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98章 小王子(中)

慈善晚宴的前半部分是由明星献唱,到了后面,才真正的展开本晚的主题——慈善拍卖!

主持人走上台,演讲着早已准备好的台词:“……除却维持活动必要开销,本次拍卖活动所得善款将全部用于捐资助学,助力贫困山区的教育事业发展以及弘扬传统文化。宫家集团慈善基金会作为公益指导单位,将全程监督运作……好了,现在拍卖开始!”

第一件被送上来的拍卖物品,是一串檀木佛珠。

根据主持人的介绍,此物的捐赠者是宫家集团董事长的母亲,也是本次慈善晚会的发起人。

作为头筹,众人自然一番抬价,到了最后,此串檀木佛珠的价值竟然飙到千万,令人唏嘘。

贺宝贝眨巴着眼睛,默默的看着这满场热闹。

过了会儿,她又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

贺东庭的神情很自然,修长的双腿交叉,深黑如潭的眼眸,冷漠的倒映着前边舞台闪烁的光亮。

他抿着唇,刀削般的冷峻容颜,格外凛冽。

“……哥哥。”

小女孩怯生生的出了声。

贺东庭听到声音,转了头,冷冽的目光在落到贺宝贝白皙的小脸上时,渐渐转为柔和。

“觉得无聊了?”他低低问道,大手抚过她的小脑袋,满含怜惜。

贺宝贝仰着脑袋,目光直盯着他道:“哥哥,你为什么不举牌啊?”

贺东庭笑。

“没看到喜欢的。”

他回答得很随意。

贺宝贝努了努小嘴巴,转头看着前边热闹的舞台。

现在的拍卖品是一个花瓶,长得很普通,但听说是清朝末年的宝贝。

“哥哥,你上次把我的花瓶摔碎了。”

贺宝贝慢慢的开了口。

“嗯。”贺东庭点头,把这小家伙抱到怀里,完全不顾场内的这么多双眼睛,依旧我行我素。

他亲昵的贴在女孩儿的脸庞,声音宠溺:“乖,你想要这个花瓶?”

只要贺宝贝点头,那么不管花多少钱,贺东庭必然会让她如愿以偿。

“不要!”

贺宝贝摇了头,皱着一双小眉头:“那个花瓶好丑的。”

贺东庭有些无奈,这个小家伙好像在闹情绪。

“那你想要什么?”他问道。

“唔……”贺宝贝歪着小脑袋,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没有看到喜欢的。”

“好,那你看吧。”

“恩恩!”贺宝贝连连点头,小手抓着男人的大手,不停的伸着脖子在朝前边探望。

贺东庭浅浅的笑,看着小女孩的目光愈发的宠溺。

可是,过了没多久的时间,贺宝贝便觉得累了。

“不想看了。”

她开始使小脾气,将脑袋埋进男人的怀里。

贺东庭有些意外。

“怎么了?”

他问道,一边轻轻的拍着女孩儿的后背。

贺宝贝开了口,声音瓮瓮的:“这个拍卖会一点都不好玩。”

以前,贺东庭也曾带着她参加过很多拍卖会,琳琅满目的各类珍贵拍品,简直令人爱不释手。

可今晚的这场拍卖会,却是显得十分单薄无聊,大多数的拍品都是些什么私人物品,手镯项链什么的都拿出来拍卖,根本就没有一点看头。

对此,贺东庭的解释是:“慈善拍卖都是这样的,主要是为了做慈善,拍卖品都是噱头而已。”

“我不喜欢。”

贺宝贝很固执。

贺东庭搂着她,轻轻出声相哄:“乖,耐心一点。”

贺宝贝哼哼,在他怀里扭了几下,就像是个小泥鳅似的。

“贝贝。”

这时,一道男声传来。

贺宝贝从男人的怀里抬起脑袋,睁着一双乌黑漂亮的眼,看着不知何时出现的宫祁。

宫祁的手里端着一碟小点心,他笑道:“贝贝,你看!”

“这是什么?”

贺宝贝伸了脖子,好奇的往盘子里看去。

“小点心。”宫祁说道,弯腰将手中的东西放到贺宝贝的面前,目光却是看着贺东庭的:“东庭,刚才的事情我很抱歉。”

贺东庭没说话。

倒是贺宝贝很欣喜,伸出小手就想去拿点心。

但很快,她又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

“哥哥?”

