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85.一笑一尘缘85

诀衣不解帝和为何带她来天魔族领地,难不成他也担心渊炎半路遇到血魔出意外么?可是,心里的疑问还没问出来,身下的麒麟已经嗖的飞过了天魔族的地域,看到眼前一片黑的天空,诀衣自觉心里的话问出来太多余了,假如渊炎是个大美人儿,帝和哪里会舍得把他拦截在他的世界之外。

“我们去哪?”诀衣在看不到一点儿光亮的时候,忍不住问身后的帝和。

“不知。”

诀衣以为自己听错,他弄出来的上古神兽,也是他带着她飞上来,现在说不知道去哪儿?

“如何让它停下来?”诀衣又问。

“亦不知。”

诀衣随口问,“就这样让它不停的飞?斛”

“不好么?”

多少女子日夜祈求能够靠近他一点,他能搂着她这样飞跃山海,若是在白天被人看到,不晓得要羡煞几多异度女子。即便是在天界,也没女子能得他这样的呵护,最亲近不过拉扯他的广袖撒撒娇。

漫无目的的乱飞在诀衣心里不是好不好的问题,而是像无头苍蝇,忒蠢笨。她这样想的,也没藏着掖着,如何想便如何告诉帝和。

“你不觉如此飞着像两只傻瓜吗?”

帝和笑,“你说的是你和我们坐着的麒麟吧。”

“你不就是麒麟么。”

帝和:“……”

是了,在天界,与他关系最为交好的老友会叫他的神兽之名,但也仅仅只是几个人而已。其他人等,即便是叫他的神兽名,也会尊称他一声上仙或者上神,懂规矩的,还会叫他麒麟神尊。他的本名,在天界并不常被人提及,每每说到他的名字,大家不由自主会变得拘谨。万神之宗帝和,莫不让众神仙感觉极有震慑力,总怕一个不小心得罪了他,被他收成原形。

“呵。”帝和轻笑,“你知道三十三重天里的人叫我麒麟?”

诀衣觉自己说漏了嘴。她在天界一向是隐世,除了天战时会出现,平时甚少和人来往,即便是他们这些大尊神,也不爱与他们相交,也是因此天界才传说九霄天姬是非常高傲冷漠的人。一个两耳不闻宫外事的人,确实比较难晓得这些小事。

“圣皇在天界的名声,即便我不说,你难道没自信?”

“自信是有,只是没想到,你居然也晓得。”

诀衣轻轻一笑,故作轻松的道,“我为何就该不晓得?我只是隐居,并不是聋子。何况,就算我不去刻意的知道你的事,无极时光漫漫长长,总会听到什么人在聊你,偶尔听了一两耳朵,对你自然记得。”

“噢?”

帝和挑眉,“为何独独记得本皇?”

“不是独独你。世尊和世后的姑娘,我也知道。”

帝和心道,真是呆猫儿一只!

他给她一个如此讨好他的机会,她竟然不晓得利用,实在是太傻太呆了。这个时候,她但凡顺着他的意思说,哪怕是撒谎对他说,就是独一无二的记住了他,哄他高兴,日后在帝亓宫岂不是好过很多,和他的关系也能增进一步。

“你除了知道有人叫我麒麟,还有什么?”

“你的真身不就是上古神兽麒麟么?叫你麒麟,极好明了。至于别的,我宁可不晓得。”

帝和兴趣滋生,又噢了一声,“噢?”看来给她留下了不太好的感觉呀。

“好女色,对女子毫无原则。”

帝和嘴角挂着笑容,“谁说的?”

他要是好女色,帝亓宫里就不会没有圣后娘娘。若是宫里圣后娘娘,次妃,三妃,一群妻妾,他才是真好美色。

“每天游山玩水,修行懒惰。”

“这又是谁说的?”

