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四章 情字难解,敲定对策

晚间时王紫去找了慧远,两天后六界会各自有各自的事情,慧远和慧能还不知去向如何,王紫刚刚掌握了炼化佛陀灵力的办法,但注定不能时刻跟在慧远身边修行了,因此才找现在的时间前去请教。

王紫到的时候恰时慧能也在,王紫见过二人才说明来意,慧远看着慧能,意思是他的徒弟过来了他怎么也不自觉回避,他可是要指导徒弟的,可慧能只老神在在的坐着,也不走,又不是真听不得,那么小气干什么。

“师兄就嫉妒我收了如此灵慧的弟子……”慧远嘟囔了一声。

“丫头,你且使出些佛陀灵力让我瞧瞧。”慧远盘膝坐着,也不管一旁的慧能了,正了脸色与王紫说道。

王紫也不犹豫,手伸出,却见那手上缠绕着金色的佛陀灵力,轮海中的那枚白色的莲花骨朵缓缓的散发着能量,慧远和慧能都点了点头,颇为满意,这么短的时间内王紫已经能够莲花佛陀灵力,说明王紫的心性当真非凡,也让他们二人很是放心。

慧远让王紫修习佛门功法最大的原因还是想让王紫修持心性,担心日后斩天剑抑或是魔性让她失去本性,可现在看来,他们原来的担心有些太过了,不过慧远也不后悔,到底是缘分,能让王紫如虎添翼也好。

慧远注意到王紫的佛陀灵力比之常人纯净了许多,但也没有多在意,只当王紫是悟性非凡,佛根也比常人好出许多,遍教授王紫修炼的方法。

佛的等级分九级,每级九个层次,分别为行者,佛心,佛婴,大悟,佛王,佛帝,佛尊,佛祖,涅盘。

“师傅是何等级?”

听慧远说完,王紫好奇的问道,佛门的功法与众不同,以前基本上没有接触过,因此好奇,再者佛门的规矩,不得惹事生非,不能出手伤人,因此要见到慧远动手也是基本上没可能的事情。

“呵呵,丫头猜猜。”

慧远一笑,捋着胡须问道,竟然让王紫去猜,也不想想王紫从来没有接触过佛门的人,猜的高了说她眼力不好,猜的低了这不是小看她家师傅吗?

“……佛祖?”

王紫在心里默默的换算了一下,佛陀灵力也是灵力,也是六界修行体系内的,想来与其它道派的等级出入不会很远,在王紫看来,佛祖恐怕就是相当于天神期的修为了。

“哈哈哈,丫头你倒是看得起你师傅,佛门的修炼体系还是有别于道派的,佛祖与涅槃是真佛,一般人岂能达到,就只说佛祖,在佛门也是凤毛菱角的,哈哈,你师傅刚刚步入佛尊而已。”

慧远笑道,佛门的等级内分九层,越往上修炼越艰难,佛门内修心是最大的难关,突破不了自己以后的路遍也难走了,慧远倒是不对王紫寄予厚望,并没有打算让她在佛修的路上追求至高境界。

他只希望佛家心法能辅助王紫,让她在其它修炼之上少些魔障。

王紫整晚修炼佛法自不必提,行者的等级就有九层,不同于修炼灵力时的快速,王紫需要自己打坐冥想,在王紫所有的能量都已经是出类拔萃的,佛家功法却是要从头开始,这不仅是时间的问题,还是考验心智的问题。

王紫需给自己一个清醒的认识,她现在只是一个什么都还不会的行者,需要脚踏实地,如只论佛法,佛门内的任何人都是王紫的前辈。

一直到第二天上午,太阳高高挂起时王紫才从入定中醒来,走出门时,只有黑子和永安两个人在。

“小七你出来了?他们都在花园里,我带你去吧。”

黑子正在跟永安两人赤手空拳的过招,才几天而已,永安耍起功夫来还真像模像样了,王紫点了点头,心想那几个人就欺负黑子和永安两人听话了,这长期跑腿儿的人算是定下来了。

“小丫头,那我们是不是很快就去其他地方了?”永安问道,别的不知道,也懒得动脑筋去想,但是偶尔听他们说很快就有行动,便有些期待之后的行程了。

“嗯,你想走吗?”王紫点头,又问永安。

“想,想去看更多更多的地方,不过一定要跟小丫头在一起才行。”永安毫不犹豫的说道。

“会在一起的,你可以一直跟着我。”王紫点头,这很显然。

说着三人已经来到了后山的花园,在见到园子里坐着的人时,王紫也算知道为什么把地点选在这里了,要是去她房间,这么多人……明显放不下。

西门流云是昨天就与她约好的,见到他王紫也不意外,倒是还有姬炎和北秋离,姬炎若无其事的坐着,好像昨天重伤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面色也和缓了许多,不似昨天的阴郁和沉闷,见王紫看去还淡淡笑了笑,只是王紫没有回应罢了。

