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99章 小王子(下)

是夜,贺宝贝回到家里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上楼洗澡。

贺东庭则是在客厅里站了一会儿,直到楼上传来女孩儿的声音。

“东庭哥哥,你快点上来啊!”

贺东庭提步上楼,进入卧室。

“怎么了?”他淡淡问道,目光在接触到裹着浴巾的小女孩时,微微一怔。

贺宝贝早已经把自己给剥得精光,乌发散落在肩头上,衬得那张小脸儿愈发的精致。

“我不会放水……”

她怯生生的看着男人,声音很轻细。

贺东庭‘嗯’了一声,什么都没说,径直进入浴室,开始为女孩儿调试水温。

没多久的功夫,整个浴缸里便溢满了温热的水液。

“哥哥出去!”

贺宝贝站在门口,眼眸明亮。

贺东庭回头望她,笑得宠溺:“不要哥哥帮忙?”

“唔……”贺宝贝红着脸,摇了摇脑袋。

贺东庭从浴缸旁边站起了身子。

“过来!”

他朝她招手。

贺宝贝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慢吞吞的走了过去。

她的小手紧紧的抓着浴巾的边缘,小脸上的那抹红,已经蔓延到了耳根子后面。

贺东庭的动作很温柔。

他轻轻的解开了女孩儿身上的束缚,直到她如白玉般娇嫩的身子彻底展露在他的眼前。

贺宝贝在颤抖。

“怕什么?”贺东庭看着她,含笑道:“又不是没见过。”

贺宝贝低着脑袋,没有说话,两只小手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贺东庭见她羞涩,倒也不再多说,小心的将人放进浴缸里,挽起衬衣袖子,准备亲自为她洗澡。

自从这丫头来了信期以后,他给她洗澡的次数,愈来愈少。

但每一次,男人都很认真。

“哥哥……”贺宝贝有些不自在,她乖乖的坐在温暖的浴缸里,感受到男人的大手已经落在了她的后背上,有些灼热,比这水温还要热。

“嗯?”

贺东庭随意应了一声,低着头,细心的为她擦着背。

“我自己……”贺宝贝一边说话,一边仰起脑袋,待见着男人略微清冷的侧面轮廓时,没敢把话说完。

其实,她想说,她自己会洗澡。

贺东庭倒是没怎么在意,他很专注的在为这个小丫头洗澡,每一个地方都没有放过,心无旁骛。

洗好了以后,他用浴巾把人包住,然后抱到了外面的大床上。

贺宝贝的脸很红,粉嫩粉嫩的,就像是熟透的桃子。

她斜斜的侧卧在柔软的大床上,身上仅裹着一张白色的大浴巾,一双乌黑的眼眸,湿濡濡的。

贺东庭从柜子里取出了长袖睡衣。

“宝贝,起来换睡衣。”

他说道,一边走到床边。

贺宝贝扭头看他一眼,模样儿很委屈。

不过,她还是慢腾腾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懒懒的抬起双臂。

言下之意就是,让贺东庭帮她穿呗!

男人无奈极了,动手解开女孩儿身上的浴巾,开始为她换睡衣。

“愈来愈无法无天!”

他这样说道。

可说到底,这还不是被他给宠出来的!

贺宝贝无视他的话,只是懒懒的耷拉着眼皮儿,声音很糯:“好困啊……”

贺东庭示意她抬腿,替她穿好了睡裤以后,笑着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瓜:“睡吧。”

“嗯!”

女孩儿点头。

贺东庭半搂着她,掀开被褥以后,把人放了进去。

“晚安,宝贝!”

他在女孩儿的额头上落吻。

贺宝贝‘唔’了一声,安静的闭上双眼。

……

半夜里,贺宝贝忽然惊醒。

“啊!”

她倏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满身的汗水。

她下意识的摸向身边的人,却发现,空空如也。

这让她愈发的感到恐惧。

“东庭哥哥!”

她撕心裂肺的大喊,以为自己还在噩梦里面。

书房里,当男人听到女孩儿的这道喊声时,被吓不小。

他连忙丢掉手中的笔,以最短的时间冲向卧室。

“宝贝!”

