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章 各家针对,王紫强硬

“王紫?你来的正巧,宴会正要开始,子谦还说你不来了呢,快进来吧,六界之人已经到齐,你来了更好。”

王紫带着黑子和永安出现的时候,外面只剩下遥异和苏城不知道在商议什么,见王紫过来二人便停了下来,遥异笑着迎上来说道,话说这也是遥异自王紫来到花溪谷之后第二次见她,虽有些好奇这些天王紫都去了哪里,但是王紫作为魔界的王,如能出席这宴会定然是好的。

王紫冲遥异和苏城点了点头,苏城只笑了笑没动,倒是遥异领着王紫进殿,殿内奖金几百人已经纷纷落座,只留下站着侍奉的下人,四散人还没有到,二人刚刚踏入的殿门,遥异指着左首中央的位子,请王紫前去,由花溪谷二公子亲自带着,遥异也算是给足了王紫面子,毕竟王紫可是连自家师傅也照顾几分的人。

只是王紫一出现,容纳几百人的大殿之内忽然有片刻的凝滞,那一抹白色的身影出现的时候,几乎所有的视线都挂在了她的身上,而且大多数人反应不一,有仇视、有好奇、有激动、有不敢置信、更有探究和兴味。

遥异浅笑着,心中却在暗暗为王紫带来的影响而好奇,不动声色的领着王紫到了她的位置,跟王紫说了一声便又出去了,外面跟苏城的事情还没有说完,留下殿内的人顿时一轮的看着王紫。

议论的话题无非是围绕着王紫就是新人的魔王,也是前段时间带魔界军队攻入世外域的人,多数是认为王紫狂妄的,而且年纪轻轻坐上了魔王的宝座,更重要的是王紫本人是上任魔王与世外域夏筱莲的所生,并非纯正的魔界之子。

更更重要的是,虽然花溪谷不许提起王紫系贪狼入命之人,但这并不影响众人都已经知道了这个事实,对王紫的提防之心顿时多了许多,而花溪谷对王紫的独特照顾也是众所周知的,更何况王紫现在是魔王,身份在那摆着,就算别人心里不痛快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能力。

“王上!”

三个重叠的声音,是东乾、南阙、北皇,加上王紫,魔界只来了五人,西诀并未现身,是六界来的最少的,但并非最势单力薄的,其他界面的人跟魔界几乎没有交流,但是这并不影响东乾几人从容的态度,没有了旁人的骚扰,他们几个反而乐得自在,说白了他们来并非冲着六界内别人,而是单纯就是冲着他们家魔王来的。

“王上,我就知道您不会丢下我们不管的。”

南阙起身出来,迎王紫坐在中央,粉色的身躯轻摇,宽大的衣摆下修长白皙的腿若隐若现,常常的墨发与粉色的衣衫形成一道魅惑的对比,那似露非露的肌肤更是诱人,在场不管是男是女,顿时许多人的眼神飘了过来,南阙就是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妖精,让人乍看之下竟分不清那人是男是女。

“王上,我来了。”

王紫走近,北皇却轻笑着说道,声音几乎是含在嘴里的,只是说给王紫听的,前段时间一直在忙于训练魔界的军队,就连想王紫的时间都没有,或者说,他都不敢想,生怕一想了就停不下来,完成不了王紫交给他的任务。

而如今终于见到王紫,北皇眼神深深的看着王紫,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中间一段真空的时间不知是被抽走了还是被凝固了,总之他、终于可以再光明正大陪着王紫了。

“王上,魔界一切皆妥,东乾听候王上拆迁。”

东乾做了个请的手势,颇有些绅士的风度,举止优雅,素白的布衣让他一举一动都带着些书卷气,却不死板,只是让人舒服,任何分寸都拿捏得当,说话的内容也比较官方,但语气却像是随意的谈话,清清浅浅的将结果交代给王紫,那样子好像在说,魔界的一切都有他和其他三人,王紫无需多操心一样。

“都坐吧。”

王紫点头,看了看北皇和东乾说道,她也能感觉到大部分实现都若有似无的停留在她这里,虽然她可以不介意,但是也不想她说什么做什么都好像被监视一样。

“定是王上太美了,这些人管不住自己的眼睛。”

