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82.一笑一尘缘82

耳朵传来的细微触觉撩了一下诀衣的心,全身的感觉仿佛都集中到了耳朵上,稍稍偏了一下头,躲开帝和的触碰,没想到他又追了上来,似有似无的用唇瓣划着她的耳廓。听到他给自己取的昵称,诀衣老大不乐意,她怎么瞧也是老虎才对,猫猫这种软绵绵的小动物怎会与她有共性?

“我有名字。”

“我喜欢叫你猫猫。”

诀衣不满,“我还喜欢叫你猪呢。”

“你叫一声试试。”

她傻呀!被他困住手脚还叫他猪,招他不爽给他虐待自己的可能么。识时务者为俊杰,在帝亓宫,尤其是在她法力封印没有完全解开之下,少跟他作对吃的苦头就会少一点,此道,她深知。

“我都已经认错了,你还不放过我吗?”诀衣让自己的口气听上去尽量诚恳一点,虽然她不知道这样装出来的服从是不是能让帝和满意,但如果继续跟他硬来,这小子恐怕还会有新的招数刁难她。怕是不怕的,只是不想血魔还没抓到两人就内讧,叫人看笑话斛。

帝和扬起嘴角笑了,看上去老实了,话也挺恳切,只是她心里怎么想的,他猜不到十分,七分却不难,她就不是容易被驯服的野猫儿。

“放开你,让你再揍我?”

“你法术高强,我哪里可能真的打到你。”

帝和低声笑出来,“没听过那句话么,百密总有一疏。我可不晓得自己什么时候分神,而你,什么时候心血来潮身手矫健。”

“想不到我一介弱女子能让帝和圣皇如此紧张,这句话,我当赞美,收下了。”

弱女子?!

她好意思说自己是弱女子?!天界征战无数,虽然她和他们素无往来,可关于她的威名,亦是听过不少。天界各种战伐她皆有排兵布阵屡屡得胜之外,便是四海六道八荒里其他地方出现了战争,也少不了她。曾在凡间授八门遁法,六甲灵文。更是在乱世纷争里,传人八阵图,驱奇门遁甲“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布阵,其阵反复八门,每日每时,变化无端。此兵法天书,代代传世成典。因她平战功勋卓绝,被封圣号九霄玄君天尊,这些他都晓得呢。以她的身份,在天界里可不比他的尊贵低了多少,若是他不渡劫继续修行,两人当是等而视之。一介女子,能达及如此境地,十分了不得了。

“猫猫,如果你都算弱女子,那别的女人可能要羞愤而死。”

诀衣暗道,她本也没打算当一个弱女子。在天界就不指望别人保护自己,轮回去西海成为珑婉时,也没把男人当一回事儿,女子缘何不如男?哪一个人说的,她偏不信。男子能做到的事,她也能。男子不能做到的事,她同样能。她是诀衣,九霄天姬诀衣,天地之间没有难事可让她惧怕。虽不似寻常的女子,可她亦不觉自己有何不正常?天书又没有规定女子必须得依靠男子守护才能安然一生。危险来临,等旁人救助自己,不如自救,若是男子皆像五百年前他一去不复返那般,天下女子还要不要活了。

“我要不弱,三下两下还能让你给擒住?”

“这只是证明本皇非常厉害。”

诀衣:“……”这都能让他抓住自夸的理由,也够可以了。

“好吧。圣皇大人,你很厉害。”诀衣试图动了下身子,发现帝和并没有松开,又道,“放开我吧。”

“不够真诚。”

“……”她真是不想忍他这个自夸自嘚瑟的毛病,以前的神女们就是太纵容他了,才让他被一众女人宠坏,以为每个女人都是一样么?天地这么大,生灵不计其数,总有些人和他之前认识的人是不同的。她,就是其一。假如没有轮回前晓得他一身都是缺点,法力没有被封印的她对他绝不会是这个样子,定要整治得他分不清东南西北。

诀衣轻轻的叹气,“哎……”

