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80.一笑一尘缘80

诀衣干脆承认自己的身份让星华微微诧异,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再别含深意的看了帝和一记,他让他查实九霄天姬诀衣时,可没说这位女战神就在异度世界里呀。而且,不单单是在异度,还是一丝不gua的在他床上。千离说他在异度好的很,他还不大信,这家伙自由洒脱惯了,忽到异度,一切皆新鲜,定然玩得乐乎,可时日长了,肯定会想念他们这群老友,而今一看,千离大概说对了,美人枕畔相卧,要理会他们这群纯爷们做甚么。

正所谓,人要脸树要皮。裹着一条被褥就在陌生人面前报出自己的大名,这种事儿,帝和觉得他可干不出来。不威风凛凛,不风liu倜傥,不玉树临风,他绝不会希望别人晓得自己是谁。可身边这位姑娘似乎很不在乎自己的名声,跌份儿跌得挺坦坦荡荡。

不学无术在有时候其实并不是坏事。比如此时,飘萝压根儿就不晓得九霄天姬诀衣是何许人,以前也没听过她的名字,至于她光辉的战绩,更是毫不知晓,这样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她眼睛里的诀衣就是一个被剥guang了衣裳要被帝和‘嗯哼’一番的绝色女子,如果非要给她一个印象,大概是胆子不小的泼辣野猫儿。

“四海六道八荒里那么多神女仙娥对你投怀送抱没能打动你,今儿可是让我瞧见你兽性大发的样子,不错,非常不错。”飘萝走前一步,拍拍帝和的肩膀,“小子眼光很是了得。回头加把劲,争取三年抱俩,回佛陀天的时候拖家带口挺壮观的。”

帝和低头看了看飘萝的小爪子,“把你的蹄子拿来。”

“怎么,嫌少啊?那一年抱仨,够了么?”

帝和看着星华,“下次来,自己来就行,把你家这只,关好咯。”亏得掌管姻缘的月老不是她来当,乱点鸳鸯的本事不小斛。

飘萝想不明白,“为什么关我?”

“我跟他没可能。”

“我跟她没可能。”

星华:“……”

飘萝:“……”

星华两口子看了看面前的帝和与诀衣,没可能的两个人异口同声?

看着两人,飘萝低低的笑出声音来,“你们的没可能,是没可能一次生仨吧。也是,有一个幻姬就够了,再来第二个,我会嫉妒死。”她怀一次就一人,幻姬一次生了三个,还一个是她和星华心心念念想要的女宝宝,就这一点足以让他们夫妻对千离各种‘看不顺眼’了。有事没事总带着他家的小千心飞到星穹宫里嘚瑟,偏生她家星华又很喜欢千心,每次看到千心喜欢得紧,但又看不惯千离那股子嘚瑟劲儿,两人多年的兄弟情,因为一个女娃娃差点儿没崩裂。

“你学我做甚。”

“你学我做甚。”

又是一次异口同声,帝和与诀衣对视着,互看不顺眼,将脸撇开,仿佛不能将对方挥开个三百里的样子。

虽是初识,自来熟的飘萝对诀衣印象颇好。什么都没穿的姑娘能缠着被褥就跟她打招呼,估计找不到第二个了,若是换做幻姬,躲到被子里一只眼睛都不会露出来。至于她嘛,虽然能见人,但肯定也做不到如此大方就下地问候。这姑娘内心得多强大才能干出这样的事呀,是个角儿。

“我说帝和。”飘萝笑道,“我是不介意她这样啦,不过,你确定让你的女人这样跟我和星华聊天?”

帝和纠正,“她不是我的女人。”

“我不是他的女人。”诀衣也同时出声否认。帝亓宫外的人说诀衣是圣皇的女人,说的是冒充她的假诀衣,并非她。

星华笑了,“你以前不说天底下的美人儿都是你要捧在手心里的花儿吗?”

“那也得美人儿像女人才行呀。”

诀衣斜眼瞟着帝和,借着她法术被禁没人揍他所以随便说话是么?

飘萝可不管帝和是不是在嫌弃诀衣的脾气,顺着他的话,也不晓得是故意没理解还是真的笨呆呆的,露出好奇的表情,看着诀衣,“你不是女人?”

