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八十九回 外宿

彼时顾蕴主仆三人已经坐上马车,驶出了显阳侯府的仪门,只是想起方才顾葭的所做所为,卷碧仍忍不住生气,道:“真真是没见过这样没脸没皮的人,还是小姐呢,做派连我这个丫鬟都瞧不上,只可惜侯爷与大夫人如今不好赶她走,不然让她落到二夫人手里,不出三日,管保老老实实的再不敢作妖,到底大夫人还是太仁慈太心善了!”

锦瑟接道:“可不是,这会儿若是在二夫人手下,便借她一百个胆子,她也未必敢这样作妖,说到底还是吃准了大夫人太心善,怎么也不至于像二夫人那样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

大伯母爱惜自己和显阳侯府的名声,自然不可能与周望桂一般做派,可谁说大伯母就不如周望桂厉害了?

顾蕴微微哂笑,道:“大伯母才已与我说了,就这两日便打发人去与二夫人说,让二夫人派两个嬷嬷过来代她教养五小姐,这也是二夫人身为嫡母应当应分之事,想来二夫人一定不会拒绝的,所以很快我们应当就可以眼不见心不烦了。”

大伯母还告诉她,近期内会将彭太夫人和顾葭身边服侍的人来一次大换血,届时这祖孙二人独木难支,便有继续作妖的心,也得有那个能力才是!

锦瑟与卷碧闻言,这才双双转嗔为喜起来,二夫人派来的嬷嬷,自然都是厉害的,看五小姐还怎么日日生事,最好拘得她连房门都别想跨出一步才好呢!

主仆仨闲话着,很快便抵达了平府。

平老太太大热天里仍穿了带夹的通袖长褙子,看起来气色也依然不大好,庆幸的是精神还好,先前显阳侯府摆大宴时,平顾两家到底不可能真断了往来,所以外院便由平二老爷去了道喜,内院平家的女眷却都没去,顾蕴自然也没能见到平老太太,如今见了,总算可以放心了。

只仍问了平老太太贴身服侍的嬷嬷和丫鬟们好一会儿话:“外祖母这些日子的药可仍按时吃着?一日三餐呢,进得香不香?饭后有没有去院子里走走?晚间睡得可都还好?”

贴身的嬷嬷一一答了,平老太太在一旁听着,不由满脸的受用,她的小蕴姐儿这是关心她呢!

待顾蕴问完话,平老太太又问了几句她的近况,便命平沅:“带了你妹妹们去你娘屋里罢,我这屋里热得很,别热坏了你们姐妹,午饭也在你娘屋里吃,别过来我这里了,省得一冷一热的,对身体不好。”

大热天里还穿着夹袄,平老太太屋里自然也不会摆冰盆,她上了年纪的人禁得住热,几个孙女儿却风华正茂,哪里经得起?

平沅便起身带着平滢与顾蕴屈膝给平老太太行了礼,姐妹三人被簇拥着去了平大太太屋里。

果然平大太太屋里凉爽得多,平大太太则正与几个管事妈妈说话:“……大奶奶屋里的纱就用老太太屋里那个蝉翼纱,透光又透气,省得热坏了小妞妞,连你们大奶奶如今都用不得冰了,何况她小人儿家家的?哎,天气这么热,若不是老太太身体不适,我还真舍不得让小妞妞这么小便舟车劳顿的赶路,总要等进了八月,天气凉爽了些,她也大些了,才能赶路呢!”

瞧得顾蕴姐妹几个进来,平大太太立时打住话题,笑道:“蕴姐儿来了,瞧着倒像是又长了好些的样子,过来大舅母仔细瞧瞧。”

顾蕴屈膝给平大太太见了礼,便上去挨着她坐下了,笑道:“我自己倒是瞧不出来,不过如嬷嬷昨儿还吩咐锦瑟几个,把我去年的裙子都放放呢,想来是真长高了些。”

又问道:“才将大舅母与妈妈们说的话听了一耳朵去,是二舅母与大表嫂三表哥他们要进京了吗?”

平大太太点点头:“已经择定这个月下旬便动身了,不然再过一阵子就该是中元节了,带着孩子赶路不方便,只盼老太太见过重孙以后,能真正好起来,那我们也就可以安心了。”

说着想起自己素来与平二太太要好,顾蕴与平谦的事若是成了,自然皆大欢喜,若是不成,只怕平二太太母子都得抱憾终生,因忍不住试探起顾蕴来:“对了蕴姐儿,你素日在盛京城里可有交好的小姐们,或是听说过哪家的小姐比较贤良淑德的?你三表哥如今已有功名在身,年纪也不小了,也是时候该议亲了,你若觉得谁好,不妨告诉大舅母一声,大舅母也好先与你三表哥留意起来,待回头你二舅母进京了,好说与她知道,也好事半功倍不是?”