先前嘲笑帝和眼瞎错把珞珞认错是九霄天姬,其实她何尝不是个眼光不好使的人呢,在天战即将开战的时候,怎么就在人群里看到了他呢。一眼,钟情不改。她也是个眼瞎的人,那么多男神不看,偏偏就看中他,若是看到世尊帝尊这样的男子,今日恐怕也不得沦落到异度。

“果然是美人儿,连叹气都美得让人心醉。”

“你不说话我晓得你不是哑巴。”

帝和在诀衣的耳边低笑,“呵……”温热的气息吹进她的耳朵,痒痒的,撩拨着她的心扉,

尤其鼻子闻到的全是他身上的香气,仿佛整个人都被萨灵香包围了一般,有种说不出的清新感觉。其实他身上的味道不浓,很淡,可是却极能穿透人的鼻息,弄得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在天界时,不曾与他如此亲密姿势相帖,感受不到他的温热和温柔,此时他的柔情让她忽然明了,这样的男神对四海六道八荒里的女子杀伤力着实太大了,几乎是绝杀一般的不留存活的机会,世后娘娘和帝后娘娘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嫁给星华世尊和千离帝尊,当真是了不得。

笑声过去之后,帝和轻声道,“猫猫,为什么不喜欢别人夸你,嗯?”

“别人夸我,我信。你夸我,不信。”

“为何?”

“我认输你为何不信?”

“呵……”帝和再笑,这只野猫儿还是只很心灵很聪慧的猫儿呀。

换做当年没入异度世界,帝和如果这样对她,她心里不晓得要乐成什么样子,但是现在,她除了暗暗的不好意思,暗暗里的娇羞,暗暗的不习惯,暗暗的恼火之外,并没有那份心动了。她的心,被他之前几次三番伤得透了,心湖为他浪不起风波。

“我能问你一个事吗?”诀衣问。

“准了。”

“为什么叫我猫猫?”

一直没放开诀衣的帝和松开了禁锢她的手臂,拨着她的肩膀把转过来面对自己,在诀衣疑惑等待的目光里,抬起手,轻轻的捏住她的下巴,连眼睛里都溜着微笑,“因为你是只小野猫儿。”

“啊!”

诀衣抓住机会,迅速低头用力咬了一下帝和的手指,力道不小,都让他疼的叫出声来。

没有一丝丝的防备,帝和就这样被诀衣偷袭——成功了。

扬起下巴,诀衣颇为得意的看着帝和,“猫是挠人,我是咬。记住了,我才不是你的猫猫,我是老虎。”说完,气宇轩昂的挺胸朝前方走去,仿佛打了胜仗一般,连步子都带着得胜女将军的凌凌威风感。

老虎?!母老虎么。

帝和看着自己被诀衣咬伤的手指,小野猫儿还真是下得去口,他这么漂亮的一双手她也舍得咬伤,若是换做旁人,不晓得要崇拜他到何种程度。他愣是想不明白,她怎么就不迷恋自己呢?星华家的那只,对星华迷得要死要活的,当年她上仙界就是为了星华,拜他为师一日,便跟了他三生三世,不学无术的一只小妖精而已,为了能见到星华,拼命修仙,只为了身份足够尊贵去见他一面,要是她非星华不可,哪里可能跟星华结为夫妻,星华成为世尊之后,可是把她忘记得干干净净。他可不求身边的这只小野猫儿能迷恋他到发狂,就望她不要动不动就揍他,咬他,嫌弃他,好像他是只狗都不理的包子,身为男神,尤其是情圣,他的男人尊严非常重要。在他裤衩下拜倒的女子,不能有一个漏网之鱼。她,也不例外。

手指尖相互碰一下,疼!

“嘶……”

帝和蹙眉,咬得真狠,真当猪蹄在啃么?

看着诀衣走远的背影,帝和噗嗤又笑了,不过是咬他一下,她有必要高兴成这个样子么?连走路都轻飘飘起来。这就嘚瑟了,万一哪天把自己打得趴在地上,她不得满世界宣告她的胜利呀?

嗯,错!

被她打趴的那一天不可能出现,一定不可能!

