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五十章

崔乐蓉的话也是让村上的人有了几分兴趣,这么一个玩意那也是可以做药的?

“萧易媳妇,这东西真的能当药的?”

“恩,《神农本草经》之中记载有活血化瘀通经的功效。”崔乐蓉道,“只是要处理过。”

旁人一听这个玩意竟然还是个药材?

“那既然是个药材的话,是不是,是不是可以到时候卖到药房里头去?”有人就忍不住问了一声,要是能卖了几个钱的话那也算是一件好事不是,这样一来那可就连自己花钱买的那点猪血钱也能够赚回来了。

“药房里头收不收我也不清楚,不过你们可以去问问,要是有收的话,到时候能卖点钱那也好。”崔乐蓉哪里不知道这些人的想法呢,她笑着回答着。

“那感情好,今天肯定是有人要上镇上去找了屠户买了猪血的,到时候肯定是要好好问问的。萧易啊,萧易家的,这可真是谢谢你们两了,要不是你们两有这样的法子,咱们还不知道是要受多少罪呢!”

还在这里看热闹的人脸上都是笑,那可都是真心实意的,想想这田里面的蚂蟥不但能去掉,说不定还能够卖到药房里头赚几个钱呢,这还有啥不好的,他们能不高兴的,现在他们看着萧易两口子的眼神那都是和看财神爷似的,心里头想着果真往后那还是要多和这两个人多相处一些才好啊,你看人家是多么有本事的人,以后要是有啥说上一声指不定就能跟着挣点钱呢。

“是啊是啊,我们到时候上镇上问问,要是有人要的,我们就把大的捡了去卖,要是没人要的话,萧易媳妇到时候你要是要的话就只管拿去。”

他们那算盘也是打得十分精明的,到底能不能仰仗着这玩意赚到钱还两说,要是真有人要,那肯定是要卖钱的,要是没人要的话,他们就想着干脆送给了萧易媳妇就成,这样也算是还了萧易媳妇免费给他们汤药的事情,承了他们的情说不定往后也会给点这种免费汤药的事情不是?

“成啊。”崔乐蓉笑的温和,半点也不以为意。

萧易回家吃了一顿早饭之后就开始处理这些个玩意,村上的人也都已经看够了这个西洋镜,早就已经把猪血能够捕抓蚂蟥的事情给传了个遍,而且蚂蟥说不定还能卖钱这事儿也都传了开来,一个一个都摩拳擦掌的厉害,一早看了萧易家这有效果的人也是匆匆忙忙地上了镇子上去找了屠户买猪血,这屠户家的也觉得奇怪的哩,昨天就有人要买了猪血,现在又是有人要买了猪血的,咋地现在这猪血就成了这么紧俏的东西?

而且也有人问了药房的人,问了这蚂蟥收不收的,药房里头自然也是收的,而且开的价钱也不错,晒干的蚂蟥能卖三百文钱一斤。这价钱完全是让问价的人也觉得贼高了,想他们给人上工辛苦上一整天也不过就是得了十五文钱左右,这晒干的蚂蟥竟然能卖到三百文一斤呢,这多少叫人觉得兴奋的,要是能够多弄几斤,那到时候可不知道是能卖多少钱哩,指不定大半年的花销是都能给挣了回来了。

村子上的人也是听闻了这晒干的蚂蟥能够卖到三百文钱一斤,心里那也是激动的厉害,看着萧易和崔乐蓉两个人也是乐呵的很,甚至不少人还帮着萧易一起把田里头昨天丢下去的那些个稻草扎给弄了起来,村子上的那些个婆娘也是笑眯眯地到了萧易家里头,这嘴巴上说着是要帮忙一起挑拣了蚂蟥,事实上就是想要知道这蚂蟥是怎么弄的。