诀衣:“……”

“嗨。不男不女的人听的多了,就是没看到过活的,我摸摸。”

说着,飘萝伸出手就准备对诀衣上下其手。

因为没有法术,诀衣对飘萝的手躲避得像毒蛇来袭,紧抓裹身的被褥退开三步,“你今天是不是忘记带智商来异度了?”

飘萝笑得那

叫一个美丽动人,“智商,什么东西?”

诀衣感叹,“果真是名不虚传呀。”当年世后娘娘出了名的不学无术没有节操下限,万年过去,当了三个崽子的娘亲之后,她依旧不需要靠智慧存活在天地之间。也是了,有一个完美的大尊神夫君和三个上古神兽后裔的崽子,光靠她的容貌和身边的男人就能活的很好了。只是没想到,万年前她是珑婉,偶然与她相识一场,万年后,她恢复原本的身份,还有幸与他们夫妻相识。

“你听过我的故事?”

“世后娘娘与世尊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四海六道八荒里有人不知么?”

飘萝挥舞着自己的小爪子,客气道,“哎呀,不值得一提啦。”

“诀衣十分敬佩娘娘和世尊。”

飘萝指着自己,“主要是我坚持,夸我就够了。”

诀衣:“……”

帝和听不下去,一巴掌轻轻盖在飘萝的脸上,将她扔到星华的怀中,“在佛陀天里跟千离呆久了是怎么的,这么不要脸。”

“这就叫不要脸啦?”飘萝不屑的翻了一个白眼,“本后真正不要脸的时候你还没见到呢。”

星华拉住飘萝,“不闹了,说正事吧。”

帝和微微挑了眉头,问道:“你们知道了?”

“幻姬告诉我们的。”

帝和笑了,“还别说,现在小幻姬有两下子呀。”

星华问,“你见到了吗?”

“岂止见到。还跟它交手了。”

“如何?”

“如果我说大意轻敌,让它从我的困龙结界里逃出去了,你会不会笑?”

星华浅浅的蹙了下眉心,帝和已入佛陀天,他的道行毋庸置疑,即便是简单的结界也不可能被人轻易破开。血魔能从他的困龙结界里逃出去,可见能力非同小可。

“可有打算?”星华问。

“尚无。”

诀衣听了,对帝和抓自己来帝亓宫很是不满,“既然圣皇毫无打算,为何要抓我来帝亓宫?也许,让我在宫外寻找,反而能更早些找到血魔。”

帝和淡淡一笑,目光里带着抹‘懒得说你’的鄙夷,“那个叫渊炎的是有多俊美,能迷得你脑中装的都是水吗?”

“你……”

飘萝注意的事情似乎永远不正确,兴趣大增的看着帝和,“渊炎?谁啊,你情敌?”

“本皇怎么可能有情敌这种生物。”

诀衣冷冷一笑,“我还真是喜欢渊炎讨厌你。”

“本皇不喜欢你,他算哪门子的情敌?”

帝和毫不给颜面的让诀衣有了自作多情的尴尬,也让她半点儿脾气也不能发,若是不满生气了,反倒让人抓住她喜欢他的话柄,从而给帝和再揶揄她的借口。一股闷气,生生的憋在她的心口。

星华从帝和与诀衣的话里拼凑出一个猜测,“说说你发现的吧。看看是否需要我们相助。”

“哎哎哎,你们聊,我跟她去穿衣裳。”异度比她预想的要安宁,飘萝来前的担心一扫而空。坚持跟随星华同来,不过是害怕他在异度里遇到血魔被困,她从旁也能有着照应,眼下看嘛,情况似乎没有那么糟糕。

星华不置可否。

帝和却不同意。

“她穿什么都不好看。”

飘萝暧昧的笑,“我知道。她什么都不穿才得你的心,是不是?”

“世后娘娘莫要开这样的玩笑了。”

“我没有玩笑。我们帝和啊,在四海六道八荒里虽然天天勾da女子,可从来没有脱过哪个姑娘家的衣裳哦。诀衣你别看他风liu倜傥的,其实还是个……童子。”

帝和:“……”

帝和的脸色当场变了,瞪着飘萝不能发作,转而瞪着星华。混蛋,肯定是他告诉他媳妇儿的!这种事他也能告诉飘萝?!

