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81 夺舍!危机!

云清殿。

气氛凝重。

这里是伽陵学院的正殿,平时都庄重严肃的关着,唯有学院发生重要的事情,或者需要集体商量的时候才会开启。

而这一次,是二十年之内的第一次。

云清殿很是恢弘大气,此时,学院之中剩余的连同大长老在内的七位长老,以及学院之中比较有身份的十个老师,一共十七个人,此时分作两边,却是一片死寂。

每当云清殿开启的时候,就是学院需要作出重大决定的时候,向来都只有长老们可以前来。

然而经此一战,原本的十二位长老五名均是战死,可谓损失惨重,加上情况特殊,所以便是连老师都进了来。

更加重要的是,此情此景,除了这十七个人,还有一个人,坐在左手边的最后一个。

一身红色劲装,长发高高竖起,容颜清丽冷淡,眸色静若幽潭。

凤长悦。

大长老和二长老分别坐在两边的第一位,脸色都不是很好。尤其大长老,之前受伤严重,若非有凤长悦出手相助,只怕此时仍然还在昏迷。

那些人的手段十分诡谲,原本大长老实力超群,简单的受伤并不会让他持续昏迷,但是那些人不知道用了什么东西,竟是让他始终无法完全清醒过来。

还是凤长悦在进行了一次长时间的治疗之后,才终于在众人的期盼之中醒来。

不过,身体依然十分虚弱。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依然保持着身为学院大长老的风度,虽然面色憔悴,但是神情严肃坚韧,眼神依旧坚定。

也正是这样的神色,让所有想要劝阻他回去好好休息的人全部闭上了嘴。

“将那个人带上来。“

大长老冷沉开口。

五长老闻言,抬头,而后轻拂手上空间戒指。

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大殿中间!

浑身狼狈,周身都是凌乱的血迹,脸色已经全然失去了血色,嘴唇干裂,眼睛通红几乎凸出,看起来疯狂而凄厉。

正是罗非。

突如其来的光线,让他习惯了空间戒指中狭隘阴暗的眼睛很不适应,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想要伸出手挡一挡,但是刚刚举到一半,便是忽然重重砸下。

他的身体实在是太过虚弱,连这个简单的动作都无法完成了。

当时他说完那些话之后,五长老几乎毫不犹豫的让其他长老留下了他的命,并且安全起见,放在了自己的特别制作的空间戒指之中。

在里面不过是几个时辰的时间,对罗非的折磨却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他从来不知道,空间戒指里面,竟然是那么可怕!

原本他的身体就已经虚耗,而从那里走了一遭之后,更是几乎死去。若非他靠着自己的意志支撑,只怕出来的这一瞬间,就已经昏迷过去了。

场上的诸人都看向他。

有的面无表情,有的满脸愤怒,有的恼恨至极,还有的带着一些复杂…

然而无论是怎样的目光,都在表达着众人对他的敌意。

这个在学院遭遇前所未有的大危机之后,突然冒出来想要落井下石并且采取了多种手段,对他们而言此时恨不得能将他千刀万剐,然而却因为他的依仗,而不得不忍耐!

大长老目色深沉的看向他。

“你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

值得,自然是他说在学院外面的布置。

罗非缓了缓,这才慢慢抬起头来,眼神像是困兽,凶狠异常,在看到大长老等人脸上的严肃神色的时候,竟是忽然低声笑起来。

而后,竟是越笑越大声,越笑越畅快。

整个大殿之上,都是他渗人的笑声。

众人皱眉。

大长老面色不变。

有人终于忍受不了的大声指责:“你笑什么!?

罗非笑声渐小,脸上却仍然悻悻,似乎极为解恨。

“我笑,是因为你们这群道貌岸然的东西,竟然也会有这样跟我低声下气的一天!哈哈…”

“放肆!”