崔乐蓉也不藏私,反正这蚂蟥的处理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不外乎就是洗干净用开水烫过之后一条一条地用绳穿上,然后挂在太阳底下晒干么,当然这也是在天气极好的情况下连着晒几日才能够把它晒干,如果遇上天气不好的时候那就要使用烘干的方式来弄。而且蚂蟥这玩意晒干了之后分量也比较轻,已经也需要不少蚂蟥才能晒出来的,所以三百文钱一斤也需要不少才能晒出来呢。所以现在她家这个院子里头有不少的人,一半拿着竹筷子从那稻草扎里头捡蚂蟥,一半是用稻草搓着用来晒蚂蟥用的草绳,那一个一个动作也是利落的很。

那些个婆娘一边帮着崔乐蓉从稻草扎里头捡着蚂蟥,丢进一旁的水桶,原本这些个丑陋的玩意现在看在她们的眼中也已经没有最初的时候那样的丑陋了,只要一想到三百文钱一斤,她们就忘记了下田插秧的时候那些个痛苦,转而开始希望着自家田里头能够多点蚂蟥,好让最后晒出来的时候能够多卖点钱。

“萧易家的,这蚂蟥这样的值钱,是不是能够看好多好多的毛病啊?”村上的人也不懂那些个药,甚至连大字都不识的人更是多了去了,在他们看来能够卖上三百文钱一斤的药材那就是贼贵贼贵的了。

“婶子,这药材只有对症不对症的一说可没有值钱的药材就能够看好多的毛病这样的一说,比蚂蟥还要贵的药材那也海了去了,你们想想啊,这湿的蚂蟥占分量,可干的蚂蟥那就不怎么占了,别看这三百文钱挺多的,但要能晒到一斤也得不少呢,咱们这赚的不也是个辛苦钱么?”崔乐蓉道,“蚂蟥这东西,主治的就是活血化瘀通径这一说,也就是针对着中风血冲脑,痈肿一类的,如果真要说最值钱的话,那也就是灵芝,人参这种大补之物才比较值钱吧?”

“可不,咱们在这里弄这个玩意,弄得要死要活的厉害呢,要不是阿蓉和我们说这蚂蟥也是能够入药的,咱们哪里晓得这玩意原来还能卖钱?说不定咱们这弄上来了之后直接就是晒干了一把火给点了。”于氏也说笑着道,“咱们晒这玩意也是劳心劳力的厉害,可这真要是病了到了镇上那些个药铺一看,这诊金和药钱可得多少啊,多少人家那都是因为看不起病买不起药给耽搁的?”

“也是哈,咱们这些人瞅着三百文钱都能高兴的成什么样都不知道了,可那些大老爷们的,几十两几百两的好东西都往着自己嘴巴里头塞着呢,可别说,以前我们村上一家人家就是得了重症需要人参吊着那一口气,但咱们这样的人家哪里吃的起那种玩意啊,就是那点根须都不知道要花了多少钱了,最后家里头卖田卖地的到底也是没有把人留住,那人参啥的实在是太金贵了。”

“那种东西那是我们这些个寻常人敢想的,现在还是先想着怎么把田里头的这些蚂蟥给弄上来也好赚上这点钱吧!我看呐,咱们这猪血什么时候能够买的上才是个真的。”

这些个婆娘虽是对于钱财还是十分的看重,但也不是完全不懂事理的人,这有钱是命没钱认命,现在他们就想着能买了猪血把蚂蟥给弄了上来才好,现在清一次,等到夏日里头拔草的时候再清一次,就是现在这十里八乡的要是知道这猪血能驱蚂蟥,蚂蟥还能挣钱,只怕倒时候那是家家都要这么弄的了,猪血这玩意也不知道能弄来多少呢。

“要是不用猪血的话也可以用鸡血啊别的血么,反正蚂蟥见血就欢喜的很。”崔乐蓉道,她也觉得现在要是去镇上买了猪血的话多半也是紧俏的很,不过不在平安镇上买的话就要去别的镇上或者是省城里头了。像是今天一早萧易吃早饭的时候就和她说了把稻草扎捞起来之后他就上邻镇去给她阿爹啊娘买了猪血去。

