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四十九章

“萧易啊,你家这是又要整个啥呢?”

村上的人也基本上是和两人混熟了,所以现在说起话来的时候也随意的多了,看到萧易把那沾染着猪血的稻草扎往着水田里头放的时候,一个一个都好奇的很。

“试看看能不能捕了田里头的那些个蚂蟥呢!”萧易也不瞒着,直接对着人说了。

“这法子能有用吗?”村上的那些个人还是有些不大相信的,但眼神之中也还是有了几分的期待,“别到时候没用不说反而是糟践了东西呢!”

“也不知道呢,要是有用那是最好了,要是没用也没糟践个啥,把稻草弄出来晒干了不也还是能够当柴火烧的么!”萧易笑了笑,“真要亏也就是亏个猪血钱,也要不了多少钱。”

“这倒也是。”旁人听了萧易这话也表示认同,这要是能成的那当然是最好不过了,改明他们也跟着去买点猪血来弄弄,田里头少了蚂蟥这不知道得省多少事儿呢,毕竟这猪血原本卖得就不贵,又不是肉,几个钱就能够买了一桶了。

“我说萧易家的,你们这个法子是从哪里弄来的啊,咋地咱们都没听说过呢?”其中有好奇的人就忍不住问了一句。

“哦,是我媳妇从一本书上看来的,说是有这样的一个法子,但她也没试过也不知道是有没有效果的,所以我们也就先想着试试,看看有没有用。”萧易直接地说道。

众人一听这法子是从书上学来的,凛然是有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想想啊,这能够写进书里面的那肯定都是一些个大道理的,否则怎么可能会写到书上让人看去。

“真的呀?这书上真的是那样说的?”村子里头的人一听到这样的回答那也是高兴的很,一下子就闹腾上了。

“放心吧萧易,既然书上都已经是这样想写了,那肯定是没有错的,这书上的事情哪里还有错的啊!”

“就是就是,读书人那可都是最能耐的。”

“可不,我们就等着看了,萧易你就放心吧,书上都是这样说的那肯定都是能成的!等回头我们也这样弄上一弄,这要是田里头少了蚂蟥啊,咱们犁田插秧啥的可就轻松的多了!”

这样说着,众人看着萧易的眼神也是更加的满意了,实诚也不瞒着,这样的娃子睡看着不觉得好的呀。

“这书上写着的,咋地这萧远山家的老四读了那么多年的书也没有说上一句呢?”突然地有人冒出了这么一句来,那声音之中透着几分的疑惑。

这么一说之后,其余的人也不知道是应该要说个啥好了,可不,他们村上念书最多的人就是他萧守业了,这个法子书上明晃晃地写着,咋地那小子就从来都没有坑一声的?这不帮衬着他们也就算了,好歹也是要帮衬一下自己家的吧,想想之前萧远山一家子也没少辛苦的,这么一想之后,村上的这些个人对于萧守业的印象那是越发的不好了。

萧易也是听到了这话,但他也不知道要咋说的,他也没打算帮衬着萧守业说话,所以干脆地就沉默不做声了,反正给萧守业添堵的人又不是他,村子上的人要怎么想他也没办法,再说了,这事儿要不是他媳妇说的,他也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的一个法子来干事儿的呢。

“萧易啊,我看你家育苗田里头的苗子长得可真好啊,你们家是咋样育的啊?”村上的人一边看着热闹一边也就说起了别的事情来了,大家都是在一个村子上,谁家田里头地里头的那点事情可都是清楚的很,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基本上都是在看着谁家的牛得空了借来用用,谁家的田里面的秧子出的好,这都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啥?苗子还能够咋弄啊,还不都是那样弄的?”萧易一下子就笑了,“叔伯大哥们哪个不比我有经验哈,这出的好也是运气哩。”

萧易说起苗子的时候那也觉得高兴的很,的确,他家的苗子出的可好哩,现在看着就十分的壮实,要是往后一直都能这样的壮实,那今年肯定是能够多收点粮的,他这心里头也是高兴地很。

听到萧易这么说,其他的人心里头那也是高兴的,心想也的确是这样啊,想他们都种了大半辈子的田了,那个不是个好把式的,现在想想也真的只有运气两个字来形容了。

“你家的苗子出的不错,到时候要是有多的,就分点给我咋样?”之前给萧易家送了柴火用来熬汤药的萧根发急忙开了口,他就觉得要是有这样的好苗子,到时候一定能够多产点粮食的,这可是一件好事儿呢,谁家不乐意多点粮啊。

