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80 最好的洞房花烛

气氛微妙。

方才两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彼此身上,一时没有注意,竟然就让蒂亚莽撞的闯了进来。

蒂亚眼睛晶亮,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一般,不仅没有像是一般人一样看到这场景下意识的避开,反而好像还十分有兴致一般的看着。

那眼神,几乎要在两人身上烧出个洞来了。

“蒂亚!”

紧跟着蒂亚来的卡西尔因为不知道凤长悦和轩辕夜住在楼上的房间,所以比她晚了一步上来,等看到蒂亚竟是站在一个房间的门口,而且看上去精神奕奕的样子,忍不住心生疑惑,立刻追了上来,下意识的朝着里面看去。

这一看,几乎惊掉了卡西尔的三魂七魄!

瞥见那一双幽深暗沉,隐隐有漩涡将起的凤眸,他当即双腿一软,脊背生出一身冷汗,脑袋里什么都没有想,便一把拉住了蒂亚,而后疯狂的朝着下面跑去!

“快跑!”

卡西尔略显凄惨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面,显得似乎有些渗人。

蒂亚措手不及,便被猛的拉走了。

卡西尔的力道实在是太大,以至于连她一时都无法挣脱。

她灵力运转,再度尝试,却是被卡西尔一只手将双手反剪到身后,紧紧握住,头也不回的往外跑去。

速度太快,以至于他的衣衫猎猎作响,甚至连周围的景色都忽然变得有些模糊。

蒂亚感受着手腕上强大的力道,才忽然意识到——

面前这个男人,的确是强悍的。

纵然他看上去总是放荡风流,顽劣不堪,然而,她却不得不承认,卡西尔,的确很强。

认识到自己和他的差距,蒂亚并不打算继续对抗,反而幽幽开口——

“卡西尔,你跑得这么快干什么?难道…。你不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卡西尔闻言,本来堪称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忽然降了下来,身形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

而后,顾不得自己的形象,他艰难的停下来,看向蒂亚,脸上犹自带着震惊:“你疯了?!那是谁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居然、居然……”

你居然敢在那样的时候冲上去!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当时蒂亚不仅没有逃跑,没有道歉,反而还兴冲冲的看着!

而且、而且…。

他似乎在那之前,听到她曾经说了一句……。

“长悦,你果然在上!干得漂亮!”

卡西尔只觉得眼前一黑!

他是做了什么孽,要看到这样的场景,听到这样的话!

他还活得好好的呢!他还不想被那个男人给剁碎了而后抛尸!

他强自压抑着颤抖的心,但是双腿却还是软的,只要一想到,轩辕夜最后那眼神,他想死的心都有了好吗!?

蒂亚看着他这样子,自然知道他是为什么会这样的表现,然而心中却并不担忧,相比起卡西尔的满脸惊惧担忧,以及眼底深深的后怕还有迷茫,她的神色简直算是清爽坦荡!

“你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好像,他也是你的好友啊,怎么,你难道真的一点都不好奇吗?”

说道最后,蒂亚忽然贼贼一笑,放轻了声音,缩了缩头,带着几分发现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般的兴奋问道:“嘿嘿……虽然老娘早就知道长悦很猛,也一直希望她是上面的那一个,但是当真正看到的时候,还是好激动啊!哈哈哈哈……。唔!呜呜!”

蒂亚后面的话,没有什么机会说出来了,因为卡西尔已经忍无可忍的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为了确保自己不会被她更加惊悚的话语吓死,更加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参与之前那件事的清白,他还是干脆利落的将她绑起来吧!

卡西尔觉得,自己活了这么多年,都没有这几天的经历跌宕起伏!

蒂亚被他捂住了嘴巴,说不出话来,只能象征性的发出一些呜咽的声音,双手想要将卡西尔的手掰开,却是被卡西尔用骨扇一下子敲了回去。

“你给小爷老实点!我真是奇了怪了,你这脑袋到底是怎么长得?那个人、那个人可是轩辕夜啊!”

“在那种时候闯进去,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卡西尔深吸一口气,快速说道:“小爷我还就告诉你,我不好奇,一点都不好奇!因为我更看重我的命啊!”

蒂亚闻言,眨了眨眼。

对上那双明亮如星辰的眼眸,卡西尔心中的万般言语忽然就不知道该如何去说,责备的话语也忽然都消失不见,被那样直接的注视着,却是只感觉到心头一软。

他放缓了语气:“那个人…。位高权重,虽然冷清,但是全部的心思,几乎都放在了凤长悦的身上,你居然敢在一个男人…。的时候闯进去,你简直是找死啊!”

蒂亚又眨了眨眼睛,不再挣扎,想着挣脱也挣脱不开,干脆直接继续说道:“我知道啊,可是…。”

她温热的唇瓣在他掌心摩擦,传来异样的触感,登时让卡西尔心头一跳,而后竟是感觉到脸上窜起了一股燥热。

蒂亚却是完全没有感觉,只是努力的想要将自己的话说出来:“他们在…。”

卡西尔终于猛的松开手。

蒂亚一愣,不过也没有在意,反而是扬眉一笑,继续说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都是长悦占据上风啊!啧啧…。老娘就知道啊!这样的两个人,虽然看起来轩辕夜很霸道,但是在这种时刻,果然还是长悦最给力啊!”

她兀自说的开心,眼睛晶亮,像是夜空之中最璀璨的星芒。

卡西尔认真的看了一眼,而后便是有些狼狈的移开目光,不去看她,也没有接话,只是手还箍着蒂亚的手腕,忘了松开。

蒂亚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便停了下来扭头看去,正看到卡西尔神色奇怪,眼神飘忽的样子。

她用手肘捅了捅他:“喂?你怎么了?你难道真的真的一点都不好奇吗!嗯?”