另一个长老闻声皱眉,脸色更加难看,右手轻扬竟是要出手。

二长老扫他一眼:“老九,住手。“

九长老闻言,虽然气愤,却还是愤愤的放下了手,狠狠的瞪了罗非一眼。

罗非嘲讽而得以的看了他一眼。

“哈,你们,不是很骄傲吗?不是很厉害吗?怎么?现在都哑巴了?“

大长老闭了闭眼,平心静气。

“你有什么条件。“

罗非却是冷笑一声。

“我的条件很简单,只要…你们给我跪下道歉,并且将你们所谓的十一长老交给我,让我亲手杀了他!这件事,就算了了!“

他话一出口,场上众人面色遽变。

“大胆!你真是异想天开!胆敢这样狮子大开口!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

九长老还是没有忍住,再次破口大骂。

罗非脸色也变得难看:“怎么?连这点诚意都没有?当年参与杀害我儿子的人,可是不止一个!若不是我只确定十一长老参与了,怎么可能只要你们一条性命!”

他的嗓子嘶哑,听着像是什么东西在耳膜上摩擦,十分难受。

“你们现在说我狮子大开口?说我异想天开?!我呸!我儿子死的时候,暴尸荒野,整整半个月都没有人给他收尸,这样的血海深仇,我现在只是想要讨回一条性命,已经是对你们天大的恩赐了!你们不要给脸不要脸!惹急了我,我便自杀!看看你们是否能够应付那些无数潜伏在暗中的敌人!”

他忽的一笑,有血从撕裂的唇角流出,看上去像是地狱而来的厉鬼,一字一句道:

“你们恐怕不知道,伽陵学院这么多年,到底得罪了多少人吧?别说其他势力,便是算起来和你们同气连枝的三大学院,只怕听到这个消息,都会来搀和一脚,将你们推到地狱之中,永不超生呢!哈哈哈…“

死寂。

所有人脸色都十分难看。不仅仅是因为遭受了这样的责骂和侮辱,还因为他们也知道,罗非说的话,的确是真的。

是的,伽陵学院人脉是十分广阔,实力雄厚,背景强大,自从上次三国交流大会之后,名声更是显赫一时,稳坐四大学院之首。

然而越是如此,眼红的人就越多,他们在暗中的敌人,就变得越多!

只是作为一个极大的势力,这是无可避免的,况且相较而言,学院的实力的确不用惧怕什么,加上当时还有苍离坐镇,很多人都还忌讳他,自然是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

然而如果此时,事情爆出,那么,或许学院的处境,会变得更加困窘!

苍离失踪,学院中的长老和能拿得出手的主力军损失严重,只剩下了很多虽然有天赋,但是还没有成长起来的学生!

这样的他们,实力不如全盛时期的十分之三,如果再在这个时候传出消息,引来大批的敌人报仇,那么后果简直不可想象!

这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事情,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这般慎重,甚至在罗非做了这么多该死的事情之后,还没有彻底要了他的命!

只是,他这要求,的确是太过分了!

大长老闭了闭眼,却像是磐石一般稳重严肃,纵然此时的他身受重伤,但是却丝毫不损他周身气势,当他看向罗非的时候,后者竟是不自觉的停下了笑声。

就在罗非暗恼自己竟然怯场的时候,大长老却开了口。

“你和学院之间的过往,似乎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且不说已经无法查清,便是可以追查也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你心中既然已经认定是学院之中的人杀害了你的儿子,并且这般隐忍十多年,只为了报仇,自然是不可能会听任何的解释。”

“不过,我们也没有打算在这件事上继续浪费时间了。”

大长老缓缓说道。

“不妨告诉你,十一已死,你的要求,我么一个都不能答应。便是他现在还活着,我们也绝对不会将任何人交给你随便处置折磨。“

罗非先是一愣,继而明白了过来,才仰天长笑:“哈哈哈….他死了!他死了!他居然这么早就死了!?真是死的好,死的好啊!哈哈哈哈…”