她转回头,眼神儿祈求的看向贺东庭。

须臾,男人缓缓启声:“说谢谢。”

“谢谢!”

贺宝贝倏地转过头,笑眯眯的看着宫祁。

“不客气。”宫祁暗暗舒了口气。

贺宝贝就是个小馋猫,伸手抓起了一块小点心,直接就往自个儿嘴里塞,吧唧吧唧的吃得很开心。

贺东庭看着她,不禁皱起眉:“吃慢点。”

“唔唔唔……”

贺宝贝点头,两只小手里各拿着一块点心。

她笑嘻嘻的举到男人的唇边,示意他张嘴。

“我不吃。”

贺东庭拧着眉,大手握着小女孩的腰,防止她乱动摔下去。

贺宝贝很努力的把嘴里的食物咽入腹中,然后才叽叽喳喳的说起话来:“真好吃!这块点心是水果味的,哥哥,你就尝一下嘛,哥哥……”

她的声音娇滴滴的,就像是糖果一样的甜。

她很殷勤的看着你,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面全是渴求。

贺东庭拒绝不了,不知不觉的就张了嘴,轻轻地咬了一口,甜腻的味道,瞬间席卷整个口腔内。

他的眉头皱得更紧。

“好吃吗?”

贺宝贝眨巴着大眼睛,很期待的看着他。

贺东庭‘嗯’了一声,却不愿意再吃第二口。

“不要浪费哦!”

小女孩说了一句,毫不犹豫的就把男人咬过的点心,直接放到自己的嘴里。

贺东庭见状,眼神儿温柔。

贺宝贝却未看见,低头继续吃着盘子里的点心。

拍卖会行程已经进行了大半,中场稍作休息,客人们都在随意的交谈着。

这时候,贺宝贝已经将整盘的点心都吃掉了。

“呼呼,好饱啊!”

她伸了个小懒腰。

贺东庭却有些担心。

“会不会太撑?”他问道,大手覆在女孩儿的小肚子上,果然是鼓鼓的一团。

他有些不高兴:“你吃太多了,宝贝!”

“我不撑!”贺宝贝狡辩:“我现在还可以再吃!”

男人脸色沉下。

贺宝贝见状,眼皮儿一跳,赶紧伸手扯了扯男人的衣袖,可怜兮兮的:“东庭哥哥,我想上厕所。”

贺东庭深吸一口气。

他面无表情的松开手,并问道:“需要我陪吗?”

“不要啦,我很快就回来了!”

贺宝贝笑着摇头说道,从男人的怀里离开以后,直接就朝着卫生间方向跑去。

贺东庭看着女孩儿的背影,很是无可奈何。

……

另一边,贺宝贝已经跑进了卫生间里。

意外的是,她遇到了正在里面补妆的徐梦。

“贺宝贝!”

徐梦看见她,立刻笑了起来。

贺宝贝瞥她一眼,没有任何反应,直接就钻进了隔间里面。

她在里面呆了整整有五分钟,可等她出来的时候,徐梦却还在外面。

“你没事吧?”

徐梦看着她,皱着眉头道:“拉肚子了?”

贺宝贝摇头。

她沉默的走到镜子面前,弯腰开始洗手。

徐梦站在旁边,笑得妩媚:“宝贝,你还记得我吗?”

“当然记得!”

贺宝贝一听这话,当即就转过了身,她有些气愤:“你是梦梦,上次我们在伯伯家里见过面!”

她不是小傻子,她的记忆力很好很好!

“噢,原来你还记得我呀!”徐梦笑得愈发灿烂,她一步一步的走近贺宝贝,画着眼影的双眼,就像是会吸人魂魄的妖精儿:“我想让你帮个忙,你愿意帮我吗?”

“啊?”

贺宝贝微微一怔。

徐梦继续说道:“你和宫祁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叔叔。”贺宝贝如实答道。

“噢……”徐梦若有所思,她想了一下,又道:“我想认识宫祁,你能帮我搭个线吗?”

“搭个线?”

贺宝贝听到这话,有些迷茫:“什么意思?”

徐梦的眼中闪过一丝讥讽。

“就是让你把宫祁约过来,我想和他交个朋友!”

