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201章 小教训(下)

“东庭哥哥!”

女孩儿喊了一声,连忙跑了过去。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笔直的立在轿车旁,面容年轻,却并不是贺东庭。

贺宝贝怔住,仰着脑袋,呆呆的望着他。

年轻男人也看到了她。

“你是贺小姐?”

他弯了腰,微笑着望着眼前的单薄女孩儿。

贺宝贝点头。

她歪了脑袋,偷偷地朝着轿车内看去,嘴里还在念叨着:“东庭哥哥呢?”

“我是首长的助理员,我姓吴。”年轻男人开了口,笑着说道:“是这样的,首长派我来处理您的事情,贺小姐,我们”

“东庭哥哥没来?”

贺宝贝淬然出声打断了吴助理员没说完的话。

他稍微顿了下,方才点头道:“是的,首长没有过来。”

贺宝贝的表情有些不可置信。

“我不相信!”

她大声喊了一句,径直推开眼前的吴助理员,弯着身子就要往车里看去。

可是,里面除了司机以外,只有一个陌生的男人。

贺宝贝不死心,接着又跑到第二辆车跟前,她往里面看去,还是没有贺东庭的身影。

那个男人真的没有来!

这一刻,贺宝贝的心几乎都沉到了谷底。

“哥哥真的没有来……”

她有些恍惚。

她都被欺负了,可是,东庭哥哥居然只派了别人过来,难道他不心疼她了吗?

“首长很忙。”

吴助理员站在旁边,相比较女孩儿的慌然,他显得十分镇定。

“这几位是律师,小姐受了任何委屈,都可以和他说。”

“律师?”贺宝贝转过头,表情懵懂的看着从车里走下来的几个陌生男人,他们的手里都拎着公文包,鼻梁上戴着金丝眼镜,看起来的确像律师。

“我没有委屈。”她摇了摇脑袋。

吴助理员道:“您可以不用说,律师们会向派出所里的相关负责人了解详情。”

说完这话以后,他又转了头,轻声对着那几位律师说了些什么。

律师们点了点头,很快走进派出所内。

贺宝贝整个人很受打击,她以为,东庭哥哥会亲自来接她!

“贺小姐?”

吴助理员走了过来,目光关切的看着女孩儿:“你还好吗?”

说完以后,他又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轻轻地罩在女孩儿的身上。

虽然贺东庭没来,但并不代表他就漠不关心了,这丫头是贺家的小公主,必须得小心的伺候着。

不过,吴助理员也想不明白,首长他明明就担心得要死,可为什么就不愿意亲自过来呢?

他百思不得其解。

“吴助理,你们能把弟弟救出来吗?”

这时候,女孩儿的声音传来。

吴助理员看着她,道:“您别这么客气,直接叫我小吴就好了。贺小姐,您放心吧,律师们知道该怎么做。”

贺宝贝点了点头,默默的拉紧身上的外套。

她还真有点冷。

吴助理员默默的看着她的举动,提议道:“贺小姐,现在时间还早,要不,您到车里睡一觉?您放心吧,那些律师们都是最好的,一定会没事的。”

贺宝贝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头。

“好吧。”

她钻进了轿车里面,趴在车椅上很快睡着。

第二天,她是在吵闹声中醒来的。

外面天色已经大亮,可是,李春华的声音却异常尖锐。

“李伟,你这个王八蛋,你不得好死!”

“你他妈的给我把嘴巴放干净点!”

“……”

外面熙熙攘攘的,好像有很多人。

贺宝贝揉着眼睛,慢吞吞的从车里坐了起来。

她看到了李伟,那个男人正坐在轮椅上,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像是在说着什么话。

她一惊,连忙开门下车。

“贺小姐。”

吴助理员站在外面,看到女孩儿下了车,赶紧跟了过去。

“哎呀,就是这个小狐狸精勾引我!”李伟看到女孩儿,立刻将话题引到她的身上。

随着他的话,围观群众们都将视线投向了贺宝贝,纷纷窃窃私语。

“你胡说!”

贺宝贝闻言,当即大喝:“那天明明就是你先欺负我,弟弟只是为了保护我才”

“要不是你先勾引我,我会碰你吗?”李伟挑衅的看着她,指着自己的脑袋道:“你的弟弟给我砸了这么大个窟窿,我要是不让他坐几年牢,我就不叫李伟!”

