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四十八章

萧易说干就干,下午的时候先去找了自己岳父岳母,让两人先别忙着犁田。崔老家有八亩田,那都是一家人一年的口粮和收入所在,虽说崔老大这腿脚不大好了,但能干的事情也还是照样要干的,再加上现在已经有了一头牛,崔老大早就已经磨拳霍霍就打算着犁田了,而且他那育苗田里头的秧子出的可真好啊,别人见了都说他那秧子看着就十分的精神,崔老大也瞅着觉得十分的不错,这可有些年没瞧见过这么精神的秧苗,不少人都说这样的苗子种出来肯定不错,说不定还能够多收点粮食,花大勇还特地来同他说了,这最后要是秧苗有的多的话,那就匀给他们家一些,崔老大也是十分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崔老大哪里知道,他们家孵苗的时候崔乐蓉特地回来了就是给撒了点灵泉水进去,这才出的那样的好。

萧易突然来找了崔老大说不忙着犁田的事情,崔老大也是楞了一楞,一问事情的缘由之后,他也实在是没话说了。

“瞎闹腾!阿蓉这孩子现在是越长大越发喜欢闹腾了!”崔老大最后就落出了这么一句话来,他觉得自己这个女儿近来实在是会闹腾,想以前也不是这样的啊,咋地现在就变成了这样闹腾的人了呢,而且还是一天一个花样的。

“咋地就不好了!”郑氏对于自己的二女儿那是一个劲地维护着的,每年犁田插秧还有夏日里头去田里面除草的时候那是最辛苦的时候不过了,想想那些个蚂蟥那是盯上了就不松口的一盯一个洞的,弄下来了还得去掉不少血,多辛苦的一件事情,现在女儿能够想到法子,不管咋地等那么一两天试试还不成么?这要是不成就还像是以前那样就行了,要是能成的话,这人可得少受多少罪呢,干啥不好的。“这事儿要是能成咱们犁田插秧拔草的时候能省多少事情啊,你倒是不心疼自个呢?我女儿心疼我们,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你还在这里说说说!”

“……”

崔老大被郑氏说的十分无语,心道这之前闹的那一出还没消停呢,就那挖田养鱼的村上的人可没少笑话了他们,说是肯定是要血本无归的,他那叫一个气不顺的,当时就和人顶了几句,现在又说是要弄田里头的蚂蟥,这也不知道有没有用的,别到时候雷声大雨点小的,要是没用可不就丢人了么!

“你个老东西!你还在想啥呢!”郑氏哪里不知道自己这老头子心里面的那点想法的?村子上那些个人理会个干啥,那些人永远都是有话要说的,这不管你做的好了还是差了,反正他们只管过自己的日子就成,而且郑氏在想的是,既然村子上的那些人都不看好自己,那自己更是要争一口气一定要做出点成绩来给人看才成的。

“那能够想个啥!”崔老大急忙道,“成了成了,也别在这里说了,该干啥事儿就干啥事儿吧,阿易啊,现在日头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雨呢,犁田的事儿也是要捉紧的,我就等你两天,要是这法子不成,咱们该咋干就咋干吧,你也别老是听阿蓉那丫头的,这丫头现在就是一天一个主意的,你也别老是惯着,这都快成什么样了……”

崔老大原本还想说点啥,但看到郑氏那不渝的面色之后也只好住口了,“成了你去吧,要是成了回头就来告诉我们一声,要是不成的话那算了啊。”

“哎。”萧易应了一声,上了牛车又朝着镇上赶着去了。

等到萧易人一走,郑氏就忍不住又开了口道:“你这老头子干啥呢,在人面前说起自己女儿的不是来了,你这是打算干啥呢?!”