“成啊根发叔,就是之前大柱哥也和我提了这事儿,到时候要是还有的多,肯定是会给你的。”萧易应了下来,但他也清楚估计是没得多的,毕竟育的苗就那么点,首先得紧着自己家先种完,等到种完了之后才能够有多的给人,大柱哥家是先提了到时候肯定是要先给大柱哥家的,再有的多那才能够给了根发叔。

萧根发听到这样的回答也不恼,只是有些懊悔,要是自己早点说了这事儿就好了,到时候指不定就能够多分点来了,现在要先给了萧大柱家,那到时候分到自己的就少了,不过细想想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萧易家两口子就是和萧大柱一家子比较亲厚呢,会有这样的结果也完全不意外。

其他人听到萧根发的时候那也是想着那样说的,可一听到萧易那话也就没有啥法子了,毕竟人家都已经答应了人不是?不过现在要种的也是第一季的稻谷,这还有第二季呢,下一次的时候要是见到萧易家的苗子不错的话,那肯定是要先说了的。

村上的人看了好一会的热闹,虽说嘴巴上都在说着这书上写着的是没啥错的,但到底也没有自己亲眼所见,反正等到明天一大清早就能够看看成果如何了,这要是有效果的,到时候就直接去买了猪血回来折腾折腾,反正也不费几个钱就是费点稻草而已。

萧守业近来日子也不好过的很,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贯拿惯了笔杆子的自己也是要沦落到了要犁田和插秧的地步,他那三个哥哥已经当着他的面放下了话来,要是不犁田不插秧的,就别指望吃了。

萧守业也实在是没有啥法子,现在的他也已经不是之前那样受宠的了,只能无声地应下,反正现在也没有法子了,只等到秋天的时候就好了。

萧守业也是听说了萧易要弄什么抓田里头的蚂蟥的事情,他也瞧见了,只觉得这两人现在是越发的能折腾了,竟然还扯到了说什么书上有写的,想他看了那么多的咋地就没有瞧见过哪本书上有这样写过。

“我说守业啊,人家萧易说他媳妇在书上瞧见过呢,咋地你怎么就什么都不知道哩?”

那些个看完热闹的人回家的路上刚巧遇上了刚刚犁了田一身泥的萧守业,瞧见萧守业那样子也是止不住有些笑了,想这小子往常都是清清爽爽的而且还一脸高傲的模样,现在这一副泥腿子的样子也是他们第一次瞧见,于是就有人忍不住开口问道。

“什么书上瞧见的,我咋地就没看见过。”萧守业绷着一张脸回道。

“这有个啥,萧易家的媳妇不是还会医术么,话说守业啊,你这看了那么多的书不也是不会医术么?”其他人也开了口,这话听着像是给萧守业辩解,但听起来的时候怎么听怎么都觉得像是在给人添堵。

听了这话的萧守业那一张脸也就越发的黑沉了。

“我是不会给人看病,但他们那说的也不一定是对的,谁知道人是不是就在那那边瞎折腾呢,这要是瞎折腾起来也没啥用!”萧守业这样说着,也不管别人是个啥眼神,直接就走了。

“嘿,这是个什么德行呢,说两句都说不得了,我们这也不是就是问问么,至于摆着那样的一张脸来给别人看么?”看到萧守业爆出这样的嘴脸,村上的人那也完全是没给半点的好口气,他们这不是也是有些好奇么,就想着问问而已咋地这问问都不行了?而且那样子像是个啥啊,不知道就不知道呗,有啥丢人的。

“行啦,他那性子就是那样的人,一直都是狗眼看人低的,不就是多看了几本书至于是摆出那样的嘴脸来么!”

