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一章 乐九维护,统一态度

王紫的话落下,那女子面上猛的一僵,像是打了蜡一样,似乎完全没想到王紫会这么直接的说她,虽然那语气平平淡淡,但是那种出自灵魂的轻蔑还是让那女子心中一阵不甘的翻腾。

来花溪谷的人定然都不是简单的人,那女子能来也有她的本事,女子柔弱一些在男子眼中无妨,反而多了几分魅色,只是被同样身为女子的王紫说出来,让那女子有种深深的被王紫蔑视的感觉,让她下意识的想与王紫针锋相对、分个高低。

那女子手指攥紧了衣角,极力维持着自己的形象,低着头掩盖住面上的扭曲,可在别人看来,却是那女子受了委屈忍气吞声的样子,不觉对王紫的印象又差了几分,人家姑娘进退有度,王紫却是咄咄逼人。

“小女子不才,但确实是受到花溪谷的邀请,魔王若是质疑,选个时间我二人切磋一番如何?”

那女子忽然抬起头,脸色还有些发白,但是仍然流畅的说道,在说到切磋之时并无惧意,想来她是真的有些本事的,再者这女子的修为已经是天神期了,光看她柔弱的的样子还真看不出来,而王紫只是天灵期的修为,不觉面上多了些自信,她似乎认定了自己完全可以胜过那个看起来像花瓶一样的魔王,至于刚才茶杯的意外,王紫分明是偷袭。

姬炎忽然动了动肩膀,那女子本是轻轻靠着姬炎,此时却是身体冷不防一闪,险些跌倒,那女子诧异的看着姬炎,不知道姬炎为何忽然这样,眼神中也带着些委屈,可姬炎只是看着王紫,那双沉郁的狐狸眼中不知道蕴含着什么样的情绪,那女子读不懂,却直觉的有种莫名的危机感。

那女子视线越过姬炎看向北秋离和西门流云,北秋离并无异样,西门流云却也是紧紧的盯着王紫,他的情绪很复杂,好像看一个久未谋面的人,而且是一个令他思念入骨的人!

那女子眼神重又回到王紫身上,西门流云最精明,从来不轻易泄露自己的情绪,可现在这么多人的场合下却不加抑制,他分明是认识那魔王的,可怎么会?他们根本不可能认识……

可姬炎自来到花溪谷之后也变的让她更加猜不透,不知道装了什么情绪,这种怪异的感觉直到现在达到了顶峰,而且看姬炎目不转睛的样子,很可能也是因为王紫!

那女子心思电转,看着王紫的眼神变得有些不善,直起身体坐好,任由一旁的男子帮她治伤,若说刚才说那一番话只是一时心思,她知道她们之间是不会打起来的,因为花溪谷就不允许,只是现在,她倒是有些希望王紫应战了,这个王紫,给她感觉碍眼之极!

“呵呵,就你、也配跟我家王上切磋?这当真是我这辈子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了!”南阙一笑,带着看跳梁小丑一样的眼神看着那女子,这个世上自我感觉太好的人真是不少啊。

“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找我们妖皇切磋,活得不耐烦的话直接吭声不就好了,不用在这里哗众取宠。”

之前妖界那白衣男子也说道,面上冷笑,轻蔑更甚,妖界其他人也冷笑起来,看着那女子的眼神都好像在看一个白痴,不管她是什么身份,王紫作为妖魔两界界主,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挑战的吗?她的脑子被驴踢了吗?

那女子面上腾的爆红,那是气的,噌的站了起来,也不管受伤的右臂,显然被那么多轻蔑的视线激怒了,想她在仙界也是名声赫赫的人物,何时受过人这般侮辱?

“一个二八年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不敢接受挑战便直说,只会躲在一群男人背后,莫非这妖魔两界界主也是用什么下贱的方式取来?”

那女子沉声说道,面上也带着冷笑,跟几人针锋相对,她是真的被激怒了,她就不信王紫能在花溪谷的地盘上无法无天了!她是绝对咽不下刚才那口气的,本来不错的心情也在遇到王紫之后坏的一塌糊涂。

而在那女子说完之后,诺大的大殿之内落针可闻,空气几乎凝滞了,这出好戏也算是被那女子推到了顶峰,这么强烈的针对,要是王紫不做出点反应岂不是颜面扫地?

而此时,那女子高傲的说完,自信的看着王紫,可瞬间,从几个方向逼来的压迫却险些让她窒息!那女子惊讶的看去,运起灵力抵抗,很多强大的威压,却唯独没有王紫的,一一看向源头,却是几个风华绝代的男子,所在的位置都显示着他们身份的不凡。

那女子辛苦的抵抗着,面上却仍然冷静的看着王紫,心里其实更怒,凭什么王紫会得到那么多男子的维护?方才没有人说话,暗中却有这么多人给她使绊子,王紫除了长的漂亮之外,还有什么可取之处!