饕餮身边坐着几人,王紫知道都是妖界的人,只是都不认识而已,她作为妖皇,虽然是饕餮拱手送她的,但这些人也是她的手下了,不见显然也不妥。

邪彤和弑君也在,这倒是不意外,以邪彤跟王紫的关系,不管什么时候出现也说得过去,稍微有些意外的是岿敕和两个阎君也在,而更加意外的是,梼杌也看似很合群的坐在众人中央,聊的似乎还挺好。

这一场不甚正式但也随意不起来的小聚,让王紫有些纳闷儿,不过纳闷儿归纳闷儿,还是脚步从容的走了过去,跟众人打了个招呼,坐在青龙身边,又没见到九幽,不过王紫也没多想,想是这样的场合九幽不愿意出现,也就不追问了。

“魔王姗姗来迟,罚酒一杯如何?”

梼杌端起桌子上的酒隔一段距离举起,示意王紫该喝,却见梼杌一身紫蓝色华贵的衣裳,席地而坐,旁人也都是,这花园倒是设计的好,众人几步外便是一座荷花池,虽太阳挺大,但周边栽种的都是些类似桃花树的矮树,枝繁叶茂,花团锦簇,倒是给众人撑起了天然的遮阳伞,清风习习,带来荷花和树冠上诸多花的芬芳,倒是惬意的很。

“我并未与你相约,这酒罚的不该……不过既然诸位都等了,喝一杯酒见礼倒是可以。”

王紫端起面前的酒杯,众人都出现在她的山上,虽是冲着不同的目的前来,但是到底算是她的客人,但梼杌一副他们很熟的样子却让她不能苟同,他们之间的冲突分明有许多次,梼杌还曾暗中害过她,可以说在做的所有人中,只有梼杌注定是王紫的对头。

王紫仰头喝了杯中的酒,酒不醉人,只是个形式而已,梼杌笑了笑,好像并未意识到王紫在刻意与他拉开距离,也没在意王紫就这样回绝了他的话,也仰头喝了一杯,笑容自然。

“王紫,一别数年,再见时你却已经是妖魔两界的界主了,当真是开了六界先河,西门佩服,我二人同饮一杯,算是敬我们数年后再重逢,也敬曾经相识可好?”

西门流云也举杯,笑着对王紫说道,一袭白衣,外罩一件紫色的外衫,额头一抹银带,中央镶一枚紫色晶石,谈吐得宜,虽面对的人都是六界至尊,亦不失贵公子风范,该如何做毫不逊色,只是今天预想中的叙旧也肯定是不成了,他也没聊到会是这么多人的场景。

“哎,怎么能是西门一人敬酒,我四人同是当年患难与共,都是旧识,今天见了都是缘分,一起喝一杯,就敬缘分!”

北秋离笑着插话,也举起酒杯,一身红衣鲜艳如火,他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王紫了,可事实上大千世界中还是重逢了,不是缘分是什么?只是他到底比西门流云和姬炎两个兄弟淡定一些,再见到王紫,对于他二人来说,不知是姻缘还是孽缘……

北秋离也只心中想想,举起酒杯面向王紫,她更美了,自他见到她的那一刻起,这世上最美的人便再无他人……

“秋离说的是,敬缘分。”

姬炎简短的说道,也举杯,实则暗暗观察着王紫的神色,以王紫的性情,若是她不高兴,没准儿真的能当中拒绝他,说不忐忑是不可能的,昨天的事情,定叫他和王紫之间的距离更远了,但是若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也不会后悔,积攒了一百多年感情,如何能让他憋在心里?

“能在见到确实是缘分,请。”

王紫重新斟了酒,抬起头说道,只是心中暗暗倒,莫叫这缘分变了味道,自姬炎昨天的举动之后,她和姬炎之间的距离已经有了。

“呵呵,那日妖皇前去鬼界,我只当是新任的妖皇,没想到妖皇也是魔王,保密工作做的着实好,那日没见成,昨日又匆匆,今天我便专程前来见见魔王,庆贺魔王登基,虽晚了一些,但也是发自肺腑,清酒一杯,聊表心意。”

岿敕笑道,这次说话之时却是没有带着那高高在上的‘本界主’,显得随意了许多,那毒蛇一般的眼睛带着笑意,但是仍然没有让王紫感觉到暖,这个岿敕,王紫对他的警惕自见到开始就没有淡过。

