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79 长悦,你在上!?

随着他话音刚落,又是几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上方,脸上都带着几分毫不掩饰的贪婪。

“哈哈!果然如此啊!我说这伽陵学院怎么突然什么动静都没了!原来是被人堵在窝里了!”

“兄弟们,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情况!看看,这下面的场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哪个坟场呢!哈哈哈…。”

“哼,这伽陵学院平时可是嚣张的很,终于也有这么一天了!”

一群人毫不顾忌的议论着,显然是有备而来。

下方的诸人面色都是一沉。

而最先开口的脸上有着疤痕的男人却是哈哈大笑,似乎十分得意:“哈哈,我没骗你们吧?这伽陵学院虽然平时也很是冷清,但是那结界,却是有些不同的。我就说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结果——果然如此哈哈!”

说道最后,语气之中已然带上了几分阴狠,显然和学院有着不浅的仇怨。

而其他人,闻言神色不一,但是既然能凑在一起,自然都来者不善。

伽陵学院屹立千年,盛名在外,纵然得到了很多的敬重,但是在其他很多人看来,却不全然如此。

尤其是有苍离坐镇,学院的行为作风十分剽悍,难免会得罪很多人。

只是以前,那些人或者势力,都会碍于学院的名声,或者是学院的实力,即使是心中怨言颇深,甚至怀恨在心,却也大多不敢声张,更别提像现在这般,直接登门来找麻烦!

然而现在却是不同,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伽陵学院是遭受了重创啊!

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哎罗兄,你是怎么知道这伽陵学院出了事儿的?”

有人忍不住好奇开口问道。

罗非冷笑,瞥了一眼,示意他们看向那破裂的结界。

“你们自然是不知道,但是我可不一样!我等了这一天,可是等了太久了!”

他忽然有些得意又有些解恨的说道:“世人只知道伽陵学院防御能力超强,外面的结界强悍如斯,即便是数个灵宗强者出手,也未必会破开。所以很多人纵然对伽陵学院恨之入骨,却也束手无策。但是,我却偏偏不信这个邪!”

“我在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长期租下了一处住宅,时不时的看看,希望能够找到破解之法!而我这样做,已经足足十年!”

“这十年时间,我虽然鲜少靠近,但是却一直关注着这里的变化,对于那结界的波动,甚至比很多伽陵学院里面的人还要熟悉!前两天的时候我就忽然感觉到那结界发生了什么波动,便一直藏起来看着,虽然外面看不出什么,但是那之后,却是变得有些诡异。我便想着,或许——我的机会,来了!”

“果然……等了两天时间,终于让我发现了异常!那几个人进来之后,却是始终都没有出去,但是那结界的变化,却是在那之后变得更加的剧烈!直到方才…。彻底再次损毁!”

“此时,我才确定,伽陵学院,的确是遭遇了不测!却不想,竟然这般凄惨,哈哈!”

罗非似乎十分痛快,脸上的那道疤痕随着他大笑而扯动,看起来更是增添了几分可怖。

其他人都是面色恍然,相互看了看,都是露出了了然的阴沉笑容。

“哈,果然呢!我说你小子怎么一直在这里呆着,原来…。这份心思,可着实够深沉啊!”

“咱们虽然也都和伽陵学院有仇,但是却也没有到这样的地步,本想着此生或许都没有机会报仇了,却不想竟然能遇到这样的机会!”

“这能比吗?他那唯一的宝贝儿子就是死在伽陵学院的人手中,这仇,简直是不共戴天!也怪不得他这么做了…。”

此话一出,其他人顿时失声,不再言语。

罗非的脸色也变得难看,双全紧握,额头的青筋似乎都起来了。

但是转而看到那些面色憔悴狼狈不堪的学院长老,他的心情又变得十分畅快。

纵然不知道到底是谁做了这一切,但是,他心中,却是想要好好地谢谢那些人呢!

若是没有那些神秘的人,破开了伽陵学院的结界,并且重伤至此,他只怕此时还呆在远处,安静而隐忍的看着呢!

他对于伽陵学院的仇恨,的确如同那些人所说,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他唯一的儿子,就是死在了这些人的手中,他如何能忍!

