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四十四章 土蜂窝

既是选择了要上山采药,崔乐蓉和萧易也就不用起的那么早了,毕竟起的早了上山林子也没什么用,了,山里头那个时候容易多雾气瘴气一类的,吃了早饭把家里头该干的活计也干的差不多了,眼瞅着日头也不是那么早了,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这才拿着镰刀背着背篓上了山。

冬日里头上山的人少,那是因为雪一下整个山上都是白茫茫一片,所以一般也只有猎户想着上山的,但后头只要雪一化,那上山的人就有不少了,砍柴的也有。

像是现在上浅林子砍点柴火的人就有不少,除了那些个干枯的树枝晒干了就能够直接当柴火烧外,新鲜砍下来那也得晒好长一段日子把湿气晒没了整个晒干了才能用,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在过年之前就在山上砍了一些个柴火,干枯的新鲜的都有,新鲜的就对方在那小木屋前头堆着,也不怕风吹雨淋的,反正这种柴火真要塞进了灶膛里面除了弄出一灶膛的烟外还真着不了多少。

“萧易,你和你媳妇打算上哪里去啊?”砍柴的里头也有一些个人是之前给他家干过活计的,两次下来也算是混熟了不少,看到萧易和崔乐蓉两个人背着背篓又拿着镰刀的就忍不住问了。

“去采点草药。”萧易顺口就回了一句,这也没啥好隐瞒的。

“哦,那小心着点啊,老林子里头可别走太深,那里头可有伤人的玩意。”那人听到萧易这么一说也顺口说了一句,他也是知道萧易的婆娘是个会医术的,村上不少人都给看过呢,有的草药是她从山上采来的,有些则是从镇上买的,所以现在听到两人要去采草药啥的也没啥觉得稀罕的,而且他们要是哪里伤了的也会去问萧易媳妇要点药草敷敷,给几文钱的要钱。

“谢咧,我们就在老林子口子转转,不往里头去。”萧易颔首朝着人笑了一笑那也算是接受了人的好意了。

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今天也是本着弄枸杞的心思来的,路上遇上了草药就顺手弄点,而遇上了那比较青嫩的枸杞就仔细地挖了,找几片还青嫩的藤蔓叶子一裹往着背篓里头一放。

萧易也不忘记这一次来的还需要寻找野蜂窝。其实在山上的那些个野蜂一般也是有两种的,一种就是土蜂子,土蜂子遇上了就能够采到不少的蜂蜜,积累下来还能够吃上不少日子的,而一种则是胡蜂,这种东西那是要蛰人的,也没啥蜂蜜,但是也有人会熏了之后摘下那整个的大蜂巢水煮过后里头的那些个蜂蛹倒也是能吃的,这个东西也不算是少见,有时候在家里头的屋檐底下都能够遇上这玩意结巢的,一般只要看到胡蜂那都是要早早地熏走处理掉的,免得到时候就会给蛰了人,这玩意多少还是带了点毒性的呢。

萧易一个人生活了许久,也就是现在没怎么去山上了而已,毕竟现在家里头也不缺个啥,不像是之前那样子还需要靠着上山打猎为生,但是对于山上的那些个事情他也算是清楚的很,领着崔乐蓉两个人在山林子里头一通乱钻,然后就在一个小山壁上发现了一个土蜂窝。那土蜂窝也算得上颇大一个,只是也不能走近,不少土蜂子都围在蜂窝的周围呢,现在要是靠近那肯定是要蛰一个痛快的。

“你看这个咋样?”萧易问道,他们也是在山林子里头钻了许久这才发现这个玩意的,“要是割下来挤挤应该也是有不少的蜂蜜的,明天咱们过来的时候顺带弄个坛子过来,反正也方便。”

“成。”崔乐蓉点了点头,“我回去弄点膏药,你明天给抹上,到时候应该就不会挨蛰了。”小时候她爷爷就采过这种野蜂蜜,那个时候哪有像是后头养蜂人一样有装备,所以到时候肯定是要准备驱蜂的膏药才行。

“咱们明天过来该不会被人给弄走了吧?”崔乐蓉想了一想之后问道,这土蜂子就在这里呢,这要是别人遇上了说不定也会弄走了吧?

“不能,老林子里头除了猎户来的人少,要是被猎户弄走那还可能一些,旁人的话很少过来的,真要被弄走了也没事儿,我知道还有别的地方有土蜂子,到时候再去找找就成了。”萧易半点不在意地说道,对于林子里头的他也是清楚的很呢。

“能不进太深就别进太深吧,听说咱们这里的老林子里头也还有老虎这种东西的存在的,虽说也已经很多年没出来伤人了也不知道还在不在的,但保险点总是没错的。”崔乐蓉也不希望进入太深,深山老林里头总是会有太多的危险在,就算是没有老虎总还有别的危险生物的,就像是她之前遇上的熊瞎子和野猪一类的东西。

“恩。”萧易当然也是知道这一点的,以前一个人倒是无所谓的,最难过的时候他甚至还想过要是自己悄无声息地死在老林子里头只怕都是没有人知道的,但现在的他是没有再这么想过了。