“你!”

贺宝贝气得小脸煞白。

吴助理员站在旁边,他听到了这些对话以后,当即迈步上前,厉色道:“这位先生,请你说话放尊重点,否则,我们将以诽谤起诉你!”

李伟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他看吴助理员颇有气势,不得不悻悻然的闭了嘴。

“吴助理!”

贺宝贝转了头,着急的看着吴助理员,连声道:“就是这个人欺负我,你们快点被他抓起来!”

“小姐别着急,这件事情”

“你是贺家派来的?”

吴助理员的话还没说完,李春华忽然冲了过来,她抓着吴助理员的手,眼中有泪:“夏夏是被冤枉的啊,夏夏是被冤枉的啊,你们要救他,一定要救他,如果让他当了劳改犯,那他这辈子就彻底毁了!”

吴助理员继续保持微笑,手上却不动声色的挣脱了李春华。

“您是?”他狐疑。

“我是她的妈,亲生的妈!”李春华指着旁边的贺宝贝道。

吴助理员有些意外,扭头看向贺宝贝。

贺宝贝点头,算是承认。

“这件事情,我们会妥善处理的。”吴助理员说道。

“快点救弟弟!”贺宝贝拉着他的衣袖。

吴助理员一边安抚她,一边答道:“您稍等,这件事情似乎比预料中的还要复杂,我需要向首长请示一下。”

说完以后,他走到旁边,开始打电话。

贺宝贝没敢打扰,着急的站在原地等待着。

大约十多分钟以后,吴助理员放下手机。

贺宝贝看着他,眼中全是渴求。

吴助理员走了过来,表情变得十分严肃:“贺小姐,请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们必会追究到底,一定会给您和首长一个满意的答复!”

贺宝贝闻言,却并不在意。

“那,弟弟呢?”她紧张的看着他。

吴助理员皱眉,看着眼前的女孩儿,答道:“对不起,贺小姐,我们的律师只为您一个人服务。”

言下之意就是,他们并不打算救别人!

“不可以!”贺宝贝惊叫。

李春华也听到了这句话,脸色变得苍白:“你们不打算救夏夏?”

吴助理员表情不变,他道:“对不起,我们只是遵从命令行事!”

“我要去找哥哥!”

贺宝贝忽然说道,拔腿就往外面跑。

“贺小姐!”

吴助理员见状,赶紧就追了出去。

哪料,贺宝贝刚跑了没几步,便被一个男人拦了下来。

对方穿着军装,身材高大威猛。

“贺小姐。”

男人面无表情,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的挡在女孩儿的面前。

“你走开!”贺宝贝伸手推他,却半点都推不动。

军装男人无动于衷,声音平板而毫无感情:“首长在等您。”

此言一出,贺宝贝立马愣住。

她仰头看着他:“哥哥?”

军装男人不说话,转身就走。

贺宝贝没有迟疑,亦步亦趋的跟在男人的身后。

很快,两人到达了镇上最好的旅馆里面。

军装男人上了楼,指着一扇房间门道:“首长让您先洗澡,他很快就会过来。”

“好!”

贺宝贝点头,推门走进了客房里。

房间里面的设施很简单,她大概看了眼,最后走进浴室里面,脱光了衣服以后,开始舒舒服服的洗澡。

可是,这里居然没有准备浴巾!

贺宝贝有些纠结,左想右想,她只有继续穿上旧衣服。

然而,等着她走出去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贺东庭已经到了。

此时此刻,他正面无表情的坐在外面大床上,听到动静,转头望来。

他目光锋锐,漆黑如潭的深眸,牢牢的钉在她的身上。

他的身边正放着一套崭新的衣物,是女式的。

“哥哥……”

贺宝贝看到他,心跳得很快。

贺东庭没有任何情绪变化,看着她身上的破旧衣裳,声音冷酷:“重新洗!”

“啊?”

贺宝贝闻言,惊讶:“为什么?”

“去!”

男人惜字如金,却极有气势。

贺宝贝不敢再多言,连忙就重新返回浴室里,再洗了一遍。

这次,她没敢再穿旧衣服。

“哥哥。”

她局促不安的站在浴室里面,冲着外面的男人喊道:“你、你能帮我把衣服拿来嘛?”

她当然知道了,男人身旁的那套女装,就是为她而准备的!