顾蕴自不知道平大太太是在试探自己,歉然一笑,道:“不瞒大舅母,我素日并不爱出门,所以在盛京城还真没有交好的小姐,不过我回去后可以托我大伯母帮忙打听一下,我大伯母久居京城,与许多人家的夫人太太都交好,有她帮忙,一定能替三表哥说下一门好亲事,为我们添一位贤良淑德的好嫂嫂的。”

这态度,可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对谦哥儿有意的样子啊,若说年纪小没开窍,年底也十一周岁,差不多人家的姑娘这么大时都在议亲了,何况蕴姐儿还自来聪敏沉稳,怎么可能没开窍……平大太太暗暗叹气,只怕二弟妹与谦哥儿都得失望了,只不知道蕴姐儿对那位沈公子是个什么意思?

面上却丝毫不表露出来,只笑道:“罢了,横竖你二舅母不日也就进京了,届时还是让她亲自找机会请你大伯母帮忙去,不然你大伯母还以为我们家是在说着玩儿的呢,请人帮忙,总不能连最基本的诚意都没有罢?”

顾蕴一想,是这个道理,也就不再多说。

在平府用过午饭,待到申时后,顾蕴便告辞了,平老太太与平大太太都要留她小住几日,被她婉言推了,若是素日还可以,可明儿她约了慕衍去庄子上有正事,不好失约,便与平老太太婆媳说定,待平二太太一行进京后,她再过来小住一阵子,平老太太与平大太太方放了她离开。

一时回到显阳侯府,顾蕴梳洗一番后,便去了祁夫人屋里用晚膳,顺道与祁夫人报备明日一早自己要去庄子上之事。

祁夫人问明顾蕴去庄子上是有正事要办后,也就允准了她,倒是顾苒在一旁跃跃欲试道:“四妹妹,我还从没去过你的庄子呢,如今天气又热,不如你带了我们姐妹一块儿去,大家就在庄子上小住几日,权当避暑了,这些日子日日都闷在家里,我早闷得狠了。”

顾蕴闻言,正要答话,祁夫人已轻斥道:“你四妹妹去庄子上是有正事要办,你跟着去凑什么热闹,要避暑等忙过了这阵子,我自会带你们姐妹去西山别苑,那里色色都是齐全的,岂不好过你们贸然去了你四妹妹庄子上,所有人都得跟着忙个人仰马翻?”

见顾苒嘟了嘴还待再说,立刻加重了语气:“好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你要再多说,下个月我们去西山别苑时,便不带你了,让你一个人留在家里,你不是嫌这些日子闷得狠了吗,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什么才叫做真的闷了!”

说得顾苒满脸的不甘,却到底不敢再多说。

适逢小丫头子进来回晚膳已经得了,金嬷嬷遂忙领着杏林桃林等人安设起桌椅摆放起碗筷来。

寂然饭毕,又吃了茶,祁夫人再次叮嘱了顾蕴一番,也就命大家散了。

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顾蕴起来梳洗妆扮毕,用过早膳后,便直接去了二门外上车。

不想才就着锦瑟卷碧的手上了马车,就见马车里竟赫然坐了一个人,不是别个,正是顾苒,一见顾蕴进来,便满脸哀求的冲她杀鸡抹脖的直使眼色。

顾蕴哭笑不得,二姐姐这是打算明的不行就来暗的不成?得亏得先上车的人是她,若是别人,第一反应一定是尖叫出声。

“锦瑟卷碧,你们等下再上来。”扔下这句话后,顾蕴放下了车帘,这才压低了声音问顾苒道:“二姐姐你这是干嘛呢,仔细回头大伯母知道了,重罚于你,趁这会子事情还来得及挽回,你赶紧回去罢,我那庄子也没什么好玩儿的,比西山别苑差得远了,何况我今日去是有正事要办,今日就会回来。你若实在想去,等我今日吩咐庄子上的人好生布置安排一番,我们也征得大伯母的同意了后,再去小住几日也不迟啊,你意下如何?”

顾苒嘟嘴道:“谁知道今年能不能去西山别苑避暑,我前儿还听娘与金嬷嬷说,今年三弟太小,受不得颠簸,索性都别去西山别苑了,而且大姐姐这些日子忙着绣东西,也是轻易不肯出门的,到时候大姐姐都不去了,娘怎么会让我们去你的庄子上?我不管,今儿我就要去嘛,好妹妹,你就带我去罢,我这些日子真的闷狠了,今儿你若不带我去,我就要闷死了我!”

