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197章 小王子(上)

中午,贺家。

刚吃过午饭,贺宝贝便开开心心的拿着小铲子要出门,花圃里的小番茄们已经长大了,她现在每天都要给它们浇水。

对此,贺东庭却有些不赞同。

“宝贝,现在外面的太阳很大,等到了傍晚以后再过去浇水,好不好?”

他在用商量的语气和她说话。

贺宝贝撅起小嘴巴,不大乐意:“它们会渴死的。”

“什么?”

贺东庭微怔,对于女孩儿的这句话,他一时间没能反应得过来。

“我说!”贺宝贝握着小拳头,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小番茄们会被渴死的,它们会被太阳晒死的!”

贺东庭失笑。

他朝着女孩儿伸出大手,俊颜温柔:“过来,宝贝。”

贺宝贝看到他的这个动作,不禁皱了下眉头,

但终归,她还是老老实实的走了过去,并将自己的小手放进了男人的大手心里。

贺东庭五指一收,轻轻松松的就把这个小丫头捞进怀里。

“中午不能给植物浇水,你这样不是在帮它们,而是在害它们。”男人开口说道。

“啊?”

贺宝贝闻言,却是非常的意外:“为什么呀?”

贺东庭稍微想了一下,解释道:“因为这个时候的温度是最高的,你给植物浇水以后,冷水的温度会使植物根部细胞代谢水平急速下降,导致吸水能力受阻,反而会降低它们的生存能力!”

贺宝贝听得有些迷迷糊糊的。

不过,她还是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中午不能给植物浇水。

“那……”她张了张嘴,乌黑的眼眸直瞅着男人:“那我什么时候可以给小番茄们浇水啊?”

“等太阳落山以后。”

男人答道。

“好吧……”贺宝贝垮了肩头,表情怏怏。

贺东庭看着她,忍不住低头在她粉颊边一吻,声音宠溺:“想不想吃个苹果?”

贺宝贝摇脑袋。

“吃个梨?”男人继续道。

“不想。”贺宝贝继续摇头。

贺东庭有些无奈了,大手轻轻地抚摸着女孩儿的长发。

“哥哥陪你看电视,好不好?”

贺宝贝闻言,瞬间仰起脑袋,巴掌大的小脸上,唇儿粉粉。

她很欣喜:“真的吗?哥哥要陪我看电视?”

最近,贺东庭一直都很忙,除了吃饭的时间以外,他都是呆在书房里的。

这让贺宝贝很不高兴。

“嗯。”

贺东庭点头,笑得迷人:“去开电视。”

“好勒!”

贺宝贝拍掌,起身就去把电视机打开,并且还不忘把遥控器拿了过来。

“给你!”她很大方的把遥控器递给男人。

贺东庭挑眉。

“给我做什么?”他开口问道。

贺宝贝眨了眨眼睛,表情特别的萌:“哥哥想看什么台,宝贝就陪着哥哥一起看。”

哎哟,这个贴心的小人儿噢!

贺东庭笑着摇头。

“不,今天宝贝想看什么台,我就看什么台!”

“真的?”贺宝贝两眼亮晶晶的看着他,小脸上的笑意更浓:“哥哥最好了!”

“我什么时候不好了?”

贺东庭故意板下脸。

贺宝贝裂开嘴笑,主动的扑进男人的怀抱里,搂着他的脖子撒娇:“哥哥什么时候都好,宝贝最喜欢的就是哥哥了!”

“小人精!”

贺东庭无奈的摇头。

“哈哈哈……”贺宝贝笑得无所顾忌,将身子窝在男人的怀里,拿着遥控器就开始换台,并最终找到了她想要看的偶像剧。

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正是喜爱看偶像剧的时候。

不过,关于偶像剧里的某些剧情,贺宝贝却是看不明白。

“哥哥,那个女主角为什么不让男主角给她换衣服?她都受伤了哎!”贺宝贝好奇的问道。

贺东庭皱着眉。

他该怎么回答?难道要他说,男女有别,所以女主角才会拒绝男主角给她换衣服?

可是,他怕适得其反,如果宝贝以后拒绝他,那该怎么办?

“哥哥?”

贺宝贝没有听到声音,不禁仰头看向男人。

贺东庭低了头,轻轻的笑:“因为他们彼此还不够熟悉。”

“噢,是这样啊……”

贺宝贝若有所思。

她想了一会儿,忽然又开口道:“东庭哥哥,我们够熟悉吗?”

