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81.一笑一尘缘81

帝和低声噗嗤一笑,“我对女子是个什么心思,你还不了解么。”

“了解当了解。不过,我以为她除外。”

想了想,帝和笑了,笑容里有着星华读得懂的承认。当年对珑婉的倾慕不愿接受分毫,甚至一丝好感都不想给她。时至今日,她却是唯一对他而言有所不同的女子餐。

飘萝含笑的声音响起,“帝和啊帝和,我算是晓得你为何不急着回佛陀天了。每日带着如此绝色游山玩水,天界里那些个神女仙娥们排队都轮不上你的宠幸了。斛”

帝和转头,看到诀衣翩然而来,目光不掩惊艳之色。

果真,绝色!

诀衣拂开心里对帝和避而不答的那个问题的猜测,走到桌边,落座星华与帝和之间的白玉凳上,目光清澈,眼中坚决之意甚是浓烈,大有责无旁贷不推他人的气韵,“世尊可有抓住血魔的良策?”

“不曾遇到过血魔,只听闻它无形有命,一时倒也无甚好的法子。”

飘萝走过来,一边走到星华的面前,拉开他放在腿上的一只手,轻轻的坐了下去,点儿不顾忌是在帝和与诀衣的面前就坐到了他的怀中,一边道,“有命的东西就肯定有软肋,找出来,一剑刺过去,灭得干干净净。”

“血魔的致命处可不好找。”

“好找我们两口子能过来看你死没死么。”飘萝撇撇嘴,“不过现在看,难找也不必我们担心了。”

帝和问,“为何?”

“不怕遭雷劈啊你?”

“我一没干缺德事二没得罪老天,怕什么。”

“装傻被雷劈。”飘萝嬉笑,“不然你承认一下你是真傻?”

帝和问,“飘呆呆,你现在可是越来越不可爱了。”以前没这么伶牙俐齿的,如今可是说一句话就让人恨不得捏扁她,无法无天。帝和目光看向星华,“全你是惯的。”

“夫君。”

“嗯?”

“我可爱吗?”

星华哪里会说自家媳妇儿不可爱,脸上的笑容都能迷晕人,“你的可爱天地间无人可比。”

飘萝随即对着星华嘟起嘴就要讨亲吻。

“够了啊。”帝和收了百色扇,“你们要是来帮我对付血魔的,欢迎。如果是来上演夫妻恩爱戏的,立即回佛陀天,麻利儿的。”

“夫君,帝和他在嫉妒我们。”

“嗯。”

咳嗽了两声后,帝和端出了严肃认真的模样,星华过来异度不便,每回皆得幻姬施法,她的修为如今必然不低,可比起星华和千离,定是差了许多。不需谁言,他能想到幻姬每回打开异度世界的天门要损耗多少元神,千离必定心疼不已,只因觉得欠了他恩情才不得不让幻姬一次次召唤法杖,若他不是代替幻姬来异度,以千离的个性,谁的生死都没有幻姬重要。自然,他也不得借着自己帮过幻姬就认为自己居功至伟,一切皆是自愿,幻姬今日能牵挂他,他已感动至深。闲聊待他回佛陀天也不迟,而今还是言归正事要紧,莫叫外头的千离与幻姬太担心才是。

“去寻血魔我看未必能寻的到,倒不如以静制动。”帝和说着,看了一眼诀衣,淡淡的,笑了下。

飘萝问,“你的意思是,人家活腻了,送上门给你灭?”

“有饵的地方,不怕它不来。”

饵?!

星华的目光看到了诀衣,她刚才说帝和抓她来帝亓宫,想必她就是帝和的饵吧。

“血魔奸猾,凡事小心。”星华提醒。

“嗯。”

除掉不认真聊天的飘萝,诀衣从帝和的话与星华的眼神里看出了关键。她就是血魔的饵,这才是帝和要把她带到帝亓宫的原因,在他的地盘,更可能将血魔收服。

诀衣不甚感觉自己会是吸引血魔的诱饵,问帝和,“你确定我就是血魔的饵?”

“不敢十分断定。七八成。”

“为何?”

