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01章 小教训(中)

男人已经将她的衣服撕开,黝黑的大手捏住她左右乱动的肩头,目光贪婪而下流的盯着那大片的白嫩肌肤,低头就要亲上去……

“嗯哼!”

忽然,男人一声闷哼,伴随着重物下坠的声音,温热的液体,开始接二连三的砸落在女孩儿的脸上。

贺宝贝瞪大双眼,眼睁睁的看着那些鲜红的血液不停的掉落,瘦皮男人像是被瞬间抽走了力气,脸上的颜色迅速转白,像是有些不可思议。

“啊!”

他惨叫起来,捂着脑袋滚到一旁。

“快起来!”

张夏丢掉手中的石头,急急忙忙的弯腰拉起贺宝贝。

女孩儿早已经被吓傻了,脸上和身上全是血,被撕破的衣服挂在身上,根本就掩盖不了里面的妙曼风景。

张夏毫不犹豫的脱了校服,胡乱的套在她的身上,拽着她的手,头也不回的往家里跑。

“快跑!”

他拉着人,溜得飞快。

刚回到家里,迎面就碰到了张大禾。

张大禾正站在自家门口抽烟,起初还以为自己是眼花了,用力的揉了揉眼,待看清女孩儿脸上的鲜血时,蓦地大叫起来:“春华!春华!”

“怎么啦?”

李春华疾步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根丝瓜。

可是,就在她看到贺宝贝满脸是血的模样时,立马尖叫起来:“天啊,这是怎么了?”

张夏喘着粗气,脸色有些白:“爸,妈,您们别担心,这不是她的血。”说到这里一顿,他又继续道:“李伟他、他欺负人!”

他说得有些含糊。

可是,张大禾是什么人?那个李伟是他的哥们儿,自己的哥们儿是个什么德行,他会不知道?

“妈的,李伟这个王八羔子,连老子家姑娘都敢动!”张大禾气得不行,转身就要去拿刀。

“大禾!”

李春华连忙拦住他,满脸的着急:“你想干什么?啊,你想干什么?”

“老子要亲自教训那个王八蛋!”张大禾一把推开妻子,气势汹汹的就要冲进厨房。

“爸!”张夏忽然开了口,语气平静:“我已经教训过了。”

此话一出,张大禾和李春华同时愣住。

两个人都不可思议的看向少年。

“你、你是怎么教训的?”李春华有些不好的预感,她指着贺宝贝脸上的血,继续问道:“还有,她脸上的血,不会是……”

“是李伟的。”张夏说道:“我把他的脑袋给砸开花了!”

“啊!”李春华大叫。

“我知道轻重,顶多就是流了点血,死不了的。”张夏看着自己的母亲,开口说道:“你们放心,这次是李伟的错,他找不上咱们家!”

听他这么一说,李春华倒是放心不少。

“妈的李伟,老子真是看错他了。”张大禾却是气得不行。

李春华斜睨他一眼,不屑道:“狗肉朋友!狗肉朋友!我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还不相信?哼,现在相信了吧,那些人就不是个玩意儿,连朋友家的姑娘都敢糟蹋,还有啥子是他不敢做的?”

张大禾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张了张嘴,却根本就说不出反驳的话。

这时候,夫妻二人的目光才重新落在贺宝贝的身上。

她早就被吓傻了,呆呆的站在那里,满脸是血的模样,看起来还挺吓人。

“还愣着干啥?快点去把她弄干净!”张大禾推了下自己的妻子。

李春华哼哼一声,不大高兴,嘴里直嘟嚷着:“真是个麻烦精!”

说完,一把扯过贺宝贝,拉着人就进了屋子里。

她烧了一锅热水,准备让贺宝贝在屋子里自己洗澡。

女孩儿已经渐渐的回过神,可是,她却哭了起来。

李春华一边倒水,一边不耐烦的说道:“哭啥子哭,那个李伟又没有把你怎么样,有啥子好哭的?行了行了,把衣服脱了,自己把自己洗干净,晓得不?”

贺宝贝一边掉泪,一边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李春华双手叉腰,面目可憎:“看啥子?”

