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76 杀无赦!

“难道,是那些人来了?!”

那个害怕的少年闻声,立刻惊呼一声,扭过身来,眼底还带着几分恐惧的看着西泽和凤长悦。

“怎么办?万一真的是那些人来了怎么办?我们、我们现在根本没有实力去抗衡啊!”

想到之前的那一场大战,以及那凄惨的场景,还有无数同门的死状,他心中更是担忧惊惧,感受着那威压,身体禁不住的颤抖:“我、我不想死啊!”

西泽皱起眉头,原本就因为这少年之前和凤长悦呛声而有些不喜,此时见到他这模样,心中更是生出了几分鄙夷,脸上也露出几分不耐:“你害怕又如何?现在是你害怕的时候吗?”

如果真是那些人来,他们这里的所有人,都要面对,害怕有什么用?

“你、你…。你怎么能这么说呢!?难道你嫌学院的伤亡还不够惨重吗?”

那少年看着西泽,又看了一眼凤长悦,心中越发的不满,只是轩辕夜在一旁,却是不敢放肆,声音忽然就低了下去:“你…。你们不是说,会尽全力的吗?她刚才还说,会帮助学院渡过难关呢…。”

越到最后,声音越小,在西泽惊怒的眼神之下,逐渐低下了头。

西泽觉得这人简直就是脑子有病,虽然他老实敦厚,但是却不代表他没脾气!

尤其是,当有人来诋毁长悦的时候!

“哼,你刚才不是慷慨激昂的很吗?不是自信满满的吗?不是觉得长悦他们来了也是白来,甚至会给学院带来灾祸吗?怎么现在危机来了,你却反而躲在这里,不肯出去?你倒是比任何人都知道,这外面,有多么危险!你对学院的这份‘忠诚’,还真是让我长了见识啊!”

西泽鲜少会说这样讽刺的话,能将他逼到这个份上,可见他心中愤怒。

那少年被他这么一说,顿时蔫了,满脸涨红的垂着头,不敢抬头对视他质问的目光。

“以后,没有那个本事,就少说话!别站着说话不腰疼!若不是此时情况危急,我没有时间理会你,就凭你今天这般对待长悦,我也肯定好好教训你一顿!”

西泽满面怒容,掷地有声,显然是气氛至极。

凤长悦心中微暖,然而此时时间紧迫,也没有时间拖延。

敌人入侵,而内部又莫名其妙的死了人,而且那般诡异,实在是有太多事情要尽快解决。

她忽然挥手,一道炽热的力量激射而出,而后,一道赤红色的结界将里面的一切都掩盖了。

她看着西泽,道:“西泽,你暂且在这里守着,不要让人靠近,我已经用结界将这里封锁,任何人都不能看见,也不能靠近。这件事情很是诡异,所以你只要在这里好好地呆着,等我回来就行。到时候,我会彻底清查。”

西泽一听就急了:“你要出去?”

外面这么危险,仅仅只是感受到那威压,就已经难受的几乎无法呼吸,他不敢想象,若是出去面对,会是怎样的危险!

纵然长悦的实力已经提升了不少,可是她才十几岁,甚至比他的年龄还小,如何能让她出去?

“长悦!你在这里,我先出去看看!我现在已经是七星灵皇了,遇到危险,就算不能对付逃跑的能力,也还是有的!”

他扭头看了一眼那角落,生怕她不同意,急迫道:“你看,这里真的需要你解决,一旦被那边的其他人知道这件事,只怕也会闹起来!所以,你还是…。”

凤长悦眉色微冷,摇头:“西泽,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自己出事的。毕竟,师父还在等着我去救他。”

提到苍离,西泽一下子哑口无言,看着那少女冷清的眉目,凌厉的杀意,忽然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胸口。

“长悦…。”他有些慌乱,“若是院长还在,肯定也不希望你出去的!他只有你这一个徒弟,你要是受伤出事,他知道了肯定会很心疼的!”

凤长悦静默片刻,而后看向他的身后,眸色微深。

“西泽,你也是五长老多年来唯一的徒弟,你要是出事,他不也会很心疼吗?”

“这……我…。”

西泽顿时失言,心中万般担忧,却都是被这一句阻拦了回来。

“五长老,你说呢?”