“你说呢?”贺东庭看着她。

“唔……”小女孩鼓着腮帮子,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会儿,才很认真的答道:“我和哥哥当然很熟悉了,我还知道哥哥的屁股上面”

“宝贝!”

男人沉了脸,及时出声喝止。

贺宝贝吐舌头,表情很狡黠:“哥哥害羞啦?”

贺东庭很无奈。

“我们当然是最熟悉的,宝贝,不要忘了,你以后要和哥哥永远的生活在一起!”他说得很郑重,目光一直都盯着小女孩的双眼。

贺宝贝认真的点了点脑袋。

“宝贝记住了。”

“乖!”

男人满意,低头在那小粉唇上啄了一口。

“嘻嘻嘻……”

贺宝贝裂开嘴笑,转头继续盯着电视里的节目。

大约看了一个小时左右,贺东庭便抱着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贺宝贝神色怏怏,浑身都软绵绵的趴在男人的怀里。

她的作息时间很有规律,现在已经到了午休时间,她该睡觉了。

“睡吧,我抱你上去。”

贺东庭轻声说道,一边抱着人往楼上走。

“嗯……”贺宝贝闭了眼,安心的趴在男人的怀里沉睡。

从小到大,东庭哥哥的怀抱都是最坚实的,他永远都能保护自己。

……

这一觉,贺宝贝足足睡了两个小时。

等着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正躺在卧室里的大床上,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整个屋子里都很寂静。

“东庭哥哥?”

她出声喊了一句。

没有任何回音。

贺宝贝揉了揉双眼,慢吞吞的爬下床。

她穿好拖鞋走到卧室门口,打开房门以后,她又冲着外面喊出声:“东庭哥哥!”

另一边,贺东庭原本在书房里埋头工作,忽然听到女孩儿的呼唤声,他连忙从桌边站起,大步流星的就往外面走去。

“宝贝!”

男人拧着眉,快步到卧室门口。

女孩儿的表情还很懵懂,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发,小脸儿很白皙,就像是迷路的娃娃。

“做噩梦了?”

男人很担心,走近女孩儿以后,甚至都没有思考,直接弯腰就把人抱了起来。

贺宝贝软软的抱住他的脖子,声音很糯:“我想喝水。”

贺东庭先是一愣,随即无奈了。

“好,丫头,哥哥去给你倒水。”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便把人抱回了卧室里。

他想把人放回床上,奈何,贺宝贝抱着他不肯撒手。

“宝贝!”

他敛眉,沉声道:“松手!”

贺宝贝不听,主动的将自己微凉的面颊贴上了男人的脸。

“哥哥抱……”

贺宝贝撒娇。

贺东庭从来都禁不住这一招。

“小赖皮!”他轻笑。

贺宝贝哪管这些,她紧紧的贴着男人,卷长的睫毛一颤儿一颤儿的。

每次睡醒了以后,这丫头都特别的柔弱,典型的没有安全感的孩子。

贺东庭抱着人下了楼,正巧遇到管家。

管家看到如此亲昵的两个人,先是一愣,随即赶紧低了头,喏喏道:“贺先生,贺小姐,下午好!”

贺东庭目不斜视,直接抱着小女孩走向厨房。

“哥哥!”

贺宝贝出了声,她轻轻的靠近男人的耳边,低声道:“原来的管家先生呢?”

原来那个,早就被辞退了!

不过,贺东庭并不打算说实话,他回答得很简单:“原来的管家辞职了。”

“啊?”

贺宝贝挑起眉毛,表情很迷惑:“为什么呀?”

说实话,她很喜欢以前的那个管家。

为啥呢?

嘿嘿,因为那个管家比较好说话,他不会像别人一样限制她,有时候她要出门,管家都不会拦着她!

“家里有事。”

贺东庭回答道。

“是这样啊……”贺宝贝闻言,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那他以后还会回来吗?”

贺东庭有些不耐烦。

“喝水!”

他把人放到干净的料理台上坐好,亲自倒了水,而后递向她。

贺宝贝眨了眨眼,双手接过水杯,低着脑袋就开始慢慢地喝水。

她喝得很慢,一张小脸上的表情很恬静。

贺东庭站在旁边,目光一直盯着她。

过了许久,贺宝贝舒服的叹息一声,并举起手中的空水杯。

“喝光了!”