贺宝贝摇头,赶紧低下脑袋,不敢再说话。

李春华恼怒的扔下一套旧衣服,说是让贺宝贝洗干净以后换上,随后便骂骂咧咧的出了门。

屋子里很安静,热气环绕。

贺宝贝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慢慢的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她拿起旁边的水勺,往自己身上浇水。

这么多年了,她何曾受过这种委屈?

此时此刻,她倒是愈发的想念贺东庭。

可是,她把他惹生气了。

刚洗完澡把衣服穿上,李春华却忽然推门走了进来。

她满脸震怒,打从走进屋里,目光便直勾勾的盯着贺宝贝。

“妈……”

贺宝贝缩了下脖子,有些害怕。

哪料,李春华直接大步走了过来,扬手一巴掌就扇到了女孩儿的脸上。

“你这个扫把星!”

李春华大骂。

贺宝贝不可思议,捂着自己的脸,脑袋里嗡嗡作响,好半天都没反应得过来。

李春华见她不说话,直接就发怒了,指着她的鼻子就开始大骂起来:“你这个大灾星,当年老娘生你的时候就差点死了,现在你又想把夏夏害死是不是?我们家到底是招你了还是惹你了,你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啊?你不是去城里头享福了吗?你回来干啥子?你到底回来干啥子?”

“妈妈……”贺宝贝被她骂得都不敢哭了,只是怯生生的看着她,捂着自己半边肿的脸,眼中全是迷茫:“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你做错了啥子?”李春华喘着气,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夏夏被公安局的抓走了,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

说完,伸手又要打她。

张大禾冲了进来,看见妻子在动手,连忙将她拦住。

“你打她干啥子?”他抓着李春华的手,声音粗嘎:“有这功夫,你还不如把钱拿出来。”

“哦,对了对了,拿钱拿钱……”

李春华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赶紧打开柜子,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用布包裹着的小钱包,打开以后,里面装得有一叠人民币。

“有好多?”张大禾问道。

“两万多块。”李春华答道,脸上全是汗水。

“哎呀,管不了这么多了,走走走,赶紧去公安局!”张大禾将钱收进兜里,转身就往外跑。

李春华也跟着跑了出去。

“妈……”

贺宝贝喊了一声,可惜,没有人回应。

她愣了两秒,赶紧也跟着跑了出去。

……

到达镇上派出所的时候,李伟的妻子正在院子里大闹。

“我们张家这是做了啥子孽哟,我家李伟是好人啊,现在被人打得住进医院,谁来管管我们孤儿寡母哦,那个张大禾家就不是人,自己家姑娘出来勾引别人,还不准我们报警……”

李春华和张大禾走进派出所里的时候,正好听到这句话。

李春华气不过,立马跑了过去,指着李伟妻子骂道:“你乱说些啥子,你家姑娘才会勾引人,张秀,我看你是嫉妒吧,自己生个姑娘是丑八怪,就想来陷害我家姑娘!”

“你说谁是丑八怪!啊,你说谁是丑八怪!”

“你家姑娘是丑八怪!”

“你家才是!”

“……”

“吵什么吵!”民警走了出来,满脸的不耐烦:“谁是李伟的妻子?”

“我是!”李秀举起手。

民警看了她一眼,接着又道:“谁是张夏的父母?”

“这里这里!”李春华和张大禾同时举起手。

民警点了点头,说道:“都进来。”

说完,转身走进楼里。

三个人走了进去。

贺宝贝跑进来的时候,他们正好走进派出所大楼里面。

她焦急的在外面等待着。

这时候是正午,太阳很大,贺宝贝受不了,跑到屋檐下遮阳。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他们都走出来了。

不过,李春华在哭。

李伟的妻子则是满脸的得意。

“……算我求你了,夏夏还是个孩子,如果真让他去坐牢的话,那他以后就是劳改犯了啊!”张大禾在说着话,目光看着李伟的妻子。

“活该!”张秀哼了一声,得意的看着李春华,开口道:“李春华,你不是生了个漂亮姑娘吗?去呀,让她去找所长啊,我听说派出所的所长有五十岁了哦,最喜欢的就是小姑娘!”

“你!”