他不赞同。非常的不赞同。何为修行?难道每天盘坐在佛祖面前就是修行么?还是像有的人一般,闭关多年不见客,在山洞里长成了长毛怪,就是潜心修行?修行,修的是心,在哪儿修行,怎么修行,不重要。心中在修行,即便是烟花柳巷之地也能修行成功,反而是那些心中有杂念的人,就算每天抱着佛祖睡觉也算不得修行。

“自封情圣之名,却没有情圣的情,叫天界诸多的姑娘都为你伤心难过。”

“自封?”帝和嘴角笑容消失,“这个,谁讲的?”回天界就把这个人从神仙的地盘里轰出去,这样污蔑他,不想当神仙了么?

诀衣勾勾嘴角,“小气,不容人,尤其是不喜欢自己的男人。”

“……”

他小气?!

好吧,那些在背地里说他坏话的人,他这次忍了他们,免得再有人有借口说他不容人了。但是,忍一次,就一次。

“还有……”

诀衣的话没有说完,帝和说话了,“还有?”他一直以为自己优点挺多的,怎么可能这么多缺点被她听进了耳朵里,太不可思议了。

“你什么都不会。啊……”诀衣像是想到了一件事,“有件事,你很会,这一点,外面那些人倒是很公平的说了。”

帝和笑,他就说嘛,像他这样的男神,怎么可能没有擅长的事,他出众卓群的地方还是很多的。

“说说看。”

“feng流耍俊俏。”

诀衣口气明显比之前不同,加重了许多,“这个,很多人说你格外厉害。”

“……”

到底是谁在她的面前嚼舌根的?有这些闲工夫难道不会去山洞里闭关修行吗?为什么要在猫猫面前说这些事,而且说得都不是真实的事,这种传谣实在太伤害他了。

“幻姬若能破天成功,他日本皇一定带你出异度。”

诀衣明知故问,“为何?”

“到天界,我们好好聊聊。”

诀衣轻笑,“指出那些在我面前说你许多不足的人吗?”

“呵,本皇没那么小气。”

本皇真是非常的小气!

帝和感觉自己平时就是太温柔了,对谁都好,才会让有些人无法无天,竟然还有人在他的背后说他不好,他以为天界被暗暗指责的人除了千离没有第二个,他就是一个奇葩,盛开在天界万年不败的奇葩。他的存在,让其他男神都变得很可爱。可今日看来,还是千离那小子有先见之明,天界有些兔崽子不能惯坏了,就得严厉对待他们,否则拿大尊神当泥娃娃,想怎么毁坏就怎么毁坏么?

“你,很想回异度去吗?”风中的诀衣忽然问帝和,异度虽然不好,处处有战乱,可她倒觉得在异度的日子更为轻松,谁打架都与她无关,不用管事。

“嗯。”

“异度没有你留恋的东西?”

帝和低低的笑,“我本天界之神,入异度不过是偶然,迟早是要回去的。”

“如果回不去呢?”

“……亦无悔。”

万年前做的事,他从不后悔,也不希望千离和幻姬有亏欠感觉。选择,是自愿。在哪儿当神,对他而言,并不重要,能回则回,不能不强求,顺其自然。

无悔!

诀衣默然,无悔是世间最有分量的词。任何事,不论结果是什么,最打动人的就是无悔两个字。只要无悔,所有都不必计较了。就如她,当年封天的事,她也无悔。

搂着诀衣的腰肢,帝和不由自主的想起珑婉。自从那日因为封天进入异度后,每次和女子亲近些,他就会抑制不住内心的思念,想到那个姑娘。

世间,最怕欠下的就是人情。打不得,骂不得,嫌不得,连逃避都仿佛很不仗义,想他从来不曾欠过人什么,竟然时隔万年都没能还清她的情。或许,还不了了。她的心里装着他,为了他才献出自己的生命,纵然星华说珑婉转世了,可找不到她,所有的偿还只是一句空话。

“向你打听一个人。”帝和问。

“你说。”

“一个姑娘,身份并不是很尊贵,可和你有那么一丝相同的地方,或许你听过她的名字。”

诀衣脸色无波,问道:“何人?”

“四海六道八荒里的一个人,也常年领兵征战。”

诀衣的心,咯噔了一下,珑婉么?万年了,他还记得珑婉?

