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四十六章

崔乐蓉也是听到了那惨烈的叫喊声,事实上那声音几乎嚷嚷的比杀猪还要来得嘹亮想要让人忽视都忽视不了,但她也没有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该提醒的也都已经提醒了,你这要是被蛰了这不也是自找的么。

萧易也没管,随便萧守业在后头嚷嚷着,心中想的却是一个大老爷们的比个娘们还不如,不就是被蛰了两口又死不了人干啥叫的和天都快被捅破了似的,真是窝囊死了。

家里头有盯好的蜂箱,崔乐蓉还用萧易弄回来的蜂蜜用灵泉水调配了一些个蜂蜜水,让还没有洗去身上膏药的萧易给帮着洒到了蜂箱里头,再加上弄回来的还有蜂脾在,运气好一点的话应该就能够好好地安家了。

事实上崔乐蓉也不敢断定能不能把土蜂子给养了起来,能养起来那是最好不过了,要是养不起来的话,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对于养蜂这件事情她也是属于技术不成的,只看过买过,基本上是没自己动手干过。

不过或许是灵泉水对于这些个土蜂子也是有一定的吸引力在的,隔天崔乐蓉和萧易去看的时候也瞧见了那些个土蜂子倒是安稳地安了家,忙进忙出的,这也让崔乐蓉和萧易安了心,也不枉自己辛苦上那么一遭了,只要能够安分下来,现在虽是只有一箱,但以后也还是会渐渐地多起来的。

从山上弄下来的蜂蜜差不多有一坛子,一打开坛子盖就能够闻到那清香味,弄回来的当天,崔乐蓉就给自己还有萧易给泡了一碗蜂蜜水喝,掺杂着灵泉水的蜂蜜水那味道当然是更加不一样了,萧易看到自家媳妇喜欢喝,恨不得再上山去找找哪里有野蜂窝子再掏一坛子下来。

和村上的人说好了今天要熬一锅子的草药,所以崔乐蓉和萧易的午饭吃的也早,等吃完了把锅子刷洗好了就开始煮药材,煮了整整两大锅子的汤药,毕竟村上的人不少,一人一碗的话一锅子那肯定是不够的。

整个厨房里头要不了多少时间就已经开始弥漫开了那药味,不算是难闻,但也绝对不是啥好闻的东西,崔乐蓉一等药煮开了之后就让萧易灌了一碗下去。

“媳妇,这玩意我就不用喝了吧,我最近都壮的和一头牛似的,哪里还用喝这个?”萧易对着那一碗黑乎乎的药汁也忍不住皱眉头,他觉得自己这么一个大汉子哪里可能就这么给病倒了?他这好些年没病过了。

“喝不喝?”崔乐蓉也不逼着萧易,只是轻飘飘地甩出了一句。她还不知道这些个人的,总觉得自己身体倍棒吃嘛嘛香所以什么问题都没有,也就等到中招之后才会哼唧哼唧的。这流感可不管你是不是之前壮的像是一头牛的,想想当年的西班牙流感,也不是突如其来地出现的?像是现在更是要小心为上一些,在感冒多发季节到底也还是需要预防的。

萧易哪里还敢不喝的,端着碗一口气就把那一碗的汤药给喝了个干干净净,他总觉得自己刚刚要是不喝,自己这媳妇就会让他以后都不要喝了的感觉。

崔乐蓉看到萧易眉头也没皱一下地把药给喝完了,这才露出了一个笑容来,也给自己舀了一碗,也一口气喝了下去,喝完之后那嘴巴里面全然都是苦涩的味道让她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萧易看到崔乐蓉这个样子也乐了,觉得自己那一嘴巴的苦味也就不苦了,但他还拿了勺子从蜂蜜坛子里头舀了一勺的蜂蜜,巴巴地送到了人的嘴边:“吃一口蜂蜜,吃完就不苦了。你说的嘛,这先喝点药预防预防。”

崔乐蓉看了萧易一眼,凑过去抿了半勺的蜂蜜,嘴巴里面的甜味一下子压住了那苦涩的味道,剩下的半勺,“剩下的你吃吧,一会别拿沾着水的勺子去挖蜂蜜啊,要不然那一坛子都该坏了!要是坏了你就准备给我上山去掏第二窝吧!到时候我肯定不会给你药膏的!”

萧易一楞,立马眉开眼笑地把那勺子含进了嘴巴里头,那蜜一样的滋味就在嘴巴里面一下子炸开了,“你要是想要我现在就上山给你掏第二窝去,最多就是给蛰两口而已,又死不了人,媳妇我要是被蛰成了猪头,你应该也不会嫌弃我的吧?”

