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77 血债血偿!

众人惊愕之间,就看到夜空之中,忽然破开一道裂缝,一道人影从里面飞出!

而后,恭敬的单膝跪在轩辕夜身前:“是!”。

随即,泽尔就转身看向那男人,脸色是一贯的沉稳,然而眼中的杀意,却是让人不可忽视。

而后,他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柄黑色的长剑,朝着那男人刺去!

剑尖所指之处,竟是生生划开空间,出现一道道黑色的空间裂缝!

只是因为那长剑原本就是黑色的,所以看不清晰,然而那长剑之上所携带的冰冷的温度,却是让周围不少人面色突变——

“地阶灵宝!”

“竟然是地阶!”

“一个奴仆,竟然就手执地阶灵宝,这男人…。”

周围的长老们在轩辕夜出现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想起了他的身份,想起了一年前轰动学院的那件事,更想起了藩篱塔之中,这男人高贵决绝的姿态。

他们始终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只是一直看苍离对他的态度十分恭敬,才不敢过多猜测冒犯,然而此刻,他们才骤然意识到——这男人的身份,或者还要超出他们的预想!

天下之大,势力多不胜数,然而像这样,随便召唤出一个奴仆,竟然就拥有地阶灵宝的人,便是整个大陆,恐怕都没有几个!

起码三大帝国在明面上的各大势力,是绝对没有的!

泽尔的长剑,也瞬息而至!

那带着面具的男人在看到轩辕夜的一瞬间就已经心下大震,一时慌张竟是没有及时应对泽尔的招数,面对凌厉的攻势,只得暂时后退,手中锁链顷刻间收回,在他身前交错形成了一道屏障。

铿!

剑气突至,尖锐的碰撞声顿时响起!

那男人顿时感觉胸前一股强大的威压传来,似乎一座小山压在了胸口,顿时身体一颤,脚步向后踉跄了两步!

而后,似乎是恼羞成怒,他手中动作不停,将铁链甩出去,竟是直接缠了上去!

他手执锁链一端,看着那锁链已经将长剑困在其中,似乎已经无法脱身,才募得一声冷笑,看向泽尔:“若是你主人出手,我或许没有什么把握,而你……不过是小小下属,又有什么能耐!”

唰!

他手骤然向后一拉,锁链便瞬间拉紧!

泽尔的长剑便像是被困死在其中一般,随着锁链的动作朝着那男人动了动。

泽尔面色却是毫无变化,分毫没有被羞辱的愤怒,也没有看到自己处于劣势而变得羞恼,依然是一派平静,手也紧紧的握住那长剑的剑柄。

“受死吧!”

那男人一声厉喝,那锁链骤然再度异变!竟是分化出了无数,朝着泽尔而去!

众人看得心头一紧,难道……连泽尔也对那男人没有办法吗?

却不想,在那锁链即将袭到他面前的时候,泽尔忽然松开了手中的长剑,朝着后面退去!

这仿佛逃跑一般的行为,顿时让那男人大笑出声——

“哈哈哈…。轩辕夜!你的手下,也不够如此!”

原本看到轩辕夜的时候,他心中是全然的震惊,还隐隐生出一股惊惧,然而现在出手的却是他不堪一击的下属,或者,这男人,也没有传闻中的可怕!

看着他嚣张的模样,轩辕夜眉色不动,眼角眉梢带着冷意,高不可攀,仿佛在看着一个小丑。

这样的神色,顿时让那男人恼羞成怒,一边操控着锁链将那长剑绞得更紧,一边恨声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在这里,但是我劝你,这凤长悦,我们是要定了!若是你想要为了她和我们闹翻,最好还是仔细思量一番!”

他虽然不知道轩辕夜为何要护住他身后的凤长悦,但是在他看来,却是完全没有什么意义的。

他之前已经对凤长悦有了一些了解,方才看似在叫嚣,实际上却是在搜查凤长悦的下落。

而后,他就感到有一处地方能连波动很是奇怪,果然是凤长悦!

虽然轩辕夜的出现,让他很是震惊,然而却也不能让他就此放弃!

凤长悦是上面要的人,无论如何不能这般容易的放弃!

轩辕夜身份何等尊贵,想必也不会愿意为了这样一个人……

嗤!

一道劲风,忽然从身后传来!

正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之中的男人,顿时心中一惊,而后反手就是一击!