李春华被气得脸上一阵青白。

张大禾拉住她,继续笑脸看着女人,说道:“张姐,这次是我们家夏夏不对,你们大人有大量,高抬贵手就饶了夏夏吧,我和李伟是兄弟,这么多年的感情了,我们”

“你还知道你和李伟是兄弟啊?”张秀看着他,冷笑连连:“你家娃在打人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李伟是他叔?”

“要不是李伟欺负我家姑娘,夏夏会打他吗?”李春华气不过,开口说了一句。

怎料,这句话却彻底惹恼了李伟的妻子。

“你他妈的不要乱说啊,我家李伟是那种人吗?要不是你家姑娘自己不要脸,李伟会碰她?”

“你!”李春华被气得连鼻子都歪了。

“少说两句吧!”张大禾略有责备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接着又继续笑意吟吟的看着张秀,说道:“李姐,你别生气,春华她说错话了,我给你赔礼道歉!”

说完,竟然就要弯下腰。

张秀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看着张大禾。

张大禾朝她连鞠三个躬,然后才道:“你放心,张姐,李伟的医药费,我们全部都包了,请你大人有大量,饶了夏夏,好不好?”

张秀笑了起来。

张大禾见状,有些期待:“张姐……”

“免谈!”张秀毫不留情的吐出这两个字。

李春华看到自己的丈夫都这么委曲求全了,可是这个女人还不肯买账,一时气不过,张嘴又要开始骂人。

“春华!”

张大禾呵斥,脸色很不好:“你给我闭嘴,妇道人家,懂啥子?”

李春华扭过头,眼中有泪花。

“张大禾,你就等着你家张夏去当劳改犯吧!”张秀笑着说道,一摇一摆的离开。

李春华彻底瘫软在地。

她又哭又喊:“现在该咋个办?现在该咋个办?我家夏夏啊,我家夏夏啊……”

张大禾也是红了眼眶,站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

这时候,李春华又眼尖的发现了躲在墙角的贺宝贝。

一看到她,李春华的怒火又升了起来。

“都是你这个扫把星!”

她从地上跳了起来,满脸愤怒的就要去抓贺宝贝。

张大禾连忙把妻子拉住。

不过,他倒是想到了一个办法。

“你别着急,我想到一个办法了!”张大禾忽然说道。

李春华闻言一怔,接着又转头看向自己的丈夫,惊疑道:“你、你有办法?”

张大禾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看向贺宝贝。

李春华忽然反应过来。

她连忙挣脱自己的丈夫,急急忙忙的跑到贺宝贝的面前。

女孩儿看到她靠近,不禁浑身一抖。

李春华抓住她的手臂,急急道:“贺家不是很厉害吗?你去求贺家,你去求贺家帮忙啊!”

贺宝贝愣住,像是没能反应过来。

“难道你想夏夏坐牢?”

李春华大吼一声。

贺宝贝摇头,眼里蓄满泪花:“不要……”

“那你就快点去求贺家!”

“好……”

贺宝贝点头,小脸儿惨白惨白的。

李春华拉着人往外走,派出所外面有个小卖部,可以打电话,三毛钱一分钟。

李春华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一元钱,递给老板娘,然后把电话塞到了女孩儿的手里。

“快点打!”

她催促道。

贺宝贝点头,颤抖着手腕,缓慢的摁下了那串熟悉的手机号码。

她将听筒放到耳边。

‘嘟……嘟……嘟……’

每一秒的等待,都是煎熬。

终于,电话响了三声以后,很快被接通。

“哥哥……”

贺宝贝轻轻地唤出声。

对方沉默了一下。

贺宝贝没注意,小手紧紧的握着电话,心脏跳得很快。

“我、我是宝贝……”

“小姐?”

瞬间,一道男声传来,却不是贺东庭的声音。

贺宝贝愣住。

“是贺小姐吗。”对方问道。

“是……”贺宝贝点头,小心翼翼的瞄了眼李春华,声音轻轻的:“我是贺宝贝,唔,我找东庭哥哥,麻烦你把电话拿给他,好吗?”

“我是首长的助理员。”对方笑着说道:“贺小姐,首长正在开会,现在不方便接电话。”

“啊?”

