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八章 佛门来见,拜师慧远

“哈哈哈,若真的是这样,贫僧可要再想想了……”

王紫还在门口站着,有些楞,慧远方丈看起来一点都没变,与记忆中的神态别无不同,一身感情的白色僧袍,手中捻着一串佛珠,只是相较于一般的僧侣多了几分亲近,那长须一抖一抖的,王紫莫名的有些想笑,怎么还是这般模样。

此时乐九和爵爷也在,几人不知道说了什么,气氛相当融洽,像是老朋友一般,乐九最先发现了王紫和惊鸿的到来,眼神朝这里看了看,引的慧远方丈也看了过来。

“……你这丫头,险些叫贫僧认不出来!”

慧远方丈一眼看到二人,眼神却是在王紫身上停顿了两秒才笑道,昔年王紫重生于并重的晓竹身体之内,身形瘦弱,更是凡人之躯,现在却是与分别之日有天壤之别,灵力缠身,修为更是日进千里,慧远方丈能将人认出来已经是意外了。

“你明明是佛门高僧,却藏在佛顶山寸缕之地,本以为相见无期,却不想今日场景也被你料到了吧。”

王紫走进门内,边走边道,听到慧远方丈那一声‘丫头’,好像后来凡间界、修真界、仙界种种都不曾经过一般,一切回到了原汁原味的重生之时,在她最迷惘的时候,遇到了这个不怎么靠谱的慧远方丈,但仍是一手安排她进修真界。

自从斩天剑的佛舍利出现的时候,王紫就猜到慧远方丈的身份可能远远不是她见到的那样,而且慧远方丈恐怕在她出现的时候就多有猜到她不同,彼时异象之事让凡间界暗潮涌动,慧远方丈却装作不知,将她送入了修真的路。

之事自己当时还没有那样的眼界,慧远方丈大隐于凡间界,她也只当是个有别于他人的高僧,却不想真实的情况比她想象的还要夸张。

“呵呵,你这丫头,瞧你这话莫不是还怨我当初没有据实以告了?”

慧远方丈失笑,一听王紫这话就猜到这个总是不动声色的丫头还跟他置气了,不过面上却是笑的开怀,王紫会这么想那说明她是真的在意他这个像是并不久的人的,慧远方丈看着王紫的眼神满是赞赏和欢喜,也不枉他自王紫离开之后牵挂了许多时日。

“你确实只字未提。”

王紫也不否认,走进来在慧远方丈对面坐下,如今按照六界之间的时间差,自她离开之后凡间界已经过了百年有余,自踏上修真之路,基本上便是与凡间界再无瓜葛了,慧远方丈虽也是佛修之人,但是记忆中慧远方丈是不愿离开凡间界的,要说她对凡间界还有什么牵挂,九幽找到她之前是九幽和慧远方丈,之后便只有慧远方丈一人了。

可谁知慧远方丈是正宗的佛门之人,佛门乃是六界内特殊的一个大种族,甚少过问俗事,佛门之内的情况也是最少被外界所知的,慧远方丈如今代表佛门来此,定也不会是一般僧侣,如此说来,她以往的牵挂岂不是多余?

“是是是,是贫僧的错,你这丫头修为涨的飞快,脾气也长了不少……”

慧远方丈见王紫仍是这个口气,就知道王紫是真要跟他较劲儿了,虽说按照当时的情况他是万万不能说出实情的,相比王紫也是清楚的,王紫如此说也只是撒撒气,他就不跟这个小丫头计较了,让她一局好了。

慧远方丈摸了摸鼻子,当着乐九和爵爷的面给他下马威,丫头太不给面子,刚才他还在跟别人说丫头见了他一定欢喜,可事实是这样的,瞧爵爷笑的得意那样子就知道,这不是让他打脸了吗……

“哈哈,王紫,慧远今日刚来便急着见你,风尘仆仆,你倒是一点不客气。”

爵爷大笑,心中也是奇怪王紫很久之前竟然跟慧远相识,不得不感慨王紫的际遇真是好的有点离谱了,此时见慧远对王紫也是包容,一番长辈的作态,二人虽日久未见,但看得出王紫对慧远的态度亲近,有别于他人。

