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00章 小教训(上)

李春华为了招待贺宝贝,专门为她腾出了一个房间,里面的家具很简单,一张单人床和两把椅子,角落里面还堆满了各类冰冷的农具。

贺宝贝有些害怕,呆呆的看着依墙而放的单人床,上面的被单被褥都已经被洗得看不出花色,就算隔着老远的距离,她依然能够闻到上面散发出来的奇怪味道。

“这是你的床!”李春华说道。

“啊?”

贺宝贝闻言,惊讶得不行:“这个、这个就是我的房间?”

“不喜欢?”李春华转过头,有些不高兴的看着她:“不喜欢就回城里头去,咱们家招待不起你!”

“没……”贺宝贝摇头,赶紧改口:“我挺、挺喜欢的。”

“哼!”李春华转身离开。

贺宝贝站在房间门口没动,一直盯着那张小小的单人床看了很久,内心里根本就接受不了。

她从来都没有睡过这么小的床,而且,它看起来好脏啊!

可是,她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深吸了一口气以后,她提步走进了屋里,一边安慰着自己没什么的,一边咬着牙在床边坐下。

她好想哭。

“你是谁?”

毫无预兆的,门口忽然响起一道清冽的男声。

贺宝贝连忙从床边站了起来,她抬头朝外望去,却意外的对上了一双黝黑的眼。

门口站着一名翩翩少年,身上穿着洗得泛白的校服,一张脸却生得格外俊俏。

“我是贺宝贝。”女孩儿开了口。

“贺宝贝?”少年狐疑的用目光打量着她,有些质疑:“你是我家的亲戚?”

贺宝贝眨了眨眼睛,眼眸乌黑纯粹:“我是张大禾的女儿。”

少年闻言,眉毛挑得很高。

他似乎很惊讶。

“是你!”他突兀的开了口。

“啊?”贺宝贝没反应过来,她表情呆呆的用手指着自己,看着少年道:“你认识我啊?”

“夏夏,吃饭了。”

楼下,李春华的声音传了上来。

少年抿了抿唇,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我是张夏。”他开口说道。

“张夏?”贺宝贝看着他,正想再问一个问题,少年却独自转身离开。

隔了几秒,少年又重新站到门口。

“你不饿吗?”他问道。

贺宝贝连连摇头,接着又点头,声音脆脆的:“饿……”

少年似乎是笑了一下。

“下楼吃饭。”他丢下这句话,继而离开。

贺宝贝愣了几秒,反应过来以后,连忙也跟着下了楼。

刚才打牌的那些男人还没有离开,这会儿正围在一张方桌前,手里端着碗在吃饭。

只是,当贺宝贝出现的时候,他们立刻就停止了高声阔谈,齐齐的转头看着她。

贺宝贝有些害怕。

“夏夏,带你姐去厨房里吃饭。”张大禾开口说了句。

“嗯!”

张夏点了头,转头看了眼跟在后面的女孩,声音依旧清冽:“跟我来。”

“恩恩。”

贺宝贝没有反对,乖乖的跟着张夏离开。

她听到身后有声音传来:“大禾,你说你是走了啥狗屎运,儿子女儿都生得这么漂亮!”

其余的,她没有再听到。

张夏关了厨房门。

他打开碗柜,从里面取出了两个碗和两双筷子,盛满了米饭,然后递给女孩儿。

“谢谢。”

贺宝贝道了谢,伸手接过碗。

张夏看她一眼,没说话,转身走到灶台前,熟练的揭开锅,从里面取出了已经蒸热的扣肉和炒花菜。

“过来吃。”

他说了句。

贺宝贝走了过去,只是,当她的目光接触到扣肉和花菜上面时,瞬间皱起了眉。

“这是……菜?”她试探性的问道。

“嗯。”张夏点了头,端起碗,夹起了一块花菜,开始吃饭。

贺宝贝咽了咽口水,有些迟疑。

张夏没有听到动静,不禁转头看向她:“不喜欢?”