贺宝贝惊诧。

对方很有礼貌,声音也很好听,只听他说道:“贺小姐,如果您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可以先给我说,等着首长开完了会,我会立刻汇报给首长的。”

“我、我……”

贺宝贝张了张嘴,却说不出来。

“你倒是说啊!”张春华在旁边站着,十分着急。

贺宝贝咬着唇,犹豫不决:“我想找哥哥……”

“贺小姐,要不这样吧,你先等一会儿,首长开完会议后,再给您回过来?”对方提出建议道。

“好……”

贺宝贝没有办法,只有应允。

很快,电话挂断。

李春华见状,连忙追问道:“怎么样啊?”

贺宝贝仰起脑袋,有些害怕的看着她。

“你倒是说话呀!”李春华看着她慢吞吞的样子,真是气得想动手抽人。

贺宝贝瑟缩了一下,小心的开口说道:“哥哥在开会,现在不方便接电话。”

李春华闻言,两只眼睛都瞪直了。

“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啊,他有什么会议比人命还重要?”她嚷嚷道:“快点快点,你再打过去,赶紧让他们帮忙。”

贺宝贝摇脑袋。

她了解贺东庭,那个男人是工作狂,一旦工作起来,谁都不能打扰。

就算是她,也不可以!

“你到底打不打?”

李春华看见她不动,作势抬起手。

贺宝贝见状,被吓得闭起双眼。

然而,意料中的痛,却并不传来。

她惶惶然的睁开眼睛。

李春华依旧站在她面前,脸上全是泪。

“妈……”

贺宝贝皱起眉。

李春华看着她,几度哽咽:“你是不是要妈给你下跪?夏夏是你的亲弟弟啊,他就要坐牢了啊,你怎么忍心看着你的弟弟成为劳改犯?”

“我没有……”

贺宝贝急得不行。

她连连解释道:“哥哥在开会,谁也不能打扰的,而且、而且他的助理员说了,等着哥哥开完会以后,他就会打电话过来的,妈妈,我们再等一下,就一下,好不好?”

她怯生生的说着话,小手几次想伸出来。

可惜,她都没敢去拉母亲的衣袖。

她虽然迟钝,但却敏感。

这几天的相处,她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父母对她的厌恶。

所以,她害怕!

“这到底要等多久啊?”李春华听了她的话,急得原地打转。

“很快的。”

贺宝贝说道,转过身,目光看着那台红色的座机。

她相信,东庭哥哥一定会打电话过来的。

殊不知,她这一等,直到天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贺东庭的电话都没有打过来。

李春华和张大禾去了医院,想要争取李伟的原谅。

贺宝贝则是一直站在小卖部跟前,呆呆的看着那台从上午到下午都没有响过一声的座机。

她的手里捏着五元钱,这是张大禾塞给她的,说是让她自己去买点吃的。

可是,她现在什么都吃不下。

她很失望,东庭哥哥为什么还不给她打电话?

“小姑娘,要不要喝点水?”

小卖部的老板娘走了出来,手里端着一杯水。

“谢谢。”贺宝贝摇头。

老板娘看着她,叹气道:“那个李伟是出了名的无赖,这次好不容易赖上你们家了,如果不狠敲一笔的话,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无赖?”贺宝贝抬起头,目光看向老板娘:“那个人是坏人吗?”

“出了名的大坏人!”老板娘说道:“在你之前,他都已经糟蹋过好几个姑娘了,那些人家都报了警,但是最后都不了了之,谁也奈何不了他。”

贺宝贝握紧拳头。

她暗暗发誓:“我一定要救弟弟!”

老板娘听了,只是莞尔一笑。

“你都在这里站了一天了,究竟是在等谁的电话啊?”她问道。

“我哥哥。”贺宝贝答了句。

话音刚落,座机忽然响了起来。

“哥哥!”

她欣喜起来,连忙伸手拿起电话。

然而,刚说了一句,小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

她将电话递向老板娘,说道:“找你的。”

老板娘接了过来,应该是她家的亲戚,她简单地说了几句,很快便挂断了。

末了,她看向贺宝贝道:“今天是我舅舅的生日,我马上就要关门了,你看?”

