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86.一笑一尘缘86

帝和摇了摇手里的云朵猫儿,“你叫帝和,它答应么?”

诀衣撇撇嘴,“无聊。”云朵捏成的猫儿怎么可能答应她的呼唤,这种幼稚的逗人把戏她不想陪他玩。

“可是如果我叫它猫猫,它会应我。餐”

“怎么可能?”诀衣看着帝和手里的云朵猫儿,伸手拿了过来,翻来覆去看了看,就是云朵而已,看着帝和,说道,“你叫它。斛”

帝和微微扯了下嘴角,似笑非笑,没有喊云朵为‘猫猫’,也没有再与诀衣说话。他沉默,诀衣也无话,两人就这样坐在草地上,欣赏并不常见的夜色云景。今夜之前,她没想过自己与帝和会有这样并肩坐在草原上看云朵飘飞的宁静时光,她和他就像水火,谁都融合不到谁的世界,两人处事方式天差地别,若她是个男子,又假若他是个女人,他们一定是俩俩相厌连朋友都没得做。

无言许久之后,帝和忽然出声,“猫猫。”

“做什么?”

帝和悠悠一笑,眼中含着不加掩藏的狡黠。诀衣看着帝和的笑容愣了,从天界到异度,他便是靠着如此无耻的笑容迷……等等,他刚才叫……猫猫?

诀衣低头看了下手里的云朵猫儿,再看帝和,挂在他嘴角的笑容里明显有着捉弄成功的得意。

“我不是说了么,我叫它猫猫,必然会有回应,如何?”

“奸诈小人。”

帝和轻轻笑了,“你常年领兵征战,可听过一个词,兵不厌诈。”

好一个兵不厌诈!她倒是真的着了他的道,这一次,她认输。不过,转而一想,她叫诀衣,又是不叫猫猫,云朵被叫猫猫与她何干,不过一件小事,她何须在意,之后他再喊猫猫她不搭理他便是了。

“哎,看那边那个的样子,像不像一只站起来的乌龟?”

诀衣顺着帝和的目光看过去,还真是很像,后头跟着一只可爱兔子,而兔子的后面,像是一只水牛在用牛角顶兔子的小屁股,模样滑稽的很。

“看那个,火焰山的桂湖元君发脾气就是那般模样,每次都恨不得把惹他生气的人烧成灰。”帝和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其实,他心地很善良,只要别人稍微老实认错,就不会怪责别人。唯一控制不住的,就是他的火气,说来就来,特别吓人,但他也有很好玩的时候。”

听着帝和的话,诀衣想,他心里很想回天界了吧。还有星华世尊问他放在心上的那个人,定不是男子,和那个姑娘分开在两个世界,他该很牵挂她才是。

“还有那个,挺像星华他媳妇儿还是只小妖精的时候。”

诀衣道,“这也能看出来吗?”

“当然。”

帝和颇为得意的道,“当年他俩的经历,本皇可是瞧得清清楚楚。”看得明,想得透,结果便是他越发不喜红尘情爱。

“听闻当年仙界神界对于他们师徒相爱大为震惊,后来又是如何在一起的?”

当年的星华和飘萝……

光芒照耀下的草原,连回忆都似乎变得清晰而透明,即便过去了百万年,点滴故事却像刻在了帝和的脑中。美丽的故事只能与自己喜欢的人说,他没有喜欢的人,若非没有第三者在异度陪他赏这片银树火花腾,又怎会与三句便话不下去的九霄天姬一起在这儿看景呢。

帝和说着星华飘萝的故事,诀衣静静的听着,从他平和的声音里,看到他的眼里有对天界的怀念。或许,他口里的故事不是对她说的,而是在说给他自己听,不曾忘却的异度之外,有他辉煌而自由自在的幸福日子。

天空里的云朵慢慢飘动,帝和讲完世尊夫妻的爱情故事之后,看着不同样的云朵,给诀衣说那些云朵像四海六道八荒里的谁谁谁,他们又如何妙趣,在他的神采飞扬里,她看到了他的欢喜,从心眼儿里觉着,他更适合生活在五彩缤纷的四海六道八荒,那儿才能让他过得日日开心夜夜欢,这异度,与他的欢乐当真是不相合。

他的回忆让他高兴,她却很平静。他嘴里的人,除了世尊世后再几个大神,旁的人她一概不知,有许多连名字都未听过,那些人有没有趣她一点儿不关心。以后即便在天界相遇了,也不会记得他今日说过的事。他欢喜回忆,她静静相伴,仅此而已。

诀衣知道临头泼人一瓢冷水不厚道,可她忍不住。

“帝

和,你可想过,若是永远回不去异度,怎么办呢?”