南阙笑道,桃花眼妖异的厉害,动作流畅的给王紫斟了茶,感觉到几个地方传来的异样的视线,南阙笑的更加妖异,不用看都知道是些谁,话说今天九幽忽然有事离开,其他人又各种忙,卫子谦四人算是花溪谷的人,是主人,青龙和穷奇在跟梼杌暗斗,魔界作为一个单位单独放在中央,他们三人当人理所当人跟王紫同席而坐,如此的难得的机会,他不开心怎么可以?

“咦?我以为那个人是女子,他长的可真美……”

这时,一个女子惊讶的说道,声音似乎因为惊讶而没有控制住,且在她说话的时候众人的声音莫名的淡了瞬间,她的生意也不由的被无心中放大了,本是与身边人说的悄悄话,却被众人听了去,且这样说一个男子显然是不礼貌的。

那女子意识到自己失言,顿时捂住了嘴,面上泛红,眼神也有些慌乱,那睁大的眼睛像是受惊的小动物一样,可爱而引人怜惜,许多看到的修士顿时觉得心脏处被戳了一下,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何况是如此惹人怜惜的女子。

“呵呵,魔界的人行事不同常人,连穿着也独树一格,确实让人混淆……”

“是啊,如此打扮,我也差点以为是个娘们儿,还好没上去攀谈,不然岂不是闹了笑话?”

“哈哈,这么说诸位道友可要小心了,别在月黑风高时摸进了人家的房间,钻了被窝才发现那是个带把儿的,闹一场乌龙且不打紧,万一经此一吓再也不能人道岂不是痛苦之极?”

“哈哈哈……”

见那女子羞怯和说错话的不好意思模样,起初只是有人不偏不倚的说句缓和的话,可渐渐的有几人却夹枪带棒的跟着说了几句,而且越说越过分,虽没有指名道姓,但是这明显就是在说南阙,引得众人哄笑。

那女子松开了捂着嘴的手,俏皮的吐了吐舌舌头,转头向众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面上却是更红,许是几个修士讲的话带了荤,让那女子害羞了,但她也很感激几位帮她圆场,那乖巧却强装落落大方的模样,着实让许多人移不开眼睛。

王紫是美,美的无可挑剔,美的让人一看便知她便是比天还远、还飘渺的人,即便这世上只此一人拥有如此独一无二的美,他们也只能仰望,连那拂过地面的白色衣摆都够不到,倒不如去追求些实际的好些。

更别说王紫的身份复杂,不是他们能碰的,说白了都是现实的人,他们要的是对自己有利的,最不济也要不会对自己构成影响的人,与其去对王紫高山仰止,不如选择好队形,去够自己能够到的,一样快活!

南阙轻轻的放下了茶壶,收拢衣袖坐好,带笑的眼睛不知道轻声跟王紫说了什么,好像并没有把那女子的话和众人后来的话当回事,或者干脆就当没有听见了。

王紫一直看着南阙的动作结束,才抬眸,眼神淡淡的瞥向那女子,虽然南阙乍看之下很容易让人模糊性别,她自己可以说南阙妖精,可以说他神经质打扮的不男不女,但是从别人口中听到,尤其是如此不客气的话,却有种无法原谅的感觉。

一一看过那些说的很欢腾,笑的也很起哄的人,似乎这个拿来娱乐的段子是多么的逗乐,可在王紫眼神看过去的时候,众人的面部表亲都不约而同的僵硬了一下,那感觉好像一个庞大的气场从远远逼近,分明飘渺的不存在,却有用种深深的压力,让人心生警惕,再也没有了玩笑的心情。

众人不禁心中一凛,那魔王别看年纪轻轻又是女子,可能坐上魔王之位也不是靠脸的……

那女子也感受到王紫在看她,虽然没什么情绪,但是女人之间的直觉就是那么神奇,就算她感受不到那眼神中的压力,但也能感觉到王紫对她的不善之意,那女子怯怯的缩了缩脖子,然后抱歉的向王紫笑了笑,又双手合十向南阙传递抱歉之意。

“人家姑娘也不是有意的,何苦暗中施压……”

“况且人姑娘已经表示歉意了,莫非还叫人斟茶赔罪不可?”