贺宝贝很敏感。

这是从小缺乏安全感的孩子们的一个共性。

所以,她很清楚的看到了徐梦眼中的嘲讽。

她很受伤。

“我、我……”

她想拒绝。

可是,此时此刻,这个在贺家备受宠爱的小公主,却忽然就语塞了。

说到底,其实贺宝贝自己的心里也明白,她到底只是贺家收养的一个孩子,如果有一天,贺家决定将她抛弃,那她就什么都不是了!

她的荣辱,从来都是掌握在别人的手上!

“你不愿意?”徐梦看着她,嗤嗤的笑:“还是说,你根本就办不到呢?”

“我能办到!”

贺宝贝忽然出声,她挑衅的看着徐梦:“我可以把宫叔叔约出来,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这下,徐梦倒是有些懵了。

贺宝贝看着她,继续道:“你以后不许再说我的坏话!”

说真的,徐梦好想大笑一场。

这算是哪门子的条件?

“好,我答应你!”徐梦说道,举起一只手,笑眯眯的:“只要你能帮我把宫祁约出来,我就答应你,以后绝不说你的坏话!”

“成交!”

贺宝贝很认真的点了头。

“一言为定!”徐梦点头,忍着笑。

贺宝贝很快离开。

殊不知,在她离开以后,徐梦在卫生间里笑得是前仰后附。

贺家的小公主,果然是脑子有问题!

……

贺宝贝在返回晚宴现场的途中,脑子里一直就在思考着,她该如何把宫祁约出来呢?

难道,要她直接去找宫祁说明原因?

可是,如果东庭哥哥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

刚思及这里,毫无预兆,走廊旁边的一扇木门忽然打开。

贺宝贝下意识的转头望去,可眼前一晃,她直接就被一双手给拖了进去。

“唔!”

她惊恐尖叫。

但对方紧紧捂住了她的嘴。

“是我!”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贺宝贝愣住,呆呆的抬起脑袋。

模糊的阴影里,少年的俊美轮廓,似曾相识。

“心肝哥哥……”

她毫无意识的喊出声。

啪!

整个房间里的灯亮起。

童乐似笑非笑的睨着眼前傻住的小丫头,笑得妖冶:“失望了吧?”

贺宝贝定眼一望,顿时满心失望。

“怎么是你呀!”

她很沮丧。

童乐弯了腰,二指勾起小女孩的下巴。

他挨得很近,几乎和她鼻尖碰鼻尖。

“不想看到我?”童乐佯装出很伤心的模样,哀哀道:“亏我在外面等了你这么久,宝贝妹妹,你就这样对待我吗?”

贺宝贝哼了一声。

她用力推开了少年,皱着一张小脸:“我才不喜欢你,你是坏人,还有啊,不许叫我宝贝!”

“第一,我不是坏人,我是你的童乐哥哥;第二,我不叫你宝贝,那我叫你什么?小甜心?”童乐说道,眼中尽促狭。

“呸呸呸!”

贺宝贝跺脚,连声道:“不许叫我宝贝,不许叫我甜心。”

“那你说,我该叫你什么?”童乐倚在墙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整个就是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贺宝贝的表情很认真:“我叫贺宝贝,你可以叫我贝贝,或者是贝儿。”

唔,别人都是这样叫她的。

“不行!”

童乐闻言,想也没想的就直接拒绝。

贺宝贝瞪起眼,美眸浑圆。

童乐继续道:“我就是要叫宝贝,怎样,来打我啊!”

还别说,贺宝贝听了这话,当真就举起了手,作势要打他。

童乐不动弹,双手环胸,睨着她的目光有些冷。

贺宝贝一抖,高举的小手,最终还是没能落得下去。

“讨厌你!”

她重新收回手,不高兴的鼓起腮帮子。

童乐却笑了起来。

“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他出声问道。

贺宝贝歪着脑袋,斜看着他:“为什么?”

童乐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粉色的小纸盒子,只有他的巴掌那么大,外面系得有白色蕾丝,看起来非常的精致可爱。

“哇!”

贺宝贝见状,有些期待:“给我的吗?”

“不然呢?”童乐哼哼,将小盒子交给她。

贺宝贝连忙接了过来。

她迫不及待的打开礼物,待看清里面的东西以后,眼中迸发出惊喜:“这是心肝哥哥送给我的吗?哇,好漂亮的满天星。”

盒子里面全是满天星的小花朵,被制成了干花,五颜六色的。

小女孩低头嗅了一下,小脸儿上全是笑容:“真香。”

“嗯!”

