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92 醋味

听着那老者叫嚣的狠话,众人不由为顾七等人捏了把冷汗。君家,那可是这片大陆上的顶级世家,而且,君家是以丹药发家的,又被称之为丹药世家,据闻,君家的子弟一个个都会炼制丹药,品阶由低到高皆有,也正因为君家有别的家族求之不得的丹药源源供应着他们家族的子弟修炼,因此,他们家族中的人实力也是顶尖的。

难怪一个家族随便出的死士就有上百名,原来竟是那君家的人。只可惜,他们今天遇到的是顾七他们这些变态中的变态,才会落得这等惨败的下场,若换成其他的对手,也许,就是这些君家的死士灭了别人吧!

不过,那老者的话也不无道理,顾七等人灭了君家毫以多死士,这便是赤果果的挑战君家的权威,消息只要传回君家,顾七等人必定难逃一劫!

而此时,听着那老者放下的狠话,顾七却是轻轻一笑:“不会放过我?看来,你还没弄明白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的声音清冷而带着笑意,只是,那话语中却透露出危险的气息。

就在她的声音落下之际,众人只见白色的身影一闪,她便如同鬼魅般的出现在那老者的面前,一手直接扣上了老者的脖子慢慢的收紧,目光却是盯着另一名被风逸和碧儿两人联手打成重伤倒在地上的老者:“回去告诉你们君家的人,一个月内若是没有登门拜访,归顺臣服于我顾家,那么,不用多久,我就会让你们君家在这片大陆上消失!”

“咔嚓!”

话语一落,她手一用力,那被她掐得脸色涨紫的老者脖子骨瞬间被掐断,咔嚓的一声,极为清晰。

这等明目张扬的挑衅让那受了重伤的老者眼中冒出了愤怒的火焰,可,她狠厉冷绝的手段却也让他心惊胆颤,这样的一个女子,太狠了……

哪怕,此时他愤怒于她竟敢那般的狂妄,说出让他君家归顺臣服的话来,却也仍不敢反驳半句,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若是激怒了她,只怕连他也势必会被扼杀在此!

周围,在这一刻静得连根针落地都能听得见,不仅是那老者被顾七吓到了,就连结界外面的众人也被顾七的手段与狠厉惊到了。

她竟说让堂堂大陆的顶级世家归顺于她?这样狂妄的话语,估计也就只有她敢说得出来。

君家的可怕,君家的强者,可远远不止这百来名死士与两名元婴强者,她就真的那么有把握可以战胜一个顶级世家?

在一旁酒楼的二楼临窗处,因暗中打探顾七的凤家旁系的家主凤晋此时也半眯着眼,看着那结界中的白衣女子,眼中晦暗不明,复杂难懂。

他没料到亲自前来这城中查看,却会看见这样的一幕。这顾七,果真是狂妄。

那君家早在多年前就是这片大陆的顶级世家,家族的庞大让一些想要将其吞并的家族都不敢蓦然动手,表面上都一直维持着友好的状态,而她,竟敢说出那样的话,呵呵,真是有趣。

只是不知道,她到底是真有那个实力?还是不自量力?

结界在这时悄然撤下。顾七一扬手,示意风逸和碧儿退开,让那老者离开。

那老者咬了咬牙从地上站起,目光阴鸷的盯了顾七一会,这才一手捂着胸口狼狈离去。

“把尸体都收拾了!”顾七扫了那地上的上百具尸体一眼,缓声吩咐着,同时,她转过身,面向众人,目光带着一抹暗光的扫过那一个个脸色都有些发白的城中众位家主,唇边勾起了一抹笑。

“没想到各位也来看热闹,看来,各位对我们也很是关注啊!”

