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二章 商议对敌,来挺你的

“既然诸位都已经同意,现在我可以回答你们比较感兴趣的问题,你们不是觉得此事事发突然吗?根本没有见到所谓的敌人就在这里商量应对的事宜?”

在六界的代表,包括佛门和幽冥地狱的人都已经出声同意之后,乐九继续说道,众人顿时向他看去,确实,这是他们最大的疑惑,他们的敌人在哪里尚且不知道,要如何应对?

如此一来,倒显得他们仓促,而暗中的敌人却是精心准备了,他们在明敌在暗,这样的形势不得不让他们着急。

“仙界在近一千年来,发生的事情也不在少数,尤其是世外域,诸位应该都清楚,此事是由仙界支柱开始,在诸位还没有意识到敌人这回事的时候,他们已经存在了……”

乐九缓缓的说道,仙界支柱的事情一直都是围绕世外域开始的,乐九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讲的清清楚楚,席间无人插嘴,只有乐九空灵的声音响在每一个人的耳边,即便那声音再好听,也依然抚平不了众人心中的震惊。

而乐九所说的事情与王紫掌握的一般无二,只是更加细致了而已,王紫该是所有人中最淡定的人了,听乐九这么梳理了一遍,王紫只是更清晰的思考了当下的情况。

“原来三十年前那场险些打起来的仙魔之战是敌人的阴谋!而我们已经失去了假仙界支柱!”

不知讲了多久,待乐九话落,半晌无人言语,想是还在消化乐九说的话,一人打破沉默喃喃自语,却说出了众人的心声,可不是吗,正如乐九所说,敌人在他们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在铺网了。

“诸位无需质疑事情的真实性,千年来诸位多少参与过这其中的事情,细细整理也能印证,只是现在想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我们要的是对敌的办法,诸位觉得如何?”

爵爷说道,看众人一时间都没有办法完全消化的样子,他心里恨不得让所有人跟他同样的思维,虽然他面上别无异样,但是这事关仙界存亡,不着急不在意是不可能的。

“爵爷说的是,假仙界支柱已毁,那他们下一个目的当然是真的仙界支柱了,近些日子他们又有了活动,且如此明目张胆,比之过去更加肆无忌惮,恐怕是他们已经有了足够的把握,只是现在我们一来不知这敌人系何方神圣,二来也不知仙界支柱埋在何处,又该如何制定对策?”

彗塔上仙说道,点到了重点,这两点也是现在最棘手的,从现在形势来看,怎么看都是他们处在劣势,他们不知道仙界支柱在哪里,危险的是,恐怕敌人已经知晓了,不然不会又有行动。

“阿弥陀佛,贫僧倒是觉得诸位过于忧虑了,虽不知我们面对的敌人是谁,但此次花溪盛会过后,我们之间的战斗也算是拉响了,现在是抢时间的时候,他们继续神出鬼没如何能占得先机?总会露出马脚,再者,我们现如今是六界齐聚,同心协力,害怕抓不住他们的漏洞?”

慧远摸了摸胡须说道,到底是佛门的人,总是心境淡泊清郎许多。

“大师此言甚为在理,对方必然也知道我们将要采取对策,我们之间的争斗会渐渐明朗化,那么对对方来路的担心也显得多余了。”

彗塔上仙笑到,因为慧远的话而通透了许多。

“我想,仙界支柱的地点也非不能知道,众所周知,仙界支柱在太古时期被鸿泽二兄弟以阵法补过,当日更是以几路道派的能量源为核心守护仙界支柱,而仙界支柱自那以后也有了专门的守护者。

据我所知,这能量源便是包括了灵力、佛陀灵力、魔力、星魂力、巫元力五种,守护者定是知道仙界支柱的方位的,我们只要找到仙界支柱的守护者,仙界支柱埋在什么地方自然也明朗了!”

