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三章 姬炎黑化,他去哪了?

“哦对了,我已经派了可靠的人帮你守着黄泉,这个你不必担心,黄泉魂基该换了,这等大事,鬼界是万万不会昭告天下的,但暗中的人连六界支柱都能盯上,黄泉动荡或许也是个契机。

幽冥地狱照样不管鬼界的事,但是花溪谷四位城主可以提醒一下岿敕,让鬼界多加防范,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点建议,乐九几人或许也有准备,总之你看着办吧,我今天说的够多了。”

邪彤晃晃悠悠的走远,留下王紫一个人在山路上沉思,确实,现在任何一个环节都要小心谨慎,只是这场较量默认了花溪谷为将帅,指挥权都在花溪谷,要怎么协调她似乎也无需想太多。

只是黄泉动荡之时她必然要救母亲出来,这一点是绝对不能出错的!她之前拜托邪彤帮她盯着黄泉,现在得了邪彤的承诺,她总算可以稍稍放心。

邪彤的出现传递给了王紫一个信息,也算是印证了她一直以来的猜测,盯着仙界支柱的人并非六界内的人,如果六界内的人来毁灭六界支柱,那得有多大的仇恨啊,这样的可能性太小了,可是六界若是覆灭,对方会得到什么好处?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是王紫始终想不通的事情。

若是不为利益而是为了仇恨,界面之间的仇恨可能存在吗?六界之内的矛盾不少,但是几十亿年来不照样打打杀杀却仍旧一起峥嵘吗?

想不通,这些在没有摸清楚对方的来路之前都是空谈……

不过王紫此时的警惕性却是更高一层,邪彤说的轻松,但是如果不是对方真的具有相当大的威胁,幽冥地狱也不会如此在意了,邪彤为了帮她她可以理解,但是冥王却没理由这么兴师动众,只能说明,六界当着不太平了,至于这个似乎永无穷亲的宇宙、大开了六界的大门,或许真有另外一个六界……

宇宙间或许也是存在食物链的,而几十亿年相安无事的六界,是否已经成了别人口中的猎物……

王紫正漫无边际的想着,一边朝着回山的路走,却在树荫茂盛的转弯处见到一人,那人靠着树站着,似乎等了许久,自她出现后就睁开眼睛看过来,好像告诉她,他等的就是她一样。

“姬炎……你找我?”

王紫定睛看了看,那人正是姬炎,面上没有表情,狐狸眼中的情绪却有些复杂,让人琢磨不透,王紫又继续走,今番几次看到姬炎都感觉怪异,不像曾经那个潇洒的男子,不过自她离开齐恒大陆之后仙界和修真界的时间不一致,这么多年他有所变化也不难解释。

王紫若就此经过当没看见人显然不妥,但是姬炎只看着人不说话也是让王紫奇怪,这才停下脚步主动问了一句。

“你还认得我?”

姬炎回答的倒是快,只是语气有些阴阳怪气,不知是真在问还是在埋怨,只是埋怨?这从何说起?她当然记得他。

王紫不语,只看着姬炎慢慢走出树林,披着落日的余晖出现,只是身上的气息很冷,即便是金色的落日也没给他添一些暖色。

“这么不说话了?就这么不想跟我说话吗?好歹我们也算是老朋友了。”

姬炎又道,这一次却是让王紫皱眉,不管姬炎怎么变,那都是他的事情了,她耐心对他是顾念曾患难与共过,但是她不欠他的,姬炎这般阴阳怪气的跟她说话,像是莫名的释放着他的不愉快,而她没义务忍受这些。

“有事便说。”王紫退后一步站定,不想与姬炎离的太近。

“你躲我?怎么,如今是妖魔两界的界主,看不上跟我这等人士说话了吗?”

姬炎脚步顿了顿,狐狸眼中涌出些厉色,感受到了王紫的不耐烦与躲避,心中的烦躁更甚,不由得说出言不由衷的话,而在话落之后,看到王紫皱起的眉头,他便知道王紫也不喜他这样了。

“姬炎,你若有事便说,无事便让开。”

王紫冷淡的说道,姬炎这样话中带刺听着很不舒服,王紫告诉自己不要跟他计较,这才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

“没事就不能叙叙旧吗?王紫,一别数年,你倒是忘得干净,过的轻松……”

姬炎不停的靠近,眼睛盯着王紫,说话时严重的情绪更加复杂,王紫不愿再退,伸手挡住姬炎,此时此刻感觉姬炎陌生之际,这根本不像她认识的姬炎。

“别后各有各路,我是否过的轻松也没必要向你交代,姬炎,若是叙旧,可以再挑时候,但你现在分明不是想叙旧。”王紫声音冷了一些,人对她尊重她便回以礼遇,但别因为有些交情就反复激怒于她。

“何以看出我不是想叙旧?”

