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75 怦然心动

他澄澈的凤眸霎时间像是染上了一层深沉的黑色,像是静水深流一般深不可测。

“现在,你还不是他们的对手。”

他极少会这样直接的跟她讲这样的话,因为相信她可以克服困难,也相信她可以不断攀升,之前的那些敌人和磨难,虽然艰难,但是他却从来不会说这样的话。

他的意思再清楚不过——现在,绝对不是正面对上那些人的时机。

凤长悦心中一沉。

如果连阿夜都这样说的话,那么那些人的实力,已经可想而知究竟到了什么样的水平。

或者,那之后的神秘而强悍的背景,更是她现在无法触及的东西。

“我会将苍离救回来,这件事,你不要插手。”

他的嗓音依然优雅低沉,然而这字字句句敲打在凤长悦的心脏之上,顿时让她明白了什么。

凤长悦没有说话。

那是她的师父,是她除了阿夜之外,几乎最亲近的人,这句话,说起来容易,但是真正实施起来,又会有多么困难?

如果只是学院,那么她大可以将蒂亚和西泽带走,避开这场灾祸,其他人她不在意,更加没有什么多余的同情心。

她不像苍离,对学院有着多么深厚的感情,所以即便是舍弃学院,她的眼睛也不会眨一下。

然而现在的情况,却不是这样。

学院遭袭,苍离被擒,甚至连大长老都因为受伤而昏迷过去,其他人死伤惨重。

而他们连那些人是谁都不知道。

凤长悦之前问了好几次,也询问了几位长老,但是都一无所获。

她甚至连一点点的线索都找不到,因为学院之中,没有留下那些人的尸体,也没有其他遗落的东西。

那些人恨不得将他们的血都全部用其他人的血液覆盖掩去。

这样干净利索的手法,即使是凤长悦,也看不出任何的异常,找不出任何的疑点。

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更不用提去找苍离了。

而现在,终于从阿夜的口中问出了一点东西,却换来更大的阻碍。

连他都不同意她去找那些人的话,那么,就证明,她是真的毫无胜算。

她不会自大到以为自己天下无敌,纵然身上有三种神火融合,但是她知道自己现在也不过是刚刚走上这条大道路而已。

或许在普通人看来,灵宗已经是很强的修炼者,然而…

她不会忘记,阿夜当初曾经说,等她成为灵皇去找他。

那里…最低的水平,都是灵皇,她无比清楚,自己距离真正的强者还有着很远的距离。

何况,这一次的敌人,显然不是单枪匹马,而是属于某个组织。

她若是想要用一己之力对抗他们,简直是痴人说梦。

但是,若是要让她因为这个原因,就放弃去寻找苍离,也不可能的事情。

沉吟了半晌,她摇了摇头。

“阿夜,那是我的师父。“

这个世上,除了阿夜,对她最好的人,也是曾经在她落魄时,率先伸出援手并且给予她温暖的人。

无论如何,她都得去。

况且……

想到雷长老还有很多人之前看到她时,眼中的异色,以及那些或轻或重的话语,她虽然面上没有什么波动,然而心中还是生出了几分疑惑的。

她也想知道,那些人为什么会问她的下落。

那绝对不是随意为之,更加不是偶然想起。

甚至,她心中隐隐有种疯狂的猜想,那个想法只要冒出来,就会让她坐立不安——

她怀疑,那些人,是真的冲着她来的,而苍离主动出击,被那些人带走,也是为了掩去这一点。

因为之前她问的时候,蒂亚怕她担心,还专门安慰:“你放心,那些人肯定不是来找你的!其中有个人问了那句话之后不久,院长就布置好了一切,自己将那些人全部调虎离山了。你不要多想,若是真的冲着你来的,怎么会被院长全部带走?”

是啊,如果不是为了她,苍离为什么那么快的布置好了一切,而后将自己作为诱饵,将那些人全部带走了?