听到她的话,众人心头一紧,扯了扯嘴唇,露出笑意来,只是,这抹笑意怎么看都显得有些勉强:“哪里哪里,我们也是听闻七小姐来了城中,都想着来拜访一下。”

他们的家族在这城中分布各个区域,若不是对这丹阁,对顾七多有关注,又岂会在这边一有动静便赶到这里?只不过,此时被她说出却是面上有着几分不自在。

顾七笑了笑,看着那众位家主,道:“想必各位应该猜到了,城中的顾家便是我家,我们顾家在这城中置府扎根,只要城中各位不找我们顾家的麻烦,那,我们也不会与各位为敌,但……”

她的声音一顿,脸上的笑意一收:“若是各位暗想想打顾家的主意,那么,就别怪到时我们不客气了!”

“不敢不敢!”

众人听了她的话,却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只要她不会刻意找他们家族的麻烦,他们避都避不及又岂会去找顾家的麻烦?

原本还担心着她这样大动作的对付君家,不知接下来会不会要他们城中家族也归顺于他们顾家,现在看来,她并没有那个打算,那他们也能放下心来了。

坐在酒楼二楼的凤晋端起酒杯抿了口酒。他今天算是来对了,本来只是让下面的人去打探,不过想想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跟了过来,如今看到今天这一幕,更是深信,把那灵药给她是对的。

这样的一个顾七,确实是不应为敌。

就在顾七转身往里走之时,突然间,一抹红色的身影踏空而来,红衣妖娆又张扬,瞬间便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阿七!”

那声音极为好听,缠绵中夹带着深情似情人昵语。

顾七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此时正用着一种让她浑身起鸡皮疙瘩的语调唤着她的名,不由的打了个冷颤,转过身朝来人看去,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那抹妖娆张扬的红色身影直接朝她扑了过来,速度之快,让她连避都无法避开的被抱了个满怀。

“我可怜的阿七,你果然是瘦了,看来,我还是得守着你才行啊!”

凤凌天抱着她的腰,贪婪的吸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与那熟悉的气息,心里一顿满足,却又怜惜。一双手在她腰间摸了摸,又退了开来,上下瞧了瞧她后,一阵摇头叹气。

“凤凌天,你又抽什么风?”顾七皱着眉看着眼前这凤妖孽,搞不懂这妖孽又抽了什么风?怎么突然又跑来了?他很闲?

然,此时的两人并没有看见,一袭白色衣袍的沐泽正站在丹阁门边看着那亲昵的两人。

嗯,那一幕,看在他的眼里就是亲昵的一幕。身着衣色衣袍胸襟敞开的妖孽男子正含情脉脉的望着顾七,一手正搭在她的肩膀,一手则握着她的手,那脸上的担忧,眼中的深情,让他见了,心头隐隐有些不舒服,尤其旧那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和那握着她的手的那只大手,更是让他觉得碍眼至极。

神差鬼使的他迈步走了出来,轻缓无声的来到她的身后,手一拂,将那搭在她肩膀上的手给拂了开去,又抬手,把那握着她的手的那只大手给拍落,手一拉,便将她拉至身边搂入怀中,一言不发的便环着她的腰往里面走去。

这令人错愕的一幕,不仅顾七没反应过来,就是连凤凌天也没反应过来,他看着空荡荡的手,再看着那被拥着离开的顾七,猛的回过神来咬了咬牙,怒吼一声:“你个浑球!”

声音一落,人也如风一般的直卷而进,追着那两人而去。

而在酒楼的二楼中,从看到凤凌天出现时就怔住的凤晋脸色变得震惊不已。那是凤凌天?凤家主家的少主?他不会认错人了吧?

可那一身标志性的红色衣袍,还有那张妖孽的面容,正正是凤凌天那妖孽无疑啊!只是,什么时候,那以狠绝出了名的凤凌天竟会露出那样的神情?而且,他与顾七竟还是旧相识?

这一刻,他只感觉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连思维都变得凌乱起来,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庆幸,庆幸没对顾七动了坏心思,在不然,单看刚才凤凌天那神情,就算是顾七不收拾他,凤凌天也绝不会放过他。

而里面,被沐泽拥着往丹阁后院走去的顾七也缓过神来,她微侧着头,看着身边抿着唇一脸霜意的男人,想到先前他的举动,眼中不由的划过一抹笑意,却仍装作不知道的问:“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不舒服?”

