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03章 谁占了便宜?

今儿刚吃过午饭,陆吉祥便匆匆的回了卧室里。

她从柜子里翻出了几件衣服,挑来挑去,最后挑中了一套浅灰色的运动套装。

刚把上衣脱掉,男人便推门走了进来。

“啊!”

陆吉祥短促的叫了一声,双手掩盖在胸前。

她腰身纤细,双臂拢在胸前,更使得那盈盈胸脯愈发的饱满。

男人的眸,瞬间转浓。

“你出去啊!”

陆吉祥呵斥,恼怒的看着不请自入的宋锦丞。

男人点头,转身关了房门。

可是,他并未出去。

陆吉祥有种不大好的预感,急忙跑到大床的另外一边。

男人含笑逼近,朝她招手:“乖乖过来。”

陆吉祥哇哇大叫:“你别太过分了啊,昨天你才”

话没说完,宋锦丞忽然朝前迈步,他速度极快,根本让人反应不及。

女孩儿尖叫一声。

回过神时,她已经扔到床上。

男人沉重的身子压来,轻而易举的便控制住了她胡乱扑腾的双手双脚。

“你起开啊……”陆吉祥用脑袋顶他。

宋锦丞被她的动作逗笑。

“我们家的小猴子果然厉害!”

每次在床上的时候,这男人都有个癖好,爱叫她小猴子!

苍天啦!

她到底哪里长得像猴子了?

“你才是猴子!你全家都是猴子!”

她愤愤然的张口反击,瞪着一双圆鼓鼓的眼,不甘示弱的看着近在迟尺的男人。

宋锦丞并未被激怒。

他仍旧在笑,眼中溢满柔情温意。

“对,我们的祖先都是猴子。”他这样说道,一边慢慢的低头,邪魅的寸寸逼近,

来了!

又来了!

陆吉祥想往后躲,可是,她的身下是床铺,早已躲无可躲。

她被吻住了。

宋锦丞的吻很缓慢,不同于昨夜的强势,他轻轻地探入女孩儿的唇中,与她交缠浓烈,却一点都不着急,就像是烧水,温度逐渐上升,最后彻底沸腾。

自然而然的,两人相拥着探索彼此的最深处,当激情到达顶峰,被压在下方的陆吉祥还是有些懵,她怎么就和他做上了?

宋锦丞要了她两次。

陆吉祥很不爽,小爪子一直都在挠他,抓得男人的背上尽是红痕。

事后,宋锦丞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背上的杰作,真是无可奈何。

“幸好不是在脸上。”他这样说道,一边转头看向床上的女孩儿,表情狠狠:“要是你老公破了相,看你怎么办!”

陆吉祥闻言,狂翻白眼。

“这还不简单,大不了再找一个呗!”

宋锦丞冷笑连连:“这恐怕就不能如你意了。”

“噢?”

陆吉祥斜睨他,却意外对上男人冷冽的眼。

“我宋锦丞这辈子没有离异,只有丧偶,丫头,你好好琢磨琢磨。”

说完,潇洒的拎着衣服去了浴室。

“啊呸!”

陆吉祥气得从床上跳起来,却不经意的扯到了柔软处,痛得她龇牙咧嘴。

“宋锦丞,就算你想离婚,我还不离呢,我这辈子都耗定你了,死了都不放过你!”她握着拳头,大声的冲着浴室里的男人喊道。

浴室里依旧水声哗哗。

然而,房门却忽然打开。

宋锦丞全身赤条条的站在门口,完全不顾女孩儿惊讶瞪大的双眼。

“我可记住你这话了,陆吉祥,你这辈子都不能放过我!”

“啊,你个老流氓!”

……

下午两点半,陆吉祥拖着疲惫的双腿,跟着男人出了门。

宋锦丞亲自驾车,他的心情不错,嘴畔一直带笑。

陆吉祥一边吃饼干,一边开口道:“喂,我要去一趟国贸,你送我过去呗。”

“去国贸干什么?”

