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九章 意外来人,莫用天火

又过三日,魔界东乾、北皇已经到了花溪谷,六界邀请的人都已经到齐,鬼界界主岿敕也已经到了,王紫三日以来一直在打坐修炼,佛陀灵力虽也是灵力,但是炼化的过程并不是那么简单,王紫试过很多次,若是没有心法,灵力自丹田真火中过,也还是没有变化的。

王紫自三日前跟慧远分别之后,本想试试能不能掌控佛陀灵力,可在实际操作中却没想象中那么顺利,直到一天之后,王紫反复试过方才有了些成效,也这才知道为什么慧远一定要跟她强调炼化佛陀灵力必须有心法相佐,否则并无功效。

心法为的是大作之人心静,摒除杂念,万念皆空,才能修持佛性,比之灵力的打坐要严格几十倍,因此在入定之后,王紫不知不觉中在修炼中度过了三天三夜。

这天,王紫渐渐从入定中醒来,感觉一身轻松,灵台清明,有种特殊的安静之感,王紫没有睁开眼睛,却有种重新认识了世界的感觉,自她修炼了天极图以来,是很少打坐冥想的,因为即便不打坐,她的灵力和巫元力也可以自行运转。

像这三天来这么认真的冥想王紫已经不知有多久没有过了,她的修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动静了,虽然并没有很苦恼,但是担忧总是有的,心境的事情急不来,只是她也曾想过许多办法补救,只是一直没有效果而已。

可如今,浑身轻松而通透,新的能量让她的感受颇为奇妙,许是佛陀灵力真的能修身修性,效果显而易见,正想着这佛陀灵力储存在哪里的,王紫内视了自己的身体,却隐隐感觉轮海处滋生出一朵洁白的花蕊,无根,散发着淡淡的光,漂浮在轮海中央,四处围绕着十色属性能量,底部是浩瀚的轮海。

再仔细看时,却见那花骨朵白的清澈无暇,几分圣洁,王紫讶异,这莫非就是佛陀灵力孕养的能量源?忽然想起来曾经在佛顶山她是见过慧远晋级的,当日是盛开的金色莲花,莲花瓣重重叠叠,却不知是什么等级。

那这是不是代表着她的基础已经修成?佛陀灵力也已经扎根了?如此想着,王紫试着默念心法,果然见那洁白的花骨朵缓缓转动,散发着一圈圈金色,涌现出微弱的佛陀灵力,快速的渗入经脉之中。

王紫睁开眼睛,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却见屋内静悄悄的,并没有人在,王紫起身下床,微微有些疑惑,怎么都不在了?就算有什么事情,他们也应该会留一个人在的啊。

开门出去时,山上一片宁静,举目远望,虽隔着一段距离,但仍然能感觉到另外几座山上人来人往的沸腾景象。

“小丫头!”

王紫正看着,却听一个略带惊喜的声音从前方传来,王紫看去,正好看到永安奔跑着从山下上来,转过小路上了山顶,一路跑着过来,火红的长发在阳光下异常耀眼,笑眯了的红眸显得可爱之极。

“永安?怎么就你一个人?”王紫疑惑的问道,总算看见一个人了。

“我好想你啊!小丫头,你把我带出来都不管我了,我都好几天没看到你了,黑子说你在修炼不能打扰,可你什么时候才不修炼啊?”

永安扑过来抱着王紫,运动了许久身上带着的热气也一并扑面而来,只是永安身上永远都是干燥的味道,并无一丝汗水,也不管王紫问了什么,自己说了一大串。

这个世界虽然挺好玩的,但是时间长了也不过如此嘛,等他把好玩的都玩过的时候才觉得还是那么无聊,忽然好想好想小丫头,可小丫头都不出现,他觉得好委屈……

“我……只是这两天在忙,现在不是出来了吗?”