但是他知道凭着自己的力量,绝对不可能报仇的,不说其他,仅仅是学院大门,他都进不去!遑论报仇!

谁知道,等待了这么久之后,居然真的等来了机会!

看看现在的伽陵学院!

遍地狼藉,人员伤亡,凄惨无比,哪里还有第一学院的风采!?

况且,之前,他已经听得清楚,苍离已经不在学院之中,眼下一眼看去,果然——学院之中的所有长老似乎都已经出来,而且看样子主持大局的也是其他人,完全不见苍离身影!

这真是天赐良机!

其他人也都是和他差不多的情况,十年时间,足够他找到很多对伽陵学院有仇的人,而后将他们聚集起来。

其实,不需要特意为之,只要将消息散发出去,天下多得是想要来踩上一脚的人!

学院长老们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虽然不清楚这些人到底是如何和学院结仇的,但是显然,现在是解释不清的了。

这些人的目的,明显就是想要灭杀了学院!

“你们好大的胆子!这里是伽陵学院,又怎么是你们能够撒野的地方!”

二长老缓过来之后,刚刚庆幸学院躲过一劫,谁知又遭遇这样的事情,心中如何不气恼?

任何人都知道,伽陵学院遭受重击的事情,若是穿了出去,对学院的影响会有多大!

先前他们在那样的情况之下,都一直艰难忍耐,就是为了不将这个消息扩散出去,起码也要等到学院稍微恢复了一些再说。如果此时被这些人散布出去…。

只怕学院会遭遇更加困难的境况!

他绝对不能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然而此时,他的话对于那些人,却是毫无威胁,罗非甚至满脸嘲讽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兄弟们,你们听见了没有?这人在威胁咱们呢!是啊,我们当然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所以我们才来的啊!不然你以为,我们那么闲的没事儿,就为了来看一场笑话吗?哈!老东西,你们在自己的窝里横久了,只怕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在盼着等着你们伽陵学院衰败呢吧!?”

“我呸!还真以为你们仍然是第一学院?就凭你们现在这残兵败将,只怕再稍微给你们一点教训,就足够你们喝一壶了!”

“撒野?我还就告诉你们!今天,这伽陵学院,我是必定要毁了的!”

“兄弟们,上!”

他一声令下,随即就身形一动,一道雄浑的灵力骤然飞出!直直的朝着二长老面门而来!

而同一时刻,其他人也纷纷出手!

一同来到的人,大约有二十人,虽然学院之中的长老在这里的也有十几个人,但是此时,诸位长老的身体状况都在最糟糕的情况,双方交手,只怕不会那般简单的结束!

凤长悦纵然对学院的实力有信心,但在这样的情况下,就连她都不确定,若是真的打起来,学院是否能够占据上风了!

不过那些人也好像没有看到她和轩辕夜一般,全都朝着那些长老而去了。

其实这一点,倒不是因为其他原因,而是因为这些人的注意力,从最开始就全部放在了那些长老身上,毕竟他们才是他们此行最先要解决的人。

他们先前安全起见,在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查看,但是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听到了一些声音,还不是十分清晰。

他们甚至最后也只是看到了一群神秘的人离开。

只是那些人浑身气势实在是太过强横,虽然是快速离开,但是在他们的猜想中,也应当是已经教训完了才离开的。

他们又怎么会想到,是被轩辕夜震慑逃离的?

况且在那结界破碎之后,他们借机靠近,率先看到的,就是满地狼藉,还有很多的尸体。

虽然大多血肉模糊,但是还是可以看出来,那些都是学院中的人。

于是,他们再无怀疑,心中认定伽陵学院是遭了大难,便趁势冲了进来,想要借机将伽陵学院彻底踩在脚下。

等看到诸位长老的憔悴脸色和萎靡气息,自然是更加认定心中猜测,加上凤长悦和轩辕夜原本正打算离开,从那些人的位置看去,他们两人正在诸位长老的身后,自然是没有将两人放在心上。

那些人甚至只是余光看了一眼,就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长老们身上,心里已经开始幻想之后怎么折磨他们,报仇雪恨了。

毕竟,在两人收敛了周身气势之后,在人后面,便显得悄无声息了一些。

没有人会想到,那样年轻的两个人,才是最难对付的人!