“珞珞,你逼死的。夙漠,你的人。血魔吞他的时候,你可曾注意到渊炎当时的位置了吗?”帝和提醒诀衣,渊炎那时一颗心都在她的身上

,疏于防范,血魔如果想吞噬渊炎,在那时很容易便能成功。可是,放弃一个天魔族的继承者,却吞噬一个毫无灵力的死尸,她难道不觉得蹊跷么。

诀衣不甚明白帝和的意思,浅拧眉头,想不出其中有何关联。

帝和再道,“后来你路上遇到伏击,血魔致命的攻击也全对你,它再次放过了渊炎,为何?”

想了想,诀衣猜测性的问道,“会不会是因为渊炎是天魔族的缘故?”血魔,天魔,虽不晓得他们有没有远古的关系,但是都是魔,或许有着他们不晓的远亲联系,故而一次次的放过他。

“不可能。”

星华果断的否定,“血魔有星位。天残红星就是他的星位。天魔族是异度的凶残魔族,两者不会有任何关系才是。”

“若是如此一说,血魔两次放过渊炎倒真让人想不明白了。”

忽然的,诀衣看着帝和,他带她回帝亓宫,留着渊炎在外面,万一遇到血魔,可如何是好?

帝和微微挑了下眉梢,嗯?看这表情是有话要对他说呀。

话到嘴边诀衣没说出来,跟他讨论渊炎的问题是自取其辱,他对别人温柔对她可一点儿都不客气。自找没趣儿的事,她还是少做点儿,免得跌了她的份儿。

“这样吧。今日我们留在这儿也帮不上什么忙,我和阿萝回去与千离幻姬商量一番,看看能否寻到收服血魔的法子。”星华一边道一边想,他们来来去去总每个准信儿,这样可不行,万一帝和有难,他们不及时赶来,定是要误事。“半月后,我再来找你。”

“半月?”

“长了么?”

帝和笑笑,“我担心幻姬。”

“千离护着她,当是无碍。”

“若是幻姬吃不消,你们可不用来的勤,我又不是三岁孩童。莫非还不能好生照顾自己么。”

飘萝插一嘴儿,“你现在不是照顾自己一个人就行,得照顾她,懂么?”

帝和:“……”

嗨,这次飘呆呆说得还真是对了,他竟然无法反驳。

“我家星华就把我照顾得十分好,你要多跟……”

飘萝的话没有说完,帝和手里的百色扇忽然变长,扇头封在她的唇瓣上,“你,和你男人立即回宫,麻利儿的。”

飘萝一把打开帝和的扇子,“好像我多稀罕在你这里似的。夫君,我们走。”

星华笑了笑,带着飘萝回了佛陀天。

桌边剩下帝和与诀衣后,若是换做别人,估摸着要觉得尴尬,可他俩人却异常的淡定。你摇你的扇子,我喝我的茶,两人无话,但又不觉得有何不妥,自顾自的悠然自得。

“圣皇。”

“圣皇,不好了。”

寝宫里快步走进一个神侍,在房门之外声音着急的唤着帝和。

帝和起身欲出去,走了三步见诀衣纹丝不动,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她,“本皇的茶很好喝么?”

“嗯。”

“不怕被雷劈吗?”飘呆呆刚说装傻会被雷劈,她没听见怎地?

诀衣懒懒的道,“实话实说也被雷劈,难道要说假话?”

“圣皇大人!”神侍在门外急得不行。

帝和冲着诀衣道,“跟上。”

“不去。”

“呵……”帝和轻笑,他最不怕的就是跟他作对的人,有的是各种法子整治这种在他面前嚣张狂妄之人,在天界时,他把人逗得哭都来不及她还不晓得在哪儿玩泥巴呢。

帝和挑眉,“确定?”

“嗯。”

帝和身形一动,诀衣瞬间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不怀好意的气息,立即起了身,看着他,“我去也帮不上忙。”

走到诀衣的面前,帝和微微倾身,脸颊在诀衣的眼前放大,直到两人的鼻尖差点儿触碰到一块儿,凝着她迷人的双眸,看到自己的脸印在她的瞳珠上,呵气成话,“血魔未抓到之前,你寸步不得离本皇,记住了吗?”