岿敕端起酒杯,也向王紫敬酒,如此正当的理由,王紫当然没理由拒绝,一旁的青龙执起了酒壶,专门给王紫斟酒了。

“岿敕界主客气了,那日是我隐瞒,但并非针对,只是我继位低调,不曾昭告六界,也不便早早透露身份,那日岿敕界主行与我方便,我也该感谢界主,这酒我也得竟你,聊表谢意。”

王紫端起酒杯说道,又是一杯酒下肚,就这样,梼杌无意间开了个头,接下来便是一种人寻着由头都敬王紫,而都是不能不喝的理由,渐渐的便是酒过三巡,才算是结束了敬酒的环节。

王紫暗中用灵力挥发了酒精,这灵酒少喝虽不醉人,但都是烈酒,喝多了必然会醉,更何况王紫这半晌也不知道喝了多少了,待停下的时候才觉得脑子有些发昏,头也有些重了。

“此次六界支柱的难处,魔王有什么独特的见解,可否透露透露?”

梼杌笑着问道,见青龙在王紫身边殷切的伺候着,实在觉得好笑,想当年的对手如今的转变如此之大,不得不让他好奇万分,都是上古灵兽,是什么样的感情能改变一个人?反正如今的青龙他以前是绝对没有见过的。

不知道多了一股什么样的东西,反正奇怪的很,以前的青龙像风,如今的青龙却好像风筝,多了个一条扯不断的线,线的尽头似乎就是王紫,明明是失去了自由,可青龙还是一副乐此不疲的样子。

梼杌虽不解,但也并不傻,作为局外人他看的很清楚,今天这园子里在做的大多说人都是钟情王紫的吧,除了那个颇有些心思的岿敕,还有些与王紫初次见面的人。

梼杌早就好奇了,一个女子该有多大的魅力才能让一个绝世强者死心塌地,但是这个疑问他想了很久都没有想明白,他也想试探试探,靠近些寻和明白,可王紫的反应却有趣的很,他脸上一定是贴了坏蛋的标签了,王紫对谁都刻意清清浅浅,唯独对他却是针锋相对。

越是这样梼杌便越觉得有趣,创世主之间的战斗是长久的,战线拉开了三千万年,不急在如今一时,而冷殇也不会选在这个六界支柱有难这个时候找他们麻烦,更何况,冷殇真正要等的人还没有出现……

人间情自最难解,这学问倒是高深极了。

梼杌并不想听什么王紫的见解,不管六界要怎么做,他只当是来看热闹的,只是不停的找了借口跟她说话而已,虽然每次都被回绝的很尴尬,但是梼杌好像根本不知道尴尬是何物,脸皮堪比城墙厚,完全不在意。

“独特的见解没有,该说的昨天便已经说了,后日再聚也就是要个定论而已,花溪谷自会安排,我不烦恼。”

王紫说道,实则对梼杌不停的找话题询问有些不奈,有些人难道就看不出她的不喜吗?或者出于他们之间的立场考虑,他就不能自觉一点不要这么积极吗,就算跟她针锋相对也好过这样笑里藏刀啊,让她两次想着回绝的话,这很费脑筋的好吗?

“呵呵,魔王倒是心宽。”

梼杌笑道,果然不出他所料,王紫又是一句话将他的话题说死了,就算王紫真有想法也定然不会跟他说的,梼杌隐隐有些烦恼,冷殇派他在这里盯着人,他却总有种无处下手的感觉。

青龙淡淡的瞥了梼杌一眼,别人不了解,他却清楚的很,这人明显是没事儿找事儿,梼杌不请自来,绝对不会是纯粹来凑热闹的,冷殇八成是派了他来盯人。

六界支柱的事情瞬间上升到顶峰,成为六界内的头等大事,冷殇要是现在这个时候找麻烦相当于也在跟六界做对,他必定会三思而后行,冷殇和少数手下虽可以另谋生路,但到底根基也在六界内,不会真的不要。

就是不知道他们还打了什么注意了,更加让他怀疑的是,一直以来出现的人都是梼杌,这次跟梼杌一起来的几人也都是冷殇的手下,寒巳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不合常理啊……

这一场小聚一吃持续了两个时辰,众人也不知说了些什么,各自都不认识,都是较为官方的话,离开时,西门流云告别的眼中有些不舍,但终是大方的去了,他很想跟王紫促膝长谈,然后说说这些年各自都干了些什么。

但是当着有机会的话,他想,他或许也是说不出来的吧,因为在方才的两个时辰里,他真真切切的意识到,今夕早已不同往日,他们真的是各自天涯了,只是心中为何还是如此放不下?

