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84.一笑一尘缘84

不过踩了一个小脚趾头就喊腿瘸了,他的腿莫非是土瓷的,如此不经碰。

瞟了一眼帝和抬起的手,诀衣道,“圣皇是异度里最受尊崇的人,被人扶着行走太折损您的威风吧?而且,让神侍看到,还会以为圣皇弱不禁风呢,太跌你的份儿了。”

帝和想了想,她说的似乎有点儿理。可是被她咬了手指头,偷袭拉下水,再差点儿废了他的二兄弟,现在又不小心的踩到他的脚趾头,这一串儿伤害若不让她补偿,如何能平他心头不悦。比起宫里的神侍误会他柔弱什么的,被她小心伺候着更有趣儿些,神侍们是他的人,他厉不厉害不需再多言,而看到她扶着他散步,神侍们恐怕会更佩服他的‘服女有术’。关于她的脾气,宫里神侍们可都有所眼见和耳闻,珞珞死的事情,大家可都还记得呢。虽然珞珞死的是狠了点,但她……哎,罢了,事情过去了,就不再想了餐。

诀衣说完就走开了,帝和看着她的背影斛。

“你回来!”

诀衣站定脚步,背着帝和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乖鬼脸,转身看着他。

“你叫我吗?”

“这里除了你我,还有第三个人吗?”

诀衣一边朝回走一边道:“天地万物皆有灵性为灵物,除掉你我二人,周围未必就没有别的了。即便没有别的,心中的佛祖不也是第三者么。”

“莫非你不想扶我?”

诀衣停在帝和的身边,“不敢。”

帝和何其精明,看着诀衣,她果然是不想。一句不敢不就是答案么,回到他身边,并非心甘情愿,而是不敢而已。不管是不敢还是不想,对他来说没差别,她回来扶着他就行,他要的也仅仅是她的臣服。

缓缓的,帝和抬起手,让诀衣特别不能忍受的是,他居然微微翘起了小手指。一个高大的男人提着兰花手在她面前让她扶着,这种事梦里都不可能出现,今日竟然活生生的惊现她眼底,尤其这个男人还是她屡次爱慕上的大尊神。

诀衣费劲的压住内心想抽帝和的冲dong,忍,用力忍,使劲忍,自己的巴掌一定不能呼到他的二皮脸上。

看着帝和的兰花指,诀衣心里恨不能直接剁下来烤了吃,尽管他的手修长且白皙很好看,但一个男人女气十足,她当真不喜。

帝和等了片刻不见诀衣扶住自己的手,眼珠儿瞟向她,见她一直盯着自己的手看,嘴角微微一勾,小野猫肯定是被他的手迷住了吧,他知道,自己哪儿都散发着让女子无法抵挡的魅力,迷恋上他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看在她长得不错的份上,他勉为其难的让她抓他的手,给她一个日后在众女面前嘚瑟的机会。

帝和把自己的手朝诀衣又送了些,“嗯?”

果然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诀衣深觉自己必须尽快找到血魔,然后助帝和将那个祸害收服,完事后她一天一个时辰都不想在帝亓宫待,寻常人和无耻又不在意自己颜面的人共处,只能憋忍。

诀衣伸手一把抓住帝和的手,手掌所用力度不像是扶人,更像是要徒手捏碎什么东西,疼得帝和‘啊’的叫了一声。

“你是想废了本皇的手吗?”

诀衣不解的看着他,“什么?”

“别装了!”

“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差点把本皇的手捏碎,不晓得我在说什么?”

诀衣呼了口气,“我当是什么事儿呢。原来是嫌我抓的力气大了呀,你直说啊,拐弯抹角的,我哪里晓得。”

帝和仍旧怀疑诀衣是故意的,“这种事情还需要我说吗?扶人有用你这么大力气的吗?你是这样扶着你的伤兵的?”