姬炎低头看了看挡在自己胸前的手,白皙的过分,让他有种想紧紧攥在手里的冲动,复又抬头看王紫,虽然今天看过无数遍,但是这么近的距离再看,还是让他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他几乎能听到他失去频率的心跳,王紫、能感受到吗?

她比以前更美了,更……远了,那是一种让他痛恨的距离,好像永远都够不着一样,不应该是这样的,明明他们也曾那么亲近过,自从得知王紫也来到花溪谷之后他就一直在等着,等着重逢的那一刻。

虽然仙界也曾零零散散的听到过一些王紫的消息,但是毕竟没有见过真人,他不能确定所有传言的主角是不是他认识的王紫,直到今天中午终于见面,他才知道,那一刻他真的等了好久好久,甚至他有种感觉,漫长的一百多年,让他坚持的不是得道成仙,而是去找那个忽然消失的人,让她牵挂了一百多年的人……

可恨真的见到的时候,她的眼神却那么平淡,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几百人的大殿,他姬炎在她严重与众人无异!这让他如何能接受得了?

姬炎忽然伸手握住王紫的手,身体猛的欺近,另一只手揽上王紫的腰,使劲儿像自己拽来,王紫没料到姬炎这么无礼的动作,气息也变得很暴躁,王紫只身体一旋,轻松的逃开了姬炎的束缚,但是手却被姬炎紧紧的拽着。

姬炎见王紫挣脱,竟然再度倾身上来,王紫皱眉,只得跟姬炎过起招来,姬炎紧紧抓着王紫的一只手,另外一只手跟王紫你来我往,只一会儿便过了二十余招。

王紫见姬炎铁了心不肯松手,运转灵力劈向姬炎,姬炎亦运起灵力相抗,时间稍久的时候姬炎有了败象,逐渐不敌王紫,姬炎的修为只有天元期三层,定然不是王紫的对手,王紫有意挣脱,姬炎怎么可能真的挡住?

王紫又一掌劈去,姬炎知道不敌,竟然使了个八卦掌法,将王紫的力量压向胸腹之处,自己则毫不犹豫的欺身上来!

王紫不解的看着姬炎的,但是招式已经收不回来,那一掌的能量狠狠的打进了姬炎的身体,而趁着王紫一愣的功夫,姬炎抓着王紫的手一拽,身体也向前倾去,紧紧的保住了王紫。

“你可知我百年相思中过,你在我生命里留下痕迹却不负责任的转身离开,走的时候一声道别都没有,若不是今日因六界大事汇聚于此,你做你的魔王妖皇,把我忘的一干二净了?王紫,早知道你无情,却不知道你这么狠心,有本事,你今天就打死我,也了却我神魂不能自己。”

姬炎紧紧抱着王紫,力气很大,好像怕一松手就再也没有机会一样,口中不停歇的说着,边说边吐出大口大口的鲜血,这人非要自损以达到目的,当真对自己够狠,那鲜血在王紫的白衣之上点缀了一滩暗红,王紫那一掌可不是说着玩的。

“姬炎,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你该回去了,那沈梦如应该还在等你。”

王紫动了动,姬炎却紧抱着不放,姬炎说的话着实让王紫吃惊,但如今的王紫已经不是以前完全不懂情爱的王紫了,可她万万没想到姬炎对她抱了这样的心思,可不管姬炎是否对她情根深种,她都不会接受这份感情,不是所有的感情都必须得到她的回应,况且,她对姬炎定位,只在曾经相识。

“沈梦如?她跟我有什么关系?还是你吃醋了?那只是她一厢情愿而已……你还真想打死我吗?那你最好下手重一点,否则我不会松手的。”

姬炎笑道,嘴边还挂着鲜红的血,笑的有些疯狂,有些讽刺,瞧他喜欢的人啊,他姬炎要什么没有,偏偏要喜欢一个没把他当回事的女子,见王紫又蓄积了灵力,姬炎笑更加阴郁。

“你可以喜欢我,我也可以不喜欢你。”

王紫说道,她不想跟姬炎纠缠下去,双臂一震,并没顾虑姬炎的伤,想将他震开,她不会给姬炎机会,这一点她很明确,可姬炎伤上加伤,不可抑制的又吐出鲜血,满口的鲜红却笑的张狂。

“哈哈,你还真下的了手……”