“我至少得确定渊炎安

全回到天魔族。”

“这不难。”

诀衣点头。

她并不是不明事理的人,血魔着实麻烦,在异度里有这么个魔头在,难得安宁,何况血魔还想取她的性命,莫说帝和现在要收服血魔,即便他不灭,她也会要灭的那个东西,不然在异度没有安生的日子过。既然帝和说有八分血魔是冲着她来,那她当一回诱饵又何妨。

帝和诀衣走出房间时,神侍看到诀衣,愣了下,若非帝和一声抓回了魂,不晓得要愣到什么时候。

“何事惊慌?”

“圣皇大人,花园里出现异象,请您去瞧瞧。”

帝和与诀衣随即快步朝花园里走,到了园中,满园的花草皆枯萎而死,原本青青的草地也变成了血一般的赤色,叫人看了眼花心慌,神心被什么东西在翻搅不安一般。

“呕!”

站在帝和身边的诀衣忽然干呕,很快又干呕了一声,眉头紧缩,神侍上前扶住了她。

“姑娘。”

诀衣看着帝和,“解开我身上的禁术。”

帝和悠悠然的看着诀衣,不为所动。

“我既答应你不会离开你,必然一言九鼎,说到做到。”

帝和笑了,默诀在心,解开了诀衣身上的禁术,让她能自如施术。

法力不再被禁的诀衣脸色渐渐好转,刚才花园里的红色让她心慌至极,一股说不出来的不适感直冲心口,若是他再不解禁自己的法术,真怕自己要晕厥过去。

“这个花园被血魔施咒了。”

帝和问,“你怎晓得?”

“刚刚我没有法术,能感觉到花园里的红色泥土有一股子控人心智的感觉。如果你对帝亓宫里的神侍个个修为都相信的话,不必理会。可如果她们的道行不够深,这片花园还是莫要叫她们进来了。”

帝和忽然扬袖,广袖分开,变得越来越大,袖袍宽大到覆盖整个花园,佛光于袖底拂过,袖面分开后,红色的花园恢复到了原本的泥土颜色,只是花园里的花草都死尽了,一片萧条的模样,看着竟是苍凉无言。

“你觉得血魔和珞珞有没有关系?”看着不见一根花草的花园,帝和踱步走出廊檐下,踩在花园的泥土上,看着原本祥和的花园变成这般样子,并非心疼,而是有些期待与血魔正面交锋了。许多年不曾遇到对手的孤寂,大约也只有身在高峰之上的人才能明白。

诀衣跟着帝和的脚步走入花园,“想过,没想透。”

珞珞必然是憎恨她的,但是珞珞不过一朵花而已,就如世尊星华所说,血魔是有星位的东西,珞珞的身份断断不可能召唤出血魔。

“你在天界领兵打仗的时候,遇到劲敌,一般如何拿下的?”

“打仗靠的是谋略。兵法用的好,弱可胜强。”血魔这种对手,率多少天兵天将都拿不下来,它太狡猾,而军队人数太多,反而不如单兵作战来得更灵活。

帝和笑道,“你在说本皇比血魔弱?”

“话,我说了。意思,却是你自己在领会。莫非圣皇的智商也跟着世后娘娘去了佛陀天吗?”

“哈哈……”

帝和道,“我的聪明才智跟着哪个女人走都不会跟两个女人走,知道是哪两位吗?”

“世后娘娘和帝后娘娘。”

“聪明。”

朋友妻,不可戏。

他可不愿意跟飘萝和幻姬开不适宜的玩笑,两人的夫君都是他的兄弟不说,两人还都特别能打架,一个人就够他打的,若是两者联合起来,他只能变成一块饼。

诀衣轻轻一笑,“没想到你这人还有点儿原则。”

“原则这种东西就跟放屁一样,多了烦,少了也无趣。”

诀衣:“……”

好歹也是高高在上的圣皇,说话不能文雅一点吗?

听到诀衣许久没说话,帝和停下来,转身看着她,“怎么不说话了?”

“圣皇大人实在是太下里巴人,我不知该如何聊。”

“下里巴人不好么?呵呵,这世道,不是只有阳春白雪才受人喜欢,大俗即是大雅,俗不可耐有时比清灵高贵来得更让人舒心。”

诀衣走过帝和,不想与他争辩这种目前对如何抓住血魔毫无意义的事。倒是帝和,笑眯眯的摇着百色扇,看着诀衣的背影,嘴角一直挂着一丝笑意。

“天姬熟读兵书,不妨答一下我刚才的问话吧?”