随后转过身去,将手中的锁链连同那长剑,一同对准身后的敌人!

然而在转过身来,看清了那是什么之后,他却是霎时间惊住!

只见暗沉的夜幕之中,竟是忽然出现了一道银白色的长剑!

说是长剑,其实只是一道剑影!

然而那剑影,却是十分巨大,一眼看去,竟然像是一条横亘在夜空之上的银河一般!

而且那剑影,看上去十分真实,上面流转的银白色光芒,像是在月光下,映出粼粼微光的山涧溪流!

每一处的线条,都那样精妙,像是上苍用了最多的心思铸就!

“银河之剑!”

泽尔忽然一声暴喝,双手高高举起,似乎是在握着那长剑一般!

而后——狠狠斩下!

嗤!

那银河一般的长剑,顿时以更快的速度挥下!

剑尖,直指那男人!

那男人顿时心惊,原来方才的那一击,不过是那长剑刚刚落下时,产生的劲气!

此时,才是真正的攻击!

这个场景,远远看去,竟是瑰丽无比,明灿炫目。

仿佛银河突然倾倒,无数辉光骤然洒落!

那银河的流向,自然是那男人!

这样的场景,让在场的人看的目瞪口呆。

“不愧是…。地阶灵宝啊…。”

半晌终于有个长老喃喃出声,心中却是不断刷新对轩辕夜的猜想。

拥有地阶灵宝,并且能将之发挥到这样的威力的,起码是灵宗!

甚至,隐隐能够感觉到,威势竟是几乎赶超苍离!

苍离是大陆之上公认的炼药宗师,还有很多人知道他是为数不多的灵宗,但是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苍离其实早已经突破灵宗,实力远远超出很多人的预想。

然而现在,不过是一个下属,竟然…。

十几人看和这一幕,都是激动不已。

无论如何,轩辕夜是站在他们这一边的不是吗?

只要有他在,今天伽陵学院便可以逃过一劫!

而此时,面对着面前这突然袭来的银河之剑,即便是那男人,也是压抑不住心中的惊惧。

他愤怒的看向手中被锁链纠缠着的黑色长剑,和那银河之剑形成巨大的反差!

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在嘲讽着他!

其实他有所不知,这银河之剑,原本就是地阶灵宝,自然不能以普通的目光来看。

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在黑色的剑体之内,拥有着自己的意识!

传闻这把剑在铸造的时候,是一个炼器师在山顶辛苦打磨了八十一天,然而在最后成器的时候,天降陨石,天际的一道辉光,便随之融合在了里面。

于是,便成了如此特殊的一把剑。

即便是那剑不在手中,也能凭借主人的意志,将剑魂从里面放出来!形成真正的杀招——银河之剑!

这样是为什么,在自己的剑被那锁链锁住的时候,泽尔面色不变。

因为那恰巧能让他使出最致命的一击!

剑尖突至,了无剑痕!

然而那股凌厉的气势,却是避无可避!

那男人顷刻间将手中的锁链抖开!而后正面迎击而上!

那锁链在他身前幻化成为了一张巨大的网,瞬间拦截那即将倾泻而下的银河之剑!

远远看去,竟像是忽然出现了一道闸门,将奔涌而下的水流堵住了一般!

片刻的凝滞——

哗!

银河陡然倾落,冲断了那阻拦的大网!

无数银色的光芒,分散开来,从那锁链之中穿过!

无数对立的力量相互冲击,然而却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有疯狂的相互吞噬湮灭!

这一幕看起来甚至堪称光怪陆离,让下面看着的人,都是震惊的睁大了眼。

或许是两人的力量相互纠缠,发出这样大的动静,中间的能量已经狂暴的几乎卷起漩涡,然而却是没有分毫的能量外泄。

于是,这一幕看起来,便是越发的震撼无言。

这边是…。灵宗强者的最强对决了吧?

凤长悦往前走了一步,和轩辕夜并肩而立,黑曜石一般的眸子,只映出无边光芒璀璨。

那耀眼流光,在她的眼中无边流淌,几乎映进心中。

说不震撼,是假的。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识到灵宗强者相斗,甚至她还见过阿夜更为让人吃惊的实力,然而这样激烈的灵宗战斗,尚且是第一次看到。

轩辕夜也不拦她,任由她看。

能增长实力的办法有很多,除了不断的战斗,厮杀,还可以观战。

强者之间一场精彩的对决,会有极大的作用。

天空之上无数道黑白两色的光芒闪过,那锁链竟是在无声的消融!

