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82 背水一战!

凤长悦周身忽然遭受更加强烈的压制,赫然已经到了三星灵宗的水平!

她神色突然冷厉,身体之上也突然召唤出了金色铠甲!

双手之上,紫金色的火焰,腾跃像是蛇一般在她的手上缠绕,而后朝着那人面门而去!

罗非的眼睛之中,顿时映出了那一线火热!

别说是他,即使是大殿之上的众人,也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住!

便是早已经知道凤长悦身上有不止一种神火的大长老等人,此时也都是忽然睁大了眼睛!

那样炽热的温度,那样骇人的威压……

甚至,连她现在展现出来的实力,也已经赫然是灵宗!

竟然是灵宗!

众人无不震惊。

要知道,即便是整个学院之中,灵宗也绝对不超过五指之数!

而此时的凤长悦,也不过才十六岁!

不过纵然他们震惊,也无法阻拦此时发生的事情!

罗非速度不减,竟是径直朝着凤长悦而去!

他竟像是完全不受阻碍一般,疯狂的举起了已经鲜血淋漓的双手,狠狠劈下!

一道血红色的灵力,骤然飞出!

那一道灵力在飞出之后,便迅速分化开来,看上去竟像是一双巨大的双手一般!

凤长悦不退反进,翻手取出了射天弓和射天箭!

左手执弓,右手搭箭,瞬间瞄准了罗非眉心!

她纤细的身体绷紧出了惊心动魄的线条,因为激烈的能量波动,射天弓和射天箭上面,也都是微微泛起微光,看起来熠熠生辉,华美尊贵!

没有人知道,此时在她掌中的射天弓和射天箭里面,有着怎样的力量在疯狂奔涌!

她心中一突,自从她得到这灵宝之后,虽然也曾经用过好几次,然而却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掌中的弓箭,似乎要脱离自己的掌控一般,通身都涌动着无尽的狂暴能量!几乎要破牢而出!

她的掌心都被那力量灼烧着,那股热量便像是无法阻挡一般,朝着她心间涌去!

她的身体几乎像是无法控制一般,灵力在经脉之中快速涌动,越来越快的汇聚在手上!

没有人知道,她此时要靠着怎样的毅力,才能握住那弓箭!

小白却是觉察到了她的异常,当即转身看向娃娃:“娃娃,你…。”

小白的话语没有说完,因为此时的娃娃,竟然也忽然发生了状况!

它原本一直喜欢呆在冰焰之子堆成的雪山之上,在里面打滚之类的,然而此时,它却是忽然愣在了那里,双眼紧紧闭着,浑身都变得通红!

小白心中一沉,娃娃是灵宝之魂,虽然看上去像是一个小孩子,也会冲着凤长悦喊娘亲,甚至偶尔还会跟他们吃醋耍小性子,但是实际上,它却是不会遭受到什么攻击的。

但是现在…。

小彩也发现了娃娃的异常,立刻扑棱着翅膀飞到它身边,然而还没有抵达它身边,却忽然被一股大力猛的推开!

力道之大,甚至让小彩都很狼狈的飞了出去!

小白见此,骤然愣住。

娃娃却是仍然紧紧闭着眼睛,看上去竟是有着一丝痛苦。

它们从来没有见过它这样子!

小彩着急的扭头,看到小白难得冷肃的神色,微微一愣,而后问道:“它怎么了?!”

虽然平时和小白总是吵架,但是关键时刻,小彩心中还是信任小白的。

小白看了小彩一眼,那双乌溜溜的眼睛里,竟是恍惚闪过一丝金色。

那样的神色,看的小彩心中一阵,心中下意识的想要扭开目光,但是还没有等它行动,小白就开了口,声音缓慢而低沉:“它要进阶了。”

“什么!?”

小彩一惊,骤然睁大了眼睛,那双彩色的眼睛里面,满是疑惑和不可置信。

这怎么可能!?

天下之大,它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灵宝之魂还可以进阶的!

天地玄黄,自古以来,灵宝就被分为这四个等级,虽然每一个等级也会被分为上中下,但是总的来说,却总还是这些层次的。

而天阶之上,却是没有任何人曾经听说过!

凤长悦手中的射天弓和射天箭,是她前后不同时间得到,原本那射天弓只是一个玄阶灵宝,然而和射天箭重逢融合之后,则是终于去掉了伪装,赫然成为了天劫灵宝。

最为关键的是,沉寂千年的射天弓和射天箭,因为是靠着凤长悦的力量重新融合,加上被她的精血温养,所以竟是在巧合之下,生出了娃娃这个灵宝之魂。

拥有灵宝之魂的灵宝,已经算是最高等级了,如何可能还会晋级!?