她笑得天真无邪。

贺东庭‘嗯’了一声,接过她手里的水杯,又为自己倒了一杯水。

相比较女孩儿的秀气,男人喝水的动作便比较豪迈一些。

贺宝贝睁着眼,安安静静的看着贺东庭喝水。

“东庭哥哥。”

她慢悠悠的出了声。

“嗯?”

贺东庭应道,一边将水杯放下。

他弯了腰,重新把人抱了起来。

贺宝贝倒是习以为常,她双手抱着男人的脖子,近距离的看着他冷峻的容颜。

“你是不是还要继续工作?”

她努着嘴巴问道。

贺东庭低头看她一眼,抱着人往外走。

“怎么了?”

他问得漫不经心。

“哥哥你好久都没有陪我了。”贺宝贝有些不满意,小手揪着他的衬衣。

贺东庭失笑。

“要我怎么陪你?”

这丫头极好满足,有时候只需要让她吃一根冰淇淋,她便能高兴得手舞足蹈。

不过,现在已经是秋天了,她不能再吃冰淇淋。

“陪我看电视!”

贺宝贝想了又想,最后只想出了这么一个要求。

“宝贝,你在两个小时以前就已经看过电视了,凡事要懂得劳逸结合!”贺东庭并不赞同她整天都呆在电视机面前,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宝贝丫头以后是个近视眼。

“那你说,我能做什么?”

贺宝贝很不高兴。

贺东庭脚步不停,他抱着人往楼上走,一边道:“你可以看看书。”说着一顿,他低头看她:“这样吧,宝贝,我们去书房里看书,好不好?”

“你给我讲故事?”

女孩儿仰着脑袋,两眼闪闪的望着他。

贺东庭有些无奈。

“宝贝,你都已经这么大了,怎么还能让我给你讲故事呢?”

贺宝贝闻言,有些伤心:“可是,哥哥你以前也会给我讲故事啊!”

贺东庭叹气,开口道:“那是因为你还小,宝贝,你现在已经长大了!”

“那我可以玩电脑吗?”

贺宝贝说道,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

贺东庭脚步微顿。

但仅仅片刻,他恢复如常,缓缓道:“可以,但是你只能玩一个小时,然后就要看书,记住了吗?”

“好!”贺宝贝点头。

进了书房里以后,贺东庭帮她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贺宝贝跃跃欲试,抱着笔记本坐在男人的身边,嘴畔的梨涡忽隐忽现。

“我想学习打字!”

她这样说道。

贺东庭有些意外,他看向小女孩道:“怎么会忽然想到要学习打字了?”

“团为我想给心”贺宝贝说到这里,急忙闭了嘴,改口道:“因为我想……我想……呃,反正我就是想学习打字!”

她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从小到大,贺宝贝就没撒过谎。

贺东庭眯眸,并未放过小女孩脸上的慌张之色。

“真想学?”他问道。

“嗯!”贺宝贝很认真的点头,两只小手都拽着男人的大手,娇滴滴的握着他的大拇指,撒娇似的摇着:“东庭哥哥,你就教我嘛……”

贺东庭沉吟。

但很快,他点了头:“好,我教!”

“哇!”

贺宝贝高兴的睁大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男人:“真的吗?真的吗?”

她没想到的是,东庭哥哥居然这么好说话!

“嗯。”

贺东庭表情很淡,把人抱在腿上坐着,开始一步一步的教她学习。

贺宝贝学不会五笔打字,而且这个比较难,所以男人决定教她用拼音打字。

所幸的是,贺宝贝的拼音基础很好,所以她学习起来倒也不怎么费劲儿,只是在键盘操作这方面,她并不是很熟悉。

“慢慢来,久了以后你就会熟悉了。”

男人安慰她。

“好!”