“没……”

贺宝贝摇头,动手夹起一块花菜,毫不迟疑的放进嘴里。

只是,她根本就咽不下去。

张夏没有看她,一直在安静的吃着饭。

贺宝贝皱着眉,很艰难的咀嚼着花菜,扒了一口米饭,混合着咽入腹中。

以前,东庭哥哥总是逼着她吃胡萝卜。

所以,她一直都觉得胡萝卜是这个世界上最难吃的东西。

可如今,她遇到了比胡萝卜更难吃的东西。

一碗米饭,贺宝贝最后只吃了半碗。

“吃不下了?”张夏皱眉,目光看着她碗里的剩饭。

“不吃了……”

贺宝贝摇脑袋,将碗放在灶台边。

张夏叹了口气,将她碗里的剩饭倒在了自己的碗里。

“妈她不喜欢别人浪费食物。”他很淡的说了句,低下头,无怨无悔的吃着女孩儿剩下的米饭。

贺宝贝很意外。

“你、你……”

她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张夏很快吃完饭。

“夏夏。”

外面,李春华的声音传来。

少年闻言,放下手中的碗,举步往外走。

只是,走了没两步,忽然停住脚。

他回过头,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贺宝贝。

“你别跟着我。”

他丢下这句话,开门走出了厨房。

贺宝贝杵在原地,不知所措。

隔了半分钟,少年重新返回厨房里,手里拿着收拾好的碗筷,将它们放进盆里以后,他开始烧水洗碗。

贺宝贝一直站在旁边看着,直到少年收拾好了一切,她才轻细的出声问道:“你是……弟弟?”

少年一怔。

他抬头看着她:“我比你小两岁。”

“我知道。”贺宝贝点头,小脸上带起了笑意:“我以前还抱过你,那时候你还是个小宝宝,特别特别的小,只有这么大!”

她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着。

少年的脸颊微微泛红。

“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他说道,一边举步往外走。

贺宝贝跟了两步,怯生生的问道:“我可以跟着你吗?”

除了少年以外,这里的所有人,她都感到害怕。

“可以。”

张夏点了头。

贺宝贝跟着他一同走出厨房。

路过外面客厅的时候,那些男人又在看她。

贺宝贝很害怕,疾步上了楼。

“我要先做功课,你可以看书。”张夏领着她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这是一个被收拾得很整洁的屋子,床上的被子被叠得整整齐齐,窗台上还放着一盆兰花,微风拂来,使得整个屋子都弥漫着淡淡的兰花香味。

他继续道:“如果你想看电视的话,你只有去爸妈的房间,电视在他们那屋里。”

“我不看。”

贺宝贝摇头,眼巴巴的看着他:“我想跟着弟弟。”

张夏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你、你可以叫我夏夏,别叫弟弟……”

贺宝贝摇头,很固执:“不,要叫弟弟。”

张夏有些纠结。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个素未谋面的姐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她,好像毫无抵抗力。

这个传说中的姐姐,并不像他想象中那样目空一切。

只是,好像有些娇气。

“随你吧。”

他妥协,走到书桌前落座。

他取出了一本练习册,翻开以后开始做题。

屋子里陷入了一阵安静,以至于能够听到楼下的说话声,但不是很清晰。

贺宝贝搬来了一把椅子,小心翼翼的坐在少年身边,睁着眼睛看他做题。

她从来就没有上过学,所以,她很好奇,

只是,她这样的举动,对于少年而言,却是让他非常紧张。

“你……”

他扭过头,有些无奈的看着她:“你可以坐远一点吗?”

女孩儿挨得太近,他闻到了她身上的香味,淡淡的,有些甜。

“噢!”

贺宝贝点头,乖乖的将椅子挪开了一点。

“你今年读高中了吧?”少年主动的开口问道,侧头看着她。

贺宝贝稍微迟疑。

最后,她胡乱的点了头:“恩恩。”

“你的学习好吗?”少年继续问道。

贺宝贝皱了下眉,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然而,她的这种反应,却给了少年一种错误的提示。

“学习不好吗?”他关切的看着她,追问道:“那你的、你的养父母,会打你吗?”

“养父母?”

贺宝贝喃喃,摇头道:“我没有养父母。”

“啊?”少年惊讶的张大嘴。

“我只有哥哥。”贺宝贝说道,眼神儿透彻明亮:“他的名字叫贺东庭,一直都是他在照顾我,唔,他很厉害,是一名军官。”

少年闻言,眼中流露出向往。

“我也想当兵。”他这样说道。

贺宝贝看着他,笑了起来:“那你快点长大吧,等你长大了以后,我就让东庭哥哥帮你进部队,然后你就可以当兵啦!”