小彩虽然才出生不过一年多的时间,但是身为彩冰雀之王,在继承王位的时候,就已经拥有了血脉之力,并且拥有了彩冰雀一族传承数千年的源远流长的历史!

即便是在那些记忆之中,它也完全没有听说过这样的说法!

但是,小彩比任何人都清楚小白的身份,甚至,连凤长悦都不是十分清楚,但是它却是知道的,所以看着小白那幽黑之中透出一点金色光芒的眼睛,小彩竟是一点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小白沉默片刻,深吸一口气。

“它在晋级,但愿主人能够稳住心神,助它成功!”

小彩看着小白神色,深知此时的情况绝对不简单,深深的看了一眼小白之后,转身消失在空间之中。

此时此景,最重要的是,帮助主人渡过难关!

纵然它不是小白,不能感知凤长悦此时的情况,也已经猜到此时外面的情形,绝对危险之极!

在小彩消失之后,小白却是没有立刻出去,反而是看向了娃娃。

雪山晶莹剔透,还在不断的冒着寒气。

而娃娃躺在上面,浑身通红,小小的眉毛皱了起来,看起来竟是有些孱弱。

这是从来没有产生的情况。

小白闭上眼睛,安静的坐下。

片刻之后,它周身竟是逐渐浮起了淡淡的金色光芒。

在黑暗的空间之内,这一点光芒看上去分外的显眼。

安谧之中,一股无法言说的威严,从小白的身上缓缓流淌出来,逐渐弥漫了整个空间。

它的眼睛之中,也逐渐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透过那一层金色,它的目光遥遥落在娃娃身上,瞬间变得辽远寂静。

那些记忆实在是太过久远,若不是此时见到娃娃这样子,它只怕是永远都不会记起来那些东西了。

只是,它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样的时刻,遇到这样的情况。

它虽然告诉了小彩这是娃娃在晋级,但是却没有告诉它,整个大陆,已经足足上千年,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而在那之前的时间里,虽然出现过类似的状况,但是却还是没有人知道。

就连有着久远传承记忆的小彩,都不知道。

因为,那些尝试晋级的灵宝之魂,从一万年前开始,就再也没有成功过。

那些偶然获得机会,进行尝试的人,在知道天阶灵宝可以晋级的时候,无疑不是欢欣之极,因为那意味着什么,他们都知道。

超越天阶灵宝,它所拥有的力量,将会无可限量!

但是,那些人,最后都无一例外,全部陨落!

而其中,最不济的,也是灵宗之身!

更有甚者,曾经出现过灵圣,也进行同样的尝试!

但是,即便是到了那样的等级,最终却还是没能逃过那命运!最终惨死!

甚至,身死魂灭,灵魂都完全灭杀,连夺舍重生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在看到娃娃出现了那样的情况之后,小白的心中便是一沉。

纵然它对于凤长悦有着绝对的信心,在这样的情况下,也绝对不敢托大!

以前是因为那些情况都在掌握之中,然而此时,便是它都无法完全确定,最后到底会产生怎样的结果!

它深吸一口气,小小的身体逐渐被金色的光芒掩盖。

而后,当那光芒终于消散的时候,一道魁梧雄壮威严无比的身影,突然出现。

仿若从远古传来的深沉声音,响彻空间——

“吾以血祭,换尔重生——”

话音刚落,便见到苍身形一动。

一道金色的璀璨光芒,骤然从它额头飞出!

那是——一滴金色的血液!

纯净至极,光辉灿烂!

虽然只有一滴,却是足足映亮了整片空间!

一股无法言语的温度,忽然升腾而起!

那一滴金色的血液,随即则是缓缓的飞向娃娃,而后轻轻的落在了它的眉心。

一股雄浑的力量,骤然爆发!

唰!

凤长悦纤长的手指,忽然松开!

射天箭终于破空而去!在半空之中划出一道璀璨至极的紫金色光芒!便飞向了罗非面门!

罗非此时已经被夺舍,两相争夺之下,神智混乱,赫然已经和傀儡毫无区别,甚至变得更加疯狂血腥!

射天箭转瞬即到!