他打开房里的灯,抬头望去的时候,那一幕几乎令他的心尖儿都疼了。

女孩儿正孤独无依的坐在大床中央,颤抖着瘦弱的身子,散乱着发,巴掌小脸上全是肆虐的泪水。

他疾步走了过去。

“做噩梦了?”

他问道,一边弯腰把人抱进怀里。

贺宝贝伸出小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很用力很用力。

“呜呜呜……哥哥,你去哪里了?”她害怕极了。

“不怕不怕,乖,宝贝不要怕,哥哥会陪着你的。”贺东庭轻拍着女孩儿的后背,抱着她一同躺回大床上,特别是当他摸到女孩儿的后背上全是汗水的时候,特别的心疼。

“哥哥……”

女孩儿皱着小脸,一个劲儿的往他怀里钻。

“乖……”贺东庭搂着人,慢慢的轻拍着她的后背。

安静了许久。

贺宝贝的情绪渐渐的稳定下来,只是她还是有些害怕,小小的身子依旧带着轻颤。

贺东庭轻声哄着她,怜惜的吻过她的眉眼。

过了一会儿,贺宝贝抬起了脑袋,眼神儿里有小心翼翼。

“哥哥……”

“嗯。”贺东庭应道,低了头,将吻印在女孩儿的唇上。

他轻轻的衔住女孩儿的下唇,满含柔情。

贺宝贝皱了下眉,将小脑袋往后缩,躲开了他的吻。

贺东庭脸色微变。

贺宝贝并未注意到,低低的开了口:“哥哥,我做噩梦了,好害怕……”

“我知道。”

贺东庭叹息一声,把人更紧的抱在怀里:“不怕,哥哥会陪着你。”

“我梦到爸爸妈妈了……”贺宝贝说着话,小脸儿依旧很苍白。

贺东庭皱眉。

他已经知道她想要说什么了。

果然……

“哥哥,我想去见爸爸妈妈。”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贺宝贝真的很小心很小心。

从小到达,每次她说出‘爸爸妈妈’这几个字的时候,男人总是会翻脸。

她知道,哥哥不喜欢自己的父母。

可不管怎样,他们终究都是她的爸爸妈妈呀!

“不许!”

男人拒绝得毫不犹豫,甚至可以称之为冷酷。

贺宝贝闻言,立马就急了。

“哥哥,你说过了的,我每年都可以见一次爸爸妈妈。”

她惶惶不安的看着他,两只眼睛很红,却满怀渴求之意:“求求你了,哥哥……”

这么多年了,贺宝贝只有在想见父母的时候,才会说出‘求’这个字眼!

贺东庭动怒。

“贺宝贝,别忘了你当初是怎么跟我发的誓!”

“我、我……”

“闭嘴!”男人怒斥。

贺宝贝缩起了脑袋,忽然想到了很多年以前的事情。

她从屋顶上掉下来摔断了腿,家里太穷了,根本就拿不出钱来治疗她的腿,当时,她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会坐在轮椅上。

可是,贺东庭却犹如天神一般的降临。

他愿意救她,但有一个条件,他要她发誓,一旦发了誓,她将永远都跟着他。

那时候的贺宝贝,她的名字还不叫贺宝贝,她没有漂亮的裙子,甚至都没有吃过冰淇淋。

她被诱惑了,鬼使神差的就跟着发了誓。

从那以后,她的名字就变了,变成了贺宝贝!

贺东庭的宝贝。

这一晚,贺宝贝一直都没有再睡着过。

她被男人紧紧地勒在胸前,力道大的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她默默的流泪,忽然就有些后悔,如果她早知道这一切,当初真不该发那个誓!

她被诱惑了。

所以,她付出了代价。

……

次日早晨,贺宝贝被男人抱了起来。

“宝贝?”

他温柔的吻,落在她的脸颊边。

贺宝贝睁了眼,眸光闪闪。

“起床了。”贺东庭笑了一下,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

贺宝贝有些懵。

她以为,东庭哥哥会生气!

“哥哥?”

她很迷茫的看着他。

贺东庭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瓜,嘴角微勾:“我考虑过了,你不是想见父母吗,今天的天气不错,你可以去见他们!”

贺宝贝愣住。

反应过来以后,她欣喜万分:“真的吗?”

男人点头,很和蔼:“先去洗漱,吃过早餐以后就出发。”

“好!”

