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83.一笑一尘缘83

“不可能!”

诀衣口气坚决的否认,她虽然被演得昏迷,但是肯定自己不会贪吃他的唇,这种事她干不出来,说她在半昏半醒的时候打了他,她会信。毕竟,自己对他一直就挺不满的,打人这种事她干起来太顺手了,说干就能干。但是说她亲了他,还贪恋他的唇,胡扯!一定是!

诀衣拉着脸,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非常严肃,表达她不是在与他开玩笑,也不会轻易被他蒙蔽,“虽然我可能被淹到稍微昏迷,但是肯定不会在没有意识的时候……亲你!你不要以为我昏过去了就好糊弄。斛”

“你也说了自己无意识,既然什么都不晓得,怎么就认为一定做不出来呢?餐”

“我干不出这样不要脸的事。”

帝和也是一脸很认真的样子,“你清醒的时候当然干不出,昏过去了,就难说了。你不知道人都有种潜在的反寻常秉性吗?”

“嗯?”

“平时不可能、不敢、不想的事,在自己陷入昏迷时,就会大胆的做出来。而且,行径与正常时非常不同。”帝和微微挑眉,“听过么?”

诀衣疑惑,有这种事?

“一看你就是极少晕过去的人。”

“那是自然。”诀衣颇为骄傲的看着帝和,她可不是动不动就咿咿呀呀惊叫的女子,也不是风一吹雨一淋就病倒的姑娘,那些人都太娇滴滴的了,她们是花儿,她是老虎。不落女子大同,也不会祈求天地偏爱,男子可为,她亦可为。

帝和顺着诀衣的话,说道:“那不就是了么。你晕的少,不晓得其中的事情,而本皇却是看多了女子昏迷之态,难不成我认识的女人会比你认识的姑娘少?”

“你应该说,你抱过的姑娘难道会比我见过的男人少。”

帝和只当这句话是夸赞他天界情圣的赞扬,虽然不敢说见的女人比她见的男人多,毕竟天兵天将可都是强壮的男人,一呼啦过去百万千万,他怎么可能跟她比。但是,在天界,他如果说自己认识的女人不算很多的话,别人就更不敢说了,上天入地,四海八荒,处处都有他的红颜知己,有些姑娘温柔得让他见之不忘。

“这话夸对了。本皇……啊!”

帝和一声惨叫,身体某个地方疼得他皱起了眉头,抱着诀衣的手臂都忍不住收紧了很多,若非她的细腰柔软似绵,恐怕要叫他给搂断了去。

“不好意思啊。”诀衣拧着眉头,很紧张的样子,“我不是故意的。我的腿悬着酸胀难受,想舒缓舒缓就抬了一下……”

没想到会抬的那么刚刚好,顶到了他的命根子。

帝和疼得厉害,抱着诀衣嗖的一下飞出了雾境,廊檐下,放开她,微微弯腰走到廊边的椅子上坐下,她是不是故意的?顶的位置那么准,难怪领兵出战屡战屡胜,她干事也太准了点。

“帝和。”

诀衣走到帝和的身边,“我……”

“要不,你打我一下吧。”

帝和抬头看着诀衣,试图从她的眼睛里看出真假,她是真的不小心伤了他,还是故意的?

“你是不是有意的?”帝和问。

“……”诀衣无辜的看着帝和,“我怎么可能故意对你……这样呢。你想想,我再不懂事吧,也晓得是你救了我,凡人还知道救命之恩定当涌泉相报,你大人大恩肯定不指望我报答你,可我不能不心怀感激。我谢谢你都来不及,怎么会想伤你呢。”

帝和看着诀衣微微眯了眯眼睛,这番话说得倒是挺真诚,而且也找不出她的破绽,可能真是无心之失也未必,他一个大男人同她一个女人计较这些做甚么。

“猫猫,本皇虽然是神,但二兄弟也是肉,你下次腿不舒服了想动,事先说一声。”

诀衣心道,事先说了让他好避开么。

“放心吧。我记住了。”一定不会事先告诉你的,我傻呀!