那速度实在是太快,以至于竟是除了大长老几人之外,无人看清在飞行的过程之中,尾部璀然盛开的紫金色的翅膀!以及那周围无数被割裂的黑色空间裂缝!

然而看着那朝着自己眉心而来的射天箭,无人看到,罗非的眼中,竟是诡异的闪过了一丝诡异的笑意!

随后,竟是直冲冲的露出自己的眉心!

看样子,分明是等着射天箭直接穿过自己的眉心!

大长老见此,立刻一惊,大喊道:“不要杀死他!”

众人也已经想到,若是罗非死了,那么外面的情况,就会立刻变得十分糟糕!

然而那射天箭已经飞出,转瞬即到!

想要改变方向,只怕是来不及了!

嗤!

利器刺穿血肉的声音!

不少人都闭上了眼睛。

场间一片寂静。

而后,*摔在地上的沉闷声音传来!

众人凝目看去,却见罗非的身体终于停下来,而后缓缓倒了下来。

那猩红的眼睛仍然睁着,却是包含了太多的怨恨。

众人心一沉。

“放心,他还没死。”

凤长悦冷清的声音顿时让众人一个激灵,仔细看去,却见方才那瞬间而至的射天箭,此时竟是…。

在罗非的右胸?!

竟是没有在眉心!

“他是装的!”

众人来不及惊叹,便立刻有几个长老上前要将罗非捆绑起来。

凤长悦双手一手握住射天弓,一手握住已经自己飞回来的射天箭,双手垂在身侧,面色冷清。

却是没有人知道,此时的她,正遭受着怎样的抗争。

她手上的射天弓和射天箭,一会儿滚烫,一会儿冰冷,疯狂的能量在里面冲击着,几乎让她无法完全握住。若非此时靠着顽强的毅力支撑,只怕她已经脱手将东西扔了出去!

她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却莫名的觉得,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松开手!

肩膀上忽然一沉,她扭头看去,却是小彩。

小彩在她肩膀上停留了一瞬,和她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便飞到了她身前,决绝保护的姿态。

和凤长悦相遇的这几个月时间,它一直在不断的成长,身形一开始只有凤长悦的手臂长,但是现在,却是比那要成长不少,看上去也成熟威凛了许多。

唰!

小彩双翅展开,竟是意外的给人一种遮天蔽日的感觉!

看到它忽然出现,场上的长老们纷纷神色一怔。

他们都知道这个特殊的存在。

在一年多之前的那一次学院的危机之中,正是这小东西出生的时候,彩冰雀之王利用血脉之力,并且牺牲了自己才终于将它的性命保住。

当时那一幕,很多人都看到了。

而后,小彩便是一直呆在了后山,而后山也被苍离封锁了,所以这一次,算是这些人第二次看到它。

短暂的惊讶之后,众人心中都是了然。

当年凤长悦救了小彩冰雀的事情,很多人都看到了,即使没有看到,也听说了不少次。

所以此时看到小彩和她在一起,都并不惊讶。

小彩的目光,却是一直凶狠的看着地上已经昏迷过去的罗非。

姿态警惕,双翅之上彩色冰凌快速生出!

“不要杀他!”

有个长老见到这情况,还以为小彩是要为凤长悦报仇,当即开口劝阻。

甚至,同时出手挥出了一道灵力阻拦。

这一招,原本是比较轻的,因为那个长老只是想要阻拦,但是,在他出手的一瞬间,原本躺在地上昏迷的罗非,身体竟是忽然涨大!

“他要自爆!”

凤长悦一声厉喝,立刻飞出一道火焰想要阻拦,而同时,大长老和二长老也都同时出手想阻拦!

然而,却是因为之前那个长老的那一道力量,正好挡住了一瞬!

正是这一瞬!

轰!

巨大的爆炸声,在大殿之上响起!

罗非的身体顿时炸开,成为了无数的碎屑,甚至还挟带着残余的力量狂暴的朝着四周散去!

而此时,凤长悦却是没有发现,在她右手握着的射天箭之上,竟是缓缓的滴下一滴血液!

嫣红无比!

射天箭原本是不会沾染上任何东西的,尤其是血!

然而此时,那血液却是忽然像是吸附在上面了一般,顺着上面神秘的纹路缓缓下滑!直到顶端!

在那血液流淌过的地方,也不知为何,竟是沾染了淡淡的红色!

极淡,如果不是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但是却像是无法清除一般,留在了上面,透着一股诡异至极的气氛来。

射天箭里面的狂暴的能量竟是忽然平复了一下,像是饥渴的人得到了清冽的水一般,无比舒泰。

然而此时的凤长悦,却是完全没有时间来觉察到这一点异常!