贺宝贝点头,低着脑袋,很认真的在键盘上敲打着。

她的速度很慢,一分钟顶多只能打出十几个字,但对她而言,已经足够高兴。

贺东庭看她学得认真,倒也没有去打扰,继续自己手中未完成的工作。

不知不觉的,一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

“宝贝,时间到了。”

男人头也没抬的出声道。

“知道了。”

贺宝贝倒是乖得很,听到了男人的这句话以后,她立马就关了电脑。

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书架前边开始挑书看。

殊不知,在她的身后,男人正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最后,贺宝贝挑了一本《小王子》,它的作者圣埃克苏佩里是法国文学史上最神秘的飞行员,与伏尔泰、卢俊、雨果同入先贤祠。毕生崇尚自由,致力于从航空探索人生与文明。小行星以他命名,五十元法郎印有他的肖像,而最后,他于1944年的一次航拍侦察任务中失踪。

可以说,圣埃克苏佩里的一生都是充满传奇的。

这是贺宝贝最喜欢的一本故事书。

小的时候,她最喜欢的就是里面的玫瑰花,因为它有一个爱他的小王子,她很嫉妒。

可长大了以后,她又不喜欢玫瑰花了,她觉得玫瑰花很可怜,因为她太娇气了,一旦离开了小王子的保护,它就只有枯萎!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这本书的时候,贺宝贝总是会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

甚至,她还有一种错觉,她觉得那朵娇气的玫瑰花,很像自己!

“……宝贝?”

男人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

“啊?”

贺宝贝淬然回过神,抬起头,却正好撞入男人深邃的黑眸中。

贺东庭看着她,笑得宠溺:“你的新衣服到了!”

前些日子,男人曾带着她一起去挑衣服,非常多的漂亮裙子,深得贺宝贝的喜爱。

但因为她的身材太过娇小纤细,所以很多裙子都得量身定制。

“裙子到了?”

果然,贺宝贝听到这句话,一张小脸儿上立刻溢出了灿烂的笑容。

她随手就把《小王子》扔到了旁边,连忙往楼下跑去。

“小心点!”

男人不放心的跟在她的后面。

贺宝贝哪管其它,‘噔噔噔’的就顺着楼梯跑了下去,管家正站在客厅里,看都小女孩出现的时候,笑得很殷勤:“小姐,您的新衣服到了。”

“嗯嗯嗯!”

贺宝贝点头,转来转去的看着那些漂亮的新衣服。

旁边的设计师见状,微笑道:“小姐,您现在需要试穿一下吗?”

“可以吗?”

贺宝贝说道,目光却是看向了身后的贺东庭。

男人敛眉。

“尺寸对了就好,不需要再试穿。”

说真的,他不喜欢这丫头试穿衣服,所以每次都是带她去逛商场,只要觉得不错,都会帮她买回来。

在他的认知里,试衣服就得脱衣服,特别是女孩子的裙子,几乎全身都要脱,很容易着凉。

“……好吧!”

贺宝贝撅起小嘴巴。

贺东庭瞥她一眼,什么都没说,转身回了楼上。

管家开始吩咐佣人们整理衣服,这里有将近二十多件衣服裙子,都需要按照顺序放好。

贺东庭有轻微的洁癖,最看不惯的就是凌乱。

贺宝贝显得无聊,呆呆的在客厅里站了一会儿,直到管家询问的声音传来:“小姐,您还有别的什么事吗?”

“没……”

贺宝贝摇头,转身回了楼上卧室里。

……

几日后,贺东庭带着贺宝贝一同出席了由某位友人举办的慈善晚宴。

这是他答应过她的事情。

晚宴现场,星光闪耀。

贺宝贝惊呼连连,因为她看到了好多个电视明星。

而相比较她的兴奋,贺东庭倒是淡定得很,拉着人坐在席位上,慢条斯理的翻阅着今晚的宴会流程介绍。

“哥哥,你看那个人,我看过她演的电视剧哎,好厉害呀!”

贺宝贝说着话,不停的摇着男人的手臂。

她今天穿这一身香槟色的小礼服,头发挽成了一个花苞头,巴掌小脸上未施粉黛,在这一堆衣香鬓影的女人里,显得非常的清纯可爱。

贺东庭低低的‘嗯’了一声,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哥哥,我想过去拿一朵花!”

女孩儿忽然出声道。

男人闻言,不禁抬了头。

“拿花?”

“是呀!”贺宝贝点头,指着前边不远处,说道:“你看,那里有人在发花哎,我已经看到好多人过去领花了,我也想要!”

贺东庭抬头,顺着小女孩所指的方向望去。

“好!”

他点头,欲从椅子上起身。

“哎!”贺宝贝死死地拽住他。

贺东庭低头,有些不耐:“又怎么了?”

贺宝贝鼓着腮帮子,蛮可怜的:“我要自己去!”

“宝贝!”