“出来。”

贺东庭的声音传来。

贺宝贝咬着牙,站在浴室里没动。

她的声音很娇气:“外面冷,哥哥,你帮我把衣服拿进来吧,好不好?”

话落音后,外面沉寂了几秒。

很快,浴室门被推开,男人颀长的身子伫立在外。

朦朦胧胧的浴室里面,女孩儿全身未着片缕,娇小玲珑的身子,毫无遮挡的就这么悉数暴露在男人的眼前。

贺东庭沉了眸色。

他大步走了进来。

贺宝贝见状,有些害怕的往后退了一步。

然而,这样的举动落进贺东庭的眼里,却是他根本就无法容忍的。

他将大手一伸,直接就把女孩儿拽到了跟前。

“啊!”

贺宝贝惊叫,闭起双眼,卷长的睫毛颤抖得厉害。

“有人碰过你!”

男人含怒的声音骤然响起。

贺宝贝惶惶然的睁开眼,却发现,贺东庭的目光正盯着她的肩头。

她扭头看了眼,才发现自己的肌肤上有一个拇指印,是那个李伟留下的。

想到这件事儿,她的眼眶中迅速积满了晶莹的泪花。

“东庭哥哥……”

她委屈极了,可怜巴巴的想往男人的怀里钻。

贺东庭拉住他,目光极冷的扫她一眼,接着又开始检查她的身体。

更恐怖的是,他在她的大腿上,发现了一条足足有两指长的淤青,在她白嫩的肌肤上,格外的触目惊心。

“还敢打你!”

他的声音已经彻底如寒冰。

贺宝贝缩了一下脑袋,没敢说这是李春华留下的。

“冷……”

她哆嗦着身子。

贺东庭仔细的检查了两遍,确认没有其他伤痕以后,这才开始亲自替女孩儿穿衣服。

贺宝贝倒是乖,一直都没有动弹,只有在男人帮她把衣服都穿完了以后,她才猛地扑进男人的怀里,哭得特别的响亮:“有人欺负我……有人欺负我……哥哥报仇……”

贺东庭听了,什么都没说,抱着女孩儿出了浴室。

他把人放到大床上,由上至下的俯视着她。

贺宝贝还在流泪,眼眶又红又肿,脸色也不大好。

“知道委屈了?”

他沉沉的出声,拇指抚过女孩儿的娇嫩脸庞,轻轻地替她擦泪。

贺宝贝点头,抽抽噎噎的。

“以后还要不要随便闹脾气了?”男人继续问道。

“不……”贺宝贝摇脑袋,伸出一双小手,想要抱男人。

贺东庭将她拂开。

他目光深邃的盯着她,继续道:“要父母,还是要哥哥?”

贺宝贝嗫嚅了几下唇,最后才轻轻地吐出三个字:“要哥哥……”

“听不清。”

“要哥哥!”贺宝贝大声道,扑腾着一双小手,吵着要抱。

贺东庭偏不抱她。

他从床边直起了身子,冷峭的容颜,宛若雪山峰顶。

贺宝贝有些心慌,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仰头看着他,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珠儿,语气却很焦急:“宝贝错了,宝贝以后会乖乖听话的,哥哥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贺东庭斜睨着她。

“宝贝,有些话说多了,就没意义了。”

贺宝贝彻底急了,她连声嚷嚷起来:“我没有!我没有!”

贺东庭没什么反应。

“东庭哥哥,我真的没有……”贺宝贝的心里特别的难受,男人的淡漠表情,于她而言就像是一根刺。

这么多年的相处,贺东庭从来就没有这样对待过她。

“你没有?”贺东庭看着她,眼眸深邃:“你让我很没有信任感,宝贝,你太任性了,任何誓言于你而言,毫无约束力,你可以随时把它们推翻。”

“我、我……”贺宝贝张了张嘴,却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

贺东庭温和的看着她,继续道:“我们要换种方式。”

贺宝贝不明白,睁着迷茫的眼,仰头看着他。

“乖。”

贺东庭低了头,在她眼角处落吻。

贺宝贝乘此机会,赶紧伸手就抱住了他的脖子,紧紧的,不愿意松手。

男人在心底叹气。

“今天受委屈了?”他说道,把人抱到腿上坐着。

“嗯……”

贺宝贝点头,乖巧的缩在他的怀里。

贺东庭皱起眉,继续问道:“怎么欺负你的?”