“没有。”沐泽抿着唇,淡淡的说了两个字,只是那脸色,依旧是紧绷着表面如同覆霜。

“真的没有?”

闻言,他停下了脚步,微低下头看着被他搂在怀中的她,忽的,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正准备松开手时,又瞥见那抹红色身影直卷而来,眉头微拧,视线朝他看去。

“他是凤凌天。”顾七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微微一笑说着。

来到顾七面前的凤凌天见她被搂沐泽搂在怀中,那双勾人的凤眼微微一挑,睨了他一眼后,看向顾七:“阿七,我有事找你,你跟我来,我们好好聊聊。”声音一落,便拉起顾七的手,将她从沐泽的怀中带了出来,还挑衅般的朝他扬了扬眉梢。

“泽,你先跟风逸他们回去,我晚点就回家。”顾七只来得及说这么一句话,人就被带得无影无踪。

站在原地的沐泽面无表情,但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能让人清楚的感觉到他此时心情不是很好。在原地顿了顿,他这才往后院走去。

另一边,在城中湖边的湖泊中,船头上凤凌天和顾七对坐着,中间摆着一张小方桌,一壶清酒,两碟小菜。船尾处有船夫撑着船,悠悠荡荡在来到湖泊中央停住。

“我也是最近才听到你的消息的,你在仙门里的事情我全知道了。”凤凌天倒了杯酒后,抿了一口,看着面前的她,斜轻着船头轻叹了一声:“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命苦呢?我本还想着不用多久可以喝你们喜酒了,没想到又弄出这样的事情来。”

见他摇头连连轻叹的声音,顾七不由笑了起来:“有什么命苦不命苦?你少抽风了,我现在不知有多好。”漫不经心的语气,悠哉的神态,无一不在说着,她现在很好。

人生总是有磨难,无论是什么,她都会当成磨练。就好比彩虹,彩虹虽美,却也只有在经历风雨之后才会出现,为了日后的幸福,眼下的这些磨难与困难又算得了什么?

“还好?嗤!”他嗤笑了一声,不以为然:“那轩辕睿泽都不记得你了,你还能好?”说着,又想到刚才的那一幕,不由挑了下眉:“不过,虽然是灵魂合二为一,看起来这沐泽也对你很是上心嘛!”

顾七笑笑,只是道:“我怎么总看你这么闲?你不是回凤家去了吗?身为凤家的少主就这样整天在外跑不用回家?”

“又没什么大事,回去做什么?最近我都在楼里,闲得无聊本想去华山找你,倒没想到竟听到那些消息,便往这边赶来了。”他夹起一枚花生米吃了起来,一边道:“我怎么感觉你就这么会惹祸?又是得罪青岚老祖,又是得罪君家,不过,呵呵,那君家你真想灭?我可以帮上一把。”

他笑得有几分的邪魅,眼中的兴奋透着一丝杀意。敢对他的阿七动手?那君家的人看来是活腻了!

顾七睨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了。”如果他动手,那就会牵扯到他的家族,到时势必会给他的家族带去麻烦,那是她所不乐意见到的。

“你放心,我若是帮你肯定是动用我自己的势力。”他懒洋洋的说着,倚着船头吹着风,还有顾七陪伴着,感觉心情都飞了起来,十分舒爽。

“阿七,你说我就这样把你拉出来了,那家伙会不会在想着我们俩在干什么啊?”他唇角一勾,笑得有几分的邪恶:“我决定了,最近一段时间就留下来陪你吧!”

看在他倚在船头自说自话,妖孽一般的脸上挂着邪恶的笑意,她眼皮微微一跳,只知道,这货要是留下来,估计她的身边想要清静片刻都难了。

不过,想到先前泽那霸道的举动,她又不由一笑,是被凤凌天刺激到了?

想着,目光不由的落在凤凌天那张人神共愤的妖孽面容上瞧了瞧,嗯,这货确实是勾人得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