王紫一愣,被永安结结实实的抱着,永安看起来是少年模样,但是站在一起时却比她要高一些的,想到确实是她把永安带出来的,永安看起来很会给自己找事情的,只是没想到他会抱怨这个,永安说的天真,也不禁让王紫有些自责了。

“那你都不继续去修理了吗?”永安抬起头看王紫,红眸亮亮的,单眼皮更显得他稚嫩而单纯,王紫点了点头说是,永安这才开心的笑了。

“怎么就你一个人?他们呢?”王紫摸了摸永安的火红的长发,示意永安先放开她,这才问道。

“哦,他们都去忙了,这里来了好多人,只有我跟黑子不忙……哦,小丫头,我先带你去找黑子,不然黑子要等急了!”永安说道,忽然想起来还有黑子这个人,刚才见到小丫头太高兴了,差点忘了黑子还在等着他。

王紫就那样被永安拽走了,一路往下山的路上奔去,王紫也任凭永安拉着她跑,心想跟永安是问不出什么了,许是他自己也不清楚别人到底去忙什么了。

不过按照他说的,花溪谷来了很多人,恐怕是六界的人都已经到齐了,卫子谦四人去忙的话一定是四散人叫去的,北皇和东乾应该也到了,那么她的四个亲卫应该先行代表魔界去了,饕餮还要交代妖界的具体事情。

这些她刻意理解,可是九幽呢?穷奇、青龙、夏温竹、莲生又去了哪里?

半晌,永安带着她直跑到半山腰才看到坐在树上的黑子,却见黑子穿着一身黑色的锦袍,下半身坐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上身趴在另一根高一些的树枝上,眼睛半睁着,似乎有些昏昏欲,懒懒的样子像极了他本体时的样子。

王紫和永安刚刚走近,黑子的眼睛就睁开了,眸中并无睡意,看到来人还有王紫也露出了笑,忽然从树上跃了下来,轻盈的落地,无行中露出的优雅让人难以忽视。

“黑子,我把小丫头带来了!”永安笑着说道,颇有些成就感,好像王紫从房间里走出来是他的功劳一样。

“小七,你不修炼了吗?”黑子问道,仔细看了看王紫,许多天没见,真的很想她的。

“不了,你们在这里干什么?”王紫问道。

“我在教永安法术,不过刚才我在看那儿的人。”

黑子说道,指了指右前方,王紫看去,却见从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人来人往的祈天殿,那里好像是花溪谷专门举办大型宴会的地方,现在人头攒动,王紫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殿外的卫子谦和慕千厷,另一边还有惊鸿和遥异。

“那就是……今天有什么大事吗?”

王紫向前走了几步,从松枝的缝隙看过去,祈天殿外的一切都看的真真切切,再仔细看时,却见殿内站着几波人,明显的分化开来,但也有场面上的交流,佛门的十八高僧全在,饕餮靠着墙,他身前站着许多人,想来就是妖界的人了。

仙界的人王紫也算清楚了,仙界的人最多,至少有百余人,王紫认识的就有夏寻、风广,还有许多曾见过面的家族老祖。

没有看到岿敕,也没看到鬼界的人,虽然离的远了些,但是他们身上的气息她还是能分辨出来的,倒是有几个人让王紫惊讶了!

记忆在一瞬间倒了回去,王紫怔楞片刻才悉数想起那几人是谁,一人红衣,艳的似血,墨发及膝,妖娆的像一朵肆意盛开的蔷薇,那人在与一旁的人谈话,不时浅笑,魅惑之意不刻意却时时刻刻散发着,引得旁人也频频看去,这样的男子,走到哪里都该是出众的,这人却是……北秋离!

而在他旁边,一人彬彬有礼,举止贵气,谈吐文雅,桃花眼中掩着精明,一把折扇横于身前,看折扇的材质也知这并非普通的扇子,而是一把兵器,而王紫却更知道,这扇子名曰啸累扇,而扇子的主人却是……西门流云!

还有一人,站在一旁却很少开口说话,他身边却是站着一个灵秀的女子,可爱却也大方,不时的与他说话,而那人也最多笑笑,偶尔会跟北秋离和西门流云说几句话,一双狐狸眼垂下的时候莫名的有几分深沉和阴郁,这人却是、姬炎……

王紫已经有些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了,许是意外的吧,北秋离、西门流云、姬炎三人,当初在齐恒大陆时缘分不浅,只是在离开之后,她下意识的以为,当初事情随风去,虽彼此关照过,却再无相见的机会了,明明已经下意识的遗忘在了齐恒大陆的人,却在这种场合再次见面!