旁人见到那女子的动作,顿时觉得是王紫吓到那女子了,顿时仙界的阵容中几人冷笑着出声,他们心中憋着气,跟王紫的恩怨最深,当然不会放过能挖苦王紫的时机。

“谢谢各位道友的好意,但是这件事情确实是小女子的过错,还忘而为莫介意,小女子以茶代酒陪个不是,今天六界汇聚一堂,莫因为小女子一句失言坏了大家气氛。”

那女子深吸一口气,似乎鼓足了勇气,笑容大方,挺起腰来对着王紫和南阙说道,说完端起茶杯仰头一饮而尽。

被那女子一说,众人更觉得那女子大度得体,明明没错却退一步道歉,为了大局着想,不想众人跟魔界有冲突,再看王紫时面色更加不善了,纷纷心想一定是王紫刚才暗中对那女子施加威压了,要不然那女子也不会当着众人的面道歉。

那一双双眼神看着王紫和南阙,好像在监督二人回应一样,人家女子已经退了一步,要是王紫和南阙还得理不饶人,那就说不过去了,因为这莫名其妙的一出,大殿内再次陷入安静,纷纷看过来,不管有没有态度,权当是正餐前来点开胃小菜,看好戏了。

南阙垂眸,低低笑了一声,不知道是什么情绪,却见南阙的手伸向了桌子上放着的茶杯,正要端起时却有一只白皙的手轻轻按住了他,南阙的眼尾一挑,带着笑意的眼神定定的看着那只白皙的手,只是简单的碰触,却有种弥足珍贵的感觉。

南阙抬眸,桃花眼看向王紫,那眼睛好像会说话,询问着王紫这是何意?而王紫没有说话,只是轻巧的从南阙手中拿过了那个金盏龙纹茶杯,就看着那女子,也放在嘴边一饮而尽。

那女子面上顿时露出了大大的笑,还有明显松了口气的模样,那表情似乎在说终于得到原谅一样,旁人却冷笑,想是心里想的是魔界还真是强盗,总是对占尽上风乐此不疲。

南阙的桃花眼泛着戏谑的光,现在反倒不在意旁人说了什么了,王紫拿的是他的茶杯,而且在王紫来之前、他就已经用过了呢……

北皇面无表情的看了看南阙,那厮脸上的笑实在太晃眼,别人不了解他,他对南阙确实知根知底儿,明明是最小心眼儿的人,若是有人拿他的形象说事儿,表面上不会做什么,事后会折磨的那人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可惜王紫不知道……

而在王紫饮尽了杯中的水之后,动作优雅的拿起茶壶自己又斟了一杯,再端起来时,手中的茶杯却忽然脱手!划过一道虚影直奔方才那女子!像是利剑一般,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那女子慌忙之中瞪大了眼睛,她以为王紫方才的饮茶的举动是化解了方才的矛盾,没想到却不是,不然为什么会忽然出这一手!

那茶杯来的太快,也太猛,她根本不能躲,躲的话会伤及身后的人,只能伸手去接,量她一个茶杯接下来也不会有多大的难度,心思电转,却也不过分毫秒钟而已,一手蓄积灵力,在茶杯过来的事后稳稳的接住。

那女子面上还带着笑,似乎想显示她的从容一样,可也就那么一瞬间而已,那女子面上的笑越来越僵,方才接住茶杯的手也忽然晃了起来,杯中的水点点滴滴的溅了出来!

那女子又伸出另一只手握住不停晃动的右手,可很快整条胳膊也不听话的颤抖起来,最终面上一白,茶杯砰的脱手,掉落在桌子上,茶水全撒了出来,而那女子则是使劲儿握住自己几乎被震碎的右臂,不可置信的看着王紫,眼底伸出划过一丝阴毒,却很快垂头,似乎在隐忍着疼痛。

“你!身为魔王竟然当众伤人,你当花溪谷是你家吗?你当在做的都是死人吗?”

