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四十七章

萧守业的事情也就是一个调剂而已,村上的人也不是跟着萧守业一家子过日子的,所以这事情也不过就是一笔带过。

春日越发的温暖起来了,下了几场雨,田里头泡得也差不多了,育苗田里头的稻秧也已经培的差不多了,等到一个天晴朗也没有那么冷的时候,萧易就牵着家里头的牛准备犁田去了,村子里头家家户户也都忙着犁田,这犁了田之后就好插秧了,大家都也都是这样的一个打算,所以田地里头基本上也都有人在,崔乐蓉和萧易现在有三亩良田,两亩薄田,也不算少了,犁田也要几天的功夫。

犁田倒也不是个困难的事情,家里头有牛的也就轻松一些,要是没牛的,要么就是用人力,要么就是跟有牛的人家花几个钱相借一下,这也都是一直以来的惯例。

犁田还真不是个什么辛苦的活计,最要命的是田里面有不少的蚂蟥,这玩意才是要人命的存在,扎紧了裤腿也没有什么用,这玩意还是能够爬上腿,要不就是在脚背上,这种东西那完全就是个见不得血的东西,一见血之后就得吸足了鼓得像是个球一样,扯下来还得带着血。

崔乐蓉原本倒还是没有想到这个玩意,毕竟平常的时候她也没怎么下过田的,遇上水蛇什么的她还真是不觉得有啥奇怪的,但在看到那盯在腿上的蚂蟥的时候,她还是真是有些意外。

“没事没事,这东西田里面就是有的。”萧易半点也不以为意,他在蚂蟥叮咬的上部拍了几下然后才把蚂蟥给取下,一般也可以撒点盐,但盐巴卖得可不便宜,乡下人家谁能舍得啊,但蚂蟥掉下来之后还是有着鲜血不停地流下来,萧易原本是想要胡乱地摸摸,也没当做一回事的样子,往年的时候帮着人干活还不是都这样来的,他也没啥在意的。

“哪能这么胡来!”崔乐蓉看着萧易要伸手去胡乱擦拭的时候就瞪了他一眼,阻止了他这动作,“今天先回去吧,这田里头那么多的蚂蟥也不是个事呢,现在还是犁田的时候,这要是等到插秧的时候那蚂蟥可不得更多一些?”

萧易一听崔乐蓉这话,他就想着反驳,但接下来的一句话就让他给闭上了嘴,“人都盯着的话,你说咱们家那牛会不会也被盯了?反正这玩意可不见得能分辨是人还是牛的。”

萧易一下子闭上了嘴巴,这事儿的确也是不少见的,蚂蟥这玩意还真是不会分辨是人还是牛,只管盯着不放,人还好点,盯到了牛腿上的时候那才叫一个麻烦的,而且扯的时候也不能硬扯啊,牛一受惊到时候指不定就给挨上一蹄子了,那可是得不偿失了。

“那这田就不犁了啊?”萧易忍不住就问了,他们家有五亩田哩,还有他岳丈家里头也有好几亩的田地呢,他原本还想着自家犁完了到时候就去岳丈家里头帮帮忙的呢。

“虽说不犁的,但也好歹得先把田里面的蚂蟥给除了吧,你想想时间一长的,你得少了多少血呢,补回来也不容易,你说是不是?”崔乐蓉对着萧易道。

得,这么一句话就把萧易最后想说的话给彻底给湮灭了,想想这血去的多了人可就虚了,到时候要是病了可就得人照顾着了,萧易哪里舍得辛苦了人。

现在基本上是吃午饭的时候,崔乐蓉原本也是来喊了萧易去吃饭的,只是在看到那蚂蟥之后这才改变了主意,萧易一贯都是个听媳妇话的,现在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他哪里还敢不听的。

两人拉着牛往着家里头去,路上也是遇上了村子上的人。

“回去吃饭啊?”村子上的人对于萧易和崔乐蓉两口子也是十分有好感的,毕竟这两个人都不是那种惹事的人,之前刚给村子上的人派过的汤药,所以现在和他们两个人打交道的人家那也是更多了。

“是呀,到点吃饭了嘛,叔你也回去吃饭了啊?”萧易憨厚地笑着和人打了招呼。

“可不,忙活了一个早上这可把人给累坏了!”那人也笑着道,看到了站在萧易身边的崔乐蓉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地开了口,那神色里头还有几分的不自然,“萧易家的,我这想问问你啊,这有没有啥药的,能够不让那些个吸血虫给盯了啊,我这一个上午都被盯了好几条呢,这要是有药的话,就给弄点,叔给钱。”