帝和看了一眼诀衣,“呵……”

过了片刻,帝和道,“那便每月拉你来这儿看一场银树火花神兽腾的夜色。”她在这儿,仙气飘飘,异世界的气息荡然无存。

诀衣欲道,她没功夫每个月陪他来此无聊,话到了嘴边,却没说出来。这场景,不是夜夜可轻易见到。这场景,玄幻华美怡人心情。纵然是在天界,恐也没几个机会让她如今夜这般悠然闲漫了吧。

诀衣摊开手,一团幻紫色的光芒浮现掌心,越来越亮,一把紫色的九玄琵琶出现在她的手里,抱着琵琶,纤手拨弦,清玄的琵琶声像一声蹉跎叹气,传了很远很远。

云下娇颜,月下妩媚,满目的安宁像是一张神话画卷,寂静无声的展开在帝和与诀衣的面前,风中飘洒的琵琶声,不散她难得的温柔余香,仙光画出她的温婉和芳华绝色,传扬的天籁让他的血液仿佛不再流淌,似河流静止般,笃定,宁静,无欲无求,无波无痕。

之后,与卿相别,他始终记得她低头拂弦的模样,无需举手投足,无需一颦一笑,只一侧颜,尽可让天地色彩都失去了丽色。此夜的琵琶声,是他听过最美的琵琶乐,此前无人有她这般造诣,之后无人可以超越她。有人存于天地,只是为了独一无二而来的。

她无言,琵琶唱。他无声,眺目远。

风吹帘,雨滴落,一场忽然而至的风雨湿了整个天界,她只身执伞,站在天界九霄天姬天宫的花园里,看着被雨打得颤抖的花儿,忽然想到了一个人,一场景。天界美景千千万万,星空美至极致不可数,可生命的深处,若问她,四海六道八荒里,最美的风景是哪儿?她会浅笑低语,最美不是花开不败的瑶仙花园,而是与他一起并肩而坐看云朵飘舞的那片草原。

最美不是我双眼看到的景色,而是与你一起行走过的地方。

*

帝亓宫。

两个神侍面面相觑,为难的看着久劝不听的渊炎。

“圣皇和诀衣姑娘的确不在宫里,公子请回吧。”

“莫非我瞧着是一个很容易被骗的人么?”

渊炎坚持诀衣在帝亓宫中,只不过帝和不想让他见到她,故意让神侍出来搪塞他,他不会如此轻易就叫他敷衍走。

神侍之一的姑娘看着模样甚是俊俏的渊炎,心有不忍。这般翩翩佳公子她们着实不想叫神卫来轰人,也不愿对他出手,可他太固执了,她们耐心劝了许久了,他若继续不肯离开,她们只能不理他了。

“公子,诀衣姑娘和我家圣皇出宫去了,今夜回不回宫我们尚且不知。”

“我亲眼见到帝和挟持小衣飞来帝亓宫,你们说她人不在宫里,我如何相信?”勿需说帝和带着小衣去捉血魔这等听了让人觉得是个玩笑的借口,血魔见首不见尾,他们能去哪儿寻?若是真心想找血魔,多他一人岂不是胜算更多些,为何要将他隔绝在结界之外?帝和此等小心眼之人,说不定将小衣带到宫里折磨,他的女人可是小衣逼死的,他岂会不为那个叫珞珞的伤心一二。

神侍道:“圣皇今日确实带了诀衣姑娘回帝亓宫,可此时当真不在。公子,我等不愿为难你才好言相劝,若你执意想进宫去找诀衣姑娘,休怪我们无情了。”

帝亓宫岂是外人说进就进的地方?没有圣皇大人的话,她们断不敢私自放人进宫,何况此人虽然一身白衣飘飘俊美非常,可他是异度里的魔,就更不得让他擅自入宫了。

渊炎优雅拂袖,清雅浅笑,“两位姑娘以为能拦得住我?”

“我们二人拦不住,帝亓宫里的人,还拦不住么?”