宇文善沉思着说道,渐渐让自己遗忘掉一些不该有的情绪,将所有的思绪都用到想解决办法上,众人纷纷点头,这倒是个办法。

“宇文兄所说没错,但是守护者的传承极为隐蔽,至今已经有几十亿年过去,我们只听过没见过,这么长的时间内没有一个守护者出现过,我们并不知道守护者的信息,不知道具体存在几个守护着,抑或是几十个或者更多。

更何况,即便我们能找到灵力、佛陀灵力、魔力三种能量的守护者,可星魂力和巫元力呢?星魂力乃武道所持能量,巫元力乃巫族所有,武道各派部落隐世修行,完全与世隔绝,我们无从找起,更何况巫族、现如今世上还存在巫吗?”

风广语气略带沉重的说道,这是很严峻的问题,尤其是武道和巫族,早在过去多少年前,当时的人们怎么可能会想到如今的后辈面对这样的困境,若是能预知未来,他们还会将巫族赶尽杀绝吗?

众人的表情也跟着沉重,窃窃私语者不少,一时间众人都是愁云笼罩。

“我们商讨对策,如果没有困难就不会在这里商讨了,天无绝人之路,我相信所有的困难都会迎刃而解的,至于风广道友所说的,有一点你们诸位可以放心,仙界支柱的守护着并非不能确定,这守护者共有一十二人,二位说的也没错,确实是这五种能量源中选取的人。

我们已经找到两个守护者,其余的人还需发动大家的力量去找,不过诸位不用担心,我们有必要的线索,找到守护者并非不可能,至于武道部落与巫族传人,此事记不得,也悔不得,先尽力找人才是关键,若……当着巫族已无传人,那便再想别的办法补之。”

遥异说道,提高的声音掩盖住众人的窃窃私语,适时的安抚了众人的情绪,也是,现在告诉他们这个消息真是太及时了!

“果真如此?已经找到两位守护者?他们可在这大殿之中?”有人激动的问,现在找到仙界支柱的守护者就代表着找到了希望,能不激动吗。

“这个恕我不能透露,并非我不信任诸位,而是事关重大,容不得一丝马虎,还请诸位理解。”遥异礼貌的微笑,并未说出二人是谁。

“……公子思虑周全,确实该如此,看来,花溪谷已经有了对策,我们今天方才知道仙界支柱危险一事,一时间也无甚思绪,不如请四位城主说说,当前我们该如何做?”

那人稍稍停顿了一下,这才说道。

“是啊,四位城主想必已经有了周详的规划,不若说出来我们众人参考,如何?”

宇文善也说道,与其众人纠结,不如听取花溪谷的建议,好则采纳,不好则休,众人纷纷附和。

“诸位,我们确实想过对策,也可以说出来与诸位参详,在座的都是六界内佼佼者,想必有更好的建议,说出来也是为了互通有无,我们要的是更高效的办法,若是有何不足之处,诸位尽管补充。

此次祸乱始于仙界,仙界支柱有漏洞,是六界支柱内最薄弱的环节,但是未免让敌人迷惑了视线,我们不能将注意力都放在仙界支柱上,而是要着手六界支柱,确保所有的危险都在我们的掌控范围内,毕竟敌人最终的目的很可能是整个六界体系。

因此对策有三,一者严守仙界,毕竟敌人的多数力量恐怕还是分布在仙界,二者寻到其它五界面支柱,加以护之,三者尽快找到仙界支柱的守护者,再次加固仙界支柱。”

苏城站起身来说道,说完便静观众人的反应。

“……如此以来,需要动用的力量和人手都是巨大的,而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大张旗鼓的告诉了敌人我们的动向?又要找仙界支柱的守护者,又要找其它五个界面的支柱,万一敌人并未将目的放在其它五个界面,我们岂不是在引导他们往更加疯狂的地步走?