姬炎笑着,胸腔震动着,猛的一推,将王紫抵在路边的大石之上,低头忽然向王紫的脖颈吻去,搂着王紫腰间的手向下滑去,整个人的气息变的狂躁不堪。

感受到脖颈湿濡的触感,也不知道是姬炎的鲜血还是唇舌,但不管是什么都足以让王紫用光了所有的耐性,双拳紧握,气势猛的爆发,一掌毫不留情的打在姬炎的胸口,姬炎的身体被震的倒飞出去,他甚至能听到肋骨断裂的声音,呵呵,他还真的把王紫激怒了呢……

“噗……你的修为,确实高于我,我说了,你今天大可以将我打死,然后顺便捏碎我的魂魄,否则,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加便是轮回,也会与你纠缠不休,哈哈哈……”

姬炎捂着胸口吐出一口鲜血,看着草地上沾染的猩红,姬炎笑的怪异,他也很想知道呢,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的,明明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王紫,因为他中了一种名叫王紫的毒,毒入骨髓,病入膏肓,这世上唯一的要不肯为他解,疯魔又如何?

他姬炎这辈子没什么所求,但求过的潇洒随意,可自王紫出现后便不一样了,他求的只有一人,那便是王紫,不得不休!

姬炎撑着身体站起来,然而几次毫无防御的受伤让他的身体有些晃,那双狐狸眼阴郁的盯着王紫,好像永远没有移开的打算,脚步不稳的接近,但仍然执着坚定。

“你的执念太深,这样下去会产生心魔的。”

王紫清冷的声音想起,不是劝慰,也不是同情,只是就事论事,她不知道该如何让一个人忘记对她的感情,毕竟这是她没有处理过的,但是姬炎已经有偏执的倾向,*太深沉,迟早会迷失自己,王紫狠狠的皱眉,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跟这个几乎没有理智的人沟通。

姬炎会变成这样,是因为她吗?可他有很多的选择,为何偏偏选一条走不通的,爱情能让人奋不顾身,但将喜欢加诸在偏执的疯狂甚至是罪恶上,这样的喜欢只会让她想敬而远之。

“心魔?一百多年已过,我没死在心魔上倒是幸运了,你若还在意这些,为何不给我机会?我比不得你身边那几个男人吗?”

姬炎冷笑,身体还在不停靠近,真个人都有点压抑的疯狂,像是一个什么都不在乎的疯子,让王紫真有些不知如何应对,难不成真的打死他吗?

“姬炎,我没义务回应你的喜欢。”

王紫最后一次强调,若是姬炎还不知难而退,她便再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没义务……呵呵,我相思入骨,用情至深,你只当这是负累。”姬炎听了不知是什么情绪冷笑,脚步还是不停,心里也不知道想了什么。

王紫垂在身侧的手浮现出应白色的灵力,一闪一闪的,似乎在警告,姬炎却看都没看,正在二人之间的氛围有些紧张的时候,却听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横空出现,突兀的打破了二人之间的冷凝。

“呵呵,在下途径此处,却遇到二人切磋武艺,若有打扰之处还请见谅了……只是,看这位道友也伤的不轻,切磋是在互通有无,不可你死我活嘛,若加别人看见了,怪我花溪谷招待不周岂不是不好?”

王紫看去,却见一个男子从转弯处现出身形,一手摇着折扇,却见扇面上四个飞龙舞凤的大字‘风花雪月’,那男子缓步而来,也不知是几时出现在这里的,对于王紫和姬炎的话又听去了多少。

但这明显是睁着眼说瞎话了,切磋?若真是切磋会选在这狭窄的山路上吗?别说施展不开,这俩人分明是一个要打一个愿挨,受伤的只有姬炎,但是也不得不说这瞎话说的巧妙,给二人现在的对峙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都是因为切磋!

那人笑大方,浑身却带着这么都无法忽略的风流和潇洒,嘴角轻扯,七分笑三分邪,是个清郎的男子,如云一般飘忽,却也有分一半的随意,王紫认得这人,是四散人的弟子,名叫唐玉,今天在大殿上刚刚见过。

姬炎眼神看向唐玉,快速的思考了一瞬,也想起这人是花溪谷的五公子唐玉,方才持续发热的脑袋此时有些降了温度,也知道唐玉方才的一番话是故意为之,为的是他和王紫面子上都好看。

姬炎转回视线看了看王紫,忽然觉得方才的一切发生的有些让他也措手不及,他并不想这样,本来今天来的时候只是想单独见见王紫,可他也没想到事情会的发生的这么突然,现在王紫八成已经讨厌他了吧。