正在三人较劲的时候,一个软软的、有些细尖的声音响起。

“谁敢拦我家大殿下!”

神侍正待寻是谁在讲话,从屋檐上忽然掉下来一团白色的东西,定睛一看,一只白色的长毛娇猴站在了地上。

“好漂亮的猴子啊。”两个神侍都忍不住夸赞渊炎面前的长毛母娇猴。

渊炎微微蹙眉,“皎皎,你怎么来了?”

半人高的长毛母娇猴闻声,转头看着渊炎,圆溜溜的大眼睛眨了几下,突然伸展灵活的四肢爬上了渊炎的身体,让他不得不出手抱着她。

“皎皎,你又重了。”

“魔皇让我找大殿下你回宫。”

长毛娇猴并不算太少见,在珍奇动物的神山里寻个一年半载,捕获一两只并非难事。只是,想找到纯色的长毛娇猴不易,绝大多数都是杂毛色,可皎皎是一只纯白色的长毛母娇猴,不但毛色纯的发亮,就连灵性也是其他长毛娇猴不可比拟的。在魔皇攻湛的调教下,她不但能讲人语听懂人话,还有诸多神奇之处。皎皎的血,夏天为白色,冰冷无比。冬天为赤色,炙热烫人。带着她,在异度任何地方都能生存下去。尤其她的毛发,纵是天下无敌坚盾,只需要一根,必能刺破。

皎皎是天魔族魔皇攻湛的挚爱灵宠,除掉帝亓宫里的人,异度当是没人不晓得了。她可飞檐走壁,行如疾风,快入闪电,通晓鸟兽之意,闻气味可寻人在十万里之外,有她出马,天魔皇没有找不到自己儿子的可能,埋到地里都可给刨出来,也因此渊炎感觉自己格外不自由,到哪儿都像被自己的父皇监视了一般。最让他恼火的是,皎皎特别喜欢他,有时候并不是天魔皇想找自己儿子回宫,她会擅自出来寻他。若有难,皎皎可当及时救兵。不过,若是他在勾yin姑娘的时候,这只猴子一出现,美好气氛破坏殆尽,让他错失好几次偷吻小衣的机会,此货最爱在关键处出现的毛病,让他非常头疼。

好处不少的皎皎,近乎找不到她的不足。但,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皎皎还是有她的缺点。爱吃,能吃,本该窈窕的身体像一个白白的圆球儿,加之全身长满长毛,哪怕就是在近处瞧她,只要她闭上眼睛,缩卷四肢,任谁也难找她的头尾,生生的一团毛球。胖墩儿的身体每回都爱让渊炎抱着,从小时候的小球,变成长大后的大球,一脚能让她骨碌滚很远。

“是父皇叫你来找我,还是你自己想来的?”渊炎不大相信皎皎的话。

“是魔皇让我来的。”

渊炎放下皎皎,她真是又长胖了很多,为何就是爱吃呢?不挑食,能吃的,她都爱吃。

“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是父皇叫你来找我?”

胖墩儿的皎皎看着弯腰凑近她的渊炎,砸吧了两下嘴,“大殿下,我饿了。”

“……”

这货肯定是自己跑出来破坏他和小衣独处日子的,她自己把自己吃成一个胖子,为何要嫉妒小衣的美呢?再者而言,他是天魔族的大殿下,将来肯定是要娶妻的,小衣就是他想娶的人,就仅仅就她一个。她破坏他们相处,他也不会娶别人。自然,更不可能娶一只母猴子。试问,他怎么会爱上母猴子呢?难道让皎皎给他生很多的猴子么。

是的,皎皎喜欢渊炎,而且她的喜欢在渊炎看来颇不正常。因为,一只母猴子竟然懂了人的情爱。她可是父皇的‘挚爱’,他如何也只能将她当成一只厉害的猴子。

神侍看着全身就像一个大白球多出两只短触角的皎皎,问渊炎,“公子,她很可爱,我可否摸她一下?”

皎皎嗖的转头瞪着神侍,“不可以。”

“嗷!”