更何况,若是其中除了些什么差错,六界支柱全部暴露,我们做了那么多岂不是为敌人做嫁衣了?我看只有镇守仙界是当务之急,另外两点欠妥,欠妥啊……”

一人也站起来说道,语气微重,想是真的对苏城所说的第二点和第三点质疑的厉害。

“我倒是不这么认为,六界不缺人手,这应该是是我们的优势,而敌人针对六界支柱也是很明显的事情,我们理应面面具到,将六界支柱都纳入守护的范围,至于这位前辈所说的为他人做嫁衣,我倒认为并非。

现在我们一味的猜测敌人的举动,不若用一部分力量主动去找六界支柱,若是找到了,纵使面对威胁,我们也处在主动的位置,应变之法也定然比什么都没做却让人断端了界面支柱强出百倍。

这位前辈也说了,‘万一敌人并未将目的放在其他五个界面’,反过来说万一敌人还真就这么想了呢?到时候我们岂不是补救都没有门路了?

六界支柱自混沌开时便已经埋下,而在鸿泽二兄弟修补仙界支柱后也是过了几十亿年,一直相安无事,以至于都让世间之人遗忘了还有六界支柱一说,如今既然有了隐患,我们定然不能再指望像过去几十亿年来一样,想着我们不知道别人也不会知道,也没有那无聊之人对仙界支柱有企图。

六界支柱的守护定然需要重新制定规则,不能往那一埋就了事了,这次仙界支柱的事情我们定是要众志成城解决的,而寻到六界支柱为将来做打算也是势在必行的。”

然而在方才那人忧虑的说完之后,一个清郎的嗓音响起,自信而从容,长身玉立侃侃而谈,手中握着啸雷扇,此人正是西门流云,瞧他说话的样子,颇有几分年轻人不畏艰险的勇气和挑战之心。

王紫也看向西门流云,恰时西门流云也向她看来,还轻轻的笑了笑,不复之前刚见面时远远相隔的震惊和迫切,似乎完全做回了西门流域,睿智精明,西门流云本就沉稳胜过常人,如今经过岁月修行,更是风采非凡,气质内敛。

“仙界支柱会出现如此大的隐患,也说明前人留下来的一切并非永远不变的堡垒,总有残损的一天,古有鸿泽补天,今有六界自救,界面之间需要新的秩序,想要安稳的活,必须自己动手保护。”

王紫淡淡的说道,清冷偏低的声线继西门流云之后响起,众人还在回味西门流云的话,却又听到王紫这么说,一时间众人哗然,二人说的一个比一个*,王紫更是说到了所有人的痛楚!

就算大家都不承认,但是根深蒂固的旧观念确实是最大障碍,在众人眼里,前人留下来的东西确实是坚不可摧的,就算是现在这种危急时刻,众人也都在潜意识里怀疑着,六界支柱几十亿年无风无雨,真的会在如今一夕之间存亡堪忧吗?

会不会是他们警惕性太高了?高估了这件事情的危险性,再说了,到底是从哪里蹦出来的敌人,他们就不需要六界的能量体系吗?毁了六界支柱的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吗?或者他们纯粹就是抱着自杀式的想法来的?

可西门流云和王紫的话显然让众人陷入和深深的震惊和犹豫,‘界面之间需要新的秩序’,这句话一直在众人的脑海中循环,果真如此吗?而在众人的思想中,难的恐怕不是这么对付敌人,而是这么突破自己!

西门流云看着王紫的眼睛忽然亮了一瞬,精明的桃花严中多了些别的情绪,似开心似激动,许是因为王紫于他的想法一致,许是王紫这番话接的自然,仿佛在告诉他她也还记得他,怎叫他不开心激动?

“……今日时辰已晚,便暂且散去,诸位多是初得此消息,早在开始我们便说了,此次为的是共同商议,别去之后还请诸位多加思虑,两日后祈天殿再聚,到时还望我们能商讨出最终的办法来。”

见众人面上多是疑云密布,难以抉择,而除了王紫之外,岿敕、梼杌、梼杌、邪彤等人都没有发表意见,好像都只是看看而已,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到了此时气氛已经有些僵,再等下去也无意义,不若先让众人散去,缓两日理清了思绪再来不迟。

众人当人同意,现在要是非让他们拿出个决定,也是没什么效果的,此时听了妙绮之言,自然各自散去,或三两而行,或独自沉思,总之都不甚轻松。

“王紫!”