“早就听说慧远在我耳边说王紫如何如何,如今终于得间,却当着风采超俗啊。”

此时又一人说道,四平八稳的声音,光听这声音便是干净的味道,王紫这才去看别人,却见还有一个僧人坐在慧远旁边,身穿袈裟,比之慧远隆重了许多,气息与慧远不相上下,听口气二人关系也不浅,亦是一副大师模样,三寸山羊胡,端坐于椅内,此时正赞赏的看着王紫。

“丫头,这位是慧能大师。”

慧远适时地介绍,王紫颔首,依言唤了声“慧能大师”,那慧能抚须而笑,虽是初见王紫,但是一副了解的模样,也不多说,想来平日慧远真的与她说过王紫的不少事情。

更重要的是,慧远与慧能定是知道王紫的身份了,最起码魔界之王这一点肯定是知道的,斩天剑出世之时佛门定然知晓,但是看二人的样子,尤其是慧能,似乎并不介意王紫这一身份,王紫面上虽不显,但是心中却多了几分暖意。

“师兄莫怪,这丫头就是闷葫芦一个,话少的很。”

慧远转头对慧能说道,声音还刻意压低了一些,分明是瞒不过别人的耳朵的,还多此一举,看的旁人失笑。

“呵呵,寡言者利行,也不可谓不好。”

慧能笑道,倒是不在意,惹的慧远看他,这才刚见到这丫头,师兄就如此喜爱,都偏袒上了,不过这也能说明他眼光好的,毕竟他可是早早就发现这丫头不凡的。

“佛门之人鲜少来花溪谷,今日你们风尘仆仆,如今也见到了王紫,我看还是先安顿下来,慧远与王紫稍后在叙不迟,六界之人也快悉数到齐,我跟乐九也去忙些事情,不能陪二位久坐了。”

这时爵爷说道,这几天花溪谷的事情很多,来的人一律都是惊鸿等几位弟子迎接的,爵爷等四位城主一直没有现身,今天爵爷和乐九亲自来见慧远和慧能二人,已经是例外了。

“二位城主自去忙便是,不必费心我佛门之人,也无需担忧照料不周,许几件净室与我等便可。”慧能双手合十说道,佛门来人一共十八人,只有慧能和慧远在此见了王紫,其他人已经现行安顿了。

“呵呵,我几个徒弟都已安排妥当,慧能大师不必操心,这些小事若是徒弟都做不好,还如何担当重任?”爵爷笑,知道佛门的讲究少,也是为了修持心性,也不多说,这些已经是安排好的,定叫所有人都满意便是。

“惊鸿你留下,二位大师我二人先别过。”

爵爷起身,拱了拱手说道,乐九也颔首,这便要走,眼神看了看王紫,也没有交代,似乎只是单纯的告别之意,王紫也看了看乐九,不免想起那日去找乐九时发生的事情,乐九定是知道她当时的情况的,所以才催促她赶紧回到自己的住处,如此尴尬的事情,可见乐九如今的模样好像这事情不曾有过,王紫要尴尬时却也忽然觉得没有必要了,这便是乐九,任何时候给人感觉都是舒适自如的。

“丫头,你且取出斩天剑与我看看。”

爵爷乐九走后,慧远转头看向王紫,说话时也不自觉带了几分凝重,慧能也看过来。

“好。”

王紫不疑有他,这斩天剑最初便是佛门之物,现如今再出世,佛门之人想要看看也在情理之中,更何况为了那枚佛舍利,佛门可是牺牲了几千高僧的,于情于理她都没理由拒绝。

说罢,转眼间便祭出了斩天剑,两股迥异的威压顿时散发出来,但相同却是一样的锋芒!一样的震撼!斩天剑细长的剑身显得颇为妖异,黑色和金色整齐的自中间非开,剑身上方镶嵌着一颗鸽子蛋大的佛舍利,剑身蒸腾着金色和黑色的气息,即便这样听话的握在王紫手中,那本无锋之剑却仍让人感觉到它开刃时的锋利!