他要过好日子。

要一天比一天过的更好。

他要活的长久。

和阿蓉一起活的长久过一天比一天更好的日子。

两个人记下位子,也在路上做了一些个捕捉小猎物的小陷阱,一路采着草药和枸杞回去了。野生的枸杞有些是单独孤零零地长着,这种田间地头都能够瞧见,有些则是经过多年之后自我繁殖成了大片大片的存在,崔乐蓉之前也领着自家妹子采摘过枸杞,虽然也就是领着自己妹子认认而已,但也知道哪里有多一点,崔乐菲也是和她说过的,所以两个人一路就是冲着那多的地方而去。最后下山林子的时候两个人的背篓里头也是装了不少的枸杞树。

等回到家里头吃过了饭之后,两个人又下了地头把新鲜采摘回来的枸杞树给载种到了地头,虽然不知道这些个青嫩的小苗今年能够长出多少的枸杞子来,但也是有了点期待。

第二天的时候,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又上了山,遇上村子里头的人的时候那也是带了几分笑,村子里头的人那也是带着笑和两个人打了招呼,对于两个人上山采药的事情也是见怪不怪了。

“又采药了啊?”村上的人道。

“是呀,”崔乐蓉笑着应了一声,“叔,回头你和村子里头的人说一声,现在天气回暖,但这个时候是最容易邪风入体的,明天我会煮一大锅的汤药,到时候让村上的人都来喝点,当做预防。都是个性子温和的,大人小孩都能喝。”这个春暖乍寒的日子最容易得了感冒,现在可不比现代,一个风寒都能要了人的命。

“成咧!”那人笑呵呵地应下了,想了想之后又道,“萧易家的,咱们喝你家的也不大好,到时候你看要不还是每个人出点铜板吧。”

虽说人家请了喝的,可到底也还是不能够一直这么占便宜下去吧?这汤药啥的在镇子上买买不也得好多银子么。

“要不了多少银子,很多都是我从山上采的。”崔乐蓉道,“都是一个村子上的还说什么钱不钱的事情,也就是费点柴火烧了而已。”那些个草药都是她去年从山上采的,一部分是从药房里头买的,但那也不是什么稀罕的药物,所以基本上也不费多少银子,真要这么算下去那也不好听。

“那成,我正好砍柴,一会多砍一捆送去你家,这个你可别和我们争了。”那人笑呵呵地应下了,“一会我回去就丢你家门口,你们两口子从山上回来可记得要搬回去。”

“行咧,那可得谢谢你了叔。”萧易也跟着笑了起来,对于这种淳朴的交换方式也觉得欣慰。

“那你们采药的时候小心点哈,我一会回头就和村子里头的人说去。”

“好。”

萧易和崔乐蓉也不说个啥,两个人就进了山林子。

那人也笑呵呵地去了砍柴的地儿,瞧见了同样来砍柴的人就一下子给说了:“萧易两口子让明天上他家喝汤药去。”

“咋,这没病没痛的喝啥个汤药呢?”

“人说了就现在这个天最是容易得了邪风入体的,所以喝点预防一下,大人小孩都能喝的。”那人急忙道,

“人家这不也是好心么,难道咱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撒,你说要是真的一不小心中招了,那可不得花了不少的银子么,人也不收咱们钱。这有啥不好的。”

“也是哈,人家两口子那还真是个厚道的,也提醒了咱们,这真要是病了,镇上那些个大夫还真是有些看不起的,这药钱还得不少呢。”

“是呀,你看人家这样子也算是难得了,一会我给他们家送一捆柴去没得让人出了药还得出了柴火的,反正一捆柴火也卖不了几个钱。”那汉子笑着说道,“给他们家正好,算是个人情了,往后要是有点啥那也好意思开了这口。”

“那是,我也帮着砍点。”那人也跟着说着,砍柴也不过就是费点力气的活而已,他们这些个庄稼汉子身上有的是力气,再说了一担柴火弄到镇上还真是卖不了多少钱,

“恩,萧易两口子让我一会下山的时候和村子里头的人说一声,你说,这萧远山家的,要不要喊啊?”那人砍着柴火的动作一顿,停了下来问着旁边帮着自己一起砍柴的人。

“我看是别喊了吧,到时候别生出事情来反倒是不好。”那人也跟着停下了动作,想了一想之后道,“咱们又不是不知道萧远山一家子那都是个啥人的,当初招了萧老三做工那也已经是萧易两口子不计较了,但现在王氏不是回来了么,那娘们可是个彪悍的,倒时候可别再闹出啥事来,那萧易两口子心里头能舒坦的?那两口子免费派汤药那也是对咱们这些人好,那咱们这些人也不能办出这种糟心事情来,你说是不是?”