在帝亓宫里散步到大门口的瘦瘦一下子看到门外转头瞪神侍的皎皎,嗷的嚎了一声,像是被雷劈了一般,站在原地不能动弹了。

渊炎和皎皎的目光循着声音看过去,渊炎感叹,好大一只胖黑熊!皎皎的想法却比他更直白了些,世间怎会有如此黑胖高壮的丑熊!看到它,她顿时感觉自己瘦得可以继续长胖。

瘦瘦蹬蹬踩得地面微微震动的跑来,一双眼睛盯着皎皎,脑子里信念只有一个,吃掉这个白乎乎的家伙!

宫里的神侍见瘦瘦跑出来,连忙追上。

“嗷,嗷嗷。”

瘦瘦冲着皎皎吼了几声,旁边的渊炎和神侍们忍不住用手捂住耳朵,是要打架了吗?

皎皎懂鸟兽语,白毛脸上有没有表情一个样儿,但她的眼神能看得出她的情绪,此时对瘦瘦嫌弃得无与伦比。对于他的求欢,十分干脆的拒绝,她不喜欢太丑的家伙。

一直被帝和宠爱的瘦瘦哪里受到过这样的对待,皎皎的讨厌让它生气,嚎叫的伸出两个熊爪抓住皎皎想抱她进帝亓宫,用体力上的强大将她征服。没想到,皎皎不但力大无穷而且身手敏捷,果断的反手抓住瘦瘦的爪子,只见一团黑影飞过神侍们的眼前,高大威猛的瘦瘦被团成了一个团儿扔出了帝亓宫,黑色的身体在长长的金阶上不停翻滚。顿时,吓坏了神侍。

“瘦瘦。”

“瘦瘦!”

四个神侍立即飞身掠过金阶去拉滚下帝亓宫长阶的瘦瘦,伤了它,莫说圣皇要心疼,她们也舍不得。

皎皎看着翻滚的瘦瘦,冷哼一声,“哼。”笨手笨脚的大丑熊想求欢于她,也不看看自己的脸儿,哪里比得上她大殿下。

“大殿……”

皎皎看着身边不见的人,左右看看,大殿下呢?!

“大殿下。”

皎皎在帝亓宫门口找渊炎,神侍们拉住瘦瘦后,一人拉着他一个爪子,带着他飞入帝亓宫,另有两个神侍看到宫门口只剩下皎皎,心下不好。天魔族的大殿下必然是进宫去找诀衣天姬去了。

无奈之下,神侍只好在帝亓宫内寻找渊炎。

瘦瘦不顾疼痛闹着要找皎皎,神侍无法,带着皎皎进宫,同时希望她能帮忙找到她的大殿下。让皎皎奇怪的,以她的寻人本事,竟然闻不到一点儿渊炎的气息,仿佛他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在帝亓宫外拦住渊炎的一个神侍忽然道了声,“糟了!”

“怎么了?”

“你们抬头看看天空。”

几个神侍闻言抬头看,星空并没有出现异象,透过金色的结界看今夜异度的天,美得让人心醉的繁星,彷如盛世天界。

“无风无雨,看星星么?”一个不知所以的神侍问。

“不是让你们看今夜的天气,帝亓宫外圣皇大人布下了结界,天魔族的公子纵然是天魔皇的大殿下,但终究是魔,他如何破开了圣皇的结界来到帝亓宫门外的?”在门外时,被他俊俏的模样给迷了眼,竟然把如此重要之事给忘记了,听他说要找诀衣天姬,便更没多想。而今想来,她们疏忽了,天魔族的人必然不能破圣皇大人的金色结界才是。

神侍纷纷明白过来。

“这么说,天魔族大殿下是假的?”

皎皎亦明白了,难怪她闻不到一点儿渊炎的气息,是谁在假扮她的大殿下?

*

辽阔的草原,帝和诀衣躺在草地上,她的身边放着九玄琵琶,而另外一边,则是闭眼睡着的他,两人看了一晚的飘飞炫彩云朵,像是一个世界浮动在他们的头顶,难得的宁静让两人最后没有回帝亓宫,在草原上相伴睡了一夜。

不多久之后,清晨的阳光从远处天际与大地相接的地方升起,清晨的清爽里,蕴着沁人的草香,诀衣慢慢睁开眼睛,蓝的天,白的云。是了,她昨夜跟一个人在草原上过了一晚。转头去看帝和,他只手撑着自己的头,侧身躺着盯着她。

“再看,挖了你的眼珠。”

帝和轻飘飘的勾了笑,“‘一夜露水’夫妻,你舍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