她是真的很好奇这个问题啊!

卡西尔一愣,并没有看她。

“不好奇。”

看着卡西尔有些闪躲的样子,蒂亚心中好笑。

想不到表面看上去这么风流的卡西尔,居然在这事情上这么…。

她动了动,示意卡西尔:“诶,你还要绑我到什么时候?我去了还有事情没说呢!你得让我回去把话说了啊!”

卡西尔有些怀疑的看着她:“什么事儿?”

蒂亚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眼刀一甩:“关乎学院生死存亡的大事!快松开我!”

卡西尔眉头微皱,低头一看,这才看到自己居然还紧紧锁着她的手腕,瞬间觉得掌间一阵滚烫,立刻像是被烫到了一般松开。

蒂亚有些奇怪的看看他,不过也没有放在心上,转身朝着原来的方向走去。

卡西尔这才注意到,她手腕上竟是有一圈红痕,显然是刚才他没有注意轻重,才留下的痕迹。

他忽然便是生出了一点歉意,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去说,只得默默的跟在后面。

算了,总不能真的看着她死吧?

…。

在蒂亚和卡西尔的身影以最快速度消失之后的房间之内,一片安静。

其实凤长悦倒是不怎么在意,蒂亚的性子她最是了解,纵然看到这场景一副惊叹的模样,但是却绝对不会告诉其他人。

不过想到最后蒂亚离开的时候,眼神里还闪烁的晶亮激动崇敬的光芒,甚至伸出了大拇指…。

那意思分明是在说——我看好你哟!

……。

她忽然也觉得有点无语。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只怕是要安抚某人的情绪。

她黛眉微扬,低声咳了一声,随即双手撑着他的胸膛,便要起身。

轩辕夜却忽然是手臂一转,将她的手臂带到了她身后,而后往下一压,想让她再次回到自己怀里。

然而凤长悦却是手臂一撑,将将停在他上方半臂距离。

他看向她,却见她眉梢微冷,好像在审视他。

他心中微微一跳,手臂却是没有松开。

这个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依旧可以呼吸相闻,但是想要做某些事情,却是有些困难。

“被人看见了。”

“看见又如何?”

“好像不太好。”

“哪里不好?”

“好像……对你不好…。”

凤长悦有些迟疑的回答。

似乎…好像…男人被压在女人压在身下的话,是不太好啊…。虽然她不是很在意,但是…。

轩辕夜闻言,神色却是忽然露出了一丝…。委屈…。?清隽的眉眼忽然沾染了几分魅惑,哑声道——

“你现在推开我,才是真的对我不好。”

凤长悦挑眉。

这男人,居然真的……年轻气盛…。

她作势起来,摇头:

“要停下来了,这样会造成不良影响的。”

她颇为严肃的说道。

轩辕夜是第一次听到这话,但是却迅速理解了那话中的意思。

心中稍安,他好看的剑眉一挑,便像是一柄利剑幻化风雨,带起一片惊心动魄的气势,然而那双唯独在看着她的时候,才会温柔而澄澈的凤眸,此时则是带着几分不容拒绝的强大。

“便是覆了天地,我也不会停。”

说完,竟是不管不顾的将凤长悦的腰身一揽,按在了自己的怀中,头微微一仰,便重新接纳了她温热的唇。

凤长悦闭上眼睛,蝴蝶般的睫毛轻轻闪动。

或许别人会以为,这不过是一时的山盟海誓,转瞬既空,然而唯有她知晓,这是他刻进骨血立下的誓言,一旦出口,绝对会遵守。

这样的他,她如何放手,如何推开?

鼻尖都是彼此身上熟悉的味道,热切的触感从衣服之下传来,几乎让心脏也越发激动的跳动起来,无法控制。

她柔软的身躯就在他身上,紧紧相贴,他甚至可以感受到那惊人的仿若上天用最好的手笔留下的线条,如同山峦起伏,又像是溪涧蜿蜒,一笔一划,都是他眼中最美的风景。

他放轻身体,依靠在桌子旁边,一手揽她纤细的不可思议的腰间,一手按在她臻首,捧住她细腻的脸颊,缓缓摩挲。

只有这样,只有真实的感受着她的存在,她的气息,她的温度,才能心安。

那些像是空落下了什么东西一般的日日夜夜,他不知是如何度过。

或许只是为了这一刻。

许久。

没有谁愿意打破这片安静而暧昧的气氛,似乎只要没有人打扰,两人便可以一直这样亲吻下去,直到地老天荒。

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

实在是有些东西,无法忽视。

凤长悦不是没感觉,只是对于她而言,轩辕夜早是她认定的人,她心里并不抵触什么。

但是她现在的身体还只有十六岁啊,在前世还是未成年呢。

然而在她开口之前,轩辕夜却是忽然松开她,而后不容分说将她按在自己怀里。

他怕他只要看到那双湛黑的眼眸,便再也无法控制自己。

他闭了闭眼,将心中疯狂的冲动压下,声音低沉黯哑,在她耳边拂过,带起一阵战栗,几乎是致命的诱惑。

“等你来到王城,我们便成亲。”

“我会给你,最好的洞房花烛夜。”

------题外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不是被骗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因为沧月同学的严重刷屏,二月肉汤系统遭到破坏,暂时无法启用,请广大用户慎重使用,务必多加爱护。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