泽尔手腕一转,那银河之剑陡然翻转,横切而过!

锁链登时从中间被斩碎!

“啊!”

凄厉的惨叫声,顿时响彻天空!

那男人顿时身体一颤,而后被那力量冲击,向后倒飞而去!

泽尔打蛇随棍上,周身灵力几乎沸腾,指挥着银河之剑再度追杀而上!

“好好好!想不到你还有点本事!不过,如果你以为,这样就能打败我的话,还是想太多了!”

那男人身上的衣衫因为能量的冲击而变得破碎,周身气势也萎靡了不少,可见方才的确是受到了重创!然而他却分毫没有投降的意思,反而越发的嚣张。

随后,他忽然拿出了一块黑色的木牌,而后狠狠捏碎!

“既然这样,不如看看到底谁厉害!”

“不好!”五长老忽然一声厉喝,“他在召集同伙!”

凤长悦眉间骤然笼上一层阴霾,眸色冰冷。

其他几位长老,也都是面色突变。

之前那一次,就是这样!

那些人第一次来的时候,其实只有几个人,然而苍离和大长老出手之后,那些人看情况不妙,便是像这般,捏碎了手中的黑色木牌,而后,便是又来了十几个人!

那些人的实力,比起最开始来的人,只强不弱!

也正是因为这样,苍离才会选择牺牲自己,将他们都引走。

然而现在,那人居然又用了同样的招数!

呜呜——

如同厉鬼般的嚎叫,忽然传来!

像是从遥远的地方飘来,隐隐约约带着渗人的森凉和阴毒,仿佛从地狱之中扑来的恶鬼,几位凶恶!

伴随着声音,远方的天际,突然出现了一道黑色!

此时天色昏暗,阴云密布,什么都看不清晰,然而那一道黑色,却是那般的深刻出现!让人一眼便能看到!

因为那股气势,实在是太过可怖!

一股寒凉的感觉,毫无顾忌的从远方传来!

似乎是挟带着疾风暴雨的阴云,全面压来!看那阵势,竟是远远超过原来的阵仗!

二长老脸色苍白,见此却是再也顾不上自己的身体,目色之中浮现决绝之色。

“学院绝对不能再次遭受这样的重创!既然已经到了危机时刻…。众人听令!开启觉遁阵!”

二长老脸上已经满是决绝之色,甚至已经带上了几分死意。

其他长老闻言都是面色一惊,纷纷开口劝阻——

“二长老!您不能这样!”

“二长老,现在学院还需要你主持大局!您绝对不能冒险而为之!”

“是啊!只要我们再想想办法,一定还有别的办法的!一定可以度过这难关的!”

凤长悦也是心中一沉。

或者学院之中,只有这些长老知道那是什么,而实际上,她却也知道。

那还是无意间曾经听苍离提起过。

伽陵学院存在千年,面临过不少次生死危机,外人,甚至很多学院之中的学生,都只知道学院有着引以为傲的防御结界。

而实际上,在学院内部,还有着数道关卡。

其中,觉遁阵就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道。

若不是到了最后关头,学院是绝对不会动用这个的。

因为——

觉遁阵的开启,不仅需要强大的能量,还需要血祭!

也就是说,即便像是二长老这等水平的强者,不仅需要倾尽全部灵力,也要几乎倒尽自己的血液!

越是强悍,血液之中蕴含的能力也就越多,就越是能够完全开启。

但是那也意味着,二长老…。

面对劝阻,二长老却面色平静,只是眼神之中,却带着不可扭转的执拗。

“学院伫立千年,绝对不能损毁在我的手上!”

众人皆默。

此时此景,说什么都似乎没有用了。

众人扭头看去,那一道黑线,已经越发的逼近。

眨眼时间,竟是就到了眼前!

一眼看去,竟是足足有上百人之多!

这一瞬,众人忽然明白——这是他们早就准备好了的!

否则,怎么可能会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就召集了这样多的人?

凤长悦心中如同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几乎让她喘不过来气。

越来越多的疑惑在心间弥漫。

这些人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他们为什么要来袭击学院?造成那样大的杀戮?

他们似乎是在找她,然而她却对他们一无所知!

她知道自己树敌不少,然而拥有如此实力的敌人,她自问绝对没有和他们有过直接的交集!