贺宝贝忙道:“等一下,我、我再打一个电话。”

“好,你先打吧。”

老板娘说道,转身进了屋。

贺宝贝盯着座机,抿了抿唇,最终还是将它拿了起来。

贺东庭的手机号,她早已背得滚瓜烂熟。

她一个一个的摁下数字,忐忑不安的等待着。

电话响了三声,很快被接通。

“我是贺宝贝……”她率先开口,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

“贺小姐。”

电话里传来的,还是白天的那名助理员的声音。

贺宝贝有些失望。

难道,贺东庭还在开会?

她吸了一口气,问道:“东庭哥哥还在开会吗?”

助理员迟疑了一下,答道:“首长已经开完会了。”

“啊?”

贺宝贝愣住。

但很快,她反应过来,连忙道:“那你快点把电话拿给他啊!”

“您稍等。”

助理员说了一句。

贺宝贝有些欣喜,心里在想着该和东庭哥哥说些什么好。

大约几秒钟的时间,助理员的声音传来:“喂,贺小姐,您还在吗?”

“嗯,我在。”贺宝贝答道。

“贺小姐,是这样的,首长现在很忙,如果您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直接和我说,我会替您处理的。”助理员说得很客气,可是,这也表明了另外一层意思,贺东庭拒绝接听她的电话。

贺宝贝震惊不已。

这在她的记忆里面,几乎就没有过!

“我找东庭哥哥,你把电话拿给他,好不好?”她出声哀求。

助理员歉声道:“对不起,贺小姐,首长现在真的很忙。”

贺宝贝紧咬着唇。

“贺小姐,您还在吗?”

助理员试探性的问道。

贺宝贝的心里很委屈,可是没办法,她独在异乡,孤苦无依,而电话里的这个助理员,是她唯一可以寻求帮助的人。

“我有事情……想要找哥哥……帮忙……”贺宝贝说得很缓慢,代表她内心里的犹豫不决。

“好的,您请说。”助理员说道,保持着耐心。

贺宝贝咬着唇,忍着心中的委屈,慢慢的说道:“弟弟被抓进派出所里了,那些坏人要他坐牢,可是、可是他没有犯错,他是为了救我才打人的,哥哥,你能帮我求求东庭哥哥吗?让他帮帮忙,救救弟弟好不好?”

“被抓进派出所了?”助理员闻言,微微惊讶:“贺小姐,您没事吧?”

贺宝贝摇头。

但她很快想到,她是在打电话,对方看不到的她的动作。

“我、我没事……”她出声道。

助理员舒了口气,偷偷的看了眼车后座上的矜贵男人,即使车里开着暖气,他也感受到了一阵阵的寒意。

“您放心,我们会尽快派人过来的。”助理员说道。

“东庭哥哥会过来吗?”贺宝贝问道。

“这个……”

助理员握着电话,再次看了眼后面的首长,待见着男人满面森冷的表情时,他不由得咽了下口水,答道:“贺小姐,您放心,我们会立刻派人过来帮您。”

说完,很快挂了电话。

“首长,您看?”

助理员侧着身子,小心的询问向男人。

贺东庭闭着眼,冷峭的容颜,此刻犹如寒霜笼罩。

助理员在接听电话的时候,他是开着免提的,所以,贺宝贝所说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他就知道,那丫头从来就不会无缘无故的打电话给他。

小的时候,她打电话给他,是因为她睡不着,要他抱。

而长大了,她主动打电话给他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

每一次,她都是因为别的事情才肯打电话给他,永远都是这样。

说真的,这多少让人有些心寒。

……

另一边,贺宝贝在打完了电话以后,老板娘也关了店铺。

女孩儿无地可去,只好蹲在派出所门口的楼梯上,呆呆的看着缀满星辰的夜空。

在她的记忆中,首都的夜空,很少有星星。

不知过了多久,贺宝贝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在这漆黑的夜里,单薄的身子几乎都缩成了小小的一团。

到了下半夜的时候,两辆黑色的高级轿车驶进了这个落后的城镇里面。

它们悄无声息的就停到了派出所门口。

贺宝贝听到响动声,连忙从楼梯上站了起来。

车门打开以后,首先是一只黑色皮鞋踏了出来

“东庭哥哥!”

女孩儿喊了一声,连忙跑了过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