贺宝贝高兴的点头,立马跑去洗漱,然后又匆匆忙忙的下楼吃餐。

她吃到一半的时候,贺东庭才慢悠悠的走进餐厅里。

他今天穿了一件白色衬衣,整个人丰神俊逸。

“哥哥早上好!”

她开心的裂开嘴。

贺东庭看她一眼,轻轻点头:“早上好。”

语毕,落座。

管家将早餐端了上来。

餐厅里很安静,男人优雅的喝着豆浆,一边看报。

贺宝贝吃了几口水果汤圆,一边歪头看着男人。

她的心里有小小的雀跃。

六个汤圆,她很快吃光。

“我吃好了!”

她放下勺子,清脆的说道。

贺东庭闻言,抬头扫了眼她面前的空碗,微微的点头:“宝贝今天很乖。”

“嘻嘻……”贺宝贝裂开嘴,两眼亮晶晶的看着他:“哥哥你快点吃吧。”

“急什么?”

贺东庭喝了口豆浆。

女孩儿撅起嘴巴,有些迫不及待:“去见爸爸妈妈啊。”

说出这话的时候,她在小心的观察着他的脸色。

贺东庭没什么反应,很淡的点头,开了口:“去把衣服换了。”

“好!”

贺宝贝闻言,立刻从餐桌前离开,‘噔噔噔’的就往楼上跑去。

贺东庭听着女孩儿的脚步声,不禁皱眉,脸上毫无表情。

五分钟不到,贺宝贝跑了下来。

“哥哥,我已经换好衣服了。”

她是真的很高兴。

贺东庭闻声转过头,当目光落在贺宝贝的身上时,微微一怔。

她上身穿了件嫩黄色的娃娃衫,衬得颈项间的肌肤白嫩如雪,下面是浅色牛仔裤,头发垂在肩头上,眉眼弯弯,唇儿粉粉,整个人看起来既可爱,又稚嫩。

可是,贺东庭还是一眼就瞅出了问题。

“过来!”

他声音转为严厉。

贺宝贝瑟缩了一下,小心的走了过去。

她不知道自己哪里犯了错。

她走得很慢,贺东庭不耐烦,伸手就一把将人给扯到了自己跟前。

他目光锋利的盯着女孩儿的唇。

“谁给你的唇彩?”

胆子还挺大,居然敢化妆!

“我、我……”贺宝贝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个理所然来。

这个唇彩是她自己买的,上次去逛超市的时候,售货员极力向她推荐,然后她就偷偷的买了下来。

“不许化妆!”

男人极度不悦,从桌上抽出一张纸巾,不甚怜惜的擦拭着她的唇。

“嘶……”贺宝贝被她的动作弄疼,微微皱起了眉。

贺东庭随手将纸巾扔到旁边,捏着女孩儿的下巴左右看了看,确认她的小脸很干净以后,这才松了手。

“化妆对皮肤不好,以后都不许往脸上乱抹东西,知道了吗?”他严厉的教育道。

“嗯。”

贺宝贝点头,有些委屈。

贺东庭见她这样,心里叹气。

“宝贝,我是为你好。”他继续说道,苦口婆心:“现在的这些化妆品里面含有很多有害物质,你已经很漂亮了,不需要任何化妆品来为你增添美丽,懂了吗?”

“我知道了。”贺宝贝努嘴道。

“嗯,知道就好。”贺东庭很欣慰,将人拉到怀里,在她脸边吻了一下,继续道:“走吧,我送你出去。”

语罢,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拉着人往外走。

外面院子里,轿车已经等候多时。

“先生。”

管家候在旁边,恭敬的说道:“已经准备好了。”

贺东庭点头,看向身边的女孩儿。

“去吧。”

他开了口。

贺宝贝仰起脑袋,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哥哥不和我一起?”

以前,她每次去见爸爸妈妈的时候,贺东庭都会陪着她的。

无一例外。

“你已经长大了,哥哥相信你一个人也可以。”贺东庭说道,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声音温和:“听话,这次你自己回去。”

贺宝贝皱起眉。

说实话,这样的贺东庭,她一点都不能适应。

“可是……”她犹豫不决。

贺东庭表情不变,他继续说道:“宝贝,如果你这次回去了,司机不会跟在你的身边,他把你送到目的地以后,立刻就会把车开回来。”

“啊?”贺宝贝闻言,很惊讶:“那、那我怎么办?”