这个想法一旦冒出来,就不可抑制的影响着她,让她心生不安。

看着她执拗的眼神,轩辕夜眉间微蹙。

他要如何说,那些人……

“我会帮你……”

“阿夜。”

她忽然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我有分寸。”

他看着她湛黑的眼眸,一如既往的坚定。

片刻。

“好。”

无论如何,他在她身边,必定护她平安。

而另一边,卡西尔正摇着骨扇,在几个受伤的少女跟前说话。

一双荡漾妖娆的桃花眼,加上通身的妖孽气息,轻轻松松就让那几个少女眼睛泛光,脸颊绯红,满是崇拜和仰慕的看着他。

“……我早就说那森林里面很危险,会有高等级的魔兽出没,没有足够的实力千万不要进去,然而那些人却是不以为意,非要进去,说是要涨涨见识。既然如此,我便也就没有继续理会他们,和他们分道而行。结果,过了两天,我正在休息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了一阵尖叫声。却原来,正是之前遇到的那些人,正被一头魔云狮追杀。”

“啊!”另一个女生忍不住惊叫了一声,而后意识到自己反应有点剧烈,连忙压低了声音,急促而担忧的问道,“魔云、魔云狮?那不是传闻中的八级魔兽吗?”

其他几个少女闻言,也都是露出惊慌的表情。

“是啊!魔云狮那么厉害,他们遇到的,是真正的魔云狮吗?”

“天啊,那他们怎么办?”

“你们几个真是笨,既然卡西尔说这件事了,那么肯定是没什么事儿啊。我想,肯定是卡西尔救了他们是不是?“

最后那说话的少女难掩兴奋的看向卡西尔:”像卡西尔这样的人,肯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卡西尔被这样炽热的眼神看着,却是没有丝毫的不自在,骨扇轻摇,眨了眨眼睛:“这你可猜错了,我可不是什么好人呢。“

几名少女脸上都是露出失望之色:”啊?“

怎么和预想的不一样?

不过,几人转而一想,又安慰道:“没关系的,那可是八级魔兽啊,卡西尔不能为了萍水相逢的人,赔上自己的性命不是吗?“”是啊是啊,是那些人自己要进去的,卡西尔之前还劝了,是他们自己不听的,就算是…就算是遇到了危险,受伤甚至是死亡,也都和卡西尔没有什么关系啊。“

几人纷纷点头,眼神依然热烈,看着卡西尔,脸颊绯红。

卡西尔眉眼弯弯:“说的不错!不过,因为我正好需要一颗八级魔核,只好将那魔云狮杀了。其实也没有十分可怕,不过是普通的八级魔兽而已。“

“咳咳…“

在一旁的杨溯几人,听到这,终于是按耐不住的向卡西尔投去了鄙视的眼神,风三更是一口水呛住,咳嗽了起来。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啊!

什么叫欲擒故纵,什么叫欲扬先抑,这就是,这就是啊!

瞧瞧他那话说得,正好需要八级魔核?你一个越家少爷,别说八级魔核,就是神兽魔核,想要还不是手到擒来?还需要一颗八级魔核?

普通的八级魔兽……你以为你是东方家的人吗?想要什么魔兽,就有什么魔兽?虽然你也不差,但是为啥偏偏加上一个“普通“?

魔云狮怎么普通了?

最普通的地方,应该就是它不是神兽吧!?