宋锦丞问道,扭头看了一眼。

“约了人。”陆吉祥答道。

“约了谁?”男人追问。

陆吉祥不耐烦的看他一眼,直哼哼:“你管这么宽干什么?反正说了你也不认识。”

宋锦丞摇头,说道:“你别看裴谦好相处,其实他的脾气也很倔,当年的事情对他的影响很大,吉祥,我知道你想帮他,但千万要适可而止,否则就是弄巧成拙了。”

陆吉祥眨了眨眼。

她三两下的就把手里的饼干吃完,然后才开口道:“你知道我要干什么?”

宋锦丞不答。

“我怎么什么都瞒不了你?”陆吉祥盯着他,撅嘴道:“宋锦丞,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宋锦丞看她一眼,道:“下午来接你?”

“请我吃饭?”陆吉祥挑眉。

宋锦丞无奈,笑道:“哪次吃饭是你付账了?”

“噢,这倒也是……”陆吉祥点头,稍微想了一下,又道:“要不,这次我请你?哎,你可别跟我客气,反正都是刷你的卡。”

“好。”

宋锦丞同意。

大约二十多分钟以后,他们到达国贸。

陆吉祥开门下车,临走之前,她还特地的嘱咐男人:“你记住了啊,下午六点,一定要准时,我可不喜欢等人。”

真是难伺候。

“好,我记住了。”宋锦丞含笑点头,目送女孩儿一步步的走远。

没办法,有人愿意伺候着。

这边,陆吉祥已经轻车熟路的到达约定地点。

这是一家露天星巴克。

秦可卿已经到了,这会儿正坐在座位上看杂志。

陆吉祥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和一份麦芬,然后才走了过去。

“嗨!”

她出了声,一边落座。

秦可卿抬起头,表情慌张:“他来了?”

“谁?”陆吉祥没反应过来。

“科学家啊!”秦可卿说道。

陆吉祥扬了扬眉,先是左右环顾了一圈周围,最后才确认道:“还没到呢,估计在路上堵车了吧。”

“呼……”

秦可卿闻言,不禁松了口。

“你怎么了?”陆吉祥看着她,忍不住笑道:“喂,秦可卿同志,你、你该不会是紧张了吧?”

“当然紧张了,我可是第一次相亲,能不紧张吗?”秦可卿将手中的杂志放到桌上,先是喝了一口咖啡,然后才接着道:“话说,待会儿我见到他以后,我要说什么?”

陆吉祥闻言,毫不犹豫的就说道:“你就说,你从小就很崇拜科学家,对于这份神秘而伟大的职业,一直就很向往!”

“哟,原来你还是我的脑残粉啊!”

陆吉祥的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了一道雅痞的男声。

她回过头,毫不意外的,裴谦正站在旁边。

他今天的打扮很随意,浅棕色羊毛亚麻细方格开衫搭配浅色牛仔裤,简单却不失时尚。

“你好,我是裴谦。”

男人上前一步,主动地朝着秦可卿伸出一只手。

显然,秦可卿肯定是没有预料到,这个科学家的颜值很高!

“咳咳!”

陆吉祥咳嗽了一下。

秦可卿回过神,连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微笑着伸手与他相握,边道:“你好,我是秦可卿,呃,我是吉祥的同事。”

“我知道。”

裴谦点头,看了眼旁边坐着没动的陆吉祥,又道:“这个吉祥物是不是和你说,我是呆板又无趣的科学家?”

“吉祥物?”秦可卿微微一怔,但很快,她又摇头道:“没有,吉祥说,你是个很好相处的人,性格很好,而且、而且长得很帅!”

“噢?”

裴谦很意外,笑得无懈可击:“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陆吉祥闻言,双手环胸,表情不变:“不必受宠若惊,赔钱货,我只是怕你嫁不出去。再说了,你也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位秦可卿同志可是我们单位里出了名的美女,你可要好好把握啊!”

裴谦点头,看着秦可卿道:“是我的荣幸。”

秦可卿笑了笑,有些紧张。

双方落座。

这时候,陆吉祥点的咖啡和麦芬被送了上来。

她很知趣的端着食物去了隔壁座位。

结果,过了还不到十分钟,秦可卿便站了起来。

“谢谢您,裴先生,今天很高兴认识您。”

她笑着说道。

“我也是。”裴谦跟着站了起来,朝她微笑道:“秦小姐,我希望您能考虑一下,当然了,您别误会,我并无任何歧义,只是事态紧急,我也是别无他法。”

“我明白。”秦可卿点头。

“好的,我单位里还有点事,先告辞。”裴谦说道,准备离开。

“喂喂喂……”陆吉祥不知从何处窜了出来,看着她俩一副谈公事的口吻,很不满:“你们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没问题。”秦可卿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裴谦,道:“裴先生很好。”

裴谦笑了一下。

陆吉祥挑眉,看了眼桌上并未动过的咖啡,转而看向裴谦道:“你才坐了十分钟哎,就要走了?”