诀衣冷脸,“干我何事。”

“以前呢,可能不关你的事。现在呢,也许好像也跟你没有关

系。但是,诀衣,让本后从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男人,把他从童子变成男人,是一件非常值得炫耀和高兴的事。比如我啦,帝尊家那口子啦,我们俩的汉子都是干干净净的,用起来放心。”

星华:“……”媳妇儿,你能赶紧先回佛陀天吗?

帝和:“……”星华,能把你媳妇儿先扔回佛陀天吗?怎么什么话都敢说呀,她这自来熟也太不挑人挑事了吧。

诀衣扬了扬下巴,傲然又妩媚,“本天姬还未有想收他入房的打算。”

“不急不急。慢慢来。”

帝和:“……”

帝和的手缓缓的握拳,看着星华,你媳妇儿这就把我卖了?!

星华无奈的轻轻拍拍帝和的手,忍忍,他家这只本来就没什么节操科研,活得久了,那玩意就更不需要了,多担待点,给他找个好的婆家也是为他好,一个人在异度孤苦伶仃的,他们这些朋友不在身边,有个照料他的人,他们多少安心点。

“帝和。”

飘萝想到星华在这里,她和诀衣都是女人,被褥在她面前掉了也没大事,她有的,她都有,可自己夫君不能看。

“你要看诀衣最美的样子,晚上自己点灯看,我家星华看多了就不合适了。”飘萝朝星华抛了一个软丝丝的秋波,“是吧,夫君。”

“阿萝说的是。”

帝和撇嘴,学着星华无声的说了句‘阿萝说的是’,他敢说他媳妇儿说得不对吗?媳妇儿说得不对也是对的。这是星穹宫的宫规,世后娘娘永远是对的。

“我这没有女子穿的衣裳。”

飘萝鄙视,“喏,那幅画上的美人不就穿着衣裳吗?变出来给她穿上不就行了。”明明就是不想给她穿衣裳,非说宫里没女子穿的华裳,也忒小气了。

“那画中人穿什么?”帝和问。

“不穿呗。”

星华和飘萝因为是半缕魂穿而来,无法施展仙术,只能让帝和给诀衣准备一套衣裳,偏生这小子心底想压一压诀衣的傲气,不肯给她衣裳。他晓得征战沙场的人不怕疼痛,他只想在精神上磨一磨她的傲气,让她认清自己只是一个女子,虽然比别的女子强大许多,但终究是女人。

“画中人可以不穿,她自也可以不穿。”

诀衣看着飘萝,眼中不见生气,反而很真诚的道谢,“世后娘娘的好意诀衣心领了。”

“这小子太反常了。”

以前在天界的时候,对女子温柔而怜惜,从不见他为难任何女人,哪怕是她当年无意伤害了星华的心,他对她那么不满,却仍旧是委婉而注意言辞的提醒她。不管哪个姑娘在他面前掉泪他都会安抚,也是如此,天界里的神女们很是爱戴他,只因他几乎有求必应。

诀衣心道,是啊。反常。帝和对他,一直就反常。在三十三重天里,他可以和其他女子调笑,就是不喜欢珑婉,连珑婉走近跟他说句话,他都要躲避。她变成夬言,一向不给女子身份的他,却暗示珞珞是他喜欢的女子。她不辨,是晓得那时自己于他眼中是男人,倒也能理解,误会她是欢人,想断她的念想。可如今呢?他爱美人,她已美足,他却仍旧不会用对待其他女子的温柔来对待她。

“言归正传。”

星华见帝和不愿给诀衣衣裳,不想理会两人之间到底是何种关系,血魔的事,才是大事。

“血魔通心魔之灵,想收服它,绝非易事。”

帝和点头。从他交手血魔来看,这只血魔的道行不低,若是诀衣与它一战,未必能赢。正是如此,他才不放心让她跟渊炎回天魔族。其二,亦是最为重要的一个考虑。血魔埋伏她和渊炎的时候,他一直暗中观察,发觉血魔致命招术全部针对她,而渊炎不过是被血魔拖住了脚步,让他不能飞身前来助她。

“血魔出现之前,异度可有发生什么大事么?”