于是,一旦开打,竟是完全没有人注意到这两人。

凤长悦挑眉。

看来这些人,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机会报仇,果真不是没有道理的。

大概,瞎。

轩辕夜对此却是并不在意,容颜似雪,眸若深潭。

若不是为了她,他原本不会来这里。

他所作所为,一是为了保全她安全,二是为了圆满她心愿。

至于其他……

他着实是没有什么兴致。

不过,眼看着又出来一群人打扰,他的耐心早已经消耗殆尽。

眼前,诸位长老见状,纷纷出手迎击!

半空之上,迅速一片灵力飞窜,到处都是狂暴的能量。

凤长悦看着,眉间微蹙。

轩辕夜却是忽然伸出手,将她的眼睛遮住。

“这些东西,不过污了你的眼。你也累了,这些事情,就交给泽尔他们。”

凤长悦微愣,想了想,伸手拉下他的手:“好。”

随即,竟是真的转身离开。

轩辕夜长眉一挑,眼中荡起一抹笑意,反手将她的手握得更紧。

说完,两人竟然真的回去了…。

泽尔在后面看着,一脸黑线。

君上,虽然属下可以解决,可是您真的这么撒手不管了真的好吗?

而后,他身后的空间忽然一阵波动,而后竟是忽然裂开了一道裂缝,随即出来了两道人影。

竟是两个年轻的男人。

见到泽尔,两人立刻单膝跪下:“属下办事不利,不仅没有保护凤小姐,反而失去了她的踪迹,还请责罚!”

这两人,自然是一早被派在凤长悦身边的冷舟回雪两人。

从绝龙谷出来之后,凤长悦和轩辕夜分开,他们两人就被派来跟在凤长悦身边,暗中保护她。

他们平时从未现身,两人是城中身手最好的两人之一,尤其是隐匿躲藏,更是十分擅长。

所以他们对于这个任务,一直充满信心。

但是他们却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将人给追丢了!

尤其是在最后,进入大沼泽之后,在虚无山之上,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更是几度失去联系,以至于最终,居然让君上亲自赶来。

他们连死的心都有了。

他们死不足惜,但是如果她真的出了什么事,那才可怕!

他们就算是死一千遍,都无法赎罪!

两人是在凤长悦赶回学院的时候,才重新追了上来的,只是看到连轩辕夜都来了,两人便识趣的一直没有出现,直到现在,才出现在泽尔面前认错。

泽尔回身,脸色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沉稳,只是语气微沉,显然这一次的事情,他也十分不满。

那个人,可是凤长悦!

若非君上靠着那戒指的力量,以及两人之间堪称诡异的感应,总是在危险的时刻赶来,他都不敢想象,若是她真的出了什么事,君上会是什么反应!

纵然知道,这件事不能完全怪罪两人,尤其是此时看上去,两人身上也依然有伤,气息有些萎靡,显然之前也是经历了不少磨难,他也不能完全将两人的罪责免除。

“你们可知,这一次,稍有不慎,你们会犯下什么样的错!?君上将你们两人派来,是为了保护凤小姐,最后却是频频出错。幸好这一次她没有出事,若是…。只怕现在等待你们的,就是君上不可预测的惩罚了。”

两人身体不自觉的一颤,脑袋更加下垂:“属下死不足惜!不求原谅,只求能给我们二人将功赎罪的机会!”

泽尔也并没有此时惩罚两人的意思,这件事情,终究还是要交给君上以及凤长悦处理为好。

况且,此时事情还没有办完呢。

“去将那些人都解决了,再说你们的事情。”

泽尔的语气随便的就像是在聊今天的天气。

冷舟和回雪两人立刻恭声:“是!”

而后,两人便是立刻身形一动,加入到了战场之中。

原本正在胶着的局势,因为两人的加入,而瞬间发生了变化!