“单位里有事。”裴谦道:“今天很抱歉,改日请两位吃饭。”

说完,匆匆离开。

陆吉祥被气得跳脚。

而另一边,秦可卿却是淡然得很。

“吉祥,你就不要替我担心了,我和裴先生……不合适!”她说道。

“你俩才谈了几分钟啊,就知道不合适?”陆吉祥看着她,一双大眼睛瞪得很大:“秦可卿同志,你俩到底是谈了些什么?”

“谈了家庭。”

秦可卿答道。

“家庭?”陆吉祥拧眉,道:“什么意思?”

秦可卿示意她先坐下,一边继续说道:“吉祥,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的,裴先生很年轻,而且非常的优秀,科技院那么厉害的单位,岂是一般年轻人就能进去的?”

“你的意思是?”陆吉祥似乎猜到了什么。

秦可卿摇头,笑笑道:“说实话,我从没想过要嫁进豪门。”

陆吉祥张大了嘴。

“你、你别误会啊……”她急急忙忙的欲解释:“秦可卿,我只是想”

“我明白。”秦可卿打断她,说道:“裴先生说,或许你根本就不知道他家是干什么的,今天这事儿,你纯属是好心帮忙,所以我不会怪你的。”

真是没看出来啊,裴谦那人还挺会为别人着想的,居然帮她澄清了这件事情。

不过,说实话,陆吉祥还真不知道裴谦家里是干什么的。

她想了下,开口道:“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不怎么办呀,这件事情影响不到我的。”秦可卿笑道:“但是说实话,裴先生很有魅力,在他这个年龄段的男人,正是最迷人的时候。但是,我想不明白的是,像他这么优秀的男人,怎么会靠着相亲来找女人?”

陆吉祥叹了一口气。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总之,裴谦是个很专情的男人,他以前有个初恋,感情很好,几乎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不过后来嘛,那个初恋意外出车祸死了。”说到这里一顿,陆吉祥看了眼秦可卿,见她反应不大,才继续道:“裴谦难以接受,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非常的排斥女性,所以到现在都是单身。”

秦可卿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她笑了起来,说道:“吉祥,听了这个故事以后,我倒是忽然对他感兴趣了。”

陆吉祥惊讶。

“你想干嘛?”

秦可卿冲她眨了眨眼睛,说道:“裴先生想请我帮个忙,他的父亲快要过生日了,想让我帮着他演场戏。本来呢,我是想拒绝的,不过现在嘛……嘿嘿,可以考虑一下!”

陆吉祥的表情很奸诈。

“好呀,秦可卿同志,你这是打算迎难而上吗?”

秦可卿大笑,答道:“我这也不算是迎难而上吧,裴先生人不错,就算是做不成恋人,做朋友也是可以的。而且,你说得很对,现在这个年代,科学家很珍贵!”

陆吉祥点头,道:“我懂,我都懂!”

秦可卿没再说什么,低头喝了一口咖啡。

她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嘴里喃喃道:“今天我可是特意请假出来的,最近单位里很忙,成阎王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逮着谁都骂,我明天还要去交资料呢。”

陆吉祥没吭声,默默地啃着糕点。

秦可卿看她一眼,没在意的继续说道:“吉祥,你的运气真好,我给你说啊,要不是你被调职了,你现在绝对是最苦逼的人!”

“啊,为什么?”陆吉祥抬眼看她。

“因为你就在成阎王的眼皮子底下工作啊,他要是不高兴了,第一个挨骂的就是你!”秦可卿说道,表情还挺夸张。

陆吉祥胡乱的‘哦’了一声,没有说话。

……

下午,宋锦丞按时到达国贸。

陆吉祥还坐在星巴克里面,手里捧着一杯早已凉掉的咖啡在发呆。

“想什么呢?”