众人纷纷散去,王紫刚站起来就听到一人有些急切的唤道,好像怕转眼的功夫王紫就离开似的,王紫看去,正好看到西门流云跨出席间穿过人群大步而来,虽然面色从容,但看他步履急切还是能看出他是真着急。

南阙让了出来,桃花眼看向西门流云,颇觉有趣,看着人的样子,想必还真的跟他家王上相识,而且看样子对他家王上的心思不纯啊,不过到底是多余的情意了,他家王上根本身边已经没位置了呢……

“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可以一起走走吗?”

西门流云站在王紫面前,精明的桃花眼锁定王紫,眼带笑意,而那略急切的声音还是能看出他心里的紧张,其实西门流云很想跟王紫好好的叙叙旧,来一场不错的重逢,但是事别经年,二人身份和经历天差地别,他不确定他跟王紫之间还有没有当初的……友谊。

而且人流纷纷,也不容他多说,只得直接的问,省去了许多环节,而最令他忐忑的是,王紫、还认识他吗?

“不好意思,我已经预约了她呢。”

王紫还没有说话,一旁插进来一个女声,那声音带着几分笑意几分邪气,迳自替王紫拒绝了,西门流云诧异的看去,却见正是那幽冥地狱的邪君。

“确实,改日再叙吧。”

王紫也看了看邪彤,又将视线转向西门流云说道,虽然并不存在什么预约不预约的,但是王紫确实更想见邪彤,但也没必要装作不认识西门流云,之前只当他们不会再有交集了,可现在又见到便是缘分,再说她也不会忘记西门流云在修真界时给她的帮助还有曾险些舍命为她。

“……也好,那便明日再叙,你住在何处?到时我去找你。”

西门流云一顿,虽有失望,但着实是开心的,因为王紫的反应分明是记得他的,虽然多年不见,但是记忆中王紫一直都是这样,清冷而寡言,好像也无需他多想其它,只是要忍一晚了,有好多话,他真的好像现在就说……

等众人都散去,王紫和邪彤也缓缓下山,漫无目的的走,虽然没有很久未见,但是王紫对邪彤的感情很特别,可能是邪彤真的是她唯一一个女性朋友,她格外的珍惜,虽然邪彤玩世不恭,也颇多不着调的地方,性格又是潇洒随意的,跟她比起来,王紫却是显的有些太依赖别人了。

王紫过去孤身一人是环境所迫,其实她无时无刻不希望有那么一抹永远不会失去的温暖,可现在,王紫想要的得到了,再让她去一个人漂泊肯定是不可能的了,她已经做不到了。

不像是邪彤,她天性便是如此,不会为什么人而停留,好像自由才是真正属于她的。

想到此处,王紫竟然浅浅的叹了口气,邪彤这厮太随意,相比其她,每次分别之时好像都是她比较伤感一些,见面之时似乎也是她思念多一些,邪彤说想是嘴上想,王紫不说是心里想,看着邪彤那满不正经的笑,王紫忽然觉得自己亏大发了。

“我说你叹什么气啊,别是因为我黄了你跟帅哥的约会心里怎么埋汰我吧?不要这么小心眼吧,你家夫君都那么多了,这个不要也罢,难得见面,你就不能对我热情一点吗?”

邪彤忽然停下,靠向路边的大石,抱着手臂戏谑的对王紫说道。

“你这么不请自来了?”

王紫心中翻了个白眼,当然这么不雅的动作王紫面上是不会做的,也靠向另一边的大石,懒得理会邪彤的调侃,非要把她的事情扭曲的没样子了她才高兴。

“呵呵,你倒是肯定的很嘛……能不来吗,这么大的事情不凑热闹怎么行?”