可笑这女子必然没有想到这只是开胃菜,在她很久之前说出第一句引导众人针对王紫的话时,有人就已经想将她碎尸万段了,这样的女子简直愚蠢至极,想通过众人对王紫的针对而找到些独特的优越感吗?还是那句话,在他们的眼里,她连小丑都不如。

“沈梦如……”

姬炎唤了一声,有些警告的意味,在这个时候挑起不和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况且她愚蠢的将目标选上了王紫……

那女子原来叫沈梦如,在仙界也是一城之主的沈姓家族的老祖,别看她也是芳华年纪,但是已经到了天神期的女子,能指望她有多年轻,这个世上诸如王紫一般的人还是凤毛麟角的,只是修士之间有这个共同的认识,到了他们这个修为,年纪已经不是很在意的东西了。

沈梦如本来在蓄力想挣脱几人的威压,正在这个时候听到姬炎这么意味不明的声音,不知道他出于什么原因叫的,但是其中的警告她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姬炎的声音让沈梦如更怒,不但没有停下来,还释放出威压迎上了几人的气息。

姬炎微微皱眉,西门流云也看了过来,沈梦如太不自量力了!

却在这时,一阵劲风擦过,直直的逼向沈梦如,沈梦如瞪大眼睛,直到身体倒飞出去都没有反应过来突然之间是谁对她出了手!而在此时,那些方才锁定她的威压趁虚而入,毫不留情的补刀,沈梦如顿感气血翻涌,砰的砸在了地上,猛的吐出一口鲜血!

众人挑眉,都是惊讶,转眼看向方才劲风传来的方向,却见门口整缓缓走进几人,最前方的一个人从容的收拢了衣袖,看起来就像是随意的整理了一番衣服一样,但是众人还是看出来了,方才出手的人就是他!

那男子背着光走进来,浑身散发着静谧而幽远的味道,墨发及腰,随着步履接近,众人看到了那人的长相,宛若天上仙,真如人间灵,若比瑶池无二人,寻遍紫府不见双。

那人宽大的衣袖和衣衫下摆具绣着静谧的海潮图案,那蓝色渐深,宛若渐远的海面,浩瀚无垠,那人的眼神毫无波澜的看着地上趴着的女子,如此风华的男子当属乐九了。

而在乐九身边,自然同行妙绮、顺尧、爵爷,妙绮一身阴毒,华丽的衣衫有些部落的装饰风格,挑选的装饰多是从活的毒物身上扒下来的,浓黑色的眼影,黑色的唇,黑色的指甲,都让人有种近而远之的森寒之感。

顺尧长身而立,气息若无,有些返璞归真之象,眉间一把金色的小剑栩栩如生,看到传说中的剑仙,让人不禁多了几分敬畏之感。

爵爷最为随意,一身松松垮垮的布衣,鹤发童颜,多了几分不正经,但是爵爷的炼器术在世人口中传的神乎其神,没人敢对他的能力发出质疑。

而除了四位城主悉数到场之外,惊鸿、遥异、苏城、礼夕、唐玉、霜雪、半凝、卫子谦、卫子楚、慕千厷、李战也先后踏入店内,除了不在花溪谷的人,四位城主的弟子算是都到齐了。

这些竟还没结束,却见苏城迎着几人进来,当先的那人气势凛然,让人有种不敢直视的感觉,步履稳健的走入,身后还跟着几人,这些人别人不认识,王紫却是知道的,来人正是岿敕和三个地府阎君。

让王紫诧异的是另外一个人!那人刚进门眼神就找到了王紫,笑的邪气,不甚出彩的容貌也因为她的笑容多了几分魅惑,墨发纤纤,明明是女子,却身穿一身男装,这人正是邪彤了!

王紫不由的站了起来,发才沈梦如的事情也算不得什么了,邪彤竟然也来了,今天这人可算是来的齐齐的了,六界全到,一向神秘的佛门和幽冥地狱也派人前来,不得不说,花溪谷的号召力简直大的有些过分了。

“花溪谷不是随人闹事的地方,若是不喜此处,现在就可以离开。”

空灵的声音,每一个字都好像是音符,组合成一曲静心凝神的曲调,话语落下,竟让人有些惋惜之感,可众人神识一凛,忽然惊醒,此人随随便便说句话都能诱导他们的心神,若是故意为之的呢?不禁惊讶于那人的功力,不愧是音祖、乐九。

而在反应过来乐九说了什么的时候,众人看着还趴在地上的沈梦如已经带着几分怜悯了,乐九自外面来,并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在看到冲突的一瞬间,直接对沈梦如出手,这已经很明显了,乐九是维护王紫的!