明明不想这样的……但是想到他对王紫对感情之深,可王紫对他丝毫没有感觉,心中的不甘又无法释怀。

姬炎握了握拳,按耐住心中的气血翻涌,唐玉出现的也好,他需要冷静,不然他真的会把王紫对他的耐心都耗光不可……可轻轻喘了口气,胸腔带动的疼痛却那么明显,王紫,下手可真狠啊……

“花溪谷面面具到,并无不周之处,只是在下与王紫是旧识,过过招也权当见面礼了,唐玉公子见笑。”

姬炎拂手擦去嘴角的血,忍着疼痛若无其事的说道,王紫是妖魔两界的界主,可他偏偏不想提起这个称呼,那会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他跟王紫之间的距离、好像永远无法跨越的那段距离。

“原来如此,这样在下便放心了,既然是旧识,坐下来喝茶聊体岂不是更妙,两日后还有大事,各自保重身体才是。”

唐玉站定,面上作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好像真的是刚刚知道一般,颇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

“唐玉公子说的极是,今日天色已晚,在下又有些伤势,便先行离开了……王紫,我们改日再叙,到时斟些茶水,细细畅谈。”

姬炎整了整妆容,礼貌的跟唐玉说道,说罢又转头看向王紫,眼睛深深的看进王紫的双眸,说完便拱了拱手转身离开了,步伐稳健,一路下山而去,不曾回头。

直到看不见姬炎的身影,王紫才收回视线,对姬炎颇不放心,也不知道是不放心姬炎还会继续纠缠,还是不放心他的执念太深走了弯路。

“不走吗?”

唐玉上前,很随意的问了一句,看样子也是要上山去的。

“走,你也要上去?”

王紫回头看唐玉,却见唐玉适度抵笑,有他自己的风格,不远不近,但总有些风流的味道,给她俊逸的外表加分不少,王紫顺口问道,这座山是专门给王紫一行准备的住处,如今唐玉上山不知道是要找谁,所以这才有此一问。

“嗯,找子谦师弟有些事情,适才闲晃着山上,恰巧在这里碰到你。”

唐玉缓步上山,补发不疾不徐,与王紫并肩前行,对方才姬炎的事情闭口不提,好像根本没有出现过姬炎这么一个人,也没说他到底听到了多少,帮王紫解决方才的尴尬与困境,却只当是举手之劳,不知道是体贴还是真的不曾听到,总之行出起来叫人舒服。

“唔。”

王紫点头,便没甚言语了,对四散人的这些弟子她了解的很少,不过在如今见到的人中,无一不是出色之人,不得不说四散人的眼光好的很,培养的弟子自然不能逊色。

这些弟子便是将来花溪谷的继承人,也要有能协调各种势力的能力,如今王紫当真有些佩服乐九四人,能习得所有得本事登临花溪谷城主之位,不知道要多少年的功夫。

“我也走过不少地方,可花溪谷的夕阳是我见过最美的,这么美的夕阳,你想别的事情岂不是辜负了美景?”

王紫正走着,却听到唐玉带着笑意的声音,轻松带着些戏谑,能缓和气氛又说的不着痕迹,王紫下意识的看向天边的落日,确实,在她所有走过的地方,花溪谷的落日是最美的。

火红的晚霞铺了整片天空,北风吹成了悠扬的形状,宛若迎风飘扬的红纱,无端的多了几分浪漫,巨大的落日只剩半边,大的好像触手可及,人影与那落日对比起来,却好像站在了落日的轮盘之中,渺小,却也唯美。

初来花溪谷的时候,她就在想花溪谷是不是最接近太阳的地方,如今却是不由得再一次想起了这个问题,恐怕真是。

“是不是很美?”

唐玉轻摇着折扇,落在颈边的罚随着微小的风起起落落,颇有几分肆意,唐玉另一只手伸出,曲奇三个指头,只张开了虎口,眯起一只眼睛比划那半轮落日,显得几分天真和几分陶醉,如此说的时候好像真的沉浸在那美景之中,毫不遮掩的喜爱。

“是,是很美。”

王紫点头,深表同意,见唐玉如此随性的动作和性格,再加上心境似乎真的被那美景熏陶了,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也如唐玉一般,将方才姬炎的不愉快望到了脑后,在回答的时候,也从心里欣赏这难得的美景,加之空气心旷神怡,顿感舒适。

“呵呵,如此美景,还有美人作陪,今日我唐玉倒是有福。”

唐玉转头看王紫,与其一转忽然说道,虽有些玩笑与戏谑之嫌,但却没让王紫感到讨厌,反而眼中带了些笑意,这才发现其实唐玉有心让她转移注意力,忘了方才不愉快的事情,而结果、他也做到了,王紫真的不再想方才的事情了。