“哥哥,我自己可以的!”她想自己做一次,以前都是哥哥替她做,她现在要自己做。

贺东庭无奈。

他只得重新落座,视线盯着小女孩:“去吧,小心点。”

“好啊!”

贺宝贝笑着点头,赶紧就朝着前边跑了过去。

她来到了发放鲜花的地方,伸出一只小手就道:“请给我一枝花!”

发放鲜花的是个小姑娘,应该是宴会里的工作人员。

她看到贺宝贝的时候,蛮意外的:“你是模特?”

“啊?”

贺宝贝微楞。

工作人员解释道:“我们这些花是发给模特的,你是吗?”

贺宝贝是真的很想要一枝花。

“是,我是!”

她违心的点头道。

“好的,这是给你的!”工作人员见状,立刻挑了一枝白玫瑰给她。

贺宝贝一看,立刻就想到了《小王子》里的那朵娇滴滴的玫瑰花。

“我不喜欢玫瑰!”

她这样说道。

工作人员愣住,随即冷笑起来:“我们这里只有玫瑰!”

“可是,可是我刚才还看见有”

“不喜欢就拿来!”

工作人员有些生气,伸手就要夺回小女孩手里的玫瑰。

贺宝贝受惊,连连往后退,却不注意踩到了身后人的脚上。

“哎哟!”

对方叫了一声。

贺宝贝连忙转过身,却意外的对上了一双熟悉的眼。

“贺宝贝!”

梦梦挑起了眉毛,满脸的惊讶。

贺宝贝有些踌躇,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提步就想离开。

“站住,把花还来!”

工作人员拽住她。

贺宝贝挣扎,急得想哭。

“哥哥!”

她叫出了声。

“嗤……”梦梦在笑,一脸的幸灾乐祸。

可是,贺宝贝却似乎看见,梦梦在笑话她,笑她是小傻子!没人要的小傻子!

“宝贝!”

远处,贺东庭已经疾步冲了过来。

男人浑身怒气,一把将女孩儿拽进怀里的同时,黑眸如利刃扫过围观的众人,宛若雷霆之钧,吓得人心惶惶不安。

工作人员的脸色惨白惨白的。

这边的动静闹得有些大,宴会主人走了过来。

“东庭。”

宫祁一身黑色燕尾礼服,英挺俊美,浮雕般的容颜,更是明朗如玉。

他走了过来,先是看了眼受惊的贺宝贝,接着又望向工作人员,脸色沉下,极为不悦:“你是怎么招待客人的?”

“我、我……”

工作人员张了张嘴,却在男人的犀利目光下,一个字都说出来。

“出去,换个人过来。”宫祁继续说道。

“是,是!”工作人员连忙离开。

叹了一口气,宫祁重新看向好友怀中的丫头,微笑道:“贝贝,好久不见了呀!”

贺宝贝听到声音,怯生生的从男人怀里抬起脑袋。

“宫叔叔。”

她的声音很轻细,娇滴滴的像是小兔子。

宫祁差点吐血。

为什么这个丫头喊所有男性都是哥哥,唯独他就是叔叔?

“咳。”他轻咳一声,接着看向脸色很差的好友贺东庭,道:“东庭,刚才的事情是我安排不周,我在这里向你和贝贝”

“不必!”

贺东庭淬然出声打断他,搂着贺宝贝就往回走。

宫祁跟了两步,最终还是停了脚。

旁边的助理见状,忍不住嘀咕:“这人怎么这样啊,老板你都向他致歉了,居然还不理人。”

宫祁笑了笑,无所谓道:“东庭的性子就那样,关键是贝贝受委屈了,他才会不高兴,况且,他没追究就已经给足我面子了。”

“那个小姑娘是谁啊?”助理好奇的问道。

宫祁正欲开口回答,另外一道声音忽然岔了进来:“她是贺东庭的未婚妻。”

“你是?”

宫祁转了头,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位年轻女孩儿。

梦梦举起了手中的香槟,笑得妩媚:“我是贝贝的好朋友,我是徐梦,大家都叫我梦梦!”

宫祁闻言,点了点头:“你好,梦梦!”

“宫先生,我听说您”

“抱歉,我那边还有事,先告辞。”

根本不给徐梦说话的机会,宫祁很快又急急离开。

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徐梦笑得愈发得意。

贺家,她攀不了。

宫家,倒也不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