“我哪里嫌弃了啊,我就是说阿蓉这丫头最近那些个主意一出一出的也不消停,你总不能由着阿蓉闹下去吧?这现在人是一声不吭的,但你哪里晓得这心里头是高兴的还是不高兴的,万一这心里头是不乐意的,你看咱们闺女这么折腾着,不是要早晚折腾出事情来了么?”崔老大也是担心着呢,萧易看着人不错,但是折腾的很了谁知道心里头有没有别的想法的呢。

“呸呸呸,坏的不灵好的灵!”郑氏急忙说道,她是恨不得揪着崔老大的耳朵拧上一拧了,听听这都是个啥话啊,“你这是干啥呢,我觉得阿蓉做的有啥不对的,你想这蚂蟥的事儿,他萧易下田的时候就能保证不被盯的?这事儿不管是成不成,那也都是阿蓉关心着人呢你说是不是?瞧你刚刚说的那话,倒成了没事瞎折腾了,听着这心里头就不让人觉得舒服了,你这不会说话就干脆别说得了,这越说越不像话了,原本人家没多想被你这么一说还说不定真的要多想了呢……”

郑氏真是觉得自己这男人实在是憨透了,那话听着原本没想太多现在都快要成想太多了!

崔老大仔细一想,也觉得自己刚刚那话听着还真是有点不大对,猛地一拍大腿,“哎哟瞧我这猪脑子!”

“阿爹阿娘,你们也别吵了,妹夫他不是那样的人。”挺着个肚子的崔乐萍从里头慢慢地走了出来,现在的她也没了之前的那点冲动,整个人也比刚开始的时候要来得平和上不少了,刚刚萧易来了,她也不好意思留在外头所以干脆就进了屋子里头,但外头所说的话她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的,“我看妹夫这人挺正的,不会乱想的。今天来和我们说也是怕阿爹阿娘你们下了田之后辛苦。”

崔乐萍知道自己也不擅长看人,但对于萧易,她还是有点信心的,那一双眸子清正的很和王根清那不是一路人。

“再说了,阿蓉也不是一个不懂事的人,阿蓉聪明着呢,你们也不用担心个啥的。”崔乐萍说道,她是个没本事的人,可她这个妹妹和她可不一样,那明显是比自己能干的多了,所以也基本上是不用怎么担心。

崔老大听着崔乐萍这话,虽是觉得还是有点道理的,但经过大女儿的事情之后他这也是小心翼翼的很呢,所以也是有些担忧的,这女儿不能干他心里头要担心,这女儿太能干他这也是要担心的。

郑氏看了那一脸纠结的崔老大一眼,也就没再说个啥。

萧易到了镇上的时候,那买肉的摊头基本上也是已经快到收摊的地步了,上午的时候肉好卖,这下午的时候肉就比较难卖了,再加上镇上也就那么些人,要是到赶集的时候人还能多一点,现在这种日子到了下午镇上的人也就少了许多了。

肉摊头上也就只有杀猪佬的婆娘在,见到萧易上了前的时候,那婆娘原本百无聊赖的样子也有些精神起来了:“大兄弟,买点肉呗,这肉可新鲜着呢,一大清早刚杀的猪,趁着现在也没什么人给你算便宜点?”

萧易笑了笑,家里头还有不少的腊肉和香肠呢,压根就不缺肉,就算是要买的话他看了一下那案板上剩下的那些个肉,好的基本上也都已经被人挑完了,剩下的也都不是啥特别好的了。

“老板娘,我这不是想买猪肉,我想买点猪血,不知道你们家有不?”萧易问道。

一听到萧易要买的是猪血,那婆娘的脸就一下子拉长了,这猪血值几个钱啊基本上都是没啥人要的,看着小子穿的也是个干干净净的,没想到竟然只要猪血。

“大兄弟,这猪血有啥吃头,还不如买点肉呗,真的,现在我就算你便宜点,你这要是上午来肯定是没有那么便宜,再说了这猪血啥的又没个肉香!”那人还是有些不死心地说着,这下午的肉难卖当然是能卖出去多少是多少,现在天气不热还能搁到明天卖,但是这不新鲜的肉可就卖得要便宜了,她当然是想多卖几个钱也好。

“老板娘,我这买了猪血是有用处的。”萧易也是好脾气地说道。

“大兄弟,你这要是诚信要买猪血的话,要不上我家去瞅瞅?我男人这个时候应该是要杀猪了,肯定是有猪血的。”旁边一个肉摊上的婆娘急忙喊道,她刚刚也是听了好一会了,原本也想要吆喝上两句卖肉,可一看这人就没打算买肉现在也已经明白地说了是要买了猪血有用,反正这猪血也不值几个钱,能卖出去多几个钱那也是个好事儿么,只要有人要就成了!