崔乐蓉也没多说啥,萧易总是能够想到这些事情,不等自己提就已经率先把所有的一切都给考虑好了,而且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她也是看在眼里的。

“是呀,我是让我家男人去别的镇上去看看,省城离咱们这儿太远了,总不可能为了这点玩意赶上两个时辰上了省城去不是?这要是没买上难不成还留在省城里头过夜啊?”也有人搭腔道。

崔乐蓉也笑了一笑,不说啥,只是干着自己的活计。

五亩的田,最后捡出来的蚂蟥那还真是有不少,差不多有三个水桶那么多,一条一条在水桶里头扭曲着,崔乐蓉用清水泡过,再用长竹条做的刷子在水桶里头搅过,一直换了好几次水之后最后才把这些玩意从清水里头捞了出来重生放到了干净的水桶里头。帮忙的那些个婆娘也帮着烧好了一大锅子的滚水,一瓢一瓢的滚水倒下去之后,原本还在不停翻滚的蚂蟥们没一会就不再动弹了,再过了一会那就彻底地没了动静。

院子里头已经被拉上了几条草绳,等到那已经被烫死了的蚂蟥提溜出去的时候,就有人帮着用稻草在顶上一捆,然后一头捆在了草绳上了,那动作叫一个利索。

因为人多,原本这捡蚂蟥和晒蚂蟥的活计也没花太长的时间,等到快吃午饭的时候这些个婆娘都像是说好了一样一个一个都干脆地走了,留下的就是那一院子迎风飘荡的蚂蟥绳子,乍一眼看过去的时候那还真是让人有些受不住。

萧易给自家五亩田的稻草捆都打捞上来了之后原本也是要留下来帮忙的,但看着家里头的女人恁个多,他也没好意思往着里头凑,而这些人也不乐意自己往着里头凑,让他该干嘛干嘛去,他干脆就牵了牛车去另外的镇上帮崔老大家买猪血去了,刚刚捞稻草扎的时候他也是听到了那些个手脚快上了镇上打听好了的人说话,说是镇上药铺里头一斤干蚂蟥能卖三百文钱,他这也是十分的高兴的,心想着村子上的人要是听到这个消息那肯定也是高兴的厉害的,原本还以为卖不上几个钱还是个祸害的玩意现在能够卖三百文一斤,村上的人也能多挣点钱,哪里还有啥不高兴的。

他买了猪血也没回自己家,反正也都已经和自家媳妇说过了,直接就带着猪血上了崔家。

崔老大原本也是没把这事儿当一回事,以前是咋犁田插秧干活的现在不也都是这样干的么,可等到萧易带着几桶猪血上了门来说有用的时候,崔老大也是觉得十分的意外,更意外的是听到这晒干的蚂蟥还能够卖钱价钱还不怎么低的时候那是更加觉得意外了。

“这还能够挣钱啊?”崔老大觉得那玩意光是让他看着都觉得难看死的,而且平常要多讨厌有多讨厌的,咋地现在竟然还是能够卖钱的,这基本上都快和天上掉馅饼一个样子了。

“是啊阿爹,这东西是能够做药的,阿蓉也是这样说的。等明天我让阿蓉过来帮忙弄,到时候弄到镇上也能够卖钱呢。”萧易说道,“我们村上的人基本上也都开始打算买了猪血来弄蚂蟥了,不说能不能卖钱的事情,这田里头只要是能少点蚂蟥咱们也能少受点罪,您说是吧?”

“是!”崔老大重重地点了点头,“我还以为你们两口子是玩玩闹闹来着,倒是没想到还真的是能成啊!”