还来不及惊讶竟然有人搀和了进来的时候,那些人就震惊的发现,不过是一瞬间,情势竟然是急转直下!

学院的长老们也趁机稍微缓了缓神,虽然有些吃惊,但是想也知道,这是谁的手笔了。

看着那两人分明高出自己的实力,诸位长老心中激动又羞愧。

虽然他们因为受伤所以实力下降,但是即便是全盛时期的他们,只怕也没有几个人敢和这两人一较高下的。

差距实在是太明显了。

最关键的是,这人明显还只是轩辕夜的下属…。

众位长老高兴学院可以免于灾祸,又深感羞愧。在今天见识了轩辕夜以及这许多的事情之后,他们再也不会认为,自己真的是大陆之上最厉害的学院了,更加不会以为自己真的很强。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世上有着太多你们不知道的强大存在,千万不要被这狭小的眼界困住。

这是苍离曾经不止一次说过的话,然而那时候,真正当真的,却是没有几个。

直到现在,顷刻间学院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苍离被抓,学生被杀,学院几乎被毁,他们终于意识到,以前的自己,是多么愚蠢。

五长老看着那出手凌厉之极,几乎招招致命的两人,又看了一眼在旁边面色无波没有分毫意外的泽尔,显然对于这样压倒性的结果早已经料到。

那是基于强大之上的绝对自信。

那是…。

轩辕夜手下的人。

五长老心中一颤,随即苦笑。

枉他以为自己已经算是见识过不少,以为自己知道的已经比很多人都多,以为学院纵然不能和那些势力相比,但是应当也差不了多少…。

此时看来,倒真像是笑话了。

幸好,此时知道,也不算太晚。

他长叹一声,不再看那已经快要分出胜负的场景,低头看着自己衣衫上凌乱的血迹,又转头看了看已经快要消失在视线中的两人。

一个高大,一个纤柔。

双手紧握。

有风飘来,那男人转头看她,而后伸出手,极轻极自然的将她头发拂到耳后。

从这里看去,看不到两人的神色,但是却好像可以感觉到,似乎在笑。

这样的一个男人,身份何其尊崇,背景强大,实力强横。

即便是苍离都要小心对待。

却能够为了那一个人…。

他忽然笑了笑,颇为感慨。

似乎一切的纷乱,都已经和他们无关。

他此时终于知道,这两人之间的差距,是何等的巨大。

不过那又怎么样?

他站在高处,如同云端高阳,却愿意为了那个人停下脚步,俯身相待。

她身份卑微,如同一介草芥,却甘愿为了那个人不断前行,仰首而望。

这两个人,真是……

一旦站在一起,就似乎会形成一种特殊的气场,任何人都无法进去。

身后还在激烈的交手,狂暴的能量不断冲击而来,然而他心中却是已经安心不少。随即收回目光,转身看向战场。

看来,是要加快速度教导西泽了。

否则,那小子还想着要努力站在她身边,追随着她,仅仅靠着那点功夫怎么够?

不过片刻时间,场中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

那二十人纷纷都被死死的捆绑起来,而后集中仍在了地上。

砸落一地灰尘。

泽尔有些惊讶的眨了眨眼。

虽然想着这两人会非常努力,但是这程度,也的确是超乎预料了…。

罗非等人是万万没有想到,好不容易等到了一个机会,能够彻底的对付伽陵学院,却不想刚刚出手,居然就遇到了这样的劲敌!

这两个人、这两个人还是不是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看样子,分明不是这里的人!

凭着最后一口气,罗非狠狠吐出一口血沫,而后满脸不甘的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坏了我们的事!?”

冷舟冷着脸一道灵力挥出,罗非胸口顿时再增添了一道深深的血痕,几乎可以看到里面的森森白骨。

他身体一颤,立刻说不出话来,看向冷舟的神色也终于带上了几分惊惧。

这男人,居然二话不说就直接出口!

这般干脆冷厉的手段,绝非凡人!

“不自量力。”

回雪在一旁冷笑一声。

就这样的水平,还想要来对付他们?

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罗非等人顿时胸口一堵,差点再次喷出一口血来。

如果没有他们两人,他们现在已经将这伽陵学院彻底踩在脚下了!就连这些所谓的长老,也只怕都不是他们的敌手!