众人都道别离开之后,只剩下妖界的人还没有走,这算是自己人了。

“参见妖皇。”

那几人走出席位,单膝朝王紫下跪,恭敬的说道,这也是他们第一次参见他们的皇,饕餮满意的笑了笑,其实妖皇必须是能者居之,在妖界,妖皇也必须是最强的人,像饕餮这样将妖皇的戒指赠予他人是从来么有过的,本来不足以服众,但是因了饕餮的强大,只要他还管妖界,这妖皇的戒指是不是他戴着也无所谓了。

妖界之人称呼谁为妖皇似乎也无所谓了,更何况王紫是魔界的王,妖界和魔界自此成为一家人,相互壮大,对两界都是喜事儿,何乐而不为?

“起来吧。”

王紫道,转了转大拇指上的金玉扳指,饕餮是不会收回这枚戒指的,也罢,她戴着就戴着了。

“妖皇,您何时也回妖界一趟,众妖早就想见您了。”

一男子说道,王紫看那人,却见那男子一身白衣,衣衫的下摆长的有些过分,直在身后拖了两米的距离,平平展展的铺着,似是精心整理过,那衣摆上绣着的是栩栩如生的孔雀翎,高贵而优雅,那男子俊逸出尘,面上却有难掩高傲,像是灵魂里的气质,那高傲只会让人敬而远之,却不会令人生厌。

王紫对这男子的印象倒是挺深刻的,那日毒舌的话听的人好不解气,口快心直,是个真性情的人,如今仔细一打量,却发现这男子是个离境十八层的白孔雀,名叫白衣,是妖界的贵族。

“怕是暂时不成,妖界的事情还需饕餮去处理,不管别的界面如何行动,妖界和魔界定然要先找到界面支柱的,我必须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不能只等着众人一起想办法,你们且都等到后日有了定论再回妖界,但妖界所有的防御和战备力量都要加强了,妖界还没动荡,最好不要让人寻了缝隙侵入。”

王紫说道,方才那么多人,梼杌也曾问起她打算怎么做,必然她没有说,但王紫心里早已有自己的打算,六界支柱的她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她不信就只能任别人摧毁,她要尽快找到魔界和妖界的界面支柱,再想别的办法稳固,最起码,魔界和妖界两个界面,她要保住。

“妖皇当着有别的想法,这个我们自当竭力完成,只是饕餮与我们一同回妖界吗?”

那白衣微微挑眉,对王紫这么大胆的想法有些诧异,但是并未提出反对的意见,直呼饕餮齐名,也没胆怯之意,事实上妖界并无诸多礼仪束缚,王紫现在是妖皇,他自然不能也称呼饕餮为妖皇,直呼其名也无妨,饕餮也并未在意。

饕餮看了看王紫,心里不满的叹气,妖界的事情只能他去办,交给别的人王紫不放心他也不会放心,只是要跟小丫头分别一段时间,当然不舍。

“嗯。”

王紫点头,几乎在看到饕餮那眼神的时候就猜到饕餮想什么了,但还是点头,这一次必须分头行动。

……

又是一天转眼过,还在祁天殿,还是那天的位置,一大早众人就纷纷赶到,等着今天这场定论已经有两天了,四散人有已经到了,大殿之内众人还在面面相觑、窃窃私语,好像还在商量着那些事情,也不知道这两天下来,到底有没有商量出个结果。

“诸位且先安静,两天已过,我们的时间并没有那么多,越早定下来诸位也好各自回城,安顿接下来的事宜,那日诸位对寻出六界支柱的态度各自不一,如今再谈,诸位想法可有变?”

爵爷提高了一些声音说道,众人纷纷安静下来,听得爵爷问了之后,众人先是集体沉默,然后陆陆续续得表了态。

“我同意找出六界支柱,防患于未然,只是凡间界缺乏人手,不好展开,还请四位城主定夺。”

彗塔上仙先说道,第一个开口就表达了同意,开了一个好头,其他人再说的时候也轻松了许多。

“妖魔两界亦无异议,同意找出界面支柱,由我自行安排便可。”