之前贺宝贝打电话来说她受了委屈,可她也没说个具体。

不过,依着她身上的伤痕,十有*是被人给打了。

贺东庭很不爽。

他都舍不得打这宝贝疙瘩,别人就更没资格了。

“昨天早上的时候,弟弟带着我去摘柿子,结果有个人捂着我的嘴,把我拖到了旁边的草地里面,他好重好臭的,他还把我的衣服都撕烂了,他”

贺宝贝还没有把话说完呢,男人已经变了脸色。

“闭嘴!”他骤然开口,目光阴鸷。

贺宝贝被吓到,闭着嘴巴没敢再说下去。

贺东庭将她松开,从床边起了身,不发一言的就往外走。

“哥哥!”

贺宝贝诧异,毫不犹豫的就跟了出去。

警卫员正守在外面,看到贺东庭出来的时候,即刻立正敬礼:“首长!”

贺东庭目不斜视,面无表情的往楼下走。

“东庭哥哥……”

贺宝贝跟在他的身后,走得踉踉跄跄的,下楼梯的时候太急,差点被摔到。

这个旅馆距离派出所不远,路程也就三分钟左右。

一路来,男人颇为引人注目。

在这偏僻的小镇子里面,哪会有这般气质出众的英俊男人?

可是,他杀气太重。

派出所外面的院子里,吴助理员正在律师们说话,看到贺东庭走进来的时候,他还挺意外的。

按理来说,这种小事请,根本就不需要贺东庭亲自出面。

“首长!”

吴助理员小跑了过来。

“人呢?”贺东庭开了口,眼神儿不善。

吴助理员一个哆嗦,不假思索的就开口道:“原告和被告都来了,全在里面录口供,只是”

他根本就没有机会把话说完。

因为,贺东庭已经举步走了进去。

“哎哎哎,你谁呀?”

民警看到来势汹汹的男人,伸手欲阻挡。

贺东庭一个眼神儿掠过,直接吓得他呆愣在原地。

到底是没见过什么大世面,这个小镇子里的民警们,完全不知所措。

很快,贺东庭走进了屋子里。

贺宝贝很想跟进去,却被男人命令警卫员将她拦住。

所有人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李春华和张大禾被请了出来,包括李伟的妻子以及录口供的民警,统统都被警卫员请了出来。

房门关上,屋子里面只剩下了贺东庭和李伟。

院子里很安静,以至于能够听到屋子里的响动声,李伟的惨叫传出,伴随着稀里哗啦的破碎声。

“李伟——”

李伟的妻子听到这些声音,忽然大叫一声,不顾一切的就要往里冲。

然而,站在门口的两名警卫员,就像是门神般的威猛,不管女人如何尖声破骂,他们始终无动于衷。

很快,一切归于平静。

房门缓缓的打开。

贺东庭举步走了出来,薄唇紧抿,手里拎着外套,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贺宝贝看着他,想上前,却又不敢。

警卫员终于放了行,李伟的妻子冲了进去,但仅仅两秒钟不到,便传来她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贺宝贝忽然有些好奇。

她偷偷的歪了脑袋,想要偷窥屋子里的场景。

下一刻,贺东庭已经站到她面前,挡掉了她的一切好奇目光。

男人随手将外套扔给助理员,弯腰抱起女孩儿。

他衣冠楚楚,除了裤子上多出的两点暗红色污渍以外,没有任何变化。

他没有说话,抱着人就大步往外走。

警卫员沉默的跟在身后,他们的职责只有一个,保护首长!

“贺先生!”

毫无预兆的,李春华忽然跑到了贺东庭的面前。

她伸手拦在他的面前,脸上全是泪:“贺先生,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帮帮我们家夏夏吧,他是个好孩子,他不应该去坐牢。”

贺东庭眼底无任何变化。

“滚开。”

他极不耐烦的开口。

这时,贺宝贝凑近了他,声音又轻又细:“东庭哥哥,昨天是弟弟救了我,你、你就帮帮他吧,他都是因为我才”

她没把话说完,便在男人的森冷目光中,艰难的闭了嘴。

贺东庭冷笑起来。

“宝贝,你要求我?”

贺宝贝怯生生的看着他,不敢点头,也不敢摇头。

只听男人继续道:“可是,你拿什么来求我呢?”