萧易低下头看了那人的腿一眼,也瞧见那被盯过的口子流下的血的痕迹,看来大家都一样,也都没少被这些个玩意盯着呢。

“叔,萧易也被盯了,我回头去想想啊,要是有法子肯定是会告诉你们的。”崔乐蓉也好声好气滴回道。

“成咧。”那人也呵呵一笑,萧易两口子那都是个实诚人,所以这真实要有了法子肯定不会瞒着不说的,再说了他们家田里头也是有那作恶的玩意在的,怎么可能就放任着不管呢,到时候要是有啥大家都能瞧见的。

萧易和崔乐蓉回家吃了饭,饭菜也算得上简单的很,腊肉炒平菇,凉拌空心菜,还有一个鸡蛋汤,汤里头还放了一些个当初灌的那些个腊肠。

饭是白米饭和苞米饼,萧易知道自家媳妇喜欢吃白米饭,虽说村上完全吃白米饭的人家也少,一般都爱在米里面加点糙米一类的,可自家媳妇就是不喜欢加糙米,一般这么干的时候都是家里头有人的情况下才这样做饭的,每次这么做的时候萧易就觉得自家媳妇那胃口就比平常小了不少,吃起来的时候更是一脸的苦大仇深,其实萧易也觉得这吃着大白米饭自己觉得有点不适应,可为了是媳妇,就算是心疼着也不心疼了,大不了今年种出来的米交了税之后就少卖点的,到时候自家留着多吃点就成。

“媳妇,你有啥子法子没得?”萧易一边吃饭一边问着。

崔乐蓉仔细想了想,对于这种农活的事情她是真的不怎么熟悉,仔细想了想之后倒是曾经在年少十分看过的一本作文书上见过如何诱捕蚂蟥的技能,但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毕竟她也真的没有做过这个实验。

“我以前在一本书上倒是看到过一个诱捕的法子,但是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毕竟你也知道我没咋干过农活。”崔乐蓉对着萧易道,“所以这事儿成不成还真是个不好说的。”

萧易点点头,自家媳妇没干过农活这事儿他清楚,之前家里头荒地上种作物的事情她也就是在一旁搭把手而已,但他也是一个极其容易满足的人,有这样就不错了,至少她媳妇啥也不会也愿意来搭把手而不是在一旁看着不是?

“那你先给说说呗,我听听,大不了咱们先试试,要是真不成,别人怎么干活咱们也怎么干活就成。”萧易浑然不在意,他原本从一开始就没怎么在意蚂蟥的事情,要不是他媳妇坚持,他今天就能够把现在犁的一亩田给犁好了。

崔乐蓉仔细想了想,这事儿还真是她在一本书上看来的,她的记忆一向不错,所以很多年前的事情回忆的时候也能够回忆的十分清楚,那法子还是在她初中的时候的一本课外作文书上看到的。说是蚂蟥这玩意爱吸血,到时候就拿稻草捆成两头紧中间送松的样子,然后把新鲜的猪血或者是别的血往着里头一倒,然后就放在进水口的位子上,保证猪血会慢慢地流满整个田,然后蚂蟥就会顺着血腥味往着稻草捆里头爬。

这个诱捕的法子她也就是只有看过没有做过,到底有没有效果,她也真的不知道。

“那咱们要不试试呗?”萧易想了想之后道,虽说不知道有没有效果,但这法子也花不了什么钱不是,只要有稻草和猪血什么的就成了,稻草自家就有,猪血也便宜,基本上也花了不了几个钱,镇上的屠户不是每天都要杀猪的么,到时候问人家买了,把猪血都留起来不就成了。

“也行。就是咱们村上现在也没有人杀猪,要不然明天一早就能弄了。”

崔乐蓉点了点头,反正试试也花不了几个钱,这蚂蟥虽说是恶心了点,但好歹也是一种药物么,到时候真要是能够把蚂蟥这样给诱捕了,还能够用作来做药呢,这似乎也是很不错的。

“没事,我一会就去一趟镇上找了杀猪佬去,明天一早就能够把猪血给弄回来了,到时候这法子要是不错,到时候让阿爹阿娘他们也都这样办吧。我回来的时候和阿爹阿娘去说一声。”萧易想了想说道,反正他们离镇上也不算太远,过去也要不了多少时间,之前村上也请了杀猪佬来杀猪过,到时候只要一问就知道杀猪佬是住在什么地方的。要是运气好一点,遇上杀猪佬正在杀猪的话,到时候就能够直接弄了猪血回来了,还省的再上一趟镇子上了。

“成。”崔乐蓉点了点头,也打算试验试验这个到底灵不灵。

------题外话------

这个法子还真是我初中的时候在一本课外作文书上看到的,百度出来也有这个诱捕方式,应该是比较能用的吧。我印象里面只有我家种了菱角我去摘的时候一拉起一朵菱苗看到那蚂蟥的时候撕心裂肺的惨叫,对手指,只要遇上蚂蟥和蛇我就会变身成为神经质,只会惨叫不会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