童乐应了一声,脸上没什么表情。

“这是心肝哥哥送给我的吗?”贺宝贝仰起脑袋,再次询问道。

童乐的眼神儿很深。

“你觉得呢?”他不答反问。

贺宝贝捧着盒子,笑眯眯的点头:“肯定是他,心肝哥哥说过,满天星就是他的幸运花,他最喜欢的颜色是粉色。”

童乐‘噢’了一声,反应很淡。

贺宝贝小心翼翼的将盒子盖上,一边说道:“我也喜欢满天星,上次我还查过它的花语呢。童乐,你知道满天星的花语是什么吗?”

贺宝贝很有礼貌。

她见到所有人,都会用尊称。

可唯独一个童乐,她就是要直呼全名。

童乐倒是习以为常,他浅浅一笑:“说吧,它的花语是什么?”

贺宝贝仰起脸,两眼亮晶晶的看着他:“满天星的花语就是……真心喜欢、关心、纯洁!”

“我知道了。”童乐点头。

贺宝贝冲他笑了一下,接着又道:“我还有个事情要问你。”

“问吧。”

童乐难得有耐心。

贺宝贝看着他,嘴角梨涡忽现:“心肝哥哥的邮箱号是多少啊?”

“嗯?”

童乐意外。

贺宝贝解释道:“我现在已经学会打字了,你上次不是说,为了保护心肝哥哥的安全,所以你不能把他的手机号给我吗?唔,然后我就回去想了一下,如果不能打电话的话,写信总该可以吧?”

童乐不语。

“我现在已经学会打字了。”贺宝贝说到这里,神情有些自豪:“虽然我打字很慢,但是东庭哥哥说了,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一步一步的来,所以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会打得很快的!”

童乐听完这些话,漂亮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嘲弄。

“你倒是费尽心思。”

他如是说道。

贺宝贝不明所以,她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连写信也不可以啊?”

童乐张了张嘴。

本来,他是想直接决绝。

可是,这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另外一句。

“可以写信。”他说道。

“真的?”贺宝贝闻言,高兴起来:“那你快点把邮箱号给我吧。”

“我没有笔和纸。”童乐答道,含笑看着她:“下次给你,好不好?”

“好吧……”

贺宝贝低下脑袋。

童乐抬了手,想要抚摸她的小脑袋。

可他犹豫了一下。

“我要走了。”

这时,贺宝贝忽然抬起脑袋说道。

然而,就在她看到他举起的那只手时,微微惊讶:“你要打我?”

童乐微怔。

“没有。”

他淡淡的收回手。

“那你让开!”贺宝贝毫不犹豫的说道。

童乐从门边离开,纯黑的瞳目,一直落在小女孩的身上。

贺宝贝已经打开门。

“童乐,谢谢你!”

临走之前,她回头看了他一眼。

“嗯,去吧。”童乐朝她点了点头。

贺宝贝头也不回的离开。

童乐却站在原地,呆愣了好久。

他不知道自己最近这是怎么了,总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

贺宝贝走回现场的时候,发现贺东庭正站在出口处,周围到处都是保安在巡逻。

难道出了什么事儿?

贺宝贝心里惊讶,连忙朝着男人跑去。

“东庭哥哥!”

她喊出声。

贺东庭本来是背对着她而站,当听到贺宝贝的声音时,倏地转过身。

他几乎是大步上前,一把就将人给捞进了怀里。

他的力气很重,箍得女孩儿的腰身都微微的泛着疼。

“疼……”

贺宝贝皱起五官。

“跑去哪了?”男人低沉出声,目光犀利的看着她。

贺宝贝缩了下脖子,这才后知后觉,她肯定是让东庭哥哥担心了。

“我迷路了……”

她低下脑袋,小手揪着男人的西装外套。

贺东庭按耐着怒气。

“人找着了?”

宫祁不知从哪里走了出来。

贺宝贝看到他,立马就想起了自己答应过徐梦的事情。

“宫”

她还没开口,贺东庭抱着她就往外走。

“哥哥!”她惊呼。

贺东庭表情冷酷:“闭嘴!”

天知道他有多担心她,这小丫头根本就不能离开他的视线!