“你这老头子,我昨天可不就是和你说了,结果你倒好,还非不相信,现在好了吧,都摆在眼前了你还不相信,赶紧地来扎点稻草扎!”郑氏一脸欢喜地道,“阿易啊,你阿爹这人就是个不会说话的,今天可辛苦你了。”

“阿娘,这有啥辛苦的,也没干啥事儿不是。今天我们把稻草扎放下去,等明天一早的时候差不多那些个蚂蟥就已经钻到稻草扎上头去了,到时候把它给撩起来把蚂蟥给捡出来,至于咋整的我也不是很清楚,还是得等到明天阿蓉来才成。”萧易道,他是知道要怎么做的,但到底也没做过,所以决定这种事情还是交托给自家媳妇来算了,她对于处理这些个药材的可比较精通的。

“也不用来家里头忙,就是来说一下这玩意到时候咋整就成了,你们两口子也还有田要犁呢,不能一天到晚地都在咱们这里。”郑氏一边说着一边就去抱了几大捆的稻草来,这还是他们去年第二季稻谷留下的,一般都是拿一小把用来起火用所以到现在也一直用的比较省还剩下了不少。

郑氏觉得就她和崔老大两个人做事儿也的确是有些忙不过来的样子,把自己的小女儿崔乐菲也给了出来,崔乐萍也领着三个孩子出来了,搬了一大捆的稻草在自己身边,问了问萧易这稻草扎应该是怎么捆的,一清楚之后就开始忙活了起来,她也是个做惯了活计的人,扎几个稻草扎对她来说压根不算啥大事儿,那稻草扎扎起来的世纪后那是又快又好,每一个都基本上是一个模样。大丫坐在崔乐萍的身边,一边给看着两个妹妹一边得了了空还能够帮着给递一把稻草。

崔乐安现在每天都要去学堂,得等下午的时候才能回来,所以家里头现在基本上就是这些人在,但说起来真要说干活啥的,那还都是挺一把手的。

“老头子,干活了,萧易还在等着呢,赶紧弄好啊!”郑氏连着扎了好几捆,却见自家男人到现在半点都没动弹的忍不住又神奇了,这是啥意思呢,合着就他们娘三给干这种活计他就当了个甩手掌柜不成?

“说啥呢,我就想着这事儿得告诉大勇家,大勇家也帮衬了咱们不少,没得这种事情还藏着掖着,你说是不是?”崔老大看了自己媳妇一眼,他觉得这种事情告诉花大勇那也是十分正常的,毕竟这都是邻里的,而且平常的时候也实在是没少帮衬着他们呢,结果自己要是不说埋头这么干了,指不定是要被人怎么想的呢。

郑氏一听崔老大这话,她也是高兴的忘记了,这个时候咋能就自己在这里透着高兴把人给忘记了呢,她想了想之后道:“干脆你去告诉十六叔一声让他告诉村上的人吧,不管咋地之前村上的人也帮了咱们家不少忙,没得现在这个时候咱们藏着掖着,说出去也是个丢人的事情。原本也不是啥大事儿。”

郑氏在崔乐蓉的耳濡目染之下也已经学会了如何让自己在村子上的名声更好一点,有些时候一些个必要的小恩小惠那还真的是很有用的,不管在背后人家是怎么说的,但是当着人的面的时候人家总不至于是说那些个糟心的话让人难受着。

之前阿萍的事情村子上的人也是出力不少,所以现在自家要是不知道这么一回事那还另当别论,可自己知道了也这么干了,村子里头那些个人的眼睛那都亮着呢,都一个一个看着,要是有啥事情的他们能不知道,何必给人留了这样的一个话柄呢,现在自己主动说了和时候被人问起了之后再说那可就是两个不同的结果了。

崔老大原本也是有这样的一个想法在,但也不敢现在就说了,就是怕郑氏不愿意,可现在听到郑氏主动就说起了这事儿他这心里头那也是高兴的很,他点了点头:“成咧,我现在就去找了十六叔说去。”

说着崔老大兴冲冲地出了门去了,郑氏也不拦着人,顺手搬来了两个小马扎,自己坐了一个,另外一个则是给了萧易道:“一会就在家里头吃了午饭再回去吧,阿蓉那丫头你就不用操心了,肯定是饿不着自己的。”

萧易应了一声,他也是不怎么担心自家媳妇的,走的之后他也说了要是太晚还没回去就让她自己吃了午饭的,萧易也搬过了一些个稻草,帮着一起捆了起来。

等到崔老大回来的时候,院子里头也已经是捆了不少的稻草扎了,崔老大也不是一个人来的,身后跟着崔十六和花大勇两个人。

崔十六进了院子就瞧见院子里头扎的那些个稻草扎,他心里面也是有几分的疑惑的:“萧易啊,这法子真的是有用的?”