这般张狂的话语顿时引起很多人的反感。

大长老却是手虚空一按,示意众人镇定,冷冷的看着罗非。

那双有些浑浊却依旧犀利的眼眸,此时毫无波澜,似乎提起学院重大的死伤,也没有任何的波动。

唯有在场的其他人,知晓他在看到那么多人面临危险的时候,是如何拼命的力挽狂澜。

最后,甚至为了救十一还有七长老,才受了最重的一击。

他的痛苦不必任何人少,但是他的身份让他无法软弱,甚至连一刻缅怀悲伤的时间都没有。

学院还需要他。

“不过,没能死在我的手上,实在是可惜!要是落在我的手上,必定将他千刀万剐!好好的送他一程!”

罗非大笑之后,脸上的神色很是奇异,像是解脱,又像是掉进了更大的深渊。

他的眼神忽然有些恍惚起来,声音也低了下去。

“要是,能死在我的手上…就再好不过了…这样,我就能替我儿子报仇了…哈哈!报仇了!”

他一声一声的低笑,看着格外的诡异。

凤长悦在最后一个位置坐着,见此缓缓蹙眉。

看上去,这男人,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某一刻,罗非忽然抬头!

凤长悦心中猛然一跳!

常年游走在生死边缘的第六感顿时让她心中一阵警觉,而后,几乎是还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她就感觉到一股劲道朝着自己面门袭来!

她立刻要躲开,然而周身却忽然像是被什么东西死死的困住一般,动作变得十分的迟缓!

情急之下,她狠狠咬牙,一个后仰,身体拉伸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

唰!

那道狂暴的能量登时从她鼻尖划过!

冰冷至极的触感,几乎瞬间让她如坠冰窖!

她身体之内的天堂火,立刻疯狂的流转起来,在身体之外形成了一道屏障!

轰!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巨大的声音!

她豁然回首,却是看到那坚硬无比的墙壁,竟是被生生洞穿!

是的,洞穿!

从那里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射进来的日光!

而那个洞,赫然是一个拳头的模样!

然而不等她意识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身后那危险的气息忽然逼近!

她心中早有准备,眉眼霎时间如同覆了冰霜,快速回头,便看到罗非竟是在朝着自己而来!

他的拳头,不知何时,竟是增大了一倍有余!指节嶙峋,血光爆出!看上去分外的血腥!

而最为诡异的是,他的眼睛,原本因为充血而通红,此时却是彻底的变作了嫣红的血色!

连瞳仁,都已经变成了血红色!

一眼看去,凤长悦竟像是在看着一个血色傀儡一般!

傀儡!

她心中一惊,双手合十,而后做出了繁复的手势,一掌狠狠推出!

这一掌,她用了全力!

然而,一掌推出,打在罗非身上,让他的胸膛之上立刻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伤口,嫣红的血液汩汩流出,却仅仅只是让他的身体稍微停顿了一下,而后,速度不降反升,竟是比之前更加快速的朝着凤长悦而来!

凤长悦心中一沉,心中的那个猜想,只怕是真的!

罗非竟是被人夺舍了!

而且他分明一直都在他们的控制范围之内,会被人夺舍,分明是有人仓促为之!

通常情况下,一个人想要对另一个人进行夺舍,那么势必要比这个人强,而且必须进行全方面的准备,才能完好的夺舍,彻底的占据他的身体。

然而如果太过仓促,则会造成极为严重的后果。

眼下这种情况,分明就是因为太过仓促,而导致两个人的人格产生错乱,在激发身体之内潜力之后,则又会产生极大的杀伤力!

虽然不知这是怎么回事,但是…

嗤!

罗非忽然双手交叉,用异变产生的长长的指甲将自己手臂之上的血肉尽数撕掉!露出森森白骨!

一股凶悍气息,忽然降临!

------题外话------

作为这一卷最后的一小节,二月正在调整,等把大纲撸一撸再争取多更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