杨溯还好,性格原本就内敛,而且因为凤长悦的缘故,看这些人都像是看着自己的后辈,所以即使看到卡西尔这样侃大山,除了有点吃惊他的脸皮之厚之外,倒是还觉得挺有趣。

熊五瞪大了一双铜铃般的眼睛:“老子还真是没见过,这么会装的男人!“

风三平复了自己的咳嗽声,脸色恢复淡然,而后从空间戒指之中,取出了自己那已经烧焦了一头的琴,轻轻拨弦。

被他压制着,声音并没有传出去太远,除了他们几个,倒是没有人听得见。

熊五看了他一眼:“风三,你干啥呢?“

从和凤长悦合作那一战之后,风三就像是领悟了什么东西,不再随时随地抱着自己的琴,而只有偶尔才会拿出来。

现在这家伙是……

“平心静气。“

风三眉眼微垂,手指轻拂。

他怕自己再听下去,会忍不住出手了…

杨溯熊五默。

而另一边,卡西尔的两句话,显然很有作用,立刻让那几个少女震惊的睁大了眼睛,而后反应了一会儿,眸子里便骤然爆发出极亮的光彩——

“哇!卡西尔你好厉害!“”是啊是啊!那可是八级魔兽,你居然可以一个人战胜?“”看样子,那对你根本就不算什么啊…“”卡西尔你人真好啊,其实你只是想要救他们的,对吧?“

几个少女难掩兴奋,脸上全然的崇拜。

卡西尔脸上妖娆万分的笑着,眼神却是不自觉的朝着某个方向瞟去,却看到蒂亚一边给受伤的人递丹药,一边和一旁的西泽说这话。

侧着脸,看不清神情,但是却是可以看到她嘴角忽然勾起,划过淡淡的笑意。

他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的笑容。

温和,平静,而暖。

心里原本就有些不舒服,看到这场景,卡西尔只觉得如鲠在喉,不想再看,然而眼睛却像是不受控制一般,追随着那道纤细的身影。

而后,似乎是感觉到了有人在看着自己,蒂亚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扭头看过来。

卡西尔顿时收回眼神,笑吟吟的看着眼前的几个少女,骨扇“唰“的一收,似是无奈似是调侃:”你们想要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那几个少女越发的崇敬看着他,而周围的一些少女,也都看了过来。

其实纵然不知道卡西尔说了什么,单是看那张妖孽般的妖娆容颜,就已经足够让人脸红心跳。

这些少女,虽然是伽陵学院的学生,天赋大多很好,身份也都不弱,但是却也极少看到这样风流俊美的男人。

仅仅只是往那里一站,就已经自成风景。

女孩子对这样的男人,基本上都没有什么抵抗力。即使是不喜欢,面对那张笑脸,也是发不出火来的。

卡西尔早已经习惯这样的眼神,所以倒是并不在意,大半心思,却是放在了别处。

蒂亚挑眉瞧着,那娘娘腔居然还挺吃香?

感觉到她的目光似乎带上了几分审视,卡西尔不自觉的挺了挺胸膛,好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挺拔高大。

蒂亚却是将手中的丹药给出去,而后站起身来,向西泽招了招手。

西泽疑惑的走进两步,附耳:“怎么了?”

蒂亚满是感慨的叹了一口气,语气充满好奇——

“你说这些人,眼睛都瞎了吗?这娘娘腔风流花心,巧言令色,说的话十句未必能信半句,怎么这些人都这么崇拜喜欢他?“

西泽一愣:”大概,是因为….他人好?“

他其实听到了一些,好像卡西尔挺乐于助人的,方才他自己不是在说吗?别人不领他的情,他最后还是帮了人家呢。

“……”

蒂亚收回目光,上下看了看西泽,更重的叹气——

“西泽。“

“怎么了?“

“没事儿,就是忽然觉得,你在五长老手下呆了这么久,肯定是一心炼器了。”

要不然,怎么会连五长老的半分狡猾都没有学到?

这么单纯老实的人,真是难得一见啊…

西泽听到蒂亚夸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也没有,只是长悦帮了我那么多,我也想以后能有能力帮她。”

蒂亚闻言,眉眼骤然一亮,拍拍他肩膀:“不错!”

她也是这么想的!

原本想着再次见面的时候,一定要变强,否则就会被她甩在身后了,不过,现在看来,她就算是拼命努力,好像也和她差距越来越远了…

有的人,天生就已经注定,未来的天地,绝对不会困于一隅。

然而看着这两人“相谈甚欢”的卡西尔,心情却是瞬间下落,看着那一幕,怎么看怎么刺眼。

“其实我跟你们讲,女孩子啊,终究还是要安静淑女一点….要是太过剽悍,一般都…啊!”