“说的也是,萧远山一家子就是个不消停的,万一叫过去给闹出事情来到时候可不得坏了事情么,干脆还是别叫了。”

两人这样说着,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声的咳嗽,等到转过头去一看的时候也是有点尴尬,在他们身后的那人也不是旁人,正是刚刚他们嘴巴里头所说的萧远山家的人——萧守业和他媳妇。

萧守业原本还以为等到自己阿娘回来了之后自己那些个苦日子那应该就能够到头了,可怎么也没有想到阿娘回来了之后还是一样没个改变的,唯一改变的就是这做饭的时候做了他们的,可这柴火却到底也还是没有给他们用的,几个嫂子那都是烧惯了饭的,知道烧一顿饭要用多少柴火轮到他们做饭的时候都从自己家里头抱来柴火烧了,等到轮到他这里烧饭的时候,那还是一样没柴火,还是得他自己想办法,萧守业没了法子也只能上山砍柴。

这种粗重的活那里是萧守业夫妻两个人干的惯的,萧守业一心读书连地都没下过,汪碧莲在镇上过日子,父亲开了个私塾,一年教导的学生光是这束脩也已经完全足够他们一家子过日子的了柴火那都是买的哪里需要她上了山砍的,这头一天上山砍柴柴火没砍多少回来,倒是一双手上磨得全是血泡,而且砍得那些个柴火也不是能直接用的干柴,还是湿柴,当时就被好一通骂的。

那两人瞧见萧守业和汪碧莲的时候神情之中也是带了几分的尴尬,想到自己刚刚所说的话应该也是被人听去不少,但转念一想之后这也没啥不对的地方,毕竟当初对不住人的是萧远山一家子,难道还能够说出个理来?这样一想之后,这两人也是挺直了腰杆。

“守业,你也上山来砍柴火啊?咋地这活就是你们夫妻两人来干了?”

萧守业听着人这样的问话,听着是这样稀松平常的问话,可萧守业就从中听出了一些个嘲讽的意味来,他想到自己那哥哥的做派心中也是恨极,当下就忍不住冷冷地哼了一声,大踏步地走开。

那两人被萧守业哼的有些莫名,心想自己刚刚那问话也没说错个啥,怎么就被人这样子鼻孔朝天地看着了?他们这是招谁惹谁了?

“什么玩意嘛,秀才郎了不起啊,就算是个秀才郎也不用从鼻孔里头看人吧?”两人在背后狠狠地啐了一口,“真是好心没好报了,看我往后还打不打招呼的。”

萧守业听得分明,那一张脸一寒,瞬间冷得就像是一块冰一样,他看了一眼亦步亦趋地跟在自己身边的汪碧莲心中更是觉得烦躁,觉得他们村上那些个女人个个都是顶能干的很,挑水砍柴下地样样都成的,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娶了这么一个没用的婆娘了?挑个水要哭,下个地要哭,砍个柴更是哭的和死了人似的,想他一个堂堂秀才的身份竟然干起了这种事情来了!

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率先到了土蜂子那边,瞧见那土蜂子还安安稳稳地在昨天发现的地方,崔乐蓉也是高兴的很,她从背篓里头拿出了一个竹节罐子,递给了萧易,让他把脸脖子还有手这些个露出外头的部分都抹上,反正现在穿的也还都是厚实的棉衣棉裤的,所以就算是要蛰的话应该也蛰不进去的。崔乐蓉还特地让萧易戴上了蓑帽。

药膏清清凉凉的倒是不怎么难闻,却不是透明色的,所以萧易一摸上之后整张脸就成了墨绿色,绿糊糊的看着有点吓人,但也有些好笑。

崔乐蓉看着人成了那个样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就和画了大花脸似的。

萧易被崔乐蓉笑得也有些无奈起来了,心道自己这还不都是为了她,现在倒是笑得这般的开心。

“成了,你可得走远点,万一一会蛰了你可咋整?”萧易道,他看着自己那绿糊糊一片的手就知道自己现在成了啥样子,说实在话这味道也不难闻,只是看着手上那样子还真是难看的很,可想而知自己现在脸上是成了啥样子了。

“成,我先躲开点,你可得把蜂脾给留着呢,到时候里头有蜂蛹呢。”崔乐蓉叮嘱了一声。

“知道,别担心这个。”萧易道,“赶紧走开点,一会蛰疼了你可没给自己备着药。”

“你这么说我跑回家去了啊。”

崔乐蓉被萧易这么一催促,也不敢离得太近,干脆就走远了免得等会那蜜蜂蛰起来人来还真是不长眼的。

“成,赶紧回家去吧,一会我就回来了。”萧易摆摆手,他还真巴不得崔乐蓉赶紧地先回家去,她在这儿他还真是不怎么敢下手,她要是回去了他就不怕了。

崔乐蓉被萧易这么一说,干脆地也就背了背篓回去了,反正刚刚来的路上她也顺手采了点草药,昨天设下的陷阱里头还抓到了一只兔子,就丢在萧易的背篓里头,她干脆就背了萧易的背篓,把自己的背篓一提,先下山去了。

萧易等到崔乐蓉一走,点着了火把之后又给吹灭了,等到那火把开始冒着烟的时候就开始往着那大大的一个蜂巢底下开始熏。

那土蜂子被热烟一熏,整个就炸开了窝,但萧易脸上和手上露出来的部分都抹着厚重的药膏,倒是让土蜂子也无从下手,等到土蜂子跑了一些之后,萧易就拿了镰刀开始动起了手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