第二个表态的人是王紫,魔界和妖界实力在六界内都是强悍的,不需要增派人手,况且王紫最担心的是人多混乱,反添麻烦,她要让魔界和妖界尽可能的保持一直都用自己人。

“鬼界也同意找出界面支柱,鬼界的阴气非常人能受得了的,因此相关事宜也由本界主安排便可。”岿敕紧跟着说道,竟也跟王紫是一样的态度。

“修真界也同意。”西门流云作为修真界的代表也说道,本来他就是同意的,只是现在统一了众人的意见而已。

“……先借亦同意。”仙界的代表也说道,其实最大的分歧就在仙界,因此仙界同意了基本上就没什么阻碍了。

“看来六界已经达成了一致,都同意找出六界支柱,想必诸位也已经考虑过其中的利害关系,我便不再多说,我且说一说花溪谷的办法,诸位仔细听了,若是同意,日后一切事宜都由花溪谷协调,若是不同意……呵呵,便再想不同意的办法的。”

爵爷站起身来,缓步走出席位,面向众人说道,虽然爵爷平时不靠谱了些,但此事的他却当着有让人仰望的锋利,话虽如此说,但显然花溪谷是不希望有人不同意的,花溪谷作为领导核心正正好,若是给别人,六界各有长处,该由谁来做?

“爵爷多虑了,我众人既然来到花溪谷,便是认可花溪谷的吩咐,别无其他意见。”

“花溪谷沿线众多,最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作这次大事的指挥当之无愧!”

“爵爷的尽管说来与我们听,花溪谷做的从来都是造福六界的事情,这次定然也不例外。”

“……”

众人顿时纷纷表态,在这一点上却是分歧很少,仙界向来以花溪谷为尊,修真界则以仙界为尊,定然也不会不同意,妖界、魔界、鬼界三个难解决的,其中两个不解自破,王紫显然没有意见,剩下岿敕,就算有什么意见也说不得了。

“我便谢过诸位信任,开门见山,且说如何对敌,第一,妖界、魔界、鬼界可自行安排找寻界面支柱,但六界之间的界面通道必须即刻起打开,我们现在并肩作战,定然不能再紧闭家门。

第二,仙界抽调一拨人前往修真界,修真界范围太广,寻找界面支柱困难最大。

第三,凡界界需专人前往,凡间生灵脆弱,不能随便运用法术,修炼体系的人不得在凡间界造成混乱,这是必须铭记的,所以必须制定人前往,一定不能出差错。

第四,以上都在安排寻找界面支柱,与此同时,寻找仙界守护者也同时展开,同时进行,仙界守护者共计十二人,现在已经寻到两人,剩下的人也需要专门组成小组去找,不仅要找,还要确保他们安全到达花溪谷。

第五,世外域需打开门户,仙界各城池挑选人进入世外域,世外域如今必须重点防范,花溪谷也会派裁决者前去。

具体便是这五点,其次重兵镇守仙界,寻找界面支柱与仙界守护者同时展开,各界面的防御各自做好,与敌人的遭遇随时可能发生,若发生了,尽量活捉,我们需尽快摸清对方的来路。

这些,诸位可还有补充?”

爵爷严肃的说完,看着众人询问,众人听完一时间都在仔细思量,相互讨论,过了一会儿,才渐渐安静下来。

“爵爷所说已是面面具到,只是花溪谷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们如何取得联系?”一人问道。

“这个诸位不必担心,我们稍后会给诸位花溪谷的紧急联络方式,另外我与几位师弟也会亲自前往各界面,到时联络我等便可。”这个是遥异回答道。

“仙界抽调人前去修真界没问题,世外域打开门户……也没问题,凡间界需专人前去,该派何人?剩下的十位仙界支柱的守护者,该派何人去找是否有了人选?”

宇文善沉思半晌,也与世外域其他人交流过,这才代为说道。

“十位守护者分赛在很多地方,要找人也不是那么简单,人选还未定下,还要同众人商议,凡间界的界面支柱比较棘手,稍有不慎都会引起凡间界的大乱,至今为止亦没有合适的人选。”

爵爷坐回位置,缓缓说道。

“寻找守护者马虎不得,要小组前去,为保万无一失,我建议各界面都抽调人手,组成小组,再动身寻找。”风广说道。

“我看可行,只是若定了人选,还需先行磨合,既然组成了小组,就莫再出意外。”一人附和。

众人纷纷出主意,没多句就敲定了寻找守护者的方案,现在就只剩下了凡间界的界面支柱,凡间界不在修炼体系内,却是最矫情的一个界面,稍稍磕着碰着都是大罪孽,一般人不敢接手。

“我曾在凡间界生活过多年,该怎么做有些分寸,凡间界的界面支柱可以交由我去寻找。”

正在大家都没人敢接这个烫手山芋的时候,却听王紫忽然说道,那冷清的态度也绝无虚假,再说现在也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众人都是惊讶,王紫要安排两个界面寻找界面支柱,魔界和妖界还不够她忙吗?怎么还主动管起凡间界的事情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