贺东庭看着她,答道:“你会在父母身边多住几天。”

贺宝贝皱起眉头。

她的心里是高兴的,因为她可以在父母的身边呆上好几天。

要知道,她以前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而已。

可是,东庭哥哥为什么会忽然转了性子?

她有些犹豫不决的看着他。

贺东庭勾唇:“当然了,你可以选择不去,下午我带你去欢乐谷。”

“我去!我要回去!”

贺宝贝迫不及待的开口。

男人低眸看她,目光有些冷:“真的要去?”

“嗯!”贺宝贝很坚定的点头。

贺东庭不再说话,脸色却很沉。

贺宝贝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看着他:“哥哥,我、我走了。”

贺东庭忽然转身回了屋。

“哥哥……”

贺宝贝跟了一步,有些不知所措。

旁边,管家适时的出声:“小姐,汽车已经准备好了,您看?”

贺宝贝垂下小脑袋。

她想了想,最后还是一咬牙,转身就毅然决然的上了车。

很快,司机驾车离开。

殊不知,在她离开以后,男人站在二楼的窗边,凝视汽车离开的方向,良久。

心,彻底寒下。

……

轿车出了城区以后,行驶在山间的柏油马路上。

贺宝贝趴在车窗边,两眼兴奋的看着窗外的山林美景,只要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能见到爸爸妈妈了,她的心里就好高兴呀!

三个多小时的车程,很快到达目的地。

这里是美丽富饶的大山,清风中夹杂着新鲜的泥土味道,远远望去,崇山峻岭犹如眉黛。

“小姐,我只能把您送到这里。”

司机下了车,为她拉开了后座车门。

贺宝贝走了下来。

她有些迷茫。

“我不认识路啊。”她这样说道。

司机指了指远处,有个小男孩正站在田坎上。

“您可以去问问他。”司机说道。

贺宝贝抬了头,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

她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点了头:“好吧,我去问问。”

司机微笑不语。

贺宝贝一边小心着脚下的泥土,一边慢吞吞的朝着田坎边走去。

忽然,身后传来引擎声。

她猛地转回头,却见着司机正将车开离。

“喂!”

她欲追。

汽车却已经绝尘离去。

果然,司机走了。

贺宝贝的心里升起恐惧感,她不安的看着陌生的周围。

但很快,她的目光再次落在了田坎边的小男孩身上。

“嗨,你好!”

她走了过去,目光看着小男孩儿:“请问,你知道张家在哪里吗?”

小男孩歪着脑袋,好奇的看着她。

贺宝贝继续比划道:“张家,张大禾,你知道吗?”

“妈妈!”

小男孩忽然转了头,冲着田坎里叫了一声。

很快,一个农妇出现在贺宝贝的眼前。

“你是?”

农妇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打扮光鲜的小女孩。

“阿姨你好。”贺宝贝很有礼貌的问道:“请问您知道张家在哪里吗?”

“张家?哪个张家哟?”农妇抹了把脸上的汗水,笑得很憨厚:“这里很多姓张的!”

对了,这里是张家村,自然有很多姓张的。

贺宝贝继续道:“张大禾,您知道张大禾家在哪里吗?”

“噢,张大禾啊,晓得晓得,他家在村头那里,你跟着这条路走,只要看到有个两层楼的房子,那就是张大禾家。”农妇笑着说道,黝黑的皮肤在太阳光下泛着微微的光。

“谢谢!”

贺宝贝冲她笑了笑。

农妇看着她,忽然道:“你是张大禾家的大姑娘?”

“啊?”贺宝贝愣了一下。

农妇却径直点头,连连说道:“对头对头,你一定是张大禾家的大姑娘,咦,你不是去城里头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我……”

贺宝贝迟疑了一下,解释道:“我是来看爸爸妈妈的。”

“噢,是这个样子哦……”农妇笑眯眯的。

贺宝贝转身离开。

按照农妇的话,她一直都顺着小路往前走,大约二十多分钟以后,终于看到了一栋两层小楼。

远远地,她看到母亲正在门前小院子里晾衣服。

“妈妈!”

她高兴极了,撒丫子就跑了过去。

李春华听到声音,抬了头,待见着贺宝贝的时,明显一惊。

这时,贺宝贝已经跑到了她的面前。

“妈妈!”