尽管嘴巴上道歉又表现出担心的神情,可诀衣却没为帝和做什么,正正的站在他的面前,背脊似乎比平时挺得更直,仿佛不像是做错了事,而是在教训一个犯错的孩子,而她,有理有据,训得理所当然。

等了一会儿之后,看到帝和脸色没那么难看了,诀衣小声但足够他听得见,“你在这儿休息,我去别的地方看看,也许能遇

到伏击的血魔。”

帝和问道,“本皇宫里怎会会有血魔,他难道傻得等被我捉么?”

“没有血魔我也得摸清楚帝亓宫的地形和布局呀。”诀衣又露出了担忧的表情,“花园里的花草因为血魔死了,帝亓宫的神侍都晓得是我逼死了珞珞,虽然她们不会当着我的面说什么,可心里大概觉得我为帝亓宫带来了麻烦吧。你看看你现在,又不舒服,我也不能太不体恤你,拖着你陪我一起熟悉帝亓宫吧。”

诀衣说着,越发的替帝和着想了,“你先休息好,身体恢复健康了,才能收服血魔。不然,光有我,也是不行。”

看着诀衣,帝和发觉,不管她是真心还是假意,听她这样说,看着她的表情,真是中窝心的享受。美人儿对他露出这般关心的模样,果然舒心,当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呀。

“我去了。”

说完,诀衣飞快的转身,一眨眼消失在帝和的眼前。

帝和一愣,跑这么快……

有鬼!

诀衣才飞出三里,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拉着她后退,抵抗了两下,发现没用,整个人在一阵旋风里重新回到帝和的身边。

“干嘛?”诀衣看着眼前的帝和,他有完没完,痛就自己在这儿休息,不痛就跟着她的脚步呗,左右他无所事事,跟着她兴许还觉得能挥霍一点时子。

帝和带着不解,问她,“你逃那么快作甚?”

“逃?”

“一眨眼就跑了几里地,不是逃?”

“圣皇大人!”

诀衣的口气和表情让帝和感觉自己可能冤枉了她,难道不是?

“你也不想想你的帝亓宫有多大,就一个花园而已,我们走了一个时辰。之后我自己闲逛,廊飞殿堂,七弯八绕,不晓得自己到底走了多远,就这么一个雾境都差点儿让我死了,我不跑快一点儿,到天黑都看不完帝亓宫。”

诀衣单手叉腰,重重的呼了一口气,“还有。以你乐于助人的性格,说不定怕我一个人熟悉帝亓宫会迷路,从而想陪着我走。可是,你身体不行,我慢悠悠的走开,你叫住我了,怎么办?”诀衣不满的饭一下白眼,“好心当成驴肝肺。”

诀衣说了很长一段话,帝和只抓住了其中的五个字。

你身体不行!

之前的,不在乎。之后的,不在意。就听到这五个字,不高兴了。

“本皇的身体没有不行!”

不行,这两个字没人告诉她不能随便对男人说的么?!

“你本就不行啊!”

逞强什么。

“我没有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我伤了你,你说不行我能理解。”干嘛非得要说自己行呢?男人那活儿听闻很娇弱,受不得一点儿重力,若非他炫耀自己抱过的女子很多,她也不得这样教训他,好像抱过的女子是他嘚瑟的物品而已,抱了就抱了,放在心里偷着乐就行,说出来是讨打。

帝和忽的从长椅上站了起来,“本皇很行!”

“……”

行不行的,与她何干?!

走近诀衣,帝和略微低着头,“我,行的。”

无不无聊他,就为了一个身体行不行跟她争执得如此起劲。诀衣嫌这种小事争起来太幼稚,带着一股子敷衍气的对帝和说道,“好吧,你说你行就行吧。”看他这个样子,好像也是没什么问题了。

帝和双手一把掐住诀衣的双肩,指尖用力,捏疼了她,“不是我自己说行就行,而是我真的很行。”

诀衣扬着下巴看着他,觉得他有点儿小题大做了,“你很行,我也不知道呀。”伤痛在他身,她只是很不小心的撞了他一下,他现在行不行,她不能感同身受。

看着诀衣的帝和忽然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一抹微笑渐渐挂上了他的嘴角,笑意顽皮的跑进了他的眼底,“我行不行,你想知道?”