花园里的花草全部重新盛开之后,帝和满意的摇着扇子,他的花园才像个花园嘛,异度世界里不少妖主魔尊家的花园简直就像土地主家的菜园子,一点儿审美情趣都不晓得,在那些个花园里散步,人不觉得轻松不说,感觉随时都能下几个蛋出来。

“猫猫。”

帝和唤人,发现身边的人不见了踪迹。

“猫猫?”

*

诀衣在帝亓宫里四处查看,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血魔说不定暗中早已把帝亓宫摸了个熟悉,而她才入帝亓宫,这宫里有些什么宫殿,是何作用,又有哪些地方适合布阵或者埋下结界,她全然不知。只有把帝亓宫查探一遍,才能晓得自己应该如何防范血魔的偷袭。

走过一个长廊拐弯,诀衣看到一片白雾蒙蒙的空旷之境,没有宫殿,也没有树木,只是一片看不到对面的白色雾境。这种地方,在天界和异度不是没有,但只生在高山和深壑之中,为何在帝亓宫的宫殿之

中存在?

诀衣不敢确定雾境是帝亓宫本身所有,释放出全身的幻紫色仙泽,朝雾境里面走去。假如是血魔埋下的伏击,以她的修为,当不会被它一击毙命,只要能引它出来,说不定就能给帝和收服它制造机会了。

她不喜靠男人,但也不傻,不会盲目逞强。天皇神诀没有被解开封印,她并无把握能制服血魔,与其失败被吞噬,倒不如与帝和配合,将这个祸害铲除掉,个人恩怨从来不该凌驾在世界安宁之上,做不到的事偏要做,那是傻子才有的想法。

从长廊里走出来,诀衣正准备飞进雾境,忽然发现脚下生出了一个白色的阶梯,轻轻的,她的足见踩了上去。

实心的?

慢慢的,诀衣放下脚,发现阶梯没有下沉,而是稳稳的撑载着她的重量。

一只脚踩下去后,又生出了一个阶梯,诀衣再次小心翼翼的踩上,仍旧是稳稳的。

看着阶梯一个一个浮现出来,诀衣知道了,这个雾境并非是血魔故意布下来迷惑她的境界,而是确实存在于帝亓宫里的一个神境。至于里面是什么风景,还得等她走进去看看才能晓得。

一直走了二十一级阶梯,诀衣还没有走到雾境里面,当第二十二个阶梯浮出来的时候,她丝毫没有多想的踩了上去。

“啊!”

一声惊呼,诀衣掉进了雾境里。

第二十二个阶梯是虚的,迷惑了她的眼,让她以为是真实的,不过是个幻象。摔得太猝不及防,诀衣甚至连捏诀想飞起来都是在整个人摔到水中才有的反应,让她觉得诡异的是,帝和明明解除了她身上的禁术,可她竟然不能施展仙法飞出水中。

诀衣在水里扑腾了一阵子,游不到上岸,也没法出水,无奈的浮在水面生闷气。

怎么回事?她掉下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只是摔在阶梯的前面,为何伸手却摸不到阶梯呢?仿佛自己掉入的是一个无边水境,飞不出去,也游不到岸。纵然她水性再好也抵不过无边无尽的水域才是。

“混蛋!”诀衣忍不住骂帝和,好好的一个宫殿里弄出这种东西来害人。

又游了一会儿,还是不能找到岸边,诀衣素来喜欢速战速决,她的风格就是果断麻利儿的把事情做好,摸不到边际的感觉让她很不习惯,双手恼人的拍打着水面。

“花心博爱不正经,卑鄙无耻还下liu,整个人那么变tai,连住的地方都变.态。”

忽然之间,在什么都看不见的雾境里,诀衣听到了爽朗而又很清晰的的笑声。

“哈哈……”

笑得这么张狂又淫dang的人,除了帝和,还能是谁呢。

在一片白茫茫的雾气里,漂浮在水面上的诀衣看到一个人影在雾气当中行走,从远处走来,一步步走近她,身影逐渐得变得清晰。莲步飘飘轻悠拂波,衣袂小飞似莲叶韵动,优雅而不缺其男子气势。