贺宝贝到底是跟了贺东庭这么多年,立刻就能感觉出来,男人在生气!

她立马变乖了,软软的趴在男人的肩头,只是睁着一双眼,看着站在会场门口的宫祁,距离他们越来越远!

轿车已经候在外面。

助理员看到男人正走出来,立刻恭敬的拉开后座车门。

贺东庭目不斜视,抱着人钻入车内。

“回大院!”

他厉声下令。

司机应了一声,立刻发动引擎上路。

车厢内,格外静寂。

贺宝贝乖巧的缩在男人的怀里,半点声音都不敢出,两只小手揪着男人的外套,粉唇抿得很紧。

须臾,贺东庭忽然扳起她的小脸。

他左右观察,最后对上了女孩儿闪烁的眼。

“宝贝!”

他沉沉的出了声。

贺宝贝浑身一瑟,颤抖着睫毛,没敢和男人对视。

贺东庭冷笑,缓缓出声:“你去见谁了?”

心里‘咯噔’就是一下。

贺宝贝慌张的抬眼看向男人,急忙摇头:“没有,我没有……”

“没有?”

贺东庭捏住她的下巴,微微用力:“宝贝,你敢撒谎!”

“疼……”贺宝贝皱起眉。

贺东庭充耳不闻,声音依旧冷冽:“说,你去见谁了!”

会场内有监控,就算她不说,他照样可以调出视频!

可是,如果他真这样做了,那这小丫头就要遭殃了。

“我说!我说!”

贺宝贝疼得受不了,可她又不敢和贺东庭动手,只能扬着下巴任由他捏着。

她的小脸儿很白,声音微颤:“我见到了……见到了……梦梦!对了,我见到了梦梦!”

“梦梦?”

贺东庭拧眉,脑中搜寻着有关这个名字的任何讯息。

“就是那个在伯伯家里的梦梦!”贺宝贝适时的出声解释道。

贺东庭盯着她。

“她找的你?”

他了解贺宝贝,按照这个小丫头的性格,她根本就不是个会主动的人!

可是,贺东庭又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年的了解,终有一天,会因为某些人的出现,彻底的颠覆!

“她找我帮忙!”

贺宝贝回答道:“那个梦梦说,她想和宫叔叔交朋友!”

“宫祁?”贺东庭皱起眉。

“恩恩!”贺宝贝点头,她继续道:“我还和她做了约定,如果我帮忙把宫叔叔约出来了,那她以后就不能再说我的坏话了!”

她的眼神儿很清澈。

她说的是实话。

贺东庭松了手。

“唔……”贺宝贝得到自由,赶紧用手揉着自己的下巴,有些微微的疼,她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对不起,宝贝。”

男人看着她,声音深沉。

贺宝贝摇头,低着脑袋,默默地揉着自己的下巴。

贺东庭将她的手拿开,转而亲自为她揉捏着下巴,他怜惜的看着她:“宝贝,你以后要听话,不准动不动就消失,知道吗?”

“知道了。”

贺宝贝乖乖的答道。

末了,她又小心翼翼的问道:“哥哥,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问吧。”贺东庭点头,轻轻地抬起她的下巴,左右看了看,发现女孩儿娇嫩的肌肤上已经被留下了一个拇指印,这令他更加内疚。

“哥哥,为什么你总是要让我听话?”

“因为你不够听话。”贺东庭答道。

“可是……”贺宝贝皱起眉,有些纠结:“我已经很听话了。”

从小到大,贺宝贝都认为自己是最听话的。

哥哥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难道她还不够听话吗?

“我要你以后也听话,你做得到吗?”贺东庭看着她。

“嗯!”

贺宝贝闻言,没有多想的就点了头。

她开口说道:“从小到大,我都是最听哥哥的话,等我以后长大了,我还是会听哥哥的话。”

贺东庭忽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

“宝贝,你最喜欢的人是谁?”

“东庭哥哥呀!”贺宝贝很快的答道。

“那如果,以后有比我更好的人出现了,你会喜欢谁?”贺东庭继续问道。

贺宝贝眨了眨眼,笑着道:“当然还是东庭哥哥啊。”

“为什么?”

“唔,因为东庭哥哥已经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了,宝贝只喜欢哥哥。”

贺东庭无声的笑:“宝贝,你要记住你说的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