少年摇头,说道:“我会凭着自己的努力进入部队。”

贺宝贝朝他竖起大拇指。

“弟弟好厉害!”

少年低了头,笑得腼腆。

贺宝贝歪着脑袋,笑眯眯的看着他:“弟弟,你长得真好看。”

“咳咳。”门口,传来异响。

贺宝贝和张夏同时转头望去。

李春华正站在门口,很不满的看着他们。

“你们在干什么?”

她声音严厉的开口,一边迈步走进屋里。

贺宝贝看到她,立刻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有些胆怯。

少年先是看了她一眼,接着又转头看向自己的母亲,微微不悦:“妈,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请你在进屋之前要先敲门。”

李春华冷笑。

“没有少爷命,规矩还挺多。”

少年脸色一僵,有些尴尬。

李春华接着转过头,目光瞪向贺宝贝,毫不客气的道:“还有你,既然都已经飞进金窝窝里了,你还回来做啥子?”

“我、我……”

贺宝贝局促着,完全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要这么说她。

“妈!”少年开了口,皱紧眉头:“少说几句吧。”

李春华哼了一声。

“别打扰你弟做作业,出来!”

贺宝贝委屈的看了一眼少年,慢吞吞的往外走。

少年欲起身拉她。

“你给我老实学习!”李春华适时出声,目露凶光。

少年只得放弃,眼睁睁的看着女孩儿走了出去。

‘嘭’的一声,李春华将房门关上,接着又冲着贺宝贝道:“回你屋去,没事别出来。”

“噢……”

贺宝贝点头,低着脑袋回了自己的屋里。

她一直都在房间里呆坐着,在这个落后的村子里面,除了美丽的青山绿树以外,什么都没有。

傍晚的时候,外面的房门被人敲响。

贺宝贝很警惕:“是谁?”

“是我。”

少年的声音传来。

贺宝贝欣喜的打开门,看到了正站在门外的张夏。

“弟弟。”她喊道。

少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的问道:“你想看萤火虫吗?”

贺宝贝睁大眼睛,有些期待:“想看!”

“好,我带你去看萤火虫。”少年点头,道:“你小点声走路,爸妈在隔壁看电视,别让他们发现了。”

“好!”

贺宝贝点头,小心翼翼的跟着他出了家门。

张家后面有一片山林,葱葱郁郁,草木繁盛。

少年握着女孩儿的手,带着她熟练的穿梭于树林草地之间,一边说着话:“萤火虫一般只有春夏才有,不过我知道有一个地方,那里的萤火虫很多,就连秋天都能看到。”

“萤火虫会咬人吗?”

贺宝贝问道。

少年脚步一顿,惊讶的看向她:“谁给你说的萤火虫会咬人?”

贺宝贝摇头,答道:“没有人和我说啊,呃,我只是猜的。”

“你没见过萤火虫?”

“没有。”贺宝贝看着他,很坦诚:“我只在电视上看到过。”

少年笑了起来:“萤火虫很漂亮的。”

说完,继续带着人往前走。

终于,在太阳落山以前,他们到达了目的地,一处位于大山低处的山林里面,旁边还有一条小溪,淅淅沥沥的流水声,水质透明得能够看到里面的小鱼儿。

“哇,好美!”

贺宝贝惊呼。

少年只是笑,跟着女孩儿蹲在小溪旁边,说道:“下次我带你去河边捞鱼,怎么样?”

“好啊好啊!”

贺宝贝连连点头。

少年不再说话,沉默的陪在她的身边,隔了好久好久的时间,直到天际的太阳落了山,橙色的光芒从女孩儿的脸庞一闪而过,他才缓缓的出了声:“你长得真漂亮。”

“啊?”

贺宝贝转过头,傻傻的看着他。

少年笑道:“像个公主。”

“是吗?”贺宝贝眨了眨眼睛,笑眯眯的:“东庭哥哥说,我是他的小公主。”

“嗯。”少年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下,又道:“那个人,对你好吗?”