因为——罗非死了!

他是真的死了!

在他原本带着的地方,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而只剩下了一片血迹。

他的身体,已经完全碎裂!

那样的彻底,所有人都知道,绝对连同他的灵宗之心都一同碎裂毁灭了!

也就是说,罗非死的不能再死了!

大长老闭了闭眼。

其他人的脸色,也瞬间变得极为难看。

他们所担忧的问题,终于还是出现了。

凤长悦不自觉的握紧了射天弓和射天箭,眉间缓缓沾染上了一层冰霜。

整个大殿都是一片死寂。

“对不起,我来晚了。”

低沉的嗓音在耳膜之上划过。

凤长悦抬头,望进一双焦急而歉疚的凤眸之中。

她极少会在这个霸道而强大的男人脸上,看到这样堪称惊慌的神色。

她心中忽然一软,摇了摇头:“我没事儿。是我在给你的丹药里面加了安眠的药物。原本想着让你好好休养,不想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过这种我还是能应付的,你不用担心。”

轩辕夜平息着激烈的心跳,天知道,他在清醒过来之后,没有见到她的时候,是怎样的失落,而在感觉到这边剧烈的能量波动之时,又是怎样的慌乱。

就算是知道她很强,也依然无法放心。

因为实在是太在乎,才会这样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凤长悦深深的看他一眼。

他冒了那样的危险前来,她又怎么能让这些事情去让他担忧?

她转头看了一眼,声音平静。

“那个男人自杀了。看样子是被夺舍,据我猜测,应当是之前那个最先和我们杠上,而后被头领一同抛弃的面具人。不知他是用了什么手段,不仅没有死,反而强行霸占了罗非的身体,但是因为产生了副作用,所以几乎形同傀儡,想要趁机动手。被发觉之后,便自爆身亡了。”

轩辕夜剑眉微敛。

他虽然对伽陵学院并不十分上心,但是这是她要守护的东西,他自然要为她守护。

那个人居然死了。

说到底,是两个被仇恨蒙蔽了眼睛的人疯狂的复仇,最终死亡。

他知道她在担忧什么。

凤长悦双手握的更紧,闭了闭眼。

虽然语调平静,但是轩辕夜却是听出了一股肃杀的气氛。

“学院最大的危机……已经到来了…。”

众人闻言,面色一震,皆是抬头看向她。

轩辕夜垂首,看着她的眼睛,静静的听她说话。

“这里是老师要守护的地方,自然…。当由我这个当徒弟的代劳。”

她忽然转身,看向了场上众人,面色一瞬间变得冷肃,毫不掩饰的战意,突然从她的身上爆发出来!

像是一柄终于出鞘的利剑,剑指向天,无可匹敌!

那样凌厉的气势,便是大长老等人,也都是看的心中一震。

“相信各位也都是和我一样的心情。罗非已死,虽然还不能确定他是否真的做了那么多的布置,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从现在开始,学院或许将会进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之中!所面临的危险,或许也将是这么多年以来,最为致命的一次!学院是无数前辈的精血所在,也是老师终生最不能放下的牵挂。我既然作为老师唯一弟子,自当尽我所能,誓死护卫学院!”

“不知各位,可否允我一诺——倾尽全力,为伽陵学院而战!”

她语调铿锵,神色冷厉,浑身上下像是无法掩盖光芒的发光体,充斥着让人无法拒绝的气势!

众人被她的情绪感染,面色纷纷动容。

“愿意!”

“愿意!”

“我们愿意为学院,背水一战!誓死捍卫!”

面对那些已经苍老但是却坚定悲壮的脸容,凤长悦心中也越发坚定。

“我重阳。”

大长老忽然开口。

众人闻声,回头看去。

却见大长老面色苍白却坚定的朝前走了一步,而后——单膝跪地。

“我重阳,愿意以伽陵学院第一百三十七代大长老之位,推举凤长悦,为学院代理院长。暂时代理院长一职,带领学院,浴血杀敌,捍卫学院尊严!”

凤长悦一愣。

面前的人,却是忽然都看向了她。

一个。

两个。

十个。

十七个。

殿上十七人,竟是全部单膝跪地,

“愿请凤长悦——执掌院长一职!护我伽陵学院,保我伽陵之人!我等愿意为了学院的荣誉和尊严——奋死一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