不仅是乐九,这是花溪谷的态度,谁也别想在花溪谷的地盘上找王紫的不痛快,乐九说的决绝,已经有两个佩剑的侍卫站在了沈梦如的身边,好像在说现在就可以送她离开一样。

“界主请。”苏城迎着岿敕入座。

“二位邪君请。”遥异也请了邪彤和另外一个男子入座。

乐九四人也无视了趴在中央的沈梦如,迳自上坐。

沈梦如低着头,紧紧的握拳,手心的血点点滴滴的渗了出来,忽强忽弱的气息在她身上浮动,她万万没想到花溪谷的城主会如此偏袒王紫,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而现在,方才与她同一战线的人却一个都没有站出来说话,就连姬炎也没有出声,好像放任不管一样。

沈梦如眼睛泛红,已经多少年不曾受到过这样的羞辱了……

“城主恕罪,小女子方才一时糊涂,绝无故意闹事之意,如今已经知错,日后定然谨言慎行,众人都是为仙界安定而来,小女子愿意出一份薄力。”

半晌,却见沈梦如缓缓的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拂袖擦去了嘴角的鲜血,忽然从容的说道。

沈梦如如此态度倒是引的王紫看了一眼,这才是沈梦如吧,一个天神期的女子该有的城府,若自己无法掌控局势,便退而顺之忍之,竟然没有选在拂袖而去,忍得了如此羞辱之人、又岂是简单之人?

乐九没说话,妙绮三人更懒得说,倒是那两个佩剑的侍卫下去了,沈梦如一笑,忍着右臂的痛拱手对上坐的四位城主施了一礼,退回了座位,竟还对姬炎无事一般笑了笑。

“阿弥陀佛,贫僧来迟。”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再次自门外响起,接着便是十八位僧众一同前来,最前方的二人便是慧能和慧远,说话之人是慧能。

“不迟,大师请坐。”

乐九说道,做了个请的手势,却见只有左首上方的位置是空着的了,慧能一行前去,这里的席位总体左右分开,上坐自然是四位城主,左首依次是佛门、王紫、鬼界、青龙与梼杌一行、凡间界代表,右首依次是四散人的弟子、仙界、妖界、修真界、邪彤二人。

“师傅……师叔。”

在慧远和慧能经过王紫身边的时,却见王紫起身拱手,王紫知道的礼节很少,对慧远行礼也并非出于形式,而是在王紫心里,慧远值得她这样以礼相待,这是尊敬,更别提现在慧远是她的师傅了,王紫顿了一下后也向慧能行礼,好歹是见过的。

“呵呵,三日便有些成效,好好,蕙质兰根,只是这么好的徒弟被慧远抢了去。”慧能停下脚步,有些欣慰的笑。

“这可不是我抢,是丫头愿意。”慧远抚摸着长须笑,却颇有些得意,好像收到王紫这样的徒弟是多么值得炫耀的一件事情。

可众人却是又惊!王紫怎么又成了慧远大师的徒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个人带着灵力却做了魔王,身为魔王却身兼妖皇,拥有这两界之主的巨大头衔尚且不算,还是佛门高僧的弟子?如此复杂的身份、这世上还有第二个吗?

“还说不是抢,慧远老弟你心机太深,早在不知何时就诱拐了这丫头,当年我们四人找上王紫要收她做徒弟,都让她给跑了,哼,如今我才算知道隐情,原来是慧远老弟你搞的鬼。”

爵爷大大咧咧的坐着,半玩笑半认真的说道,众人听了却只觉得不可思议的很,王紫为何会有如此大的机缘简直能成为世纪之谜!任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呵呵,贫僧可没有拦着丫头拜师,许是丫头看不上你那敲敲打打的铁匠功夫,才决定跟贫僧修行,这也是缘分,强求不来的。”

慧远入座,笑着说道,从容的语气开着玩笑,让爵爷不雅的白了他一眼,看两人的互动,像是熟悉的很,爵爷对慧能有收敛之态,对慧远却随意的很。

“我这是敲敲打打的铁匠功夫,你那不也充其量是咿咿呀呀的念经本事,半斤八两。”