宋锦丞走了过去,大手落在她的小脑袋上,轻轻地揉了一下。

陆吉祥回过神。

“你来啦。”

她仰起脑袋,乌黑的眸,盯着男人。

宋锦丞看她有点奇怪,先是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确认没什么事情以后,这才开口道:“怎么,事情没办成?”

陆吉祥叹息了一声。

她将手里的咖啡放在桌上,开口道:“赔钱货这个人油盐不进,我都把大美女介绍给他了,他居然还想着要工作,只聊了不到十分钟就走了。”

“噢?”宋锦丞扬眉。

陆吉祥继续说道:“对了,宋锦丞,你以前都没有和我说过,赔钱货家里是干什么的呀?”

“听说过风姿集团吗?”男人问道。

“知道啊。”陆吉祥点头,答道:“很有名的化妆品牌集团,好多明星都代言过,而且……哎不对呀,这个和赔钱货有什么关系?”

宋锦丞将她从座位上拉了起来。

他一边带着人往外走,一边说道:“裴谦的母亲是风姿集团的最大股东,他的父亲是外交官,至于爷爷外公什么的,一个是著名化妆品牌的创始人,一个是国家退休老干部。而且,裴谦是独子,两边都只有他一个孩子。”

陆吉祥呈惊讶状。

乖乖哟,裴谦的家庭居然这么厉害,赤果果的豪门世家啊!

宋锦丞在她唇边落吻,看着女孩儿的呆呆模样,忍不住笑道:“是不是觉得裴谦很低调?”

“嗯!”陆吉祥点头。

末了,她又问道:“可是,既然他是独子,那他怎么会来当科学家?”

“这有何不可?”宋锦丞看着她。

陆吉祥纠结了一下,答道:“按照小说剧情来说,赔钱货的家里应该逼着他当继承人啊,怎么会让他来当科学家呢?”

“每个家庭是不一样的。”宋锦丞说道:“这个不能一概而论。”

陆吉祥想了想,觉得这话蛮有道理的。

“想吃什么?”

这时,宋锦丞已经带着人走到车旁。

陆吉祥回过神。

她望了望周围,笑道:“我知道附近有家川菜馆子,我请你吃川菜吧!”

宋锦丞皱眉。

这丫头哪是请客啊,分明就是她自己想吃了!

“走不走?”

陆吉祥一步跨到他面前,仰着脑袋,目光直盯着男人,大有一副他敢摇头,她就敢咬他的仗势!

宋锦丞失笑。

“丫头,你就是我的小克星!”

因为他根本就不喜辣食。

但为了满足这丫头的口腹,他又不得不吃。

你说说,这不是克星,是什么?

……

南唐馆,一家经营创意川菜的餐厅,以其独特的装潢布置和色香味俱全的川菜,吸引了海内外的诸多美食游客!

这会儿正是饭点,门口坐了许多人,全是排队等待的。

陆吉祥兴高采烈的去领了号,拉着宋锦丞坐在外面等待。

可是,对于宋锦丞这种人而言,他根本就没这耐心。

这不,刚坐了不到五分钟,他就不耐烦了。

“你干嘛?”

陆吉祥看到他忽然站了起来,不禁开口问道。

“你先坐着。”宋锦丞丢下这句话,径直走进了餐厅里。

过了没多久,一个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走了出来,微笑着站到她面前问道:“请问,您是陆吉祥小姐吗?”

“我是。”

陆吉祥点头。

工作人员笑道:“陆小姐您好,您的餐位已经准备好了,请您跟我进去吧。”

陆吉祥心中惊讶。

不过,她没有表露出来。

她跟着工作人员走了进去,推开一间包厢门的时候,宋锦丞正坐在里面。

陆吉祥走了进去,诧异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宋锦丞闲散的翻着菜单,一边淡淡道:“既然有资源可用,为什么要傻傻的坐在外面等待?”

懂了。

敢情是走后门呢。

陆吉祥谄笑,凑到男人身边道:“你真厉害,吃个饭还能走后门!”

宋锦丞斜睨她一眼。

陆吉祥见状,立刻正色道:“宋主任威武霸气,我等小辈真是望洋兴叹,自愧不如!”