“谁呀?”贺宝贝没听明白。

“就是你的那个什么哥哥。”少年说道。

贺宝贝想了想,开口道:“东庭哥哥对我很好啊,从小到大,最关心我的人就是他了。”

“他们会打你吗?”少年继续问道。

“不会。”贺宝贝摇头。

少年放了心,他低下脑袋,看着水中的倒影,有些惆怅:“我知道你肯定过得苦,没有哪家的孩子愿意被卖出去,虽然你是在城里头,但是我听我同学说过,城里头的人很凶,特别看不起我们这些乡下孩子!”

贺宝贝皱眉,正想说什么,却忽然惊呼起来。

“萤火虫!”

她急急忙忙的就站起了身。

不知何时,林子里面已经布满了泛着金光的萤火虫,飘飘渺渺的悬浮在半空之中,远远望去,如梦如幻。

贺宝贝很高兴,欢快的穿梭着林间,仿佛伸手就能抓到那闪着光芒的小东西。

她开心极了。

……

回到家里的时候,李春华已经发现他们不见了。

她正满面怒气的站在屋子门口,看到贺宝贝和张夏的时候,立马操起扫帚就冲了过去。

她高高的扬起手。

“啊!”

贺宝贝被吓得惊呼一声。

然而,意料之中的痛,却并没有出现。

她惶惶然的睁开眼,却发现李春华正在责罚张夏。

少年的身子很单薄,可是,他却站得笔直,任由母亲手中的扫帚落在她的身上,无动于衷,身形如同一棵稳稳的松树。

“别打弟弟!”

几乎是处于本能的,贺宝贝张手就抱住了少年。

李春华来不及收手,扫帚重重的打在女孩儿的大腿上。

“啊!”

贺宝贝惨叫。

少年被吓了一跳,赶紧抱住她,一边怒视母亲:“你打她做什么?”

李春华也被吓得不小。

她敢责骂贺宝贝,可不代表,她敢打她。

毕竟,贺宝贝的身后是贺家,权势赫赫的贺家!

“你、你没事吧?”

李春华的脸色很白,她小心的看着贺宝贝,有些懊悔。

贺宝贝摇头,声音弱弱的:“别打弟弟……”

也许是同出一脉,贺宝贝身为姐姐,她想要保护张夏,几乎是一种本能。

李春华叹了口气。

“真是作孽,算了算了,夏夏,把你姐带回屋里头去。”

少年没说话,默默的搀扶着贺宝贝上了楼。

刚进屋,他便闻到了房间里的臭味。

很快,少年的视线落在了房间角落里的农具上。

“臭吗?”

他忽然问道。

贺宝贝抬头看他一眼,接着又摇头:“不、不臭……”

少年挑眉,沉默了下,又道:“要不,你睡我屋里?”

“哎?”

贺宝贝再次抬头看他。

少年笑了笑,挺腼腆的:“没关系的,我是男孩子,不怕臭,倒是你,别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

贺宝贝连忙摇头。

少年没再说话,将她搀扶着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很贴心的为她打来了洗脸水。

可很快,贺宝贝发现了一件很现实的事情。

“我没带睡衣!”她瞪目结舌。

“睡衣?”少年皱眉。

贺宝贝有些窘。

她这次出来得慌忙,所以什么都没带,而且,东庭哥哥根本就没有提醒她。

到了现在,贺宝贝总算是后知后觉,东庭哥哥肯定是在生气,所以才会把她扔到张家村。

“要不,你穿我的衣服?”

少年提出建议。

贺宝贝皱起小脸儿,郁闷了半天。

最后,她还是点了头:“好吧……”

白天玩得太累,贺宝贝刚躺下,便沉入了睡梦里面。

只是,床铺有些硬,她睡得很不踏实。

……

第二天,贺宝贝被鸡鸣声吵醒。

天边才刚蒙蒙亮,她有些迷糊,但还是耳尖的听到了少年的说话声。

弟弟已经起床了?

她心中欣喜,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轻轻的打开门,准备给弟弟一个惊喜。

然而,她却意外的听到了一段对话。

“……妈,你们还是对她好点吧,如果不是她,咱们家也修不起小楼和饲料厂啊!”