“里正叔公你放心吧,要是没用我也不来阿爹这了,昨天我和阿蓉都已经试过了,的的确确都是有用的,我们村上的人今天一早都看见了,都说要弄呢,怕是现在去镇上还是哪里的都不大好买到猪血了,我这还是去了临镇上才给买来的。”萧易对着崔十六的时候还有几分的腼腆,但这话还是说的条理分明的。

崔十六见萧易都已经是这么说了,也觉得这小子实在是没有必要拿这事儿来乱说才对,毕竟崔老大这可是他的丈人,阿蓉那丫头也还是十分向着家里头的,那可想而知的这法子肯定是有用的。

“听说这玩意晒干了还能卖钱?”崔十六又接着问了。

“我们村上的今天上了镇上问过了药房了,说是三百文钱一斤来着,但是晒干了估计也就不占分量了,不过我觉得吧,这价钱就是因为现在少所以才卖的高一点,到时候要是家家户户都晒上不少的蚂蟥,可能到时候这价钱就得贱了。这也是我得想法啊,到时候会不会价钱低了这事儿我真心说不好,我要是说错了啥叔公您也别生气。”萧易道,他觉得现在是这个价格,等到晒干的蚂蟥多了之后价钱肯定是不能够卖到三百文钱一斤的,就像是她媳妇冬天里头卖的那些个菜一样,那个时候卖的那样的贵不就是因为当时人少的缘故么,现在人一多,他们这菜价不也渐渐地降下来了?所以这玩意估计也是同样的一个道理,多了肯定价钱就少了。

“你说的这话不是挺有道理的么,哪里算得上说错了。”崔十六对于萧易的实诚也是十分的欣赏的,这小子不滑头,那也是有啥说啥的,他那话听着也是个靠谱的,做生意的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儿,就一家买卖的自然价钱就高了,人多了东西多了这价钱也不能上去了,他这也是能够理解的,这哪里算得上啥不中听的。

“这玩意在田里面原本就是神憎鬼厌的,祸祸人的厉害呢,现在能少了这玩意就挺好的,至于能卖的价格高了还是低了,这也不是咱们能说了算的,能挣几个钱就是几个钱!”崔十六道,“老大你上点心,我去和村子里头其他人说说,明天一早带了人上你田里头瞅瞅去。”

“十六叔你只管带着人来看。”崔老大拍着胸脯道。

“老大啊,你这情我就受下了,村子里头肯定也是记得你这个情的,你就放心吧!”崔十六看着崔老大那也是越看越觉得这老小子人不错,这事儿要是搁在老二的身上那肯定是藏着掖着不说的,但也就是老大这人秉性不错,遇上这种事情也还是说的清清楚楚的。

“十六叔你这话说的,大家伙不也是没少帮衬着我们,做人也不能忘了本不是,都是村上的人就应该相互帮衬着。”崔老大道,虽说村子上不少人也没咋帮衬着他们,但有些事情也的确是不能够算的太清楚的,算的清楚了这伤的也是自己,做人有时候就是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人点人情往后也能够记得他这一份人情。

“成,你这话叔我也是记下了,往后有啥事儿你也别藏着掖着只管对着叔我说就成。”崔十六道,“还有萧易啊,下一回你和阿蓉回来的时候来找叔公,叔公得请你们吃饭,得好好地请你们吃一顿才成。”

萧易憨憨地一笑,虽是听了崔十六这话但到底也还是不敢指望着真的去这里正家里头吃饭的,怎么说也是里正呢,他哪里敢上了门去吃饭的。

崔十六又是说了几句,这才离开了。

等到崔十六离开了之后,花大勇这才开了口:“老大哥,一会你家这猪血要是用不完,到时候把剩下的那点给了我成不?刚刚十六叔在我也没好意思开口。”

花大勇说这话的时候也是有点不大好意思,但是心里面想着的也是要是自家能够早点弄点出来说不定就能够早点晒干点蚂蟥趁着现在价钱好指不定还能够多卖点钱呢!