“是呀是呀,他就是一直来都是这样的德行,原本那也没啥的,都是靠着自家里头养着呢,现在上头三个哥哥都和他翻了脸面,现在日子过的不顺,会有这样的嘴脸也是正常。”

村子上的人对于这些事情那也是清楚的很,没少在背后看人的笑话,所以看到萧守业这样没好气的样子也不觉得有啥意外的,觉得这小子要是哪天笑眯眯地对着他们的时候那才真叫一个毛骨悚然的,像是现在一脸高傲的那也是正常的很。

“也是,和他计较这个干啥,反正也没啥用处,咱们还是等看看萧易那两口子干的事情吧,这真要是能把蚂蟥给弄了上来,我肯定是要学着干的,现在还是犁田的时候呢,还有插秧呢,这一季稻谷过去了也还有下一季稻谷要种的时候,要是蚂蟥少了咱们这也能够少收点罪了。”

“是啊是啊……”

这些人一边说着一边渐行渐远。

别说村子上的人是那样的期待,就连萧易和崔乐蓉那也是十分的期待的,萧易忙了好一阵子才把家里头的五亩田都给弄好了,这上水口也微微挖了点口子,口子挖的也不大但是也足够让水慢慢地流淌进来了,看着那殷红的猪血慢慢地弥漫开来的时候,萧易心里头也有些七上八下的,不过他也算是开的比较开,不过就是成了村子上的人就跟着一起弄到时候大家伙都少受点罪,这要是不成的,到时候最多也就是被人说笑几句,背后说点啥他们也管不着,当着面估计也不能说太多难听的话,反正到时候该怎么干还是怎么干的。

萧易这心里头虽是想的开,但到底也还是有点放心不下,所以第二天一早早饭都还没吃就匆匆忙忙地跑去田头了。

到了田头的时候,他发现自己那田边早就已经围了不少人,说说笑笑的好不热闹,看得出来村子上的人对于这件事情也是十分的上心,所以这一大清早的就已经过来了,看到萧易的时候更是一个一个带着笑。

“萧易啊,赶紧过来瞧瞧!”他们吆喝着,“我们还在想着你小子应该也是会早早地过来了,还想着你要是还不过来,我们就去你家叫你了!”

萧易应了一声,急急忙忙地走近,早上的太阳也已是升起,足够他把天里头的事情看的清清楚楚的。

那些个摆放在田里面的最上一层靠着田耕用来捕捉蚂蟥的稻草扎上面怕满了蚂蟥,一条一条扭动着身子,要不是他们这些乡下人早就已经见惯了这个玩意的早就已经觉得鸡皮疙瘩四起了,不过老实说瞅着一两条的时候倒也不算个啥,可瞧见那么多条的时候还是多少有点觉得可怖。

“这法子可真管用哩!”村子上的人也是啧啧称奇,他们心里头也都记挂着这件事情呢,所以一大清早起来之后也都往着田边这里走,就想看看萧易他们家的水田里头是怎么样的,这一路上也是遇上了不少的人瞧着基本上都是一样的心思,他们心里头那也是有些乐了,结果到了田边的时候就瞧见了这个样子,把他们给震惊的。

“是呀,萧易刚刚我们也帮着你把别的地方也给看了,都一样,那些个蚂蟥都捕到了!”他们说话的声音里头也是带了几分的愉悦,“这样一来你犁田插秧的时候可得轻松上不少了,回头我们也得这么折腾一下才成!也不知道镇子上的猪血还够不够买的。”

村子里头的人也都笑了,也有不少心急的人也不在田边看了,就想着回家拿了钱端着桶寻地方买猪血去了,也有不少人还在那边看着,反正这事儿也急不来,这急了就能够买来了猪血不成?就这么点大的地方,就这些个屠户的,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把一个村子上的都给供上了不是?该等的时候也还是要等的,不过也可以和买来的猪血的人家商量商量,这要是用不完剩下的给了他们也行。

“这法子虽好,这蚂蟥可得咋办呢?”也有人问了,这蚂蟥到底不比别的东西又不能吃的,到时候得咋干啊?

“没事儿,一会把稻草给撩起来,找块空地晒着,里头大的我给捡出来做药,小的等稻草晒得差不多到时候就给点上,还能够成了肥料堆地里面田里面呢!”崔乐蓉也跟着过来了,听到那问话的时候说了一句,她早就已经想好了这蚂蟥的用途了,半点也是不浪费的。

那些个人一听也连连点头,不错,这样最好不过了!

------题外话------

听说现在真有蚂蟥养殖哒,对手指,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蚂蟥养殖和养殖毒蛇的TAT完全是让人要疯掉的地方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