甚至……想到在大沼泽之中,最后出现的那几个带着面具的男人,以及后来那个司徒看见他们之后,说出的那句“你们要找的人,应当已经死了。”…。

一切的一切,都像是笼罩着迷雾一般,在心头挥之不去!

她眼前像是被什么东西遮住,什么都看不清!

然而,对方的手,却是不知什么时候,伸向了她!以及她身边的人!

似乎是觉察到她的情绪有些不对,轩辕夜眸色越发的冷清,将她的手紧紧握住。

那男人的锁链被毁,心中怨恨至极,见到自己人来到,终于再度看向泽尔,只是这一次,却是有底气的多了。

“风尊者!您终于来了!”

那男人双手抱拳,态度是前所未有的恭敬。

“怎么了?不是让你再回来看看,那人是不是回来了吗?”

当先的一个男人,也是一身黑衣,然而胸口位置,却是有着一颗血红色的月亮。

虽然看不见面容,但是身材却是十分的矮小,甚至是干瘦。猛的看上去,竟然如同骷髅一般。

“为何竟是捏碎了木牌,将我找来?”

“风尊者赎罪!这样做,实在是逼不得已啊!那人的确是回来了,但是却比想象中的,更加棘手…。”

他说着,便是看向了一旁的泽尔。

那眼神,几乎恨不得将泽尔千刀万剐!

“那人找来了帮手!属下实在是无法应对,故而找了您来!还望您主持大局!”

泽尔却是面无表情,周身的杀意如同实质,心念一动,那道黑色的长剑便从那已经碎裂的锁链之中脱离而出,飞回了他的手上。

“泽尔,回来。”

轩辕夜淡漠冷清至极的嗓音,像是一道清流,在几乎僵持的氛围中,显得格外清晰。

那所谓的风尊者,这才注意到轩辕夜。

他心头猛然一震。

这男人、这男人是…。

“看样子,你们是想要彻底和我作对了。”

轩辕夜凤眸微抬,眼神睥睨。

“既然如此……”

“在下有眼无珠,教导无方,多有冒犯,还请您原谅则个!”

轩辕夜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干瘦的男人就陡然拱手,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众人:“…。”

那告状的男人见此,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这轩辕夜虽然厉害,但是也不至于如此吧?

传闻他现在,连自己城中的事情都搞不定,都快让七部的人窜到他头顶了!甚至连他那王座,也岌岌可危!

为什么风尊者还是这样恭敬?

他急忙道:“风尊者…。”

啪!

响亮的耳光声,顿时让气氛冻结。

那男人不可置信的感觉着脸上的剧痛,心中惊怒交加。

虽然脸上带着面具,但是这一下,却是用了十分的力道,几乎将他彻底扇飞出去,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嘴角血腥的气息!

但是他却是无论如何不敢再开口了。

风尊者是怎样的实力?

只要一根指头,就可以碾压他!

所以虽然心中不服,然而他却是只能忍气吞声。

却不想,风尊者紧接着,竟是又狠狠的踹了他一脚,直直的将他踹翻在地上!

地面上,顿时出现了一道深坑!

而这还不止,残余的力量竟是又将他狠狠的拖出!在地上狠狠的摩擦!徒留一地血痕!

整个过程快速干脆,他连惊呼的声音都来不及发出,整个人就已经半昏迷了。

众人看着这一幕,皆是有些胆颤心惊。

那干瘦的男人,却是恭敬的冲着轩辕夜行了礼——

“我留了他的性命,随您处置。并且,从今天起,我们的人,也必定不会再来到这里。”

“您看,这样可足够?”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转折惊住。

轩辕夜却是忽然一笑,极冷。

“对她动了心思,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准备。这个人,原本我就是要带回去好好处置的,什么时候,竟然能用来抵消你们的罪过了?”

“不过,看在你们主上的面子上,你们这里所有人,参与了之前杀害的人,通通自刎谢罪,而其他人,则自废一臂,跪下认错,今日之事,就算了了。”

“最后,将苍离叫出来。”

看着对面面色忽变的众人,轩辕夜却是忽然眉梢微扬,似笑非笑。

“我想,你们主上应当不会愿意,我亲自去找人。”

------题外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六级还没有背单词还没有听听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啦完犊子了二月君六级嘤嘤嘤嘤嘤嘤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