报仇,也只是顷刻之间的事情!

现在,他们居然这样嘲讽!

这群人真是有苦说不出,冷舟两人的实力原本就在他们之上,虽然之前负伤,但是也不是这些人可以对付的了的。

算起来,其实反而有大材小用的感觉。

两人随即看向泽尔,冷舟问道:“这些人要怎么处理?不如交给凤小姐?”

泽尔还没说话,回雪忽然在一旁说道:“不过是一群渣滓,就不用去污了凤小姐的眼了吧。”

冷舟想了想,点头:“有道理。”

随即询问的看向泽尔:“您觉得呢?”

泽尔沉默。

“你们…。好像对凤小姐很维护?”

虽然这是应该的,但是…。好像没那么简单?

看这两人的神色,泽尔心中越发的疑惑。

方才就有一点奇怪,说起保护不力的时候,两人满脸愧疚,甚至有些羞愧,而在对付这些人的时候,出手也极为狠厉,似乎有仇一般。

怎么看,怎么觉得……他们两人,好像对凤长悦…。

“这…。您有所不知。”

冷舟面色之上竟是闪过几分尴尬:“其实,凤小姐一早就知道我们的存在了。”

泽尔愣住。

“是的。”回雪在一旁补充道,“我们刚刚跟在她身边的时候,她就觉察到了。”

想到那时候,刚刚从绝龙谷之中出来不久,他们遵循着君上的命令暗中跟随,保护着她的安全。

但是第二天晚上,她却是忽然在半夜醒来,而后让他们两人出来。

他们两个当然没动。

和一般的隐匿不同,他们锻炼多年,身法早已经炉火纯青,所以即便不是躲在空间之中,却也几乎差不多了。一般人,即使是精神力极强的炼药师,或者是威压极强的强者,也无法感觉到他们的存在。

然而,凤长悦却是直接清晰的找出了他们躲藏的地方,手中火光一闪,便将两人逼了出来。

想起当时两人震惊的窘迫模样,两人至今耿耿于怀,十分羞愧。

然而心中,却是钦佩不已的。

当时的她,不过才晋级灵宗,竟然就能够找到他们的位置!

而且那样敏捷的反应力和觉察力,简直比他们还要胜出一筹。

最后,不得不感慨,不愧是君上看上的女人。

不过凤长悦将他们两人找出来,也不过是为了确认一下,之后也没说什么,就让他们回去了。

但是两人心中,却是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将她当做一个只是需要保护的人来看待。

并且,越是跟随,看到她一路经历,所作所为,便越是钦佩,叹服。

最终,两人已经彻底的将凤长悦看做了自己的主子。

用回雪的话说——早晚的事儿,不如早点执行。

所以,两人才会在之后看到凤长悦失踪的时候自责不已,在看到她无事的时候万分庆幸。

纯粹是将凤长悦当做自己主子了。

这些,泽尔自然是不知道的。

不过,看也能猜出一二了。

“不过她一直没有说过什么,甚至…。”

甚至,在遭遇危险的时候,选择将他们推开,以让他们避开危险。

在大沼泽的时候,就是这样。

在她消失的时候,他们下意识的就要追上去,因为有特殊的联系,所以便立刻打算追上去。

却不想,竟然遭遇到了一股阻力,将他们两人阻拦在外。

而后,便失去了凤长悦的联系。

她的用意,他们再清楚不过。

所以此时,愧疚自责,连番叠加,倒是趁机通通发泄了出来。

泽尔顿了顿,看了一眼已经被吓到说不出来话的那些人,声音沉肃。

“通通杀了。”

罗非原本已经浑身瘫软,身受重伤几乎昏倒,但是听到这句话之后,却是瞬间睁大了眼睛,嘶声道:“不!你们不能这样!你们不能杀我!”

泽尔脚步不停,转身打算离开。

冷舟的手中,已经隐隐闪现白色灵力光芒。

其他人见此,也纷纷惊慌起来,想要开始挣扎,然而这些人已经身受重伤,又如何能挣脱出来?