“我没扶过伤兵。”诀衣的目光忽然变得很坚毅,看着帝和,“伤兵从来不会让自己的将军看到自己不行,尤其是我的兵将,他们任何时候都只会告诉我,他们很行!如果你问我扶过什么,我可以清楚的回答你,我抱过死去的将士!”抱着拼杀而惨死的将士,她的指甲钻透了他们的衣裳,那些亡灵是她的骄傲,也是天界的骄傲。

帝和:“……”

从她的眼睛,他能感觉到她面对死去的将士时,心很疼。他没有见过那副画面,可想象得到,她当时抱着他们时,肯定非常用力吧。力大到,想紧紧的抱住他们就能将他们复活。

帝和轻声道,“我不过说说而已。”

“你说我什么都行,就是不要说我的将士们。”

诀衣看着帝和,他是上古神兽,又生活在佛陀天,且法力高深,即便他未入佛陀天前,也是仙界神界里的上尊者,他和他的朋友们在生灵万物的头顶享受天下人无尽的尊敬与叩拜,就算修行渡劫,也多半为自己而拼杀。他们积德四海八荒,下凡施恩凡人,这些不假,可与那些为天界安宁而四处征战的天兵天将相比,他们的生活实在是太美好了。她的将士们,没有他们身上的万丈光芒,没有成群围着献媚的神女仙娥,没有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的闲适日子,可是在她眼中,他们是最美好的一群人。她知道自己并不完美,或许在天界众多人眼中,桀骜,高傲,与世隔绝,不近人情,这些本不该用在一个天姬身上的词,她一个人全部得了。没关系,她素来也没想要世人瞧她觉得完美,她只求无愧于心。

对长者为敬,对兄弟为悌,对朋友为信,对天界为忠,对凡人有慈,足矣。

“我没说……”帝和的声音越发轻了。

诀衣用力甩开帝和的手,“领兵征战的时候,我抓了万万年的皆是兵器,你打架不抓紧自己的法器吗?”没碰过男人的手,还是一双兰花手,她没有烤了吃就不错了,还挑剔她捏得太用力,有出息的话,硬气的让她再也不要扶他了呀。“嫌我扶的不好,你可以让别人来扶你。”说完,诀衣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哎,哎哎……”

不管帝和怎么‘哎’,诀衣也只给背影给他。想到自己提到伤兵让诀衣想到天界的将士们了,着了她的伤心事,惹她不快,帝和没再计较什么,瞬间闪到了她的身边,翘着兰花指把手放到她的眼前。

“常年握兵器的确可能把握不好力度,本皇谅解你了。”

诀衣:“……”她需要他谅解么?

“但是你看看,这么一只好看的手,你怎么能看成是法器呢,对不对?”

诀衣着实忍不住,一把扫开帝和的蹄子,并道,“你的爪子再出现我面前,信不信我砍了煮了吃?”

“……”

火气这么大?!

帝和抓不到诀衣烦他的真正原因,还以为她在难过回不去天界领兵的事。从她对夙漠的感情他看得出,她是个爱将护兵的好战神,一只跟她多年的妖精尚且能得到她这样保护,那些出生入死的天兵天将们就更不消说了。

看着不言不语的诀衣,帝和恍然间想到了一个人。那个人也领兵四处征战,也爱护自己的将士,也尽忠自己的王国,她和她的姐妹不一样,是一个异类的存在,和她们那些姑娘站在一块儿,她格格不入。没有骄纵,没有不甘,没有忿然,她的人生里只有不停的奔波和职责,她就像是她那个王国里的工具,维护了一整个海域,却忘记自己只是一个女人。甚至被他残忍拒绝后,还会好脾气的忍着,替他着想,从不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不会哭哭啼啼的她,体贴的替他着想,为他寻找一些不会被她嫉恨的借口,善良的让他内疚。

自顾自想着的帝和没听到诀衣的声音,直到她用力掐了一把他的胳膊。

“啊!”

帝和叫了一声,看着身边的女人,“又怎么了?”

“问你好几次,这个做什么用的?”诀衣白了一眼帝和,好像她多想和他讲话似的,不是好奇一个神奇的物件,她能主动开口问他么?