王紫都想去揉揉自己的眼睛了,到底是她看错了还是她梦游了,可她到底没做,她知道她看到的是真的,这三人也来了花溪谷!

而在他们三人周边,还有许多人围绕,只是别人王紫就不认识了,能来花溪谷,最起码他们都是达到了可以跨越位面的修为的,也就是说三人的修为最低也是地字级别了。

可世间当真有如此多天才吗?短短百年,这三人都已经飞升得道?这不免让王紫感到惊讶,只是转念一想,兴许这三人并非是以仙界高人的身份出现,而是代表修真界呢?毕竟三人在齐恒大陆都是能称霸一方的人,这么想来,这个可能性倒是大了些。

“那三个人我也见过,小七,我们要下去吗?”

黑子见王紫的眼神一直盯着一个地方看,也顺着王紫的眼神看过去,在那里看到几个有些熟悉的面孔,仔细回想了一番便也想起来了,小七恐怕也是在惊讶吧。

而这时,不知道是不是他们这里的视线停留的太久太直接了,一直低着头的姬炎竟然忽然抬头看了过来,阳光照耀下的狐狸眼锋利的眯起,视线准确的穿过郁郁葱葱的树林落在王紫三人所在的地方。

“我在这里布下了结界。”

王紫眼神一动,脚步也下意识的退后一步,黑子却在一旁快速说道,他刚才无聊就一直在看那边的人,所以给自己布下了结界,别说有这么多树挡着姬炎根本看不到什么,就算他千里眼,也穿不过他的结界。

“再等等……”

听了黑子的话王紫下意识的松了口气,姬炎刚才的眼神为何那么锋利?记忆中姬炎并非锋芒外露的人啊,王紫继续看去,示意黑子和永安也等等,不着急着下去。

而姬炎看了半晌,西门流云拍了拍姬炎,似乎在询问他看什么,眼神也往这里看了看,只是二人很快同时收回了视线,王紫这才去看别人,只是这一次,心脏又是一跳!

只见几人此时正从高高的台阶上缓缓步上来,气氛看似融洽,可王紫分明知道,那几人无一例外都是笑里藏刀!她也终于知道为什么青龙和穷奇也没在了,原来真的有不得不让他们出面的人——梼杌!

梼杌竟然也出现在了这里!王紫看了看旁人,青龙也穷奇二人一行,梼杌身边还有四人,只是王紫不认识罢了,王紫不知道为什么梼杌也回来花溪谷,花溪谷主动邀请他来的可能微乎其微,毕竟乐九四人很清楚王紫、卫子谦他们跟梼杌所代表的冷殤之间的恩怨!

可梼杌是不请自来的吗?他知道花溪谷在哪里吗?不管这些疑问的答案到底是什么,有一点已经很明确了,梼杌已经跟青龙见面,卫子谦、李战、慕千厷三人的身份他也一定知道了,也就是说,不管是不是被邀请来的,梼杌的出现都一定是针对她、针对他们来的!

“小丫头,你怎么了?”

永安一直不明所以的跟着看,却忽然觉得王紫的气息有些不对,似乎对那个紫蓝衣衫的健壮男子很是忌惮,永安转了转眼珠,心想莫非这里也有坏人?

“没事,永安,我问你一件事情。”

王紫缓缓摇头,平息了刚刚看到梼杌时的惊讶,转头有些凝重的看着永安说道。

“小丫头你想问什么尽管问啊,我一定都告诉你!”

永安下意识的挺直了背脊,不明白为什么小丫头神色变得这么严肃,他觉得小丫头心里有事情,但是他却不像青龙他们一样帮小丫头分担……

“自我们离开炼魂窟之后,你对别人用过天火吗?”王紫看着永安的眼睛,认真的问道。

“就离开那天杀了一个坏人,然后……就没有了!”