“……”

诀衣摇头,不想。

她的摇头对帝和来讲,只是女子的娇羞,口是心非。她肯定想知道,不然不会这么说。

女战神又如何呢,毕竟是女人,在他这样的尊贵男神面前,终究要软三分,他的个人魅力一向不可抵挡。啊,他知道了。

帝和的心里忽然想明白了诀衣为何要跑的那么快,又为何在抓她回来之后,不停的说他‘不行’。解释只有一个,她想引起他的注意。帝和在心中暗暗的肯定一记,必然就是这样。这姑娘在雾境里被自己救了,想道谢,可是她一贯高傲,自尊心太强让她不好意思对他说出心中的感谢,一紧张,不小心就撞了他。然后,看到他那么痛苦,她心疼,自责,不知所措。这时,大方的他还原谅了她,她的心里更加感动了,在这个时候,她那些看似为他考虑的话,其实都是她以退为进的手段,想让他觉得她其实是个好姑娘,从此对她刮目相看。最后,她再害怕自己把持不住对他霸王硬上弓,逃也似的离开,就怕自己流露出被他发现的感情。

一个女人不停的说一个男人‘不行’,不就是想激怒男人么,让男人为了证明自己‘很行’而对她作出激情万分的事。对了,这就对了,一定是这样的。她,喜欢上了他。在这个白茫茫的雾境里,她明白了他是怎样一个法力高强,心地善良的人。

“不要摇头。”帝和看着诀衣,心里各种释怀,“我懂你的心。”

诀衣眯眼,“什么?”

帝和伸出手指比到诀衣的唇瓣上,让她不能顺利说话,凝望着她的眼睛,说道,“不用解释,我明白。”女人都是害羞的,她也不例外。与星华、千离、河古那几个臭小子下棋闲聊的时候,他也听了不少他们各自女人的趣事儿,虽然说自家女人不给别人分享,但那种让人哭笑不得或者特别能彰显她们特质的小事儿,他们还是很乐意来出来说。目的就一个,嘚瑟!

飘萝刚拜师星华的时候,还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徒儿,那会子对人和事虽然不懂,但小女子的娇羞还是有的,不小心碰了师父的手后,会脸蛋通红心房怦怦紧跳,似乎生病一般。怕他看出她喜欢他,还只敢偷偷的亲他,亲了也只会飞快的退开,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她的小心思,怕被星华训斥。千离的媳妇儿就更不要说了,女娲娘娘对她的教导十分严格,千离不轻薄她就不错了,她哪里可能让千离害羞,只有千离一句话就让幻姬害羞得想钻地洞。有了这些兄弟们的女人作为先例,帝和相信,诀衣也是个不敢轻易承认自己真心的人。女人嘛,脸蛋儿不一样,但本质都是一样的。

他明白?!

诀衣不懂帝和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她不用解释他明白?她本就没打算解释什么,他有何可明白的。

“猫猫,你与我相识虽然在五百年前,可你那时叫‘夬言’,而且又是男人的模样,尽管我对男女公平相待,可你应该晓得,你和夬言的样子差别实在很大,我没法把你们俩放到一个人身上。”

诀衣问,“所以呢?”

“所以我们的相识严格的说,是五百年后的蓅花争霸赛。”

“所以呢?”

“所以我们认识得还不是很久。”

诀衣不屑的挑眉,“那又如何?”