“女子?”诀衣问。

帝和沉默了很久,在诀衣想问他叫什么名字的时候,听到帝和很轻声的说了一句,“算了,不问了,你肯定不晓得她。”

珑婉只是西海的一个九公主,比起当年西海第一美人十四公主,还有其他受宠爱的公主们,她实在算不得什么。西海的许多宴会上,经常找不到珑婉的身影,不单单是她的姐妹,就连西海的龙王和王后都认为珑婉长的太不美丽,不会让她出现在夜宴里。

“你说,没准我晓得呢。”

帝和只是笑了一下,不愿在多提。

看着苍远的前方,帝和无声一记苦笑,跟诀衣说珑婉做什么,她不待见自己,尤其想抓到他的软肋和把柄,若是让她晓得自己竟然牵挂一个其貌不扬五大三粗的女人,估计要笑倒,这姑娘始终认为他只是喜欢美人。可她怎么会晓得,在他的心里,深深的一个位置上,放着一个很好听的名字,一个不好看的姑娘,不论她人如何惊艳,都不能取代她的重要。他在异度里担心珑婉的时候,哪怕是担心得酒都不想喝,也不会找人诉说那端过去的故事。珑婉活在他的心里,是他一个不愿意跟任何人分享的过往。

“帝和?”

帝和的声音清缓了几分,“算了,没事。”

女战神和女将军,哪里有什么相似之处呢,他真是异想天开了。喜欢他的珑婉是舍不得他欺负他的,更不要说揍他伤他了,诀衣可不是柔弱的主儿,对他更是狠心无良。

诀衣心里猜着他想问的是不是珑婉,可他的话没有说出来,她不敢断定。几百万年的时光,除掉珑婉,她当真不信他的生命里没有出现对他来说极为重要的女子,每一个游戏花丛的男人都有一个别人不能触碰的禁地,那儿埋藏着一个美丽的姑娘。

“到了!”

帝和一声,诀衣感觉身子忽然轻了,被他拉着轻飘飘的从麒麟上飞了下来,落到了草地上。

四周的漆黑被上古神兽麒麟身上的光芒和脚下的金色祥云挥开,诀衣看到她和帝和站在一片草原之上,周围全部都是草儿,他们落下的位置刚好在一个圆圆的土堆儿上面,一阵风吹来,还能问道泥土和青草的香气。

“坐啊。”

帝和率先坐到了地上,看着踩着金色祥云麒麟飞在天空里,盘旋在他们两人的头顶,照亮了天空,清新了一整片夜色。

放着血魔不找,无端端的来这里坐在草地上,他在想什么?诀衣看着帝和,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跟着坐到他的身边,看着那只不晓得疲倦的神兽。

“它要飞到何时?”

“死。”

诀衣看着帝和,嗯?

“看。”

天空里的那只麒麟忽然大吼一声,冲向云霄,脚下的金色祥云变得越来越大,而麒麟的身体也不停的膨胀,原本闪着光芒的身体愈发通明透亮了。

草原天空上的云朵都被神兽麒麟身体散发出来的光芒照亮,一朵一朵,不同的形状,像各种小动物,也像各种精致的物什。

“好漂亮啊。”诀衣忍不住感叹。

帝和道,“还可更美。”

他的话音落下,变得巨大的闪亮神兽麒麟忽然在高空里爆开,身上的光芒飞向四周,将天空里每一朵云都变成了金银双色,明亮而又精致,像是在天空里点亮了一团团的花火,美轮美奂,惊艳之景叫人叹为观止。

看着天空里漂浮的金银双色云朵,诀衣的脸上浮现惊色,唇边的笑意从心底由衷的释放出来,很美。不想违心的说,这是她来异度万年,看到最美的夜色了。

最让诀衣感觉到惊奇的是,天空里的云朵竟然慢慢的降落,一朵朵的飘飞下来,却不散开,在天空是什么样子,降落到草原上面的时候,也是什么样子。

看到一个个的云朵飘落下来,诀衣从草地上起来,走向最近的一朵云,像是一批骏马,慢慢的落到她的面前,伸出手,她便能碰到轻飘飘的云朵,指尖能感觉到软绵绵的,让她不敢用太大的力,害怕将如此漂亮的云朵马儿给捏碎了。