一边说,一边还抱着顾蕴的手臂摇啊摇的,不一会儿便摇得顾蕴头晕眼花起来,只得妥协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啊!”

顾苒立时笑开了花儿:“只要你肯带我去,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见顾蕴拿帕子拭额角的汗,忙殷勤的拿起扇子给她扇起风来,“你看带上我多好,至少你一路上就不必怕热,也不必怕没人说话闷了不是?”

顾蕴冷哼一声:“没有二姐姐,锦瑟与卷碧也不会让我热着,何况待会儿开了冰釜,比你给我扇风更凉快,没人说话就更好了,我还可以闭目养神,省得被吵得脑仁疼。”

说得顾苒又是咬牙又是笑的,顾蕴自己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二姐姐虽然很多时候都不靠谱,说是姐姐更多时候反倒都像妹妹,但不可否认的是,有她在的地方,旁人的心情也会不知不觉都变得好起来,这便是她最大的过人之处了罢?

很快锦瑟与卷碧也上了车,瞧得顾苒也在车上,都是大吃一惊,但因顾蕴方才吩咐二人等会儿再上来时,二人心中已猜到约莫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这会儿倒还不至于尖叫出声。

马车于是顺利的驶出了显阳侯府的仪门,平稳的往城外驶去。

约莫半个时辰后,马车出了阜成门,一身深紫海水暗纹直裰,早侯在那里的慕衍见状,忙带着季东亭与冬至催马上前,与顾蕴见礼打招呼:“是顾四小姐吗?在下恭候多时了。”

顾蕴忙撩起车帘向慕衍点头致意:“让慕大哥久等了,我们这便出发罢。”

“四妹妹,这人是谁啊?看起来跟你很熟的样子,我怎么没见过?”顾苒不待顾蕴坐稳,已连珠带炮似的问了起来,“倒是长得挺好看的,也不知是哪家的公子,四妹妹待会儿可以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吗?”

说话间,还撩起车窗帘往外面看起来,久久都不肯放下。

顾蕴忽然没来由的一阵不舒服起来,想也不想便道:“他算是我生意上的伙伴,是哪家的公子我不知道,不过想来家族不显,不然也不必过现如今这样风里来火里去的日子了,二姐姐还是趁早打消了某些念头的好。”

“我有什么念头了?”这话说得顾苒不高兴起来,放下车窗帘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不过就是见到美好的事物白欣赏一下而已,我有什么念头了,四妹妹这话什么意思呢!”

顾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也太不知所谓了,想的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嘛,忙讪笑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着、想着……那终究是外男,而且与咱们远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多少也该避避嫌,都是我想多了,二姐姐别生我的气。”

见马车当中的小桌上摆了锦瑟才削好的梨,忙拿牙签簪了一块,讨好的递到顾苒面前:“二姐姐,吃梨。”

好在顾苒是个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了,见她这般殷勤,也就顺势接过了牙签,哼哼道:“知道自己想多了就好,我平日再跳脱再不靠谱,也不至于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都不知道,把你刚才的话还给你,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啊!”

顾蕴忙笑道:“一定只此一次,以后再不会胡说八道了。”

顿了顿,又揶揄道,“原来二姐姐还知道自己平日里跳脱不靠谱呢?”

气得顾苒要去捶她,被锦瑟与卷碧忍笑劝住了,只得恨恨的继续吃起梨来,把梨咬得“咔咔”作响,就跟那梨与她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顾蕴就不敢再惹她了,自己也吃起梨来,心里仍有些后悔方才的不知所谓,暗忖自己向来不这样的啊,方才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不就是二姐姐赞了句慕大哥生得好看,想结识一下吗?罢了,以后自己多注意一些,再不犯类似的错误也就是了。

马车继续往前行驶着,不一时太阳越爬越高,车里也渐渐热了起来,锦瑟与卷碧忙将角落里冰釜原来开着的小细孔旋到了大孔上,又拿扇子接连扇了几下,车里立时凉爽了不少。

顾蕴与顾苒今日都起得早,被这阵沁凉的风迎面一吹,都舒服的闭上眼睛,打起盹儿来。

外面骑马的慕衍主仆三个就没有这么舒坦了,慕衍因身上带了块价值连城的冷玉,只是觉得晒并不觉得热倒还好些,何况只要能离顾蕴更近一些,他纵然再热也是心甘情愿的。

季东亭与冬至却早已是汗流浃背,不免在心里哀嚎,他们两个这到底是造的什么孽哦,受苦受难时他们两个就首当其冲,有好处时却全没他俩的份儿,他们能申请换个不像他家爷这般无良的主子吗?

