,她可恨着哩,这么好的事情她这丫头居然不想着自己的二叔的,昨天多了的猪血竟然还给了花大勇家,要是这点猪血给了他们家,现在至少一亩田就可以诱捕了蚂蟥了。

“奶奶你一大早吃火药了还是吃了夹生饭?我说婶,奶奶跟着你们过,我家也没少一口口粮的,咋地你也不给奶奶好好做点吃的?”崔乐蓉直接对着钟氏开了口。

“……”

钟氏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崔乐蓉还会把这个问题推到自己的头上来,想她还一肚子火气着呢,这小蹄子倒是有脸把事情都算到了她的头上来了。

钟氏双手叉腰:“我说蓉丫头你这话是个啥意思,我们都还没问你呢,你这有法子也不早点和我们说了,你这有没有把我们当做一家人来看待的?”

“我说阿蓉啊,做人不能忘本啊,咱们到底是一家人,没得这样的。”崔梅青看着自己这个侄女,他不敢小看了这丫头的,这丫头一贯是个心狠的,做出点什么事情来那都不觉得有啥可奇怪的,所以他也不敢得罪了人,所以开口的时候也不敢用那质问的口吻,反而是用十分语重心长的态度来对着崔乐蓉说话的。

“你说你有这样的法子,你就该来和二叔我说上一句才对啊,咋地就这么一声不吭了呢,你说是二叔哪里做的不对了还是哪里得罪了你了?该出力的时候二叔我是半点也没有推诿的你说是不是?咋地现在你就这样地看不上二叔我这一家子了呢?”

崔乐蓉听着崔梅青这话也是要气得快笑了,这人那一张脸咋地就这么大呢,竟然还好意思说出这种话来。她干脆地把自己肩头的那一担子稻草扎给放了下来,既然是要站在这里说话的话没有理由自己还在这里做负重练习不是?

崔梅青这话听着像是在闲话家常,但事实上那话里话外的也都是在指责着她呢,就是在说她忘了本没有想着他这个二叔完全不把他们当做一家人来看待。

“二叔,我怎么就没听懂你这话里头的意思了呢,你这话说的,不如还是直白一点说吧。”崔乐蓉道。

崔梅青看着崔乐蓉,只觉得这小妮子实在是有些来者不善的味道,她这么直白地问倒是让他也有些招架不住。

“你还有脸说这个!”章氏从来都不顾及着脸面的事情,她早上一听到这猪血和稻草真的能够把蚂蟥给弄起来,一想到蚂蟥能够卖钱这事儿,章氏哪里还能够坐得住的,更别提最后老大家还剩下了小半桶的猪血,最后都给了花大勇家,花大勇家还用那半桶的猪血弄了两亩呢,到时候人家这一晒到时候就可以去卖钱了!

“你有把我们当做家人吗?有这样的好事就应该想着我们这些个家人才对,哪里像是你这样的,别人家都知道了就我们这些个亲人还是一点都不知道的,你好意思做出这种事情来吗?”章氏心里面那叫一个恨的,这些个白眼狼啊,想老大还是从她的肚子里头爬出来的呢,怎么就能够做出这种事情来呢?

“奶奶,你这话我怎么就听不懂了?”崔乐蓉就知道这几个人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来了,但是对于他们的纳西的个想法也真是觉得有点醉了,怎么就能够说出这种话来呢?

“我就是不懂二叔你们怎么就能够把事情怪到我的头上来了呢?”崔乐蓉看着这三人,那眼神之中也完全就是解了,“你们既然觉得这事儿都是我的错,那成我们就去里正叔公哪儿好好掰扯掰扯这事情,看看到底是不是我的错!”

章氏一听到崔乐蓉要找了里正,那脸色就有些不大好看了,里正现在都是帮衬着老大一家的,要是现在找了里正这不是就是让他们挨骂么?!

“你这是要吓唬谁呢!”章氏吼着,恨不得是直接冲上去把崔乐蓉给撕碎了才好,那一双眼睛都红了,“你这丫头咋地就能够干出着这样的事情呢,你这半点也不通知你二叔的,你二叔哪里得罪了你了?你这天杀的哟,咋地就可以这么的狠心呢!”

崔乐蓉看着那唱作俱佳的章氏,真心觉得这人咋地能作成这德行呢?!