看到诀衣疑惑的东西,帝和用手摸了摸被她掐疼的地方,脑中灵光闪现,说道:“猫猫树。”

“嗯?”

“猫猫树。”

诀衣皱眉,“猫猫树?”

“没玩过吧。”

帝和得意一笑,走上前,在长相奇怪的矮墩上连拍三下。顿时听到一个叮铃的声音,矮墩开始慢慢变大,长高。一直长,一直长,诀衣从低头看着,到平视,最后仰头也看不到矮墩的顶点,莫非是要顶破天么?

矮墩变成了高墩之后,诀衣发现墩面上开始浮现图案,像远古的各种神兽图腾,从模糊的出现到清晰,一只只神兽栩栩如生,仿佛一眨眼就要从墩子里飞出来,而那些神兽脚下踩着的祥云,则散发着金色的光芒,让人辨不清真伪。

“来。”

诀衣听到帝和的声音,走过去,手腕被他拉住,忽

然飞起。当两人的双脚踩在一只麒麟的上面时,墩面上的麒麟忽然大吼一声,吓得诀衣就要飞开,不料被帝和用力的拉住。发出吼声的麒麟双眼忽然亮起来,眨眼两下,诀衣正在疑惑脚下的麒麟怎么是活的,忽然脚下一个晃动,墩面上的麒麟踏着金色的祥云飞了出来,而她与帝和则踩在了麒麟的背上,在帝亓宫上方的天空里飞过。

帝和的手臂稍稍用力,带着诀衣改坐在麒麟背上,她在前,他在后,两条长臂很自然的搂着她的腰肢,将她柔软而清香的身子满满的抱在了胸口。

很快,麒麟飞出了帝亓宫。诀衣不担心麒麟带自己去什么地方,也不会害怕帝和会让她陷入到危险的境地,不单单是珞珞对他很信任,从修为本事上说,不管是哪个女子在他身边,都会有很安全的感觉。他这人吧,虽然不会对女子动心,但也不是太坏的一个人,比起三十三重天里那个传奇帝尊,他算得是好人了,尤其对女人,至今未听过他对一个女人动手过。

她,也不例外。在他身边,无所畏惧。

“你叫我猫猫,是因为猫猫树吧?”

诀衣尽管不喜欢被帝和叫做猫猫,可她也知道自己的抗议没什么用,他想叫,自然就会叫。他说,她在他眼里就是一只小野猫儿,她初始信以为真。人有时挺奇怪的,明明不喜欢的名字,被人叫多了,尤是别人给的独一无二的昵称,便也能默默的接受。可如果晓得仅仅只是别人很随意的敷衍叫了个歪名,心里格外不爽快。说她是小野猫儿她忍了,可猫猫树又是什么东西?

“不说告诉过你么。”帝和在诀衣的耳边道,“因为你是小野猫儿。”

“那猫猫树是什么?”

“噗!”

帝和忍不住笑出声了,还以为她多精明呢,没想到也有迷糊的时候。天底下哪里有什么猫猫树,只有他叫她猫猫,所谓猫猫树,不过是他一时心血来潮将自己的银树火花神兽腾改了个名,逗逗她,没想到这只傻猫猫居然还当真了。

诀衣蹙眉,想了想。

“啊!”

“啊!”

帝和连叫了两声,双手捂着被诀衣两个手肘顶中的腰部。

“猫猫,跟你待一天,本皇的身体千疮百孔,伤情严重,恐怕只能卧病在床疗养万年。”

“你若如此不经打,活该卧伤在床。”

帝和反驳,“我还不经打?天姬姑娘,你晓不晓得你是什么人啊,天底下能被你打了一天还活蹦乱跳的人,除了我,没第二个了。”尤其是他的二兄弟还被她伤了,到现在他亦不知道自己的小兄弟是不是还能立起来战斗。不对,他的小兄弟不用战斗。可即便不需要日夜战斗,它必须得有战斗力,杀伤力,这是男神至高无上的尊严。

诀衣撇撇嘴,谁让他弄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猫猫树’出来。

坐下的麒麟跑得飞快,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们已经到了百里之外,再这么跑一会儿,八百里都有了吧。