近了,唯他。

不同于诀衣直接掉在水里,帝和行走在雾气里,更是踩是水波之上,身轻如燕,掠水而不沉,格外有谪仙的风姿。

看着水里的诀衣,帝和笑了,“猫猫你很热吗?热就要跟本皇说嘛,你不说,本皇怎么晓得你热呢?虽然冷不好,可是太热也是有问题的。一般我们的身体很热的话,不是大太阳晒了,就是有些……羞于启齿的感觉在心里滋生。”

“嘘——”

帝和竖起食指放在嘴上,示意诀衣不要急着说话,等他说完。

“今天虽然天气不错,可并不是烈阳,而且你穿得不厚,怎么会被晒热呢?啊……本皇晓得了,你是……”帝和蹲下身子,看着眉目离自己近了一些的诀衣,唇边笑意盈盈的,“燥热。”

他在胡说八道!

诀衣懒得废话了,他出现不是救她出水而是调xi她,过份!讨厌!无耻!

哗啦一片水响,诀衣双手泼了一大捧的冷水到帝和的身上,水滴从他的脸上划过,再滴到水里。

“哼!”

他不拉她上去,她也不会什么都不做的让他得意。

“猫猫你……”

帝和的话音终止在一片大声的哗啦水音之前,整个人扑通落到了水

里,并不是他不小心掉入的,而是诀衣迅雷不及掩耳的拽着他的脚把他给拉到了水里。

只是,让诀衣没有料到的是,帝和下水之后,水域发生了变化。她原本以为两人都落在水里,谁也别想出去。但情况却变得她无法掌控,原来可以轻松浮起来的冷水变得很诡异,不管她怎么做都像石头一般的下沉。她尽力的划动双臂想浮出水面,可徒劳无功,身体不停的下落,睁开的眼睛能看到头上的水,清清的,冰凉却不刺骨。

为什么会这样?

下沉,再下沉,诀衣的眼睛慢慢的闭上了。

在转了十几个身之后,水里的帝和总算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急忙朝下坠的诀衣游了过去。赶到她身边时,她已经没了反应,手臂有力的搂着她的腰肢,带着她朝水面上浮去。

是他大意了,野猫儿怎么可能安生的吃亏呢。他就没防她会拉他下水,以为她在找不到岸边又不能施法之后,会晓得这片雾境并非一般的神境,能老实听话一点,没想到,整个儿就是不怕事的主儿。

这片雾境,他若在水之外,谁掉进来都不会死,即便是完全不会游泳的人也会浮在水面上,可他若沾了水,这片无边海就会变成吃人的海狱,仍你可飞天遁地也只能沉入水底,乖乖教出性命。若想他入水还浮于水上,法子只有一个,吃下他的内丹。

带着诀衣浮到水面之后,帝和一只手轻轻拍着她的脸颊,“猫猫,猫猫。”

叫了几次没能唤开诀衣的眼睛,帝和探过头,一只手掌托在诀衣的脑后,唇瓣覆盖在她的红唇上,朝她的嘴里吹了一口仙气,退开后,看到她的蝶睫微微的扇动了两下,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睁眼就看到帝和的感觉对诀衣来说是头一回,这种感觉……

她说不上来。感觉好,但又感觉不好,很矛盾,不知道看清他的脸时,自己的心到底是怎么想的。

“热吗?”帝和笑着问。

“混蛋!”

“还能这么大声的骂我,看来刚才没淹够。”说着,便想放手让诀衣再下沉,吓得诀衣突然抬手搂住他的脖子。

她不要再感受那种叫天无门叫地不灵的感觉了。

“呵……”

帝和微微一笑,她还知道怕?

“你知不知道刚才你对我说了什么?”帝和对诀衣搂住自己的脖颈的行为颇为享受,男人的尊严和被崇拜的感觉嗖嗖上升,女人就该是这个样子嘛。

“刚才?”诀衣纳闷,“什么?”

“你怎么醒的,知道吗?”

“睁开眼就醒。”

帝和嘴角含笑,“果然不记得刚才夸我嘴唇柔软好吃的话呀。”

“……”

什么!

霎那之间,诀衣被吓得不轻,她说他的嘴唇柔软好吃?他们、他们……那个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