“想不到魔王竟是如此的心胸狭隘之人,花溪谷请六界能人来此,在此必然休战,魔王竟然主动挑起不和,若是接下来的大会都任你为所欲为,我等还参加什么花溪谷盛会!”

“魔王这是在欺我仙界无人吗?竟对一个弱女子下狠手!”

“……”

顿时,许多人冲动的站起,这一次不拐弯抹角了,直接指名道姓的说,义愤填膺,好像王紫真的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

王紫却不疾不徐,眼神看着一个个说话的人把话说完,在她眼里,这些人的表情都好笑的很,此刻,王紫忽然有一种很明确的认识,有些人,好像天生就不能和平共处,就好像大多数仙界之人与她,不论往昔误会几许、战争几何,他们始终是相看两相厌的。

“哼,众位可真会颠倒黑白,这扭曲是非的本事着实让在下惊叹,众位夹枪带棒的骂了人,却还想叫人吃闷亏,人给你们点颜色瞧瞧,却蹬鼻子上脸想惹众怒,花溪谷是什么地方还用得着你们说吗?你们是不是死人跟其他人有什么关系?你当大家伙都是瞎子吗?要是觉得花溪谷盛会玷污了众位高尚的灵魂和操守,就请哪来回哪去,不用在这里发牢骚,今儿大家是来吃酒谈天的,不是看你们耍杂的!”

一个颇为嫌弃和不屑的声音响起,这是这半晌以来第一个站出来挺王紫的声音,王紫看去,却见是个衣着华丽的白衣男子,那白衣纤尘不染,却薄如蝉翼,层层叠叠穿了好几层,每一层上似乎都绣着精美的图案。

最让人惊艳的是,自那男子身后腰间的衣衫开始,绣着无数跟洁白的孔雀翎,虽也是白色,那一层一层绣出来的模样却一眼叫人看了出来,衣摆在身后安静的铺着,像是真正孔雀尾一眼,华丽、高贵。

在看那男子,容貌俊逸非凡,眼尾高高的上扬,彰显着几分高傲,说话时不屑的模样又多了几分刻薄,即便如此也丝毫不影响他高贵的气质。

那男子剑王紫看过来,冲王紫点了点头,虽然不改高傲,但明显没有针对王紫的不友好,再看他旁边的主桌上坐着的正是饕餮,而饕餮现在手支着头,笑着看王紫,轻轻动了动嘴,无声的唤了句‘小丫头’,毫不掩饰的狂肆和兴味,这厮竟然没有出头,反而在看热闹了。

王紫收回视线,那说话的男子应该也是妖界的人了。

“妖界何时也如此包庇外人了?”

一人眯着眼露出些锋利的神色,方才那白衣男子说的太直白,太不客气,啪啪的打了他们的脸,虽然他们的确跟王紫有宿怨,但是被人这么当众拆台面子上也过不去。

“刚说了你们是死人,现在就急着证明我说的确实没错吗?眼睛都瞎成这样了,为什么不干脆躺在棺材里颐养天年?你哪只眼睛看到魔王是我妖界的外人了,我妖界有些年不跟你们玩儿了,但是我妖皇的戒指,你们不该不认识吧,连这点眼界都没有,是怎么在仙界混上高人头衔的?”

那白衣男子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并不因为有人针对而有所收敛,反而更加直白,眼神也看向方才说话的人,跟看白痴一样的眼神,让人有种很想立马撸袖子干架的冲动。

“你……你嘴巴放干净点!”

那人气急,脸上充血,险些真的动手,实在是那人说话太难听了,不过忽然眼睛一转,注意力又回到了王紫身上,不是因为不想跟他计较了,而是忽然想到那人那听的话里夹杂的信息了!

妖皇的戒指?!众人的眼神几乎同时如探照灯一样打向王紫的手,而正巧,王紫窝在茶杯的右手大拇指上就明晃晃的带着一枚金玉扳指,不会有人拿这个戒指开玩笑的!