“瘦瘦。”

诀衣看到不远处飘下来的一个胖乎乎的云朵,像一个大胖熊的样子,在帝亓宫里,她第一次见到瘦瘦就揍了它,这次再到帝亓宫,瘦瘦变得不爱搭理她,只在花园里远远的看到了它一次,神侍带着它很快进了宫殿。

帝和坐在草地上,看着诀衣在一片光芒里走向很像瘦瘦的一只大熊。是啊,她没说错,很像瘦瘦。

诀衣大概是太喜欢大胖熊憨态可掬的样子,张开双臂把大胖熊抱了起来,颠了颠。

嗯,很大!

“帝和。”

诀衣抱着大胖熊看着帝和,“不要惹我,看!”

说着,诀衣把大胖熊举了起来,告诉帝和,这么大个胖熊她都能举起来,招惹她,不客气。

“噗!”

纤细的诀衣举着一个大块头的云朵大熊,还装出她力大无穷的样子,模样一下子让帝和笑了起来。哪有如此不要自己风华的女子呀。女子娇羞妩媚,方能得到男子的宠爱,她这么壮实,哪个男神会喜欢上她。也是,她不需要男人就能活得十分霸气,又有几个男人能如她这般呢。

知道帝和很疼爱瘦瘦,诀衣抱着大熊走了过来,放到帝和的身边。

“给你,你的瘦瘦。”

帝和抬头看着大熊身边显得娇小的诀衣,现在看她,觉得她还蛮可爱的!

“我发现……”帝和伸手摸了一把大熊,“你也能很可爱嘛。啊……”

帝和惨叫一声,瞪着诀衣。

“猫猫!”

诀衣歉意的看着帝和,“我不是故意的。”

信她的话,他裤衩都没得穿!

不是故意的能那么好踩到他落在草地上的长发?!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帝和微微眯眼,莫非要他看进她的内心,她才敢说实话吗?

诀衣倏然转身去玩别的云朵,走开几步,感觉到到帝和的眼神一直抓着自己,清晰的,很快的,说了一句,“我错了。”

帝和抬手无奈的指了一下诀衣的背影,她真是……

敷衍!

忒敷衍!

从口气,从背影,从姿态,哪哪都瞧得出她这句‘我错了’有多敷衍人。根本就不是真心的觉得自己错了,道歉都这么拽,绝对没有爱慕者,谁要追求她,也定然是被她的美色迷惑,爱上她这个人的男人一定是猪,脑子里装的定然全是水。

诀衣在一个个落下的云朵中间玩得不亦乐乎,笑声轻灵,灵巧飞扬的裙袂让她看上去并不像一个果决严肃的天界女战神,有着少女的乐心和欢快。

帝和摸着身边的大熊,如果珑婉也在异度该有多好啊,今天的这场银树火花神兽腾就可以让她看到了,也让她开心一下。看到这么多有趣可爱的小东西,她应该也会像诀衣一般高兴吧。

珑婉,知道你转世了,我很高兴。

诀衣在云朵里转悠着,无意间看到帝和一直抚摸着身边的大熊,她知道他也拿那只大熊当成了瘦瘦,不过一直长得不怎么好看的熊,他为何那么喜欢呢?跟他的性格与习惯一点儿都不相符。

过了会儿,诀衣勾着一朵云回到帝和身边,“你觉得这个像什么?”她看了很多,每个都能说出点什么来,唯独这个,不知道像什么,只是一个光滑的云朵儿。

帝和看了看,从诀衣的手里拿了过来,用手捏了几下,拿在手里给诀衣看。

“你说,像什么?”

“猫。”

“呵,取个名吧。”

诀衣一下反应过来,他肯定是想叫‘猫猫’。

“叫帝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