“你知道啥子?那丫头早已经不是咱们张家人,你晓得她姓啥子不?她姓贺,她早就是别家的人。”

“可是,她是你生的啊。”

“生个娃而已,我又没养过她,关我啥子事?哎呀,夏夏,你根本就看不到,那个贺先生凶得很,上次你爸被吓得住了半个月的院,你又不是不晓得,我跟你说,离她远点,她就是咱们张家的扫把星,谁碰到谁就倒霉。”

张家的扫把星?

谁碰到谁就倒霉?

原来,她在母亲的心中,只是扫把星?

贺宝贝心中大骇,脚步不由得往后一退,却无意碰到了墙边的东西。

‘哐当’一声。

“哪个?”

李春华疾步走来,却在见着贺宝贝的瞬间,愣住了。

张夏也走了过来,神情诧异。

贺宝贝不知道怎么办,睁着眼看着眼前的母亲和弟弟,眼中的泪,哗啦直往下掉。

“你哭啥子!”李春华见状,立马跳了起来,有些生气:“我都还没哭,你哭啥子哭!”

“妈!”

张夏呵斥,走上前,一把拽住女孩儿的手就往外走。

“哎哎哎,你们要去哪?”李春华追了几步,但最终还是停了脚。

她撇了撇嘴,心里在想,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好命的女儿,她这当娘的怎么就没这好命?

另一边,张夏一直拉着女孩儿在往前走。

大约走了十多分钟,他才停住了脚。

“别哭了。”

他回过头,无奈的看着贺宝贝。

贺宝贝一直都在抽噎,眼泪就跟水龙头似得,压根儿就没停过。

“你别哭了,我给你摘柿子吧,好不好?”张夏无可奈何的说道。

果不其然,贺宝贝闻言,立刻就停止了哭泣,仰头看着他:“柿子?”

“呐,你看!”

张夏抬了手,指着前边的一棵大树,说道:“那是柿子树,看到上面的柿子了没?”

“嗯。”贺宝贝点头。

张夏笑道:“只要你不哭了,我就给你摘柿子!”

这算是哪门子的条件交换?

贺宝贝抽了抽鼻子。

她想了想,点头:“好嘛,你去摘柿子。”

“不哭了?”张夏问道。

贺宝贝抿着唇,不吭声。

张夏继续道:“我是弟弟哎,哪有姐姐哭了,让弟弟来哄的?”

从小到大,贺宝贝就是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

她会撒娇,但是,她还真不会保护人。

可是,她想要保护弟弟。

还有,她才不要被弟弟笑话呢。

“好,我不哭了!”

她抬起手,很快的擦掉了脸上的泪。

“行,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摘柿子。”

张夏说道,立马就朝着柿子树走去。

贺宝贝站在原地,瞪着眼,惊讶的看着张夏就像是一只猴子似的,动作灵活的攀上树枝,然后开始一个接着一个的摘柿子。

哇,好厉害!

贺宝贝欣喜不已,正要张口说话,哪料,脖子后面骤然递来一只大手。

“唔!”

她惊恐。

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身后的人像是早已有了准备,捂着她的嘴,拖着她就快速往后面退。

“唔唔唔……”

贺宝贝挣扎。

可惜,她的力气太小了,身后男人的手,就像是铁爪一般的紧紧箍着她。

甚至,她还闻到了浓烈的酒精味道。

“救唔唔……”

她拼命的蹬着双腿。

男人将她拖进了旁边的草丛里面,一个翻身,便将人死死压在身下。

“小妹妹!”

他嘿嘿淫笑,咧嘴露出满口黄牙。

是那个瘦皮男人!

是昨天的那个瘦皮男人!

“唔唔唔……”

贺宝贝挣扎,一双眼里溢出泪珠儿。

“别怕别怕,陪着叔叔玩一玩,保证让你舒服!”男人笑得说道,一手紧紧的捂着女孩儿的嘴,另外一只手,却开始迅速的解着她身上的衣服。

贺宝贝尖叫,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她不停的扭动着身子,想要呼唤张夏,可是,可是她发不出一点声音。

忽然,胸口一片冰凉。

男人已经将她的衣服撕开,黝黑粗糙的大手捏住她左右乱动的肩头,目光贪婪而下流的盯着那大片的白嫩肌肤,低头就要亲上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