“成的,花大叔,我今天去了邻镇,那边今天有人办寿席,再加上原本屠户就要杀猪,一共杀了三头猪,猪血全都被我接过来了,阿爹八亩田肯定是用不完的到时候肯定是有剩下。”萧易经过昨天也算是对一亩田里面大概要用多少猪血也算是清楚了,所以知道那三大桶的猪血肯定会有剩下的,原本他就想着这猪血要是有剩下的话到时候就给了花大叔家,这样往后要是有啥事儿也能够让花大叔一家子多帮衬一点。这事儿还是昨天萧易去买猪血的时候听到那屠户家说的,他心想着自家要是有用,那明天肯定是要给阿爹家也给买了猪血的,这要是没用的话,最多也就是浪费了点猪血钱花不了几个钱,所以昨天就把猪血给定下来了,今天也就是过去给了钱拿了而已。

花大勇一听萧易这话那也是高兴的很,他急忙道:“那可真是要谢了,我回头赶紧去扎点稻草扎,一会萧易你给教教叔。”

“行的。”萧易点了点头,埋头扎着手上的稻草扎头也不太抬地回道。

花大勇得了信,匆匆忙忙地就回了自己家去了,心里头也是有了个准了,他想往后萧易和崔老大家要是有个啥主意的,自己那肯定是要跟着一起才成的,阿蓉丫头有见识懂的多着呢,跟着一起做未必是会亏了本。

现在整个村子里头都在忙着买了猪血诱捕蚂蟥的事儿,这也算是热热闹闹的厉害。萧易前一天帮着把崔老大家的给放置好,原本是打算第二天帮忙去把稻草给弄了上来的,但下午回来的时候崔老大就发了话,说啥也是不让萧易第二天再过来了,让他只管自己家犁田去,旁的事情不让管着。

郑氏也是不让萧易过来了,春耕的时候最要紧的就是犁田的事情,他们也是等着把蚂蟥给弄上来之后就犁田的,反正活也不算太大,也就没有必要让自家女婿一个劲地往着家里头窜了,说出去倒也是他们这当丈人丈母娘的不知事了。

原本萧易那一天就已经犁了差不多有半亩田了,现在也就剩下四亩半左右的田,这对于萧易来说压根就不算个事儿,也就是两三天的功夫而已,既然崔老大一家子不让去了,萧易就想着先把自己的田给犁好了,到时候再去帮忙也不迟。

但崔乐蓉那是要过去一趟的,不让就郑氏他们怕是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些个玩意,再加上她也该是时候去给自己大姐给号个脉了,毕竟大姐的身子骨就摆在那儿呢多少也还是得养着,不过崔乐蓉也没打算去太长的时间,毕竟现在自家也是在犁田,要是在娘家呆得久了,萧易还没来得及怨她,到时候自家阿娘首先就得怨着她不管人了。

所以崔乐蓉是吃了早饭早早地就去了中央村里头,和前一天他们家一样,崔家的田耕上也是围着不少的人在哪儿瞅着热闹,那一个一个的都是有些惊奇的。

“阿蓉丫头你回来啦?”有瞅热闹的婶儿也是看到了崔乐蓉,那笑容那叫一个大,几乎是要把脸上的褶子都绽放出一朵花出来。

“是啊婶儿,我回来看看,我阿娘肯定是不会弄的。”崔乐蓉笑笑,把自己的来意说了个清楚。

“是啊,到时候我们也去瞅瞅,听说这玩意晒干了也还能够卖点钱呢!”那人也跟着笑道,看着崔乐蓉的眼神那是怎么看怎么满意,“我就说阿蓉你是个本事的,听说这法子也还是你想出来的?”