卡西尔正咬牙想着要如何说点话平复心情,就忽然感到背上忽然传来一股大力,身体猛的朝前倒去,差点倒在地上,急忙挥出一道灵力,靠着作用力反弹了回去。

等他勉强站稳,怒气冲冲的回头看去,却正好看到蒂亚正挑眉看着他,杏眼明亮璀璨,唇边勾起一抹笑,正缓缓收回…腿。

“啧啧,娘娘腔,这么久了,你身体还是这么虚弱啊!看来这一年,你也没有怎么提升啊!要不要我找长悦给你炼制颗丹药补充身体?要是太虚了,可是不好啊…“

说着,眼神还含着深意的从他身上上上下下的扫视了一圈。

其中意味不明,却是立刻让卡西尔的脸色涨红,颤抖伸出手指——

“你!你!你这个粗糙剽悍又没有礼貌的女人…”

“还能骂人,看来没什么问题。那就这样吧。哦对了,我原本是打算来和你说,让你也去外面守着,只是见你和她们聊天聊得太开心了,怕你听不到我叫你,才打算走过去的,可是你自己却正好撞到了我脚上,实在是太巧了!”

卡西尔顿时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你你你…”

“好了。”蒂亚伸出手,一把拍掉他颤抖的手,“既然身体没什么事儿,那就现在就走吧!”

说完,竟是直接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

众人目瞪口呆。

西泽在一旁,好心劝道:“卡西尔,你还是赶紧吧,蒂亚脾气不是太好的,但是也都是为了学院,外面的人手不是很够,你如果能帮忙,就太好了。”

卡西尔:“…”

这种想要发泄但是总是堵着一口气的感觉真是太不爽了啊!

旁边的少女都是满脸担忧的看着他:“卡西尔,你、你没事儿吧?”

卡西尔咬牙,尽量优雅的站起来:“没…事儿……“

几人都是有些担心,看了看已经朝着外面走的蒂亚,低声开口。

“其实….蒂亚也是无心的…“

“不过,这次她是有点过分了,毕竟卡西尔是赶来帮忙的,这样子总归是不太好吧。“

“算了,卡西尔你不要放在心上,蒂亚一直是这样的,在学院里面,一直都比较强势,也都没有人敢招惹她。毕竟她家世背景很厉害…听说,陛下一直想要她和三王子联姻呢,只是好像三王子一直不同意,蒂亚平时也什么都不说…“

“谁都知道她喜欢三王子,不过她性格的确是太过强势了,言行举止没有一点规矩,三王子不愿意也是正常….“

“够了。“

卡西尔忽然敛了神色,冷淡出声。

这一声,干脆冰冷,一点都不像是之前那个言笑晏晏的风流少年。而他站在那里,脸上没了笑意,眼睛里面更像是沾染了冰霜。

“她怎么样,你们还没有资格评论。若是想多活一会儿,最好闭上嘴巴。以后,也不要再让我听见你们这样诋毁她。”

看着几个少女瞬间煞白的神色,卡西尔讽刺一笑,忽然弯了眉眼。

“或者,你们更愿意替她出去?”

开什么玩笑?

那些人那么可怕,她们怎么能出去守着?若是他们再次来袭,最先死的,岂不就是她们?

几人唇色惨白,惊惧的看着卡西尔,他的笑比之前更加妖娆,却令人不自觉的心神战栗。

“不不不,我们错了,我们错了!我们、我们绝对不会再说这样的话了!“

几人顾不得其他,立刻颤抖着身体惨白着脸色求饶。

卡西尔却是兴致寥寥,转身离开,朝着蒂亚的方向追去。

走的远了,还隐约听到那几个少女在心有余悸的讨论。

“怎么会这样?他不是说,女孩子要安静淑女一点的好嘛?怎么会突然这样?”

“我怎么知道!只是说了两句话而已,就忽然变了脸!”

“看样子,他好像还是比较维护蒂亚的….听说他们之前就认识,看来是真的了。不过,蒂亚那样对他,他居然还…”

“行了,都闭嘴吧!你们想死,我可不想!”