凤长悦的下一句话,顿时让西泽镇住,而后急忙回头看去,却正好看到五长老正静静的看着这边,向来笑嘻嘻的脸上,此时已经没有了任何笑意,平静的有些可怕。

“师父…。”

西泽吭坑巴巴,不知道说什么,只急的脸色涨红。

他分明不是那个意思啊!而且、而且长悦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不能……

“让她去吧。”

五长老淡淡开口。

“师父!您……”西泽还想说些什么,却看到五长老竖起手掌,示意他不要再说。

出于对五长老的尊重,西泽乖乖的闭上了嘴,然而眼神却依旧焦急。

五长老却是看着凤长悦,原本总是挂着笑容的脸容上,此时收敛了笑意,发须皆白,脸上的皱纹也更加清晰密集,那双总是眯起来的眼睛,不知何时也变得有些浑浊。甚至,他身上的袍子也还沾染着凌乱的血迹,来不及换。

似乎只是一夜之间,他就苍老了这么多。

“长悦,我与你一起。”

这个时候,能站出来的,都是学院最珍贵的支援。

他虽然也疼惜她,但是这个时候,也的确需要她的帮忙。

他在学院之中已经呆了太久,也曾经经历过学院的几次危机,却从来没有十分担忧,因为他知道学院终究都可以度过难关。

然而这一次…。他却是第一次,这般的不确定,甚至生出隐隐的恐慌。

没有人知道,在苍离选择独自一人调虎离山挽救学院的时候,他们这些长老心中是多么的挣扎。

他平时是长老们之中,性格最为活泛,也最为轻松的一个,然而此时,却也无法再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

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

所以此时他别无选择!

“亦替学院之中的所有人,都谢谢你”

说着,微微弯腰,竟是要行礼。

凤长悦眉间一动,精神力凝聚而出。

五长老只觉得有一股柔和的力量拖住了自己的身体,让他无法再往前倾。

“五长老,言重了。”

凤长悦上前几步,认真说道:“我也是学院的一人,况且老师失踪,做弟子的,自然是要替他完成心愿。起码——我要守护好学院。”

五长老望着她,嘴唇微颤,眼底闪过几分激赏,似乎有很多话想说,最终却只是化为了一声叹息。

“你会是他这一生,最大的骄傲。”

西泽听的鼻子一酸,转过身去。

那一旁的少年见此,也是羞愧的低下头,不再言语。

轩辕夜却是长眉微挑,凤眸之中划过一抹凛冽寒光,如同雪影流光。

“这么悲情做什么?”

“我在这里,就绝对不会让她,遭受任何委屈,受到任何伤害。”

“她想要守护的东西,我必定会完好的给她留着。”

…。

轰!

又是一轮攻击袭来,三人冲出来的时候,几位长老还有学院之中大约十位老师,都已经在半空之中,仰头看着那力量袭来之处。

出来之后,那威压显然更加强势,即便是凤长悦,也无法忽视。

她也随之抬头看去,正看到阴暗的天空之上,一道黑影,居高临下。

而方才的巨大的轰鸣声,显然正是那人的手笔。

原本就血迹斑斑的地面之上,此时,更是直接出现了几个深坑。

而在那附近,原本还有几具尸体,此时也已经…。

“畜生!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这般对待我伽陵学院!”

当先的,凤长悦认得,正是二长老。

师父被抓,大长老还在昏迷之中,整个学院之中,最为强大的,也就是二长老了。

二长老的声音如同惊雷,炸响在半空中,挟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而去。

“哈哈哈…。才一天不见,你们就不认识我了吗?”

那人似乎极为嚣张,面上带着黑色的面具,看不清容颜,却是只能看到一双极为阴狠毒辣的眼神。

看到这么多人出来,他不惊不怕,反而十分高兴。

“这人出来的,可是不少啊!看来你们也知道自己实力不济,所以只能靠着人多,才能勉强应付一下吧?不过,好像也只是一下而已啊哈哈哈哈……我不过是没事儿干,才想来看看你们到底现在是什么样,啧啧,你们真是没让我失望啊!”

“瞧瞧你们这出息,什么四大学院之首,我看——狗屁不如!哈哈哈哈…。”

一番话说的极为得意,似乎仰视蝼蚁一般,带着绝对的藐视。

学院的十几人顿时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果真是那些人!

更可恨的是,这一次,居然是只有一个人来!

他们竟然这般侮辱学院!

“大胆狂徒!出言不逊,却连脸容都不敢露出来,果真卑鄙无耻!你们伤我学院一百余人,这笔账,还没有算清楚!你居然还敢出现!”

“不过是一个三流学院,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废柴罢了。”

那人却是毫不在意,冷声嘲讽。

场间气氛顿时凝固。

凤长悦微微眯起眼睛,看着那人,却觉得一股莫名的熟悉感。

带着面具的人…。

阴冷狠毒的眼神…。

她豁然抬头!

大沼泽之中,后来出现的那些神秘的人,也是这样的装扮!

甚至连周身的气息,都那般相似!

她的心跳忽然剧烈的跳动起来,然而精神却是更加的警惕。

半空之上,那男人忽然问道:“我来,也不过是想要找一个人罢了。”

凤长悦的心骤然一停。

“那个人,就是……凤长悦!”