帝和摇头。

血魔现身之前,珞珞死了,而且是珞珞的血蔓延开而血魔现。可,珞珞不过是修为比神侍都差的一朵神花。她死得虽然凄惨,却算不得异度的一件大事,且以她的本事,断断不可能召唤出血魔。

“那就奇怪了。”

“幻姬能算出来么?”

星华摇头,“若是能算得,就不会着急找我们来看看你了。”

“哈哈……”

帝和潇洒翩翩的甩开百色扇,他能想得出幻姬担心自己的模样,也能想得到千离醋了的小样子。这种感觉,不赖。

“你倒是不急。”飘萝就近坐到了椅子上,打量着帝和房间里的摆设,一边道,“幻姬不晓得多担心你。怕你一个人在异度应付不过来,从千辰宫里跑到星穹宫逮千离,把他训得格外老实。”

“那小子也有今日?”

“疼幻姬疼的紧。幻姬说什么就是什么,现在帝尊特别没出息,千辰宫的老大是幻姬。”

帝和笑得肩膀抖了起来,这个结果倒是很容易想到,当年连羽化都要守护的人,好不容易能与她长相厮守了,肯定会分外宠爱。何况,幻姬虽然出身尊贵,却不算娇气,千离疼她,不会惯坏她,多宠宠无妨。倒是眼前的这个飘呆呆,星华也忒纵容她了,带着她在身边,也不怕自己世尊的颜面当扫帚在地上扫么。

诀衣无事,裹着被褥坐到床上,静静的。不和帝和斗嘴负气的时候,她的模样看着格外娇媚。不同与飘萝的美艳,诀衣眉目瞧着特别的娇娆,若是单单看面相,当真不会将她与女战神想到一块儿,只偏偏这样一张容颜下的心,在战场上却比男子更为果断和勇敢,一身战袍加身时,英气勃发,男子皆无可匹敌。

她一乖巧,帝和便没那么想为难她,伸手拿过一只白瓷纹绿色萨灵花的茶杯,斟满茶水,优雅而缓慢的喝了一口,看着杯中水,微微扬起嘴角。早这么乖,多好。

一道金光划过,诀衣身边的床上出现一套女子的衣裳,白色的华裳秀着淡绿色的萨灵花,衣边的金丝云流精细,一眼可知为上等之品。

帝和手指的茶杯,不见了。

“哎哟,换衣裳咯。”飘萝从椅子上站起来,欢喜的跟着诀衣去了屏风隔绝的里阁。

帝和收回目光看着星华,“人家穿衣裳,你家那口子跟着,算怎么回事?”

星华耸了下肩膀,他也不知道为何飘萝要跟着去,大约觉得跟他们聊天很无趣吧。

“她怎么在异度?”星华问。

“谁?”

“诀衣。”

“不知道。”

帝和摇着扇子,“我遇见她的时候,第一次错过见面。第二回她用男装示人。第三次才晓得她是谁。”

“你让我查她,我查了。不过,没查出什么,史册大典里关于她的记载不少,但皆是她领兵出战的故事,并无她消失天界的缘由,也不晓得她是何年月消失天界的。”

帝和点头,九霄天姬本就跟他们素无往来,了解不多并无大碍,他最关心的是另外一个人。

“珑婉呢?”

星华仔细看着帝和的神情,他倒是没想到珑婉当年对他情深似海到那般程度,他对珑婉念念不忘也是该了。

“我用珑婉的命格查算了,她还活着。”

帝和惊喜,“可是仔细算了?”

“嗯。错不了。”星华皱了皱眉头,“不过,她转世是肯定了,就是不晓得如今是人还是神,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四海六道八荒何其大,想找一个人并不容易。珑婉如果转世为人,凡间芸芸众生,一世再一世,找到何时才能找到珑婉,他不敢确定。若珑婉转世为了世间生灵动物,就更加不晓得要从何寻起了。

帝和轻叹,松了一口气,“我在异度寻她万万年,不见踪迹。如今听你说她转世活着,不管成了什么,终究活着,也叫我安心了些。”

星华自然明白帝和对珑婉的歉疚。

“你可是把她放在你心上了?”星华直问帝和。

屏风后面,换好衣裳的诀衣正巧走了出来,听着星华的话,目光不自觉的看着帝和,他把谁放心上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