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87.一笑一尘缘87

一夜相伴,诀衣与帝和说话轻松随意了几分,他调xi她,她难道不会揶揄玩笑么。

诀衣轻笑,“不过一夜野眠,今晚我拉另外一个男人躺一晚不就又是’一夜夫妻’了。”明亮的眸子看着帝和,“你这个’前夜夫君’怎么可能会舍不得呢?”

“真是狠心的露水娘子呀。餐”

诀衣从草地上坐了起来,把身边的九玄琵琶收好,看着清澈的蓝天,若是每天这样,该要怀疑她还是不是在异度世界了。

帝和翻身平躺在草地上,十指交叉枕在脑后,“这天过不久就要变色了。斛”

“乌鸦嘴。”

但,帝和这只乌鸦还真是一只说话准得吓人的乌鸦。没多久,天空开始飘来乌云,一朵两朵堆积在一起,慢慢的把两人头顶湛蓝的天空盖得严严实实的,半丝蓝色都看不到。

诀衣感叹,“乌鸦都不如你。”

“你夸我的时候,特别可爱。”

“……”

这家伙的脸呢?

看到乌云越来越多,诀衣向四周看了看,茫茫无际,不知道要去哪儿才能躲雨了。

“走了。”

“去哪?”帝和问。

“去找不用淋雨的地方。”

帝和笑了笑,从头下面朝诀衣伸出一只手,拉他起来。

诀衣瞟了眼,正打算转身不理他走开,没想到帝和说道:“你不拽我起来以为能走掉吗?”太天真了!虽然她是九霄天姬,可是在异度,他的地盘,乖乖听话比和他逆反着来要轻松很多,他不会为难乖巧可爱的女子,但是特别喜欢跟有趣的人逗乐。

“我揍人的时候比夸人更可爱。”

“我就喜欢你可爱的样子。”帝和摆出一幅’你揍我吧,我等你揍我’的欠揍模样,好像诀衣揍他,正中他的下怀,让他有逗她的借口。虽然惩罚人这种事他不常做,可偶尔对她做,甚觉有趣的很,不是寻常人逗起来就是好玩很多。

诀衣撇了下嘴,朝着帝和抬起了一只脚,要手没有,要脚有一只,爱拉不拉。

帝和倒也不嫌弃,伸手抓着诀衣缎面绣鞋,一把从草地上跃起,站好了之后,还故意把手往鼻子面前闻了闻,“嗯……好像有股味道。”

“放心,昨天没踩不可爱的东西。”

“没踩怎么可能遇到本皇。”

她的狗屎运很好,遇到他这样大方又不记仇的大尊神,若换了旁人,恐怕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诀衣瞟了帝和一眼,选了东边,抬腿向太阳升起的方向走去。大江东流,异度也同样如此,有水的地方必然就有人居住。

“猫猫。”

“猫猫。”

帝和在诀衣的背后连叫了她几声,不见她回头,嘴角一丝坏笑,“猫猫,你腰带散开了。”

诀衣:“……”

低头一看,腰带完好的束在腰间,顿时转身怒视帝和,“一个把戏玩几次,不累么?”

帝和走近,“你的意思是,让我多换换把戏玩你么?”

“……”

诀衣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能安然无恙的活几百万年没被人砍死也是奇迹了。”

“哈哈……”

两人并肩走的时候,帝和摇着扇子,悠悠然,很是闲散,而诀衣却仔细的观察身边的情况,惦记着他们要抓血魔的事。既然血魔是冲着她来的,她在外面的草原睡了一晚,血魔有可能在周围埋伏了一晚上,不晓得帝和在身边它会不会显身。

三声天雷过后,大雨随后落下来。

百色扇化出来的墨色大伞撑在了诀衣的头上,不晓得怎么回事,诀衣总感觉伞太小了,想避雨,必须朝帝和靠近,两人几乎是挨着身体走在伞下。他的气息似乎变强了,总飘忽在她的鼻息之间,挥不去。

无奈下,诀衣释放仙泽,用仙光隔开了落下的雨滴,从帝和的伞下走了出来。

“你莫淋着,我没事。”

帝和伸手把诀衣拉到伞下,笑笑,“在本皇的身边,淋雨的女子,从不曾出

现过。”

“你不用对我炫耀你的博爱。”

“醋了?”