卡西尔心中不郁,抬眼看向前方的那个背影。

蒂亚正好回头看来,冲他喊:“喂!娘娘腔!你怎么还不过来!老娘还得去别的地方看着呢!你赶紧的!”

卡西尔顿时失笑,眼睛里面的冰层顿时消散,只剩下无尽温温春意,似是春水荡漾,妖娆无限。

“你这样的女人,嫁给谁,谁真是…“

蒂亚翻白眼:“反正我也不打算嫁人,我也不差钱,娶回来也是可以的!

卡西尔:“…”

“走了!”

蒂亚却是毫不在意,挑眉一笑。

她原本容色就十分娇俏,此时身后火光冥冥,衬得她肌肤如玉,眉目如画,眼睛里面,似乎有星光闪耀。唇边荡开的笑容,依然璀璨明亮。

像是一团火焰,赤诚明烈。

他的心,忽然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愣了愣,却又失笑,眨巴着眼睛就追了上去,将一切都抛到脑后。

是啊,她脾气这样差,这么粗糙,这么豪放,他从来没有见过比她还爷们儿的女人。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她就是她,这样,就是最好的。

……

“长悦!长悦!你快来!”

凤长悦刚刚和轩辕夜说完话,准备再炼制一些丹药备用,就忽然听到西泽有些慌乱的声音传来。

继而,一阵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眉头微蹙,就看到西泽焦急的脸出现在眼前。

“怎么了?”

“有人、有人死了!”

西泽平时向来稳重,极少会有这样慌张急迫的神色,而眼中,更是还带着几分惊惧。

凤长悦心头骤然一沉,直觉不安:“到底怎么回事?”

“原本在修养的几个学院的学生,突然死了!而且、而且死状极为凄惨。只是因为原本在角落,所以一开始没人看到。等有奇怪的味道发出来的时候,才被人发现的。”

西泽眸中闪过几分痛色,想起之前见到的场景,依然心间发颤。

那样的死状….实在是如同经历了人间地狱!

“那个人发现之后,虽然惊慌但是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关注,我正好从那里经过,见到了之后,就让他先在那守着,不要让人靠近,但是毕竟都距离不远,应当是有一些人知道了的,我们还是快点解决比较好。”

西泽虽然没说,但是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凤长悦已经猜到,那场面应该很是骇人。

凤长悦抬脚就往外走:“带我去看看。“

西泽点了点头,却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她。

凤长悦微微一顿:“怎么了?“

西泽迟疑片刻,声音有些低沉:“那几个人,听说,之前受伤并不重,所以这一次的死亡,很是蹊跷。“

“最重要的是…她们几个在之前,只和卡西尔接触过。“

凤长悦的脚步骤然顿住,眉头缓缓皱起。

而一旁的轩辕夜,也忽然抬了抬眼帘,凤眸闪过一道冷光。

“先去看看,封锁消息。”

西泽点头,几人便朝着某个方向而去。

似乎是西泽早就下了吩咐,一路上并没有什么人。

很快,就到了地方。

还有个少年正在那里守着,脸色惨白,身体僵直,听见声音抬起头来,眼底还有惊慌。

却正是最开始的时候,和凤长悦呛声的那少年。

凤长悦走进两步,直接忽视了那少年,看向昏暗的角落。

西泽已经用结界笼罩,光线昏暗,看不清晰,然而,却能够看到一个轮廓。

那是…

凤长悦眸色顿沉!

看她看的那么细致,那少年颤抖着嘴唇,不知她是如何看下去的,那场景,他只是看了一眼就差点吐了!并且再也不敢看第二眼!

凤长悦却是不理会他,转头看向西泽。

“将卡西尔叫来。“

轰!

话音刚落,却忽然听到外面传来的巨大轰鸣声!

强势的威压,忽然降临!

即使是在山洞之中,也依然可以感受到那彻骨的森冷和血腥!

凤长悦和轩辕夜骤然对视——

人,还是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