爵爷倒是不在乎慧远开这点玩笑,反倒也挖苦起对方来,慧远只抚须而笑。

“今日花溪谷邀请的人已经悉数到齐,佛门慧能、慧远大师,魔界魔王,鬼界界主,青龙、梼杌,凡间界彗塔上仙,仙界众位隐世高人,妖界妖皇、饕餮,修真界几位代表,幽冥地狱邪君、弑君。”

这时,乐九忽然出声,那空灵的声音响起时,所有人的注意力忽然就被转移了,无一不回到了乐九说的事情上,不知道是乐九的魅力,还是那声音真的带着蛊惑人心的魔音。

乐九简单介绍了今天主要的来人,虽然大都数人都是能猜到的,但是有些人他们却是不能光靠才就能猜到的,比如鬼界的界主,比如青龙、梼杌、饕餮、邪君、弑君,这都是几乎不出现在世人视线中的人啊!

王紫身为两界界主已经是方才众人惊讶过的了,现在得见鬼界界主,还有幽冥地狱的人,而且岿敕和邪君分席而坐,也印证了众人的猜想,鬼界和幽冥地狱压根儿就是两个独立的身份来的!

而青龙、梼杌,这又是怎么回事,饕餮又是什么时候现身的?青龙是第几代青龙?不管是第几代,为何青龙和梼杌能同席而坐,而且看起来气氛还算融洽?

乐九不介绍则已,这一介绍,顿时掀起了众人心中重重疑惑,光这些名字所代表的信息就已经够他们深思熟虑许久了,而此时纵使心中思绪纷纷,表面上都在谦虚的问好,毕竟在座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如果不是花溪谷今天请来,他们这辈子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见全了这些人。

王紫则是微微好奇,花溪谷的号召力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大,本以为花溪谷也就是在仙界拥有不可替代的神圣地位而已,如今看来,花溪谷在六界内的影响力也绝非一般,而看乐九几人对待众人的态度,也丝毫没有迁就之感,好像在说,只要是在花溪谷,不论是谁来,乐九他们都是这里唯一的主人。

“六界重要人士全部汇聚于此,已经是几千万年不曾有过的事情了,不管诸位心中有多少猜测,此次召集大家定然不是肤浅小事,而是事关六界存亡的大事,要号召天下之人出主意解决我天下之事。”

乐九接着说道,如此便是开门见山了,果然符合乐九的性格,这么几百号人坐在一起,绝不是谈天说地的,乐九在简单介绍了来人之后就直接切入了正题,莫名严肃的氛围感染着众人,也是,这样兴师动众的盛会已经是几千万年不曾有的了。

上一次这样的六界盛会是在三千万年前,而当时所为之事正式三位创世主的大战,当时的花溪盛会为的是六界商议停战,而那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还未出世,花溪谷的城主也还不是乐九四人。

如今花溪盛会再度举行,众人不由得想到其中的严重性,尤其是三千万年前代表对立势力的青龙和梼杌也一并出现,乐九又说是事关六界存亡,众人顿时齐刷刷的看着乐九,等着他宣布到底是什么事情。

“诸位应该都清楚六界支柱的事情,太古时期始分六界,以六根相辅相成的支柱撑起六个界面,其中仙界支柱位于中央,是六界灵力的巅峰,后来仙界支柱动荡,生灵涂炭,是鸿、泽二兄弟以阵补之,如今已逾不知多少年岁,六界支柱的存在已经淡出了世人的眼界,可诸位都已经是堪破几许天道之人,不会连这些都不知道。”

“或许诸位已经猜到了,此次所为之事便是六界支柱,准确的说是仙界支柱,如今有人在打仙界支柱的主意,六界支柱相辅相成,一损俱损,仙界倾覆紧接着便是六界坍塌,那便是真正的道派末日,修炼体系脱离了六界,能不能再找到一个这样的环境谁也不知道,此时该是六界不同道派众志成城之时,如今有外敌想毁仙界支柱,此时定是一致对外之时。”

“我已将事情说清楚,诸位有何不解之处可以问,若没有,我只问众位一个态度,是否愿摒除嫌隙商议对敌?”