她开心的笑道。

李春华望着她,呆呆愣愣的,像是没有回过神。

“妈妈?”贺宝贝微微皱眉,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您怎么了?”

李春华忽然回过神。

“你怎么来了?”她惊叫。

“我”

贺宝贝还没来得及说话,李春华忽然就丢掉了手里的衣服,急急忙忙的往屋子里走,嘴里还在喊着:“大禾,大禾,你快出来,哎哟,出大事了,你快出来!”

贺宝贝杵在原地,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半分钟不到,一个披着蓝色外褂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贺宝贝看到他,喏喏的:“爸爸……”

张大禾用目光打量着她,眉头皱得很紧。

“你咋个回来了?”他质问道。

贺宝贝咽了咽口水,急忙道:“我是回来看望您们的,我”

“贺先生知道吗?”张大禾打断她道。

“嗯,知道。”贺宝贝点头,表情有些怯生生的。

张大禾拧紧眉头,还是有些不可置信:“你是自己跑出来的?还是贺先生让你回来的?”

“我不是自己跑出来的,是、是东庭哥哥让我回来的。”贺宝贝嗫嚅着唇,心里有些害怕:“爸爸,你别这样看着我好不好?”

张大禾冷哼一声。

“莫名其妙的,你回来干啥子?”

“我想您们了……”贺宝贝咬着唇道。

张大禾看了眼自己的妻子,接着又重新看向小女孩,继续问道:“既然是贺先生让你回来的,那贺先生在哪里?”

对于贺东庭,张家人都很忌惮。

当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可张大禾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男人曾用一把枪抵在他的脑门上,用着狠厉的语气威胁他说,让他永远都不许再见自己的女儿。

张大禾对贺宝贝没有感情。

虽然她是他的第一个孩子,可惜是个女孩,他家只需要男孩。

不过,他倒是不后悔,因为这个丫头给他赚了不少的钱,是一棵摇钱树!

“哥哥在首都。”

贺宝贝的声音很轻细,多年的养尊处优,令她看起来像是一只金丝雀,漂亮却柔弱。

张大禾听到贺东庭没来,倒是不由得暗暗舒了口气。

他畏惧那个男人,每年一次的见面,令他备受折磨。

有的时候,他是一点都不想和女孩见面,可是没办法,他必须得听从贺家的安排,每年都要和女孩见面!

“既然来都来了,那就进来吧。”

张大禾最后看了她一眼,转身进了屋。

李春华站在原地,目光复杂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妈妈,弟弟呢?”

贺宝贝倒是没怎么在意,她微微的笑了起来,很努力地想要取悦自己的父母。

“上学。”

李春华没好气的答了句,嘴里嘟嚷着:“真不晓得你回来干啥子。”

贺宝贝没敢再说话。

“我、我先回屋了。”她说道,一边迈步往屋子里走去。

刚进门,扑面而来的就是呛人的廉价烟草味以及汗臭。

“咳咳咳……”

她被呛得眼泪都出来的。

可等着她咳嗽完了以后,这才发现屋子里正坐着四、五个男人,大家皆是一脸惊讶的看着她。

茶几上凌乱的摆放着廉价的香烟和白酒,他们在打牌,屋子里乌烟瘴气的。

“哎哟,这个妹妹是哪个哦?”

一个瘦皮男人开了口,目光猥琐的打量着女孩儿的纤细身子。

“我家大姑娘。”张大禾答了句,嘴上还叼着一根烟,手里正熟练的发着扑克牌,满脸的不屑。

“长得漂亮啊,大禾,我咋个都没见到过?”瘦皮男人笑了起来,抚着自己的下巴,看着女孩儿的眼神极度下流:“大禾,你家大姑娘不是在城里头嘛?咋个回来了,是不是嫁不出去了哟,哈哈哈……”

张大禾皱起眉。

他抬头扫了眼杵在原地不知所措的女孩儿,声音里很不耐烦:“憨站在这里干啥子?上楼去,喊你妈给你收拾一下房间。”

“哦哦……”

贺宝贝连忙点头应道,没敢再看其他人,急急忙忙的就往楼上走去。

可她分明能够感受到得到,那些男人的目光一直都跟在她的身后,不禁令她出了一身的冷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