“也不是我想的,是以前在李家的时候跟着李家小姐的时候在一本书上看到的,也不知道真假,就想着要不试试,反正亏也就亏点稻草和猪血而已,倒是没有想到这法子还真是挺好用的,婶儿,你家要是还没犁田的话也可以用这个法子试试,就算是犁好了田插了秧也不要紧,也还是可以用的,反正你们也瞧见了,这事儿做起来也不算太难。”崔乐蓉笑眯眯地道。

“想着呢,就是现在看起来这猪血也不大好买了,你说这要是传开去,那些个杀猪的指不定也是要和这个蚂蟥见了血一样想着宰咱们一刀哩。”那婶儿也笑呵呵地说道,“我说阿蓉你咋地就不早点说了这事儿呢,要是早点说的话,咱们把时间给错开了,到时候就不用这么着急了。”

这还是怪她了?!

崔乐蓉也不恼,她一脸平静地道:“婶儿你这话说的,我这都多少年没干过农活了,当初我上李家的时候还没到能夏天插秧的年纪呢,我哪里还想得起田里面还有这作恶的东西。这还是前几天我家那口子犁田的时候被蚂蟥给盯了我才想起来的,而且我也没干过这事儿,哪里知道这么干是有用还是没用的,凭良心说,我要是没试验过的就来和婶子你们一说,你们这能相信我说的?怕是都会把我的话当做玩笑话吧?”

那婶子的面色一僵,但也不得不承认崔乐荣刚刚这话说的还真是有几分的道理的,哪怕是昨天崔十六和他们说用猪血和稻草能够把田里里头的蚂蟥给捕了,这蚂蟥还能够做药,镇上的药房也许会要的啥的,他们也没怎么当做一回事儿呢,要不是今天亲眼瞧见了,哪里会相信呢。

崔乐蓉平平静静地把话说完,然后也不看人,直接就越过了人,最前头,崔老大挽着裤腿站在田里头,旁边还有花大勇,两人正在把那一把一把的稻草给提溜上来,案上放了两副担子,上头已经放了不少的稻草扎,还能够瞧见不少的蚂蟥在上头。

崔老大也瞧见了自己女儿,咧开了嘴在那边笑了,“阿蓉啊,你来了?快回家去吧,你阿娘他们在家里头呢。”

“阿爹你上来,你腿脚不好,我来弄!”崔乐蓉说着就要挽起了裤脚脱了鞋下田。

“丫头你干啥呢,有啥不好的,我这都快干的差不多了你就别下来添乱了!”崔老大一看自家女儿这阵仗也是有些着急了,“我这没干多久呢,先前是你阿娘下的田,现在就剩下这么点了,我和她替替。”

“是啊阿蓉丫头,你爹我们都看着呢,就没下去一会。”花大勇也出声了,“我说让我一个人下来把这点活计给干完了你爹非不让,一会就赶他上去!”

“别下来了别下来了,一会就完事儿了,你要是帮忙就帮着挑一担子回家就成了,别的就别忙活了,要不了多少功夫了,一会你娘和你婶儿也要过来了。”崔老大也急急忙忙地说着。

崔乐蓉见自己阿爹那一副坚决的模样也没有办法,正好挑着一担子先回去了,这稻草原本倒是不种,但是泡在了田里头一整晚早就已经吸足了水分,现在一挑起来,那还没有流完的水是哗哗地往下流,却也还是沉得很。

崔乐蓉咬了咬牙,昨天她家的这点活计那还是萧易和萧大柱萧大强他们三人给挑回来的,现在轮到她自己来干这活了,这才晓得萧易这是有多不容易了。

恩,等回头给他做点好吃的吧。崔乐蓉这样想着。

她这样想着,但这一抬头瞧见的就是她家二叔二婶还有奶奶黑着一张脸迎面而来。

------题外话------

查了一下蚂蟥干的价钱,发现还真心尼玛挺贵的TAT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