唐玉眼眸深深,虽然王紫的笑清浅的很,但仔细看也不难发现,有些人笑,心里却藏刀,有些人不笑,心里却坐佛,待要笑时,却是用心在笑,只要用心感知便不难发现。

只是经过这几句攀谈,唐玉也确定了王紫是王紫那晚的事情了,只当今天他们才是第一次见面,不过那晚王紫从夜幕中来,满脸红潮,略带妖娆,宛如夜间的妖姬,他是永远都不会忘记的,这世上,他唐玉只美人与美景不能忘。

也罢,他记得便好,此事金霞晃晃,美人相伴,也该知足。

二人不疾不徐的上山,山上众人恰好都在王紫的住处等着,反正众人也都习惯了,总能在一群人的时候各做各的,都知道王紫去见邪彤了,便没什么不放心的,只是见王紫回来时是与唐玉一起的,众人疑惑的看过来,却见唐玉落落大方,跟众人见了礼之后径自找卫子谦说话去了。

“莲生?你跑去哪儿了?”

王紫见坐在门槛上的莲生,正百无聊赖的在地上圈圈点点,奇怪的问,前些天她是不知道,但今天一天都没见到人,大家聚会商量事情的时候也没见莲生出现,这不像是莲生的性格啊,有这么大的热闹,他应该使劲儿凑上前去才对啊。

“呜呜呜,主人你终于想起我了!我没有花溪谷的请柬,不能参加那么机密的会议,他们明明是在歧视我嘛,主人你可要替我做主啊!”

王紫不问还好,一问莲生顿时委屈的说道,猛的一扑抱着王紫的腿就不松手,好像真的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呜呜呜他家亲亲主人终于想起他了,想想都感动啊。

“……没什么大事,不去也罢。”

王紫无语,使劲儿抽了抽腿却没抽出来,忽然觉得她就不该问,又看向其他人,九幽也回来了,就是不知道下去去哪了,却没见到夏温竹,王紫疑惑,这么夏温竹也不见了?他是可以跟着参加下午的会议的,可为什么也没见到人?

“夏温竹呢?”

想到便问,可在王紫问了之后几人的深色都有些异样,虽然不着痕迹,但是依王紫对他们的了解,这些变化还是看得出来的,而且一直在假哭的莲生也忽然松开了王紫的腿,又窝回了门槛上乖乖的坐着,手里拿着一根树枝在地上戳。

“小丫头,夏温竹他走了。”

在王紫问第二次之前,还是永安给了她答案,王紫看向永安,又看向其他人,心中一颤,走了?这是什么意思?夏温竹走了?!

“他确实走了,这是他留下的书信。”

穷奇说道,见王紫的神色有些不忍心,但还是从身后拿出了那张夏温竹留下的书信递给王紫。

王紫愣了愣,才有些急切的接过,翻开看,却见书信的内容很简单,只写道:

“小紫,为兄欣喜将你找回,然自认无甚能助你,亦不担忧你安危,九幽一众定护你周全,为兄远行,另觅他路,以求日后迎你,护你周全,相见会有时,别过勿念……兄,夏温竹留。”

王紫反复看了两遍,不敢相信的愣住,夏温竹真的走了,没有跟他说一声就离开了,她明明决定好守好夏温竹,找到夫妻和母亲然后永远不分开的,可夏温竹为什么要走?

她不需要夏温竹为她奔波,若有困难他们可以一起面对,夏温竹只身离开,他到底要做什么?

“他去哪了……”

王紫有些低落的问,她才找回一个亲人,却又叫他离开了,是她给了夏温竹压力吗?让他不声不响的走了?他倒是不担心她,可她担心他啊……

其他人没有说话,他们同样不知道夏温竹去哪里了,听着王紫有些自言自语的问,只会多些心疼。

“夏温竹不是小孩子了,在这里没有他的用武之地,他或许去了他想去的地方,他都说了,相见会有时,你牵挂太多反叫他心里难安。”

青龙揉了揉王紫的头发安慰道,他也许能理解夏温竹,王紫现在各处烦乱,夏温竹一人之力单薄,更何况他还是王紫的兄长,却是无法为王紫出力,待在这里才是不痛快的吧。

“那他……也该跟我说一声的啊。”王紫无力的垂下手,别过太匆匆,就算能理解夏温竹的做法,也有遗憾难平。

“说了你会任他离开吗?又不是生离死别,垂头丧气干什么。”青龙故意笑了笑,想让王紫轻松一些。

王紫捏着那简短的书信,上面的字迹隐约可见,夏温竹究竟去了哪里,她终究也得不到答案,相见会有时,她只希望这个时间快一点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