“我说你这娘们,大兄弟先问的是我家好么,就算是要买也是先紧着我家买啊,就你家男人现在准备杀猪,我家男人难道就不准备杀猪了啊?”

那话一出,这婆娘首先就不干了,原本这镇子上有两三家的杀猪人家,明里暗里的也有不少争抢生意的时候。

“你这不是一个劲地让人家买了猪肉么,你看不上人家要买猪血就不许我家给卖的啊!”

“那我也没说不卖啊,要你在这里先叽歪个啥!大兄弟,到我家买吧,我家那猪血也有着呢,现在过去肯定是能有的,到时候你还能够直接拿走了呢,大兄弟你有东西装不?要是没有东西装那你趁现在去买两个桶或者是盆啥的都成。”

“我带着呢。”萧易笑了一笑,他牛车上就放着两个水桶,就想着要是现在就有那就能够直接拿着就走了,现在可不是要如了他的愿么,“两位也不用争吵了,我家要用猪血的地方多,要是赶巧两位家里头都在杀猪的话,那猪血我都要了,你们看这样成不?”

两人原本还要再争吵几句,但听到萧易这么一说之后也就不再争吵了,既然两个人家都要的,那还有啥好争的。

两人原本也打算收摊了,肉摊子上剩下的肉也不多了,现在这个时间段会来买的人也比较少了,还不如干脆地收摊回去算了,一会看看旁边人家还要不要。

两个杀猪佬的家原本也不算太远,也就是在镇子的西边的一个小村落里头,离镇子大概是有一炷香的路程,萧易见两人东西不多干脆也就载了两人一同去了。

两家人家一个在村头一个在村尾,进了村子就能够听到那猪崽凄厉的叫嚷声。萧易先是跟着住在村头的那一家去了,村尾家的那婆娘倒也爽利也没争辩个啥就下了牛车自己匆匆地朝着家的方向跑去,就怕自家男人杀的早了到时候没接到多少猪血,好歹这也是能够卖了不少银子的不是。

等到萧易从这村子里头出来的时候也提两桶猪血,猪血原本就挺鸡肋的,一般也很少人家会买了这玩意去吃,倒是那些个做木匠的有时候倒是会用到,所以两桶满满的猪血也不过总共花了二十文钱,这还是萧易给的客气的,乐得那两家人家说是往后还要用猪血的地方就去寻了他们,也不需要直接上了镇上了,直接到了村子里头来寻就成。

萧易也应下了,心道如果这真的有效果的话,那肯定还是要去寻的。

萧易回了家的时候,崔乐蓉也已经用稻草扎了一些个,她这手也不算巧,所以干脆还是把于氏给叫了过来帮忙,于氏听了崔乐蓉也是觉得意外的很呢,反正现在也没个啥事儿,他家犁田的活计到底还是用不着她去忙的,所以也干脆地帮起了崔乐蓉来,也想着看看这法子成不成的,果真要成,她肯定也是要去买了猪血来弄的,也不能见着自家丈夫和小叔受了这样的苦不是?

于氏手上的功夫那可是要比崔乐蓉强了不知道多少,扎的稻草扎那也是比崔乐蓉好看又结实。等到萧易一回来,一看两人扎的那也应该是差不多了,干脆地抱着稻草扎到了田头去了。

这个时候田头的也是有不少的人还在忙活,瞧见萧易又是猪血又是稻草扎的那也是好奇的厉害,一个一个都凑上了前来问着,这两口子动静一贯比较大,总是有种种不同的事情弄的,现在弄的这个也不知道是在干啥,一个一个的都上赶着来看热闹了。

------题外话------

TAT住32楼顶楼,艾玛,今天猛地发现有一只老鼠,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问题是还没逮住,这可怎么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