帝和重新抱着诀衣,拥着她的时候,他心里咯噔了一下,说不出为什么,只觉得自己的动作似乎太自然了些,好像原本就该是这样对她一般。帝和的自然,让他感觉到一点奇怪,另外一个人也有点小九九的感觉在心里冒出来,为了不让他察觉,诀衣故作镇定的让他搂着自己。就一只麒麟,跑的又这么快,两人不共骑还能怎么样呢。

不忸怩的姑娘,帝和觉得有时候还挺可爱的。

“那个东西原本叫什么名字呀?”诀衣问。

肯定不是叫猫猫树。

“猫猫树。”

诀衣还想再打帝和,被他迅速的抓住了手,大大的手掌包裹住她的两只柔荑,握得不松不紧,不让她抽chu来,也不会让她觉得疼痛。

“猫猫,不要动不动就打人,和你的容貌不相符合。”

这么美,温温柔柔的被他保护多好,动不动就伤他,她很喜欢这样吗?

“打人和容颜有什么关系?”

“你这般美,难道就没有敌人因为你的美貌而弃械投降归顺于你的吗?”

实诚对凡事都认真的诀衣很自信的想了想,回忆了一番过往的征战厉害,点点头,“有的。”

帝和挑眉,她还真自信想过了?

刹那,帝和的心里有种想笑但是又很欣赏的感觉,他素来游戏人生,随意生活,朝升西落的时光里,没有多少事情能让他真正放在心上,于他而言,日日开心自在就是最好的生活,快乐经历了就行,从来不会珍藏在心底,然后把故事记得很清楚。而认识他的人都晓得,他与人闲聊的时候,问的问题,说的话,都不过是随口的东西,不必太当真,他亦不会因为别人的敷衍而生气动怒。

可怀中的小野猫却和他是丝毫不同的人,她认真对待生活,严肃处理每一件事,更义气而有自己坚持的原则,哪怕只是一件小事,别人一个不在意的问题,她都要在思虑过后再言答,这般严谨的姑娘,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他原以为幻姬已经是个很认真的姑娘了,没想到猫猫比幻姬还要仔细认真。

“你是怎么对待那些人的?”

“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上策。”

“所以?”

“我当然接受。”

“然后呢?现在那些人都成了你的部将?”

诀衣再想想,摇头。有些人只是迷恋她的容貌,在臣服之后,妄图沾染她,被她毫不客气的灭了。至于那些归顺她的军队,当然是交由放心的将领去带领,让威胁天界的人成为守护天界的人,四海六道八荒才能安定祥和。

“美人在水一方,宁静等待,这就是最美的画面。”帝和笑言,“你的容颜,我不说,你当也晓得自己是绝色有余。为何非要让自己变得粗蛮,温和些,柔软些,不好么?”

诀衣问,“为何要柔软?”

“柔,则美不可方物。”

“我从未想过要美绝天下。”

“那你想过什么?”

“一统天地。”

帝和:“……”好大的野心。

他认识帝尊,如果千离说,他想一统天地,他信。毕竟,千离早已是天兽王中之王,他是天界的传奇,在他的身上没有不可能发生的事。但九霄天姬诀衣,他却认为她背负的美梦太大了一点。

“猫猫。”

“嗯?”

“商量个事儿。”

“嗯。”

“你不再打我,我在有朝一日带你离开异度,如何?”

诀衣问,“不再异度去哪?”

“明知故问。”

诀衣沉默了,回去天界吗?她入异度,封印被解开,独独法力没有被全部释放出来,也许是让她再会天界才能解开她的天荒神诀吧。

“我想想。”

“想多久?”

“你带我离开的前一天。”

帝和忽然笑得肩膀抖动,狡猾的野猫儿。

两人坐着的麒麟飞过高山峻岭,诀衣不知道麒麟到底飞了多久,只感觉没法停下来似的,从日上天空一直到太阳落了山,他们还没有停下来。当麒麟越过一片大海的时候,诀衣看清了下方的领地。

天魔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