再看饕餮,却见饕餮笑的很狂,看着王紫的眼神也旁若无人的流露着宠溺和爱意,而他手上空空如也,也就是说、妖皇的戒指真的在王紫手上!

也是说,王紫才是名副其实的妖皇!

对这一认识大家都是始料未及,尤其是仙界的人,本以为他们的对手只是魔王而已,现在、又多了一个妖皇吗?而此时众人心里不禁一突,贪狼出,六界乱,是否已经开始了……

不论外界给仙界的压力多大,他们对王紫的认识恐怕都不会改观了……

梼杌笑着看了看青龙,二人并排而坐,显得也很融洽,穷奇更是随意,他跟梼杌本无仇无怨,三千万年前的事情他也丁点没有参与,只是这一切跟王紫有了关系,就都不一样了。

“你的新主人,动作很块嘛。”梼杌笑着说道,谈吐大方,几分豪气,这话听起来也像是在夸赞王紫的。

“必然。”青龙挑眉而笑,自然而然流露出的自豪之感,不管梼杌说的是真心还是假意,在他心里王紫也必然是最优秀的。

“可是,比之宿雨、还是差之千里啊。”梼杌话音一转,却又说道。

“呵呵,是吗?”

青龙也意味不明的一笑,梼杌有什么资格说出这样的话,王紫的能力是无限的,任何人都无法预估,可他有必要辩解吗?对于一个自以为是的人来说,说了反而以为他心虚。

“青龙,你说……蝼蚁,能撼动参天大树吗?”梼杌手肘支在桌子上,忽然作出很疑惑的表情,侧身问青龙。

“你不放去问问冷殤啊,或者问问你自己,毕竟你们更适合去思考这个问题,不过……虽然无法回答,但是万丈神坛尸骨砌,一角腐朽神坛倾,冷殤的自我感觉不要太好啊。”

青龙笑着摇摇头,轻松的把梼杌给他的轻蔑还了回去,诸如此类的对话,二人之间从见面开始就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了,颇有种乐此不疲的感觉。

“呵呵,你的嘴上功夫不减当年啊,若是你们的实力跟你的嘴上功夫一样强,我也好放心,毕竟再斗一回,若是你们太弱,那会很没意思的。”

梼杌摇了摇头,那意思好像在说并不在乎青龙口头上的便宜,反正在战争里,胜的是他、是他们。

“莫提当年,那会让我想吐,至于别的,你多操心自己便是。”

青龙笑着挡回去,这话倒是说真的,宿雨、冷殤、寒巳三人当年是兄弟,而他跟梼杌算不上兄弟也是相处融洽的,后来发生的事情太多,他宁愿将当年的所有都视作垃圾丢弃,也不愿假惺惺的回忆。

“小女子方才只是无心之言,姐姐……不,魔王为何如此狠毒?”

这时,那被王紫伤了的女子咬着唇说道,脸色苍白,眼中含泪,有些倔强和为自己鸣不平的样子,身体似乎有些虚弱的靠像一旁的男子。

王紫看去,却不是看那女子,而是看被她靠着的男子,狐狸眼眯着,有些沉郁,让人猜不到他的真实情绪,任由那女子的靠在肩膀上,却也没有去查看女子的伤口,反倒是另外一个男子着急的用灵力帮那女子治伤。

就这样看着姬炎,王紫忽然有些不确定姬炎是不是还认识她了,因为在他的神情里看不出丝毫异样,而跟他并排坐着的北秋离和西门流云,北秋离垂眸坐着,一直以来并且发表什么态度,只静静的听着。

倒是西门流云,自王紫出现后,那双精明的桃花眼就牢牢的锁定着王紫,握着啸雷扇的手隐隐发白,隔着一段距离相对而坐,西门流云的表情却好像希望立马走过来,然后有好多好多话说……

王紫并不希望跟他们三人冲突,可那女子明显心术不正,她说过,人不犯她她不犯人。

“胆子这么小,来花溪谷干什么?直接躲回家里哭不就行了?”

王紫用清冷偏低的声线说道,如一股凉风吹入心底,有一种人,只一个眼神,只一开口,就让人胆寒心虚,而王紫,恰好就是这种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