“我没有……”

贺宝贝很沮丧。

她的确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拿来恳求贺东庭,因为,她的所有东西,都是贺东庭拿给她的。

对于她的这种反应,贺东庭的表情很冷酷。

“你是没有,因为连你都是我的。”他这样说道。

“哥哥……”

贺宝贝扁着嘴巴,可怜兮兮的拽着他的衣襟。

贺东庭闭了闭眼。

半响,他将人放了下来。

“这样吧,我们可以做个条件交换。”他说道:“我可以帮你救人,但是,你要付出一个相应的代价。”

“是什么?”

贺宝贝仰着小脸,看着他。

贺东庭浅笑,毫不避讳旁人在场,直接就道:“放弃和他们的见面权。”

他说道,抬手便指向李春华和张大禾。

女孩儿惊住。

倒是李春华反应了过来,连声就道:“好好好,我们愿意放弃探视权!”

多么可悲。

放弃了一年一次的探视权,就相当于放弃了这个女儿!

贺宝贝扭过头,睁着漂亮的眼,透过朦胧的泪,看着母亲急不可待的样子。

“你快点答应啊!你说话呀!”李春华见她不出声,不禁出声催促着她。

贺宝贝深吸一口气。

她觉得痛。

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

“好!”

她咬着牙,缓缓的点了头。

“说话算数?”贺东庭由上至下的看着她,面对女孩儿流下的泪,他视若不见。

“算数!”贺宝贝继续点头。

“违背了怎么办?”

贺宝贝怔了怔,抬头看向他,有些迷茫:“我不知道……”

“不知道?”贺东庭勾了唇,缓缓的弯下腰,在女孩儿的耳边说道:“如果你敢违背,我就把你锁起来,关进笼子里,记住了?”

贺宝贝倒抽一口气。

“说话!”男人盯着她。

“记住了!”贺宝贝点头,心跳得很快。

她很害怕,如果有一天,她不小心违背了誓言,哥哥真的会把她关进笼子里?

“不许再哭了。”

贺东庭说道,搂着女孩儿往外走。

轿车一直都停在外面。

贺东庭把人放进车里,他却并没有急着上车。

他和吴助理员说了几句话,大概是在嘱咐些什么,贺宝贝趴在窗户上,很努力的看着远处的父母。

李春华一直都盯着派出所,根本就不曾注意过她,倒是张大禾回头看了几眼,目光中有着复杂的神色。

贺宝贝看不懂。

但是,她很清楚的是,从今以后,她将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父母。

她的世界里面,将永远都只有东庭哥哥一个人了。

……

今天的事情,贺东庭的做法有些冲动,可是没办法,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那还能怎么办呢?

当民警们看到屋子里的场景时,纷纷倒抽凉气。

只有吴助理员很苦恼,他在想,首长这次真的好狠啊,居然亲自出手了!

可是,不管怎样,作为部下,他有责任收拾场子,幸好他今天带了律师。

……

另一边,回城里的途中,贺宝贝一直低着脑袋没说话。

贺东庭没理她,一直在打电话,说话的声音冷冷沉沉的,就连表情也是不苟言笑。

过了许久,他挂了电话以后,这才看向身边的丫头。

“宝贝。”

他沉沉启声。

贺宝贝慢慢的转头看他。

贺东庭淡淡一笑,朝她抬起一只手:“乖,过来让哥哥抱。”

他语气宠溺,就好像之前什么都不曾发生。

但是,对于贺宝贝而言,在这几天里发生的事情,早已经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里面。

她终于明白了。

原来,她的生死荣辱,真的只需要贺东庭的一句话。

他把她捧在手心里的时候,她就是公主。

当他不愿意看她的时候,她就连蝼蚁都不如。

第一次!

这是贺宝贝第一次感觉到,原来她在贺家的身份,从来都只是他手里的小宠物,她永远都无法真正的掌握自己的人生。

想到这里,贺宝贝不禁微微起了身,她很乖的坐到了男人的怀里,并抱住他的腰。

“哥哥……”她轻细的出了声。

“乖。”贺东庭低头,在她唇上一啄,继续道:“有没有想哥哥啊?”

要是换做以前,贺宝贝肯定会特别矫情的说,没有!

可是,现在不同了。

“想。”

她点头。

从现在起,她一定要乖乖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