宋锦丞不理会她的耍贫,径直将菜单扔给她,让她自己点菜。

吃过饭后,陆吉祥打着嗝,任由男人搂着自己往外走。

路过走廊拐角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孕妇。

陆吉祥盯着对方高高隆起的肚子,脑子里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忽然就来了句:“要是我没流产的话,我的肚子也应该和她一样大了吧。”

宋锦丞一愣。

陆吉祥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走吧。”

她低了头,没敢去看身边的男人。

宋锦丞没说什么,更紧的搂着她,带着人往外走。

开车回家的途中,两人都异常的沉默。

陆吉祥盯着窗外的夜色阑珊,灯红酒绿的城市,每个夜晚都是这般喧哗热闹。

“别想了。”

忽然,男人沉沉的声音响起。

陆吉祥转过头,看向宋锦丞。

男人的目光正认真的盯着前方道路,他开得很稳,比任何一个司机都好。

“我没有。”她矢口否认。

宋锦丞皱眉,忽然将手中方向盘一转,径直将车停到了马路边。

他深沉的将目光看向女孩儿。

“当初是我的错,吉祥,我不该不信你,更不该把你丢在皇朝上院的大门外面,我应该亲自把你送回到家里的。”他很懊悔,当初的这件事情,是他做过了为数不多的错事,却令他付出惨痛了代价,失去了自己的亲生子。

“不是的,这不怪你。”陆吉祥摇头,声音轻轻:“是我撒谎在先,宋锦丞,你以后不要再把错误往自己身上揽了,我知道,其实你比我更难过。”

宋锦丞看着她,眸色渐渐柔软。

他忍不住的倾腰抱她。

他想要将这个丫头拥在怀里,然后一生一世的保护她,让她永远都不要再受任何委屈。

“宋锦丞,你想要孩子吗?”陆吉祥倚靠在他的怀里,聆听着他胸腔里的强有力的心跳声,非常非常郑重的问道:“告诉我,你的真实想法,不要再说什么听天由命。”

宋锦丞沉默。

“宋锦丞!”

陆吉祥想仰头看他。

男人却摁着她的小脑袋,将她牢牢的压在怀里。

隔了许久,她才听到他说了一句话。

“我怕你吃苦。”

再无言。

……

晚上,陆吉祥抱着枕头,窝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

最近正上映的一部偶像剧,讲诉的是一个灰姑娘遇到高富帅王子的故事,很老套恶俗的剧情,却令人看得津津有味。

“吉祥,喝牛奶了。”

宋锦丞走了进来,将一杯牛奶递到她跟前。

陆吉祥伸手接了过来,先是喝了一口,才忽然问道:“宋锦丞,我算是灰姑娘吗?”

宋锦丞微诧。

他浅笑:“为什么要这么说?”

“反正我就是这样觉得的。”陆吉祥撇了撇嘴,说道:“我是麻雀,你是凤凰嘛!”

“……”

“唉,总之,我就是占了你的便宜。”陆吉祥说道,接着又喝了一口牛奶。

宋锦丞在她身边落座,伸手把人搂到怀里。

“是不是听到什么话了?”他温和的问道,眼神儿却不善,如果真有人碎嘴,他必不饶。

“没有啊。”陆吉祥摇头,仰脸冲他咧嘴一笑道:“别人嫉妒我还来不及呢。”

宋锦丞叹息。

他低了头,顺势吻住那张小唇。

他尝到了淡淡的牛奶味儿,混合着女孩儿的低低嘤吟,妙不可言。

其实,连宋锦丞自己也说不清楚,他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丫头?但是有句话,他不得不承认的是,他占了她的便宜,而且还打算霸占一辈子!

临睡的时候,陆吉祥窝在他的怀里,声音很轻的说道:“宋锦丞,我想去医院做检查。”

宋锦丞皱眉,不用她说明,他也能够明白她的意思。

他不愿意说话。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还是想多努力一下。”陆吉祥说道,更紧的往他怀里钻。

宋锦丞思忖了一下,道:“也好,抽空我陪你去做检查。”

“嗯。”

------题外话------

卖萌求评价票,~(≧▽≦)/~啦啦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