诀衣:“生平最不爱的就是醋。”

“醋醋无妨。”

“你百万年来修的是脸皮增厚功么?”

帝和又是爽朗大笑,亦不知为何,调侃他的人不少,她每次调侃时眼中总带着不加掩饰的嫌弃,让他觉得颇为喜庆,灵动而真实的很。

两人走了不多时,诀衣拉着帝和忽然腾云驾雾而起,昨夜飞来时,她忘记帝亓宫在哪一方,刚才脑中忽然想到一计,在帝亓宫里倒可能轻轻松松把血魔给收服。

“帝亓宫,是朝这边么?”诀衣问道。

帝和不答反问,“你不会以为跟踪我们俩人的就是血魔吧?”

“不是么?”

“它的道行若是如此,昨日便不消我出手救你。”

他们的身后有人跟着,她感觉到了,带着他想尽快回帝亓宫?帝和心中暗暗轻笑,莫非在她的眼中,他帝和打架还需要挑地方么?虽然佛陀天里最能打架的不是他,但除了某一人之外,其余的家伙,他还真没放在眼里过。血魔麻烦是麻烦了一些,可还不至于让他畏惧,尤其身边有美人时,更加不能做出折损他威风的事来。

诀衣再细细感觉了一下身后传来的灵犀,确实不是血魔,她太急于在抓它了。

“你知道是什么?”

“本皇的爱慕者众多,这种事,以后你跟着我,要习惯。”

被人追求是多么寻常的事,他这般风光的神,平时异度里的人难得见到,偶然遇上了,尾随瞻仰一下他的神威多正常。

诀衣:“……”

他这样在天界真的没有被人打过吗?万神之宗怎么了,像这样不要脸的神,不打他不成。

腾云驾雾飞过两座高山后,一片繁居景象出现在诀衣与帝和的面前,他们身后隐身追着的人也跟了上来,似乎对他们越来越警惕。

诀衣微微蹙眉,“若我建议我们不要前行,你可同意?”

“为何?”

“跟着我们的虽然不是血魔,但为了以防万一。”在群居者众多的地方,若和血魔打起来,伤害无辜人的可能会增加,远不如在草原上和它单打独斗。

帝和自信一笑,“既然跟着的不是血魔就勿需担心其他了。”

当两人落到青石街的尽头时,身后一直跟着他们的人不见了,在青石街的另一端尽处,热闹的吹拨弹唱声音传来,一群带着妖魔鬼兽面具穿着奇装异服的人围着一个高抬大轿跳跃起舞,而那个周围垂着层层白纱的圆顶大轿里,似乎坐着一个人。让诀衣疑惑的是,乍一看那个白色的大轿像是被人抬着在行走,可仔细一看,轿下全是奏乐的人,每一个人都在围绕着大白轿跳舞,无人在抬轿。

诀衣打开自己的天眼想看清楚轿中人,惊奇的发现,天眼竟然无法看清里面究竟是何许人。异度世界竟然有这等修为了得的高人?

诀衣微微偏过脸,提醒帝和,“开天眼看看轿中人。”

“需要么?”

“我的天眼看不透。”

嗯?!

帝和看了眼诀衣,她可是天界数得上名号的大神了,连她看天眼都看不清楚吗?想着,帝和朝着白色轿中隐隐约约有个人影的地方打开了他的天眼,心里想着,等他看清里面是何许人,定要在猫猫的面前好好嘚瑟一番,小妮子不要总是嫌弃他,跟在他身边很多时候会有种长面儿的优越感。

但!

帝和两度打开天眼,竟然也看不透白轿中坐得是何人。

“能吗?”诀衣问。

帝和沉默不语,只是看着远远走来的白色大轿,又再次打开天眼看了下白轿周围带着面具的人,这一次,他发现了异常之处。这些面具之后的人,只有身体,没有头,面具就是他们的脸。若是取下他们的面具,这些人便也不存在了。

金光在诀衣不察的时候出现了,是帝和将自己的金泽释放出来,笼罩了自己和诀衣,雨依旧下着,而他却收了百色扇变出来的雨伞,一手执扇,一手紧紧的握着诀衣的手。

“不论发生何事,莫放开我的手。”

诀衣看着帝和,应了声,“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