永安很仔细的想了想,然后很肯定的说道,因为青璃说他的天火会给小丫头带来麻烦的,所以不让他随便玩,虽然他很想拿出来玩,但是一直都忍住了。

“那就好,我再问你,天火是异火之源,你又是天火诞生的火精,你能试试将天火分离出五种异火吗?比如红莲业火、南明离火?”

王紫又问,黑子在一旁听着很是疑惑,但是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等着王紫说完。

“我……不知道……”

永安也很疑惑,他并没有尝试过将自己的天火分离,事实上他也很疑惑王紫所说的天地五火是什么,那红莲业火也南明离火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啊……

可永安知道王紫问的着急,更不想让王紫失望,所以心念一动,手中出现一簇天火,分离……分离……

永安不自觉的皱着眉头,心里想着什么才叫分离,明明自他出生以来,见到的火一直都是这一个形态啊……

“至阳为南明离火,至阴为幽冥火,而南明离火、红莲业火、太阳真火、幽冥火、地煞火,这五种火焰都是根据温度不通从天火中分离出来的,天火应该……”

王紫不想放弃这一点,按照自己的理解引导永安,想助他想到些有用的东西,而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永安手中的天火中渐渐渗透出一缕幽暗的色泽,漆黑中带着阴郁,有些瘆人的温度,那是一众带给灵魂的寒意,这是幽冥火!

永安又试了半晌,右手举起,将分离出来的幽冥火扯了出来,那随意的动作让他看起来玩的不像是天火,而是别的什么玩具一样。

“小丫头,我好像只能找到这一个……”

永安有些苦恼的说道,天火中的温度对他来说像自己的空气一样,他很难找到不同的温度,这个幽冥火还是根据王紫说的至阴特点,好不容易抓到的,永安想继续找,可是真的什么感觉都没有,不禁有些垂头丧气了。

“别找了,这就够了。”王紫说道。

“可是……”永安犹豫,不想连这点力所能及的事情都帮不到王紫。

“真的够了,只要你熟练用这一个就够了,不用再找别的了。”王紫抬起手,重叠在永安的手上,让他收回了天火,王紫与永安共用一个生命,天火不会对她造成伤害。

“真的吗?”永安看向王紫,却见王紫的神色不似有假,便也放松了些,面上有了些笑意。

“真的,永安,还有别人知道你拥有天火吗?”王紫点头,又问道。

“黑子、九幽、穷奇、青龙、子谦、饕餮、慕厷、李战、青璃……没有别人了。”永安掰着手指头数着,反正离开炼魂窟之后就没有用过天火,没有别人再知道了。

“嗯,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任何时候都不要用天火,但你可以用幽冥火,以后我会教你法术,没有天火也可以很厉害。”

王紫看着永安的眼睛,认真的叮嘱,永安是火精的身份不能暴露,火精是创世之人才能拥有的,而创世……牵扯的层面太广了,在她还没有将这个能力握在手中的时候,绝不能再添风险……

“那……我永远都不能用了吗?”

永安有些伤心,但是王紫要是点头的话他也会同意的,他说过要听小丫头的话的,可是天火是他的朋友,更是他的生命,真的不能继续用了吗?

“不是,我现在还没有能力保护你,如果你是火精的事情被别人知道了,会有很多人来抢你的,但是会有一天,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也不会有人敢来抢你,但不时现在……”王紫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好啊没问题!我一定不用天火了,法术也很厉害啊,我是一定不能跟小丫头分开的,所以我听话!”

永安红眸的一亮,刚才所有的不开心顿时一扫而空了!原来小丫头是为了保护他,虽然他很想说自己也可以保护自己,但还是决定听小丫头的,而且这种被小丫头的保护的感觉好幸福!

“黑子,今天是四位城主宴请六界所有来人吗?”王紫摸了摸永安的红发,转身问黑子。

“嗯是,子谦让我和永安在山上等着你,说是若是你不醒来便不用去了,有他们在呢。”黑子如实说道。

“我们也下去吧……”

王紫说道,看了看已经陆续走进祈天殿的众人,此时刚过正午,宴会应该要开始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