崔乐蓉听到萧易说猪头两个字的时候就忍不住笑了,那一天她也是看到了从山上下来的萧守业的样子了,那嘴皮子和眼皮子那两下还真是有些够狠的,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个猪头。不过这一次萧家的人倒是没来自己跟前闹,这也算是个新鲜事儿了。

“这可说不好。”崔乐蓉说道,“肿的像是个猪头的样子我都不乐意搭理你一眼了,去去去,别在我跟前闹腾,把院子门给开了说不定一会就要来人了。”

萧易才不相信崔乐蓉所说的这些个话,当初自己脚不利索的时候也没见她嫌弃过自己,说白了这还不是刀子嘴豆腐心的,真要是被蛰肿了难道还会放任着不管不成?他媳妇可没有这样狠心的时候。

萧易见自家媳妇今天心情不错还想再说笑几句,但总是有那么一些个会打乱他想法的人。

“萧易,萧易家的,在家不?”外头嚷嚷起声来,把萧易刚刚要说的话也给打断了。

萧易叹了一口气,也没有办法再说个啥了,只好出去给开了门。门外头那都是村子上的人,脸上也都带着笑,萧易还眼尖地发现还有人拿着一个碗,基本上拿着碗的都是家里头当家的,这样做法倒也是让萧易忍不住笑了起来,今天他在煮药的时候还和媳妇说呢,要不要准备出两个碗出来,就给人喝药用,往后这一个碗自己家那就不用了,倒是没有想到这些人都还自带了碗过来呢。

其实村子里头的人想的也简单,到了萧易家不可能给自己张罗出一个碗来了,原本就说了这个季节容易邪风入体,一家子用一个碗那还不打紧一点,毕竟都过在一个屋檐下,有个头疼脑热的大家也都清楚的很,别人家的谁知道有没有个头疼脑热的,这要是混着用了万一一不小心给传上了咋办,反正拿个碗虽然是难看了点,但到底也好一点。

结果没想到有这样想法的人还真是不少,大家这一碰头,发现家家户户都有人拿着一两个碗的,倒也没觉得有啥丢人了。

崔乐蓉看到个各家都带了碗过来心里头也高兴的,她给人舀了药,那汤药多少也是有些苦涩的,还有些个孩子都还不乐意喝,还是爹娘给哄了好些时候这才给哄好了皱着脸喝下去了。

崔乐蓉对于这种情况也是准备了,她早早就煮了一壶水,泡了点蜂蜜水,等到一家子喝完药就给人家倒上大半碗的蜂蜜水,那蜂蜜水甜滋滋的,基本上家里头的大人也是不舍得喝的都给了孩子香甜了嘴巴。

“萧易家的,这咋好意思啊,你看这要是你给煮了汤药,还给准备了糖水的。咱们心里头也过意不去的很呢。”村子上的人也不都是一些个厚脸皮的,见人家这样子也都是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这有个啥,煮汤药的柴火还是根发叔他们给的呢,我这也不是拿了用了么,也没见我多不好意思不是,蜂蜜是萧易上山掏的野蜂窝,咱们这个当大人的吃点苦倒是没啥的,孩子不喜欢喝汤药给香甜香甜嘴巴。”崔乐蓉笑眯眯地道,“现在这个季节啊,就是比较容易得风寒的季节,只要咱们村子上的人都好好的,那就好了啊。”

崔乐蓉也是习惯春日里头熬一锅的汤药防治感冒,夏日里头熬一大锅的凉茶的日子,这个习惯也是他爷爷留下的,崔乐蓉也没打算改变,现在山上的草药可比以前的时候多了多,药性也好,她最多就是费点事儿采了,也花不了几个钱。而且她也觉得这样子也能够让自己在村子上的日子更好过一点,干嘛要为了那么点蝇头小利而和村子上的人交恶呢。

“我也听说萧易昨天上山掏野蜂窝去了,听说萧守业还被蛰了两下。”

“这事儿可怪不得萧易家!”送柴的根发叔把汤药一口灌下急忙开口,“萧易家的下山的时候可都是对咱们说了萧易掏了窝野蜂窝,让咱们闪开点,就萧守业两口子还傻不愣登地站在那儿避也不避让也不让的,这被蛰了不也是活该么!”

“可不,说实在话萧守业这娃子也不是个能干活的,一整天下来砍的那点柴火都不够烧一顿饭的。”其中也有人开了口道,“那两口子也是个搞笑的,那萧守业被蛰成那德行了他婆娘倒是跑的快的,一溜烟就没影了,原本干活慢慢吞吞的,跑掉的时候动作倒是快的。”

旁人听了这话也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当初村子里头不少汉子都还羡慕着萧守业娶了个好看的婆娘呢,但是现在看看那干啥啥不成的婆娘倒是觉得自家婆娘好了,要是遇上这种事儿,自家婆娘肯定是不会白着一张脸就跑了而是要上来帮着自己赶的。

崔乐蓉和萧易也只是听着,对于这事儿也不怎么操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