阴寒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回荡在天空之上,暗沉的云已经遮蔽了天空,冷寂的风不断吹来。

一触即发。

整个学院,都能听到那男人的声音。

“将她交出来,就留给你们一个全尸!”

所有人顿时震惊!

前面的那些长老,闻言都是心头巨震!

有几个人下意识的想要回头看向凤长悦,然而五长老却是忽然手一动,一个盾牌忽然出现在凤长悦和轩辕夜身前,他自己却是向前走了一步,冷声道:“她一年前就已经消失在三国交流大会之上,这事举世皆知,你就是再问,也是没有用的!”

这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了过来,然而却只看到了五长老一人。

凤长悦看着面前的盾牌,微微蹙眉。

这盾牌似乎能随意改变形状,正好挡在他们两人身前,而从他们看来,这银色的盾牌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流动一般,但是他们却是依然能够看到对面的情形。

然而从他们的表情之中,却是可以看到——他们是看不到她和阿夜的。

想来,应当是五长老自己炼制灵宝了。

那人看着五长老,讥讽一笑。

“你以为,她真的可以躲过一切的搜查吗?恐怕你们还不知道,她已经被追杀了很久了吧?谁让她自己做事情太张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呢?现在被人追杀,也是再正常不过。”

众位长老心中都是一沉。

这话已经能够说明很多问题。

“我们不知道她在哪里,况且,来到我伽陵学院追杀我学院的学生,你当真是胆子太大!新仇旧恨,不如一起来算算吧!”

话音刚落,二长老便身形一动,瞬间出现在了那男人的面前!

同时,一道璀璨的白色灵力,骤然飞出!

“金钟斩!”

一声暴喝,二长老身下骤然出现一道金色的圆盘!

而在那上面,赫然刻画着一盏金钟!

他脚踩上面,灵力沸腾,而周围的力量,也疯狂的朝着他身上汇聚而来!

在他身体之外,更是直接出现了能量漩涡!几乎如同飓风,将周围的一切都席卷而起!

那些力量逐渐在他头顶之上汇聚,竟是逐渐形成了一盏金钟的摸样!

看上去,竟是足足有小山大小!

深沉厚重的威压,骤然降临!

随着他的动作,天空之上的阴云也快速的聚拢在一起!

而后,他身形一动,一掌狠狠的推在那金钟之上!

嗡!

一道辽远厚重的钟声,骤然传遍整个天空!

一片璀璨的火光,霎时间飞出!

一道无形的能量波动,朝着那带着面具的男人而去!

强大的力量顿时让地面出现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所到之处,如同劲风扫落叶!无可匹敌!

凤长悦心中微惊,竟是罕见的声波攻击!

二长老竟是一出手就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众人都不自觉的屏息以待。

那男人却是忽然冷笑一声。

凤长悦心中忽然生出一股不安。

果然,下一刻,在那道声波即将要冲上去的时候,那男人忽然挥出了一道锁链!

那锁链出现之后,竟是瞬间幻化成数千道更加细小的锁链,相互交错的朝着那道声波而去!

嗤嗤嗤!

能量被穿透的声音,此时听起来,竟是那般的惊悚!

而后,众人便是看到,那数千道的锁链相互交错,回环扭动,竟是瞬间将那声波撕裂了!

无数凄厉的惨叫声,隐隐传来!

凤长悦瞳孔骤然锁紧!

在那锁链之上,竟是似乎出现了黑色的痕迹!

二长老头顶之上的金钟,忽然出现了一道裂缝!

他身体剧烈一颤,猛然吐出一口血来!

“二长老!”

周围的人连忙上前将人接住,二长老的脸色却很是难看,唇色惨白。

二长老之前就已经受伤,一直都没有痊愈,此时全力出手,遭受反击,所受之伤自然是更重。

然而那锁链,竟是没有停下来!全力的朝着凤长悦的方向而来!

“当真以为,这点雕虫小技,就可以瞒过我吗?!”

“出来受死吧!”

破空声几乎震碎耳膜!

迅疾凶猛的力量,骤然正面而来!

凤长悦周身灵力全速奔涌起来!然而身上的灵力铠甲刚刚召唤出来,在那力量即将袭到眼前的时候,却忽然有一只白皙有力的手,轻轻拂过。

那压力骤然减轻。

而后,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站在她身前。

那人原本正等着凤长悦出来,却忽然感受到了一股雄浑的力量将他的攻击全部化解,隐隐的感觉到了一股致命的危险,面具之下的表情顿时收敛。

“是谁!居然敢……”

剩下的话,断在喉间。

他震惊的睁大眼睛,看着那逐渐浮现的身影。

雍容清贵,强大无匹。

“泽尔,杀无赦。”

------题外话------

后天六级,这两天暂时只有这么多么么哒~考试过了就好啦~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