他认识她确实是这个月,而她却是认识他很久很久了,久得她都不知道有多少年了。不去想,不去记得,只是不愿意惹到自己的伤心事,回忆里的自己像是一次次的傻瓜,做着傻到头的事。

帝和心想,这只小野猫儿和别的女子不同,别的女子知道他不是个轻易动心的人,不,是个不会动心的人,她们即便想成为他的女人,也只是在言语和眼神上赤.裸.裸的表达,不会作出什么激进的事儿。但猫猫可不是她们,她的脾气和性格他已经领教了几回,这姑娘听到他直接拒绝他,不晓得会不会一气之下把帝亓宫烧了?如果不烧了他的宫殿,可能会从此隐居山野,不过问世事,从此对男人绝望,变成一个无心无情的人。

哎,难呀!

帝和只能在心里默默的感叹,他真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完美男神呀,连九霄天姬都难以保持的爱慕上他,如何了得哟,太招人喜欢了,他也很苦恼。

看到帝和的表情有一丝纠结,诀衣知道他在想事,只是不晓得在想什么。

“喂!”诀衣出声提醒帝和。

“猫猫,听我说。”

帝和郑重其事的说道,“你认识我的日子还不太久,不了解我。等以后你知道我是怎么样的人后,你就知道应该怎么跟我相处了。”末了,还不忘夸诀衣,“你是个很聪慧的女子,我相信你。”

诀衣:“……”不用以后,她早就晓得他是什么人,也知道要怎么和他在一起生活,至于她是不是聪明的人,她一直就是,他说得晚了。

“走吧。”

“嗯?”

“陪你看帝亓宫。”

诀衣看着帝和,“你好了?”

帝和的脸色嗖的一下变了,“本皇说过了,我行的!行!”

诀衣揉揉耳朵,行行行,行也不用说这么大声。

一高一低的两个身影并肩走在长廊里,帝和走得不快,诀衣转身就忘了两人‘行’‘不行’的事,认真的看着帝亓宫里的地形。

陪着诀衣走了三座宫殿之后,她对事情的严肃和认真态度让帝和很欣赏,如果换做别的女子,一定不会有她这样缜密的心思。看着他的宫殿,她一眼就能看出每座宫殿的优势和劣势,也会指出在哪儿布下暗器是最为有杀伤力的。渐渐的,帝和的眼中带着真心的夸赞,女战神果真是女战神,思虑事情的角度很严密,而且不会给对手抓住把柄的可能。

“猫猫,你的宫殿,是不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苍蝇飞我宫里去做什么?”

“看你美呀。”

“……”

没过多久,帝和的脚忽然传来疼痛,低头一看,诀衣很不小心的踩到了他的脚趾头,而且当当正正的只是踩了他是小脚趾头,索着踩了他整个脚反而不疼吧,偏偏她就踩中了一点点,而且还完全不知踩到了他,自顾自的看着面前的大宫顶。

“……我们可以在这里布……”

帝和抓着诀衣,几乎是把她像小鸡一般的拎起来,“宫顶好看吗?”

“一般。”

“……”

他脚趾头都要被她踩肿了,她说他的宫顶只是一般般好看?!

帝和忽然抬起腿,将一只脚送到诀衣的面前,“想看看我鞋子里面的脚……趾头么?”

“你准备拿出来熏死蚊子吗?”

“……”

帝和忍着想掐住诀衣脖子的冲dong,“你见过哪个男神的脚是臭气熏天的?”

诀衣问,“你不想做独一无二么?”

“……”

算了,与她拐弯抹角的没法说下去,擅长打架的人脑子都简单,直来直往更适合他们,就如同和千离说话一般,委婉的不适合,他那种一句话就是一把剑的家伙,不自带护身盾牌根本与他聊不下去,他现在遇到的这个女人,也不是省香油的神灯。

“你踩到我脚了。”

诀衣看了下帝和高高举起的脚,“你抬这么高,我踩不到。”

“刚刚!”

“啊?”诀衣恍然大悟般的明白过来,“不好意思啊,我没注意,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帝和瞪着诀衣,可又不能因此等小事对她怎么样,放下脚,悠悠然的抬起手,做需要人扶状。

诀衣没反应,视而不见。

帝和无法,“干杵着作甚,扶着本皇。”

“嗯?”

“腿瘸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