邪彤一笑,也不在意王紫就这么转移了话题,不过她也邪笑着,就是没正经回答。

“不信。”

王紫抬眸看着的邪彤,缓缓的吐出俩字儿,盯着邪彤的眼睛三秒钟,那厮却愣是没有心虚,这人的心里素质太强,根本看不穿,她才不信邪彤是来凑热闹,幽冥地狱不会干这么无聊的事情。

而且她也敢肯定花溪谷并未邀请幽冥地狱的人来,包括梼杌,肯定也不在邀请之列,至于他们是怎么找上来的就不得而知了。

“真是伤心,我就来看看你都不行啊。”

邪彤捧心,表情搞怪的说道,只是在王紫一点都不配合的盯视下收回了动作,无聊的耸了耸肩。

“怎么还是这么无趣……幽冥地狱不管六界的事情,六界支柱塌就塌,好着就好着,却是没我们什么事儿,不过我也确实是代表幽冥地狱来了,冥王是绝对不会出席这么无聊的盛会的,不过有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在这儿,我就不得不来跑腿儿了,也就是说,我是来挺你的啊。”

邪彤嘟囔了一声,转身接着走,边走边说。

“……挺我?”

王紫听了颇有些受宠若惊,也有些不理解,幽冥地狱只是出面支持她的?是不是把她的位置摆的太高了?回想到那个让人摸不透的冥王,这是他的命令吗?

“当然,不然你以为我真是来看热闹的啊。”邪彤挑眉道,虽然平时无聊,但看六界热闹也不是她的爱好。

“可是,我……”王紫微微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收下冥王的好意,但是仔细想想,她确实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你还不愿意了?这要让的我家冥王知道了,不知道遭殃的会不会是我这个办事不力的手下啊……”

邪彤瞥了一眼王紫,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不愿意,这人的脑瓜子实在不好使,偏偏他家冥王也情商也不灵光,上次王紫去了一趟幽冥地狱,她立马官复原职,这次要是回去,不知道会不会再贬回去。

虽然冥王稳坐十九层低于,但只要是他想知道的,还真没有得不到的消息,王紫的动向自然也一清二楚,王紫都快成幽冥地狱的阴晴表了,王紫这儿大个喷嚏,幽冥地狱就得下场雨,要是受点伤什么的,幽冥地狱直接冷冻了。

不过这事儿她不能说,冥王也不会希望她多嘴这些的。

“但若是分派幽冥地狱办事,幽冥地狱还当真大开地狱之门吗?”

王紫无语的看着邪彤,这样的威胁真的有意义吗?哪有那么夸张,不过邪彤既然来了,不发言就是默认,幽冥地狱当真要参与六界的事情吗?这可是史上没有过的。

“就算我们敢开,六界也得有那个胆量接收啊,此事不重要,关键你们面对的敌人可不简单,你多加小心,我也出来打探些消息,不是来监视你的,你就放一百八十个心吧。”

邪彤总算正经了点,跟王紫交代了些事情,王紫一顿,看着邪彤的背影仍然悠哉悠哉的晃着往前,真对她无奈了。

“你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王紫跟上来问道,不然邪彤为什么要提醒她?

“不知道,我们管魂魄不管人,幽冥地狱的魂魄杂的很,时间跨度也是六界最大的,你们面对的人恐怕不是六界之内的人,不然幽冥地狱不会没有记录……”

邪彤说道,总算说到了重点,这倒是王紫没有想到的,也让的王紫惊讶的停了下来,幽冥地狱会以这种办法排查对方的身份,得出的结论九成九是六界之外的人!

虽然震惊,但是不得不说,这跟她隐隐的猜测重合了,她是跟那些人交过手的,那能量,根本不是六界内的任何一股流派,可六界之外、会是什么样的存在?

邪彤搭上王紫的肩,把身体的重量放在王紫身上,许是觉得方才说的太严肃了,忽然又笑着说道:

“这世界大的很,天外还有天,六界之外的人也不是不存在,现在你非要进这潭浑水,就要做足了准备面对任何可能的存在,对方再厉害你也不是吃素的,路没了就自己开,这点道理应该不用我教你吧。”

邪彤笑的邪气,但其中的关切之意却是的确存在的,用她的轻松传染给王紫,想让她仍旧用平常心对待,再者,不管面对的是什么人,她都不会是一个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