“奶奶,有些事情不是你嗓门响亮就是占理的。”崔乐蓉对于章氏这德行也算是熟悉的很,她就是个钱命,他那二叔一家子也是差不离的,“你既然不肯去里正叔公哪儿,我就在这里和你掰扯掰扯。你要说我们没早通知,前天我和萧易才这么做了实验到底有没有用,昨天一早得了结果发现有用,我们就立刻来了告诉了阿爹,那猪血是萧易前一天定下的,要是没用的话,那猪血也都是白白倒了而已。昨天萧易来了,阿爹就把事情告诉了里正叔公,我想里正叔公应该也是告诉了村上大家才对,我就不相信一向公允的里正叔公就没有把事情告诉给二叔?奶奶你这样还要怪着我,说白了就是想着我们不要告诉村子上的人,就告诉二叔你们一家是不是?奶奶,这样的事情我们是干不出来的!”

崔乐蓉说这一句话的时候虽然不是用吼着的,但也是拔高了声音,她现在就在田头上。附近可是有不少村子上的人,崔乐蓉来的时候还有不少人和她打了招呼,那些个人也都在呢,也都看到了崔梅青他们过来了,所以一个一个都巴望着呢,现在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不免地也有几分的气愤。

“奶奶,我阿爹腿脚不好,我家现在阿哥又不在,家里头又是现在这种样子,我和萧易当然也是要多帮衬着家里头,难道你是想着让我们把买来的猪血都给了二叔一家这才不算过分吗?还是应该偷偷摸摸地做了这种事情就算村子上的人问了也遮遮掩掩地不告诉了人?犁田插秧这些都是我们这些个农户最看重的,我心疼着阿爹阿娘下田辛苦,有了法子当然是要说的,但也不是只有我阿爹阿娘一个人辛苦的,我们都是在村子上过日子的,里里外外大家伙也没少帮衬着,真要是干出这种事情来那才叫没了良心了,我阿爹是一个本分的人怎么可能干的出这种事情来?!”

崔乐蓉那话说的也是十分义正词严。

“那你们也不能半点也不告诉给我们知道啊!”章氏还是一个劲地胡搅蛮缠着,在她看来干啥就要告诉给村子上的这些个人知道,说是帮衬着,这些人又不是给了钱的,就算是捂着藏着不告人那也是正常的,能卖钱的呢,村子里头谁家有了挣钱的法子不都是闷声发大财的?他们完全可以先自己弄了,然后再去告诉别人么,这样他们就能先挣上这一笔钱了不是?!

“奶奶,我们咋地就没告诉你们知道了?要是你们不知道,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和我挑理说我不是个好东西么?”崔乐蓉冷笑了一声,“奶奶你就是想着我们就应该先偷着藏着,先自己家挣到了钱然后再告诉给别人知道,是吧?”

“咋地,这有啥不对吗?”章氏觉得是这正常的人都会这样想着吧,就老大一家子不知道脑子里头在想点啥,“你这话说的好听,说起来还不是你们自己家先弄了,弄好了之后就能够挣钱去了,哎哟,这天杀的,都是一家兄弟啊,咋地就能够做出这种事情来呢?我怎么就生出了那么一个玩意来了?!”

“嫂子,你这是在闹个啥呢!”崔十六也是恼了,他也远远就已经听到了章氏那大呼小叫的声音,心道章氏这人还是老样子,和老二那一家完全是一个德行咋地就能够这么闹腾呢,而且那些个话能听么,这不是要和整个村子上的人对着干是个啥?!

“……”章氏也没想到崔十六还在田头看着呢,她对上崔十六的时候就忍不住缩了一缩,对于这个里正她到底也还是有几分的畏惧的。

“没,没说啥呢……”章氏畏畏缩缩地道。

“没说啥,你不都在那边说的清清楚楚的么,不是觉得梅林和阿蓉丫头她们没告诉你们呢,昨天我上你家说的时候,你们说的是个啥,说阿蓉丫头就是个没事儿瞎折腾的!你这不是不相信吗?咋地现在还有脸在这里闹腾呢?”

崔十六在说的时候也看向崔梅青,看着崔梅青的样子也是有些厌恶,这混账东西现在是越来越不想讲话了,竟然还有脸跟着来一起闹腾。

“梅青,你昨天自己说的话自己应该是记得的,咋地现在还在这里闹了?”崔十六道,“你还嫌弃老大家的把剩下的猪血给了花家?当初阿萍丫头那事情出的时候可是花家借了钱,你这个当叔叔的不是直接就跑了么,那现在还在哪里说个啥?你但凡做的像是一个叔叔的,老大家能不把剩下的猪血留给你的?都已经分了家了,你这做派也是两家人的样子,干啥还要像是一家人一样照顾着你,你这年纪也已经不小了。”

崔十六这话就是当着众人的面不给崔梅青留了脸面了。

------题外话------

生理期第一天肚子疼,容我缓缓,明天努力多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