“我不是答了么。”

“不懂。”

“这花园上空可没有宫顶,天雷劈下来应该能让我吃上一顿烤熟的猪蹄大餐。”

帝和一笑,“你肉食生灵?”

“我是不……”诀衣转身看着帝和,话没说完,看到他身后的花园里开满了五颜六色的鲜花,忽然愣住了。他竟然趁着散步的时候在种花?

施施然的,帝和不理诀衣的惊讶,慢慢走过她的身边。这姑娘好生没有生活情趣,一板一眼,对她似乎总有着偏见。也好,他对她的脾性也不大喜欢,如此两人住在一起他倒也放心,不担心她会像珞珞那般迷恋上自己。哎,被人太多人喜欢其实也是种无可奈何的烦恼呀,他已经被这个事烦恼了万万年了。

再次跟上的帝和的脚步时,诀衣走到他的身边,没有说话,静静的感受开放在他身边的鲜花和跟随着他的脚步蔓延开来的草地,心里说不出的清爽。直到此时,她才似乎有些明白为何帝和要一步一鲜花,一举一青草了。蔓蔓青萝开遍身边,宁静芬芳飘散空气,静了她的心,宁了她的神,先前的慌乱在这些不起眼的脚步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有谢意,埋在心底,不言说。

“血魔狡猾,你我只能智取。”

诀衣问,“如何智取?”

“不知。”

他唯一晓得的,是她如果独身在外,血魔必定会再次伏击她。不过,也可能血魔不会再偷袭她,有了一次被他相救的经历后,血魔会怀疑独自外出的她是诱饵,骗它上钩。

“不若我陪渊炎回天魔族,你暗中跟着,或许它会再次攻击我。”

“狡诈多端的家伙是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失策两次。”帝和慵懒而含笑的扔给诀衣一个笑容,她领兵多年,不懂此理?

诀衣不爽的瞪回帝和,“我不过随口一说。”

帝和接话道,“于是暴露了自己蠢笨的真相。”

“……”

诀衣嘴巴张开,一句话没说出来。

话是没讲出来,可她心里不服,试图忍住,不得成。忽然快得难以躲避的一拳冲着帝和的俊脸招呼过去,她以为他会躲,打不到他,却能表达自己对他的气愤不满,没想到帝和不躲不闪,更快速度的抬起手抓住了她的拳头。清澈的细柳眼看着她,渐渐的弯了,里面的笑意轻轻。

诀衣也是犟性子,帝和接住了她的拳头,她便抬起腿打算从下盘再偷袭他,敏捷的身手让一般的上仙上神难以招架,可帝和终究非一般三般的神仙,她这样‘锲而不舍’他也有兴趣陪她。

“喂!”

诀衣瞪着帝和,他搞什么呀,为什么用手抓着她偷袭他的那条腿?

帝和笑眯眯的问身前被他抓了一只手和一条腿的诀衣,“就许你偷袭本皇,不许本皇防备了?”

防备还能抓她的腿?!

诀衣暗暗喜了,抓她的腿其实也不坏,这样他两只手都不得自由,她却还有一只空余的手。

“我不偷袭了,你放开我吧。”

帝和轻轻一笑,她有这么老实?

他刚想放手看她耍什么花招,没想到诀衣也是贼精的很,抓住他送开的一霎那,另一只手冲着帝和的肚子就扫了过去,招式如行云流水,快不及眨眼。

“啊!”

攻击帝和的诀衣只觉只觉的手腕一疼,被什么东西紧紧的扣住,之后天空倏然旋转,再看时,自己被转过身背贴在帝和的怀中,双手被他压在身前制得牢牢的。

挣扎了两下,发现没法逃出他的手掌,诀衣识趣的放弃了。

“我认输。放开我吧。”

帝和轻笑得身体都在轻颤,他就晓得这妮子不会老老

实实的休战,那桀骜不驯的顽强几乎写在她的眼睛里,火爆的小野猫一只。

缓缓的,帝和低头,唇瓣轻轻碰着诀衣的耳朵,“想不想我告诉你在什么时候偷袭我,最可能成功,猫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