有几个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罗非是个异类,他竟是坚持着嘶哑着嗓子继续喊:“你们、你们杀了我,会后悔的!我要是死了,伽陵学院就彻底完了!”

他情绪激动,尾音更是带着一股决绝狠意,即便是被捆在一起的人,都有些震惊的看着他。

冷舟的动作顿了顿。

泽尔也停下脚步,回头看来:“你说什么?”

虽然伽陵学院他们不怎么在意,但是好歹也是凤长悦在意的,不管怎样,都是要保住的。

“我、我已经在外面布置好,若是我不能活着出去…。那么,伽陵学院被人袭击,几乎全军覆没的消息,就会立刻传遍整个帝京!”

“我想,这样的消息,不用我再怎么费力,就能迅速人尽皆知!到时候,整个大陆的人都知道,伽陵学院正面临着怎样的危机!”

“你们大概不知道,伽陵学院这么多年,到底得罪过多少人,多少势力吧?哈哈…。”

罗非舔了舔唇角,那浓郁的血腥气息,让他更为癫狂,眼睛都变得通红,似乎已经失去了理智,疯狂嘶喊——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哈哈哈…。全天下的人,都在等着呢!所有人都在等着伽陵学院衰败,等着上来踩一脚呢!什么狗屁学院!我呸!他们自己造的孽,终究是要自己偿还的!要是这消息传出去,哈!我告诉你们,就是再来一百个,一千个你们这样水平的人,也没办法挽救回来!”

“到时候,被群起而攻之的伽陵学院,才是真正死无葬身之地!”

“到时候,这里的人,通通都要死!”

他的嗓音已经嘶哑的不行,衬着他那一脸狰狞,浑身狼狈血迹伤痕,竟是让人觉得像是厉鬼突至。

便是周围那些和他一起的人,也都惊呆了,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像是看一个疯子。

他们只知道罗非这十年一直对伽陵学院怀恨在心,也知道他一直暗中布置着什么,却都是没有想到,他竟做到了这一步!

他们还以为,他将他们聚集在一起,已经是最大的手段,却不想…。

看着他疯狂的神色,泽尔心中忽然升起了一股隐约的不安。

抬头,冷舟和回雪,也都是同样的神色。

他的心缓缓下沉。

是的,这是最关键的一点。

他们之前纵然已经做了那么多,却还是难以控制这一点。

而在不远处的众位长老,还没有来得及从已经将这些人解决的喜悦之中脱离出来,就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打击的措手不及。

二长老脸色一白。

这正是他们之前最担心的问题!

然而他们想了那么多办法,做了那么多牺牲,甚至那么多的人死了,他们也没有选择向外面散布消息,就是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出现!

然而,避开了那些黑衣人,却没有想到,还有这群人!

以为已经躲过了明枪,不想竟是还有暗箭难防!

看到众人的反应,罗非似乎十分满意,缓缓的笑起来,狰狞不堪。

“我一个人的命,自然是抵不过整个伽陵学院重要,你们说,是不是?”

……

在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之后,学生们几乎都已经从山洞之中出来,剩下的一些身体需要休养的,则是干脆呆在了那里。

这段时间,他们也感觉出来了,那山洞之中,似乎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对于身体的恢复十分有效。所以便有一部分坚持留在了那里,等身体好一些再出来。

而剩下的人,身体好一些的,则是开始在众位长老的张罗下,开始着手学院的恢复。

经过这几天的摧残,整个学院都遭受了极重的打击。不过幸好大部分的建筑都是用了极为坚实的材料所铸,所以只需要对部分进行修缮就可以。

尤其是凤长悦和轩辕夜以前住的地方,因为地方偏僻,所以并没有受到波及,两人随后便是直接回到了那里。

看着相邻的两个房间,凤长悦黛眉微挑,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而后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捞到了怀里。

而后,开门,关门。

温热的气息便从而后传来。

她却没有像是以前那样顺从的呆在他怀中,反而一手抓住他手臂,而后身体猛的向后一倒,在他下意识的腾出一只手来抱她的时候,忽然腰身一转,脚步一滑,手腕一个用力,竟是直接将轩辕夜摔向地面!