乐九不疾不徐的说道,那一直跳跃在众人心房的音符却让人早在他说话的时候就下意识的相信了他的话,没错,在座的众人都是知道六界支柱的,但是有人想打仙界支柱的主意却是众人没有想到的,更何况照乐九的话来说,事情的严重性恐怕也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的预期。

“事态已经严重到如此程度了吗?这所为的敌人又是何方神圣?”一人疑惑出声,这恐怕是众人都有的疑问。

“呵呵,诸位有任何疑问我们都可以解惑,前提是我们也知道的,但是现在我们需达成一致的态度,才好商量接下来的事情,诸位还是先想清楚再说吧。”

妙绮笑道,把玩着长长的指甲,而方才提问的修士一顿,迳自沉思,其实这已经很明显了,若不是真的到了很严重的程度,今天他们也不会聚集在此,只是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还是下意识想确定而已。

花溪谷的消息渠道一向是最灵敏的,向来神出鬼没,但是仙界发生任何事情都能快速的被花溪谷知晓,对这一点众人还是有共识的,他们大多是隐世之人,花溪谷的眼睛却是遍布仙界甚至六界,所以有时候他们也不能不服。

如此,大殿之内一阵沉默,久久无人出声,想是都在思考乐九说的话,尤其是仙界,世外域的一众老祖到底比旁人知道的多,现在他们的神色更加凝重,乐九所说的嫌隙、最需要面对这一点的就是仙界了,他们必须跟魔界暂时休战,而且一旦决定了,就必须言行一致,否则日后若有分歧定是被所有人诟病的。

一面是不久前才大战过的仇怨,一面是六界存亡的大难,虽然理智上后者占上风,但是人都是感性动物,不可能轻易将对魔界的仇恨剥离在身体之外,是此半晌无人言语。

“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此为六界劫难,佛门必不会袖手旁观,只是我佛门甚少插足外界之事,不明就里,还需请四位城主示下,佛门定当全力配合。”

慧能双手合十说道,率先表明了态度。

“多谢慧能大师。”

乐九也对慧能颔首,佛门率先表明了对花溪谷的信任,甚至说了听从调遣,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头。

“六界人管六界事,我鬼界定然也配合,仙界支柱是引子,只是我鬼界之人并不好大规模出兵前来仙界,四位城主还需明确这一点为好。”

出乎意料的,第二个出声的人是岿敕,岿敕平稳的声音说着,鬼界的运作主要是协调六界生死,一日不能停止,再者鬼界兵众多位魂魄,在鬼界是霸王,可在仙界会压制他们五成的功力,除非是已经鬼祖以上的鬼修不受影响,可那到底是少数,这也是鬼界和仙界最大的差异。

“有界主这句话便可。”

乐九说道,他要的是所有人的配合,至于具体的,当然各司其职,各有分工,不可能所有人都守在仙界这块地盘上守株待兔。

“凡间界是六界最脆弱的界面,若是能出一分力,定然不会推辞。”彗塔上仙也说道,如果六界支柱出了意外,那对于凡间界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灭顶之灾,因为凡间界的凡人根本无从逃避。

“我家主上来时便嘱咐我,若是有何能相助之处,不许推辞,四位城主为的是六界存亡,我更无理由推辞,若是能出一份力,不甚荣幸。”

梼杌笑道,那爽朗的笑让人难分真假,而今天梼杌是不是花溪谷邀请来的还要两说,只是光听他表面之语,却叫众人又是放心又是担忧,放心的是梼杌的主人、也就是冷殇的能力众所周知,这将是一股巨大的助力,担忧的是,冷殇是创世主,他会真的听花溪谷的安排吗?

“修真界听候差遣。”

西门流云作为仙界的代表出声,此时已经是冷静了下来,关注点也到了六界支柱上,虽然具体要怎么做众人疑惑重重,鬼界不能发兵仙界,修真界更不能,仙界是垂直在修真界上层的。

六界内的法则对修真界作出约束,同样的道派体系内,修真界的人只能在道行圆满时飞升至仙界,若是无视这个法则,那岂不是乱套了?但四位城主也说的很清楚,要的是他们的态度,剩下的是以后的事情,所有的问题都会得到解答。

“若有用得着的地方,幽冥地狱静听吩咐。”邪君笑道,众人讶异,幽冥地狱何时这么好说话了?

而现在没有表态的就只剩下魔界、仙界、妖界了,王紫是在等着仙界先表态,她愿意听四散人的差遣是一回事,不愿意看仙界脸色是另外一回事,她必须要看到仙界妥协。

饕餮不出声是因为一并将所有的话语权交给了王紫,魔界的态度就是妖界的态度。

仙界的人很多,一时间众人眼神交流着,恐怕神识中也沟通过了,只是要达成一致的意见时,却始终无法下定决心。

“我仙界愿意摒除嫌隙,对付外敌。”

半晌,终究是有人说话了,那声音沙哑的刺耳,像是电锯划过的声响,有些诡异,说话之人正是夏寻,仙界众人顿时都有些垂头丧气的感觉,毕竟是妥协了,而此话说出,定是不能收回了的。

“妖魔两界愿意配合。”最后,王紫才冷静的说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