交午时时,一行人终于抵达了顾蕴的庄子。

庄子虽不大,只得百来亩,却依山傍水,风景宜人,关键的确很凉爽,让人一阵心旷神怡。

许是先前顾蕴的话到底让顾苒存了芥蒂,马车甫一停下,她便径自进了庄子的二门,连招呼都不曾与慕衍一行打一个。

顾蕴不由有些尴尬,先以眼神示意锦瑟跟上去后,方冲慕衍笑道:“慕大哥到底是外男,我二姐姐这是避嫌呢,还请慕大哥不要见怪。”

慕衍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哪有心情去管顾苒到底是圆是扁长什么样儿又在想什么,只笑道:“我们一行之于令姐来说,的确是外人,令姐如此做也无可厚非,蕴姐儿客气了。”

顾蕴点点头:“慕大哥不见怪我就放心了。对了,一路行来,慕大哥你们一定热坏了罢,我这便让刘大叔引了你们梳洗更衣去,待梳洗完用过午膳,歇息一会儿后,我再带了慕大哥瞧我那日说的那个新型被褥去。”

慕衍倒是一刻也不想与她分开,却也知道不能操之过急,只得笑道:“那就有劳刘大叔了,我们待会儿见。”由刘大引着往客院去了。

顾蕴这才由卷碧刘妈妈卓妈妈等人簇拥着,也进了二门,去正房安置。

这个庄子顾蕴早前只来过一次,论条件自然及不上侯府,但胜在收拾得干净齐整,什么都是现成的,倒也不至于让人觉得无所适从。

顾苒却不在屋里,问了庄子上的管事娘子,得知是由锦瑟服侍着更衣梳洗去了,顾蕴也就放下心来,自己也由卷碧服侍着更衣梳洗去了。

等姐妹二人都梳洗完换过衣妆后,管事娘子带着粗使婆子抬着食盒进来了,都是由庄子上现成的食材做出来的菜,菜式很普通,味道却都极好,姐妹二人不觉都多吃了半碗饭。

饭后,一边喝着茶,顾蕴一边吩咐卷碧:“打发个人去瞧瞧慕公子他们那边用得怎么样,让他们千万不要客气。”

卷碧应声而去,顾蕴这才与顾苒道:“我待会儿有正事与慕公子商谈,二姐姐不妨先睡一觉,再让人领着四处逛逛,等我忙完了正事,便去寻二姐姐去。”

顾苒哼哼道:“你只管忙你自己的去,不必管我,让锦瑟服侍我就行了,也省得你又以为我有某些念头了。”

说得顾蕴讪讪的,“二姐姐还在生我的气呢,我不是都已给二姐姐道过歉了吗?”

顾苒故作不耐道:“道歉有用的话,还要律法来做什么?除非……”

“除非什么?”顾蕴心里霎时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来。

果然就听顾苒道:“除非你答应我,今晚上我们在这里留宿,我才能真正的原谅你!”

顾蕴看着与她沉重表情极为不搭的滴溜溜直转的双眼,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二姐姐原来一直都不是真的在生我的气,而是想留下住一宿呢,你与我明说,我难道会不答应你不成?”

“这么说来,你是答应我今晚上我们留宿了?我就知道,四妹妹最好了!”顾苒立时满脸放光。

只可惜顾蕴毫不客气就泼了她一头的冷水:“我什么时候答应二姐姐了?再说二姐姐是惟恐大伯母还不够生气,打算让她更生气,将你罚得更重是不是?”

顾苒嘀咕道:“四妹妹怎么能出尔反尔呢,你刚那话的意思明明就是答应我了,至于我娘,横竖她都已经生气了,多生一点少生一点想来也没太大的差别。好妹妹,我们今晚上就留下来罢,我都好久没骑过马了,你就当可怜可怜我罢……我不管,你要走只管走你的,反正我今晚上是说什么也不会走的……”

软硬兼施的抱着顾蕴扭股儿糖似的只管厮缠,顾蕴哪里经得起她这样揉搓,很快就缴械投降了:“行了行了,我答应你留下来住一晚便是,快别摇我了,再摇我方才吃的东西都要吐出来了。”

顾苒这才将她松开了,扔下一句:“那我找人带我去马厩挑马了,你只管忙你的,不必管我了。”便兴冲冲的跑了出去。

急得顾蕴在后面大叫:“这会儿外面正热呢,你好歹也小睡半个时辰再去啊。”

哪里把人叫得回来,只得吩咐锦瑟与卓妈妈立时跟上去,又让卷碧传话给小卓子,让他即刻回侯府禀告祁夫人今晚上她们不回去了,忙活了好一通,才终于消停下来,躺到了内室的床上小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