轩辕夜微微一愣之后,精瘦的腰身一闪,长臂一揽,便要抓人,却被一股大力一拉,而后腰腹之间,也忽然被什么一撞,他手腕一松,便忽然被甩了出去!

不过轩辕夜毕竟不是常人,在被甩出去的时候,竟是忽然伸出一腿,勾住了凤长悦的脚踝,让凤长悦也朝着他的方向倒来!

他身形一转,在即将挨到地面的时候,反手一撑,正好拍在一旁的桌沿,缓冲了力道,而在稳住身形之后,他却是没有立刻站起来,反而是手臂一弯,顺势倒在了桌子旁边,而后唇角勾起一抹笑,看着倒向自己的凤长悦。

凤长悦虽然知道轩辕夜的肉搏实力也不弱,但是却没想到他竟然顺水推舟,半倒在了地上!

最关键的是,她也正朝着他身上压下去!

她下意识的抬眼看去,却望进了一双深沉澄澈的眼眸,而此时,那总是清贵如同碎雪浮冰的眉眼之上,竟是沾染了少见的戏谑的笑意。

那意思,简直再明显不过,等着她投入他怀里。

她忽然心一横。

实际上她有不下十种办法脱身,这样的较量不过是小小的过招,还难不倒她,只是,看着他这样子,她忽然就起了一点心思,竟是什么都不做,放任自己的身体朝着他压去!

轩辕夜眸中,笑意更深,甚至放软了身体,等着她来。

只是…。

在凤长悦将将要和他肌肤相接的时候,却是忽然动了!

她一只手被轩辕夜拉着,另一只手此时却是空了出来,在即将靠近的时候,忽然朝着旁边地上打出一道,而后接着反作用力缓了缓。

就是这缓一缓的时间,她长腿一扬,向前一步,竟是直接坐在了轩辕夜腰身之上!

而后,在轩辕夜陡然僵住的时候,忽然俯下身子。

眨眼时间,画风突变。

此时,轩辕夜正半倚在桌子边沿,一腿弯曲,一腿正勾着凤长悦的一边脚踝,一臂后支,一臂正拉着凤长悦的一边手腕,因为凤长悦倒下,两人挨得很近,看上去,竟像是揽在她的腰间,姿态慵懒却强势,依旧清隽,眉目之间,却忽现清澈的妖娆。

像是地狱之中的曼陀罗,骤然盛开!

他黑色的衣衫委落在地,仰头看她,深沉而温热。

两人挨得如此之近,呼吸相闻,几乎鼻尖贴着鼻尖,彼此的眼中只有对方。

气氛忽然就有些奇怪。

虽然两人也曾同床共枕,但是那时候他怜惜她,时间短暂的恨不得日夜看着她才能消解心中思念缱绻。而且,那时候,她还太小……

但是,她现在却是已经逐渐像是盛开的花朵,万千风华。

一个转眸,一个淡笑,在他眼中,都无与伦比。

温热的身躯相互接触,几乎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对方衣衫下的炽热的温度。

一片安静。

正在这时,凤长悦的一缕黑发,忽然掉落,正好落在轩辕夜的唇边。

他睁着眼睛,竟是有些无辜。

而后,他觉得有些痒,便张嘴咬住了那一缕黑发。

绯红的唇,黑色的发,甚至隐隐可以看到下唇之上,有淡淡的唇珠,微微凹陷。

她的心,忽然燥热。

而后,她终于俯身,吻上。

缠绵的发就在唇口之间,带来些微的摩擦感,却如此炽热,醇香。

他看着她,脸色绯红,眼神水光,是难得一见的风情,心中一动,便忽然反攻。

她的手不自觉的抓紧了他的衣衫,按在他坚韧胸膛之上。

很安静。

很美好。

“长悦!长悦!你还好吗!?”

砰!

门忽然被打开。

闯进来的蒂亚,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虽然已经分开,但是…。谁看不出来这是在干吗呀!

“长悦,你…。你果然在上!”

蒂亚满脸激动:“干得漂亮!”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