斩天剑魔为锋,佛为鞘,心才是本,他的善恶取决于王紫的善恶。

“当真……是斩天剑啊。”

慧远不自觉的站起,慧能也起身来看,斩天剑对于佛门来说有特别的意义,自它炼成至今经历几番大的波折,一直是佛门不能释怀之事,如今佛舍利归位,斩天剑认主,了却了佛门一件大事。

慧远与慧能来花溪谷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见王紫,并非单纯因为慧远与王紫是旧识,而是一天不确定斩天剑是否稳定,他们就一天不能真正放心。

惊鸿也是眼睛微微放大,这样看到斩天剑也是第一次,虽然从师傅口中得知王紫得到了后天神兵之中颇为神秘的斩天剑,但是还不曾得间真颜,如今看到,不得不感慨它的神秘的确是有原因的,魔力和佛陀灵力能同时存在在一把剑内,本是相悖的能量如今却奇异的相辅相成,这等离奇之事可谓天下少有。

“可否借我一看?”

慧能走近,却见那斩天剑因他的靠近一闪一闪的光芒渐涨,威压也更甚,似乎在排斥着他的接近,慧能微讶。

“不可,斩天剑碰之则伤,伤之即死,旁人碰不得。”

王紫摇头,将斩天剑收近了些,除了她没有人能靠近斩天剑,要知道她当初收复斩天剑也是死过一次的,虽然斩天剑如今由她控制,但是他本身的野性和魔性还在,噬魂噬血亦是天性。

“呵呵,那便免了……王紫果真有大机缘,斩天剑认你为主也是你的造化。”

慧能顿了一下双手合十微笑着说道,随后感慨的摇了摇头,斩天剑到底是血腥太重,已难再归正,更别提去除魔性的,如今有主约束于它,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丫头你收起来罢,这佛舍利流落在六界不知多少年,我守着佛顶山也有些时日,却也不曾察觉,竟叫你机缘巧合之下遇到,该你这丫头运气好。”

慧远抚着长须笑,至今仍觉巧合,自他去佛顶山就不曾翻动过藏经阁的藏书,王紫去了几次便寻到了这隐匿了能量的佛舍利,自那日起他就一直在担心,但贪狼之命格在王紫转世那日早已破除,他隐隐猜到王紫便是转世之人,更猜到天下风云将起,佛舍利出现意味着沉睡的斩天剑也要掀起巨浪,这是不可逆转的,只是他一直在担心事情的走向,会好或是会坏。

直到如今亲眼看到斩天剑在王紫手中,才算放下了心。王紫心性坚定,以往的考验无数,她都悉数过关,他也无需再质疑。

“如此我心中也算放下一桩牵挂,这边告辞罢。”慧能双手合十,便不再说。

“大师这边请。”惊鸿适时地上前指引。

“也好,贫僧亦同去,便无需他人再引路了。”

慧远也道,说罢几人一同离开,惊鸿在前方带路,慧远却故意走慢了些,不时便与惊鸿和慧能拉开些距离,王紫知道慧远恐怕是有事要跟他说,也就跟着慧远的步伐走,半晌,慧远的脚步一停,转身看向王紫,似乎隐隐叹了口气,不与方才一般,此时看着王紫时多了几分慈爱。

慧远虽是佛门中人,但是在王紫的印象当中慧远的性格多样,这恐怕与他入佛门之前的性格有关,虽心性修成静乐,亦未蜕天真。

“丫头,切莫心生杀念,佛门四千高僧殒命于斩天剑,只为杀戮休止,不想结果却差强人意,斩天剑魔性逆天,贫僧知道你收服这斩天剑也是九死一生,如今你能号令斩天剑,便希望你答应贫僧也允诺你自己,莫在让斩天剑魔性起,害了你也连累了天下苍生。”

慧远方丈语气语气沉重的说道,还夹杂了些叹息和无奈,这等天下大事系于王紫身上,其实一直都不时慧远愿意看到了,王紫这丫头还小,如此正邪善恶让王紫背负,约束之处颇多,天下多少双眼睛看着,一念佛,一念魔,只能看王紫自己。

无奈的是,斩天剑人主王紫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将来的事情无法预料,只希望佛佑王紫,天佑大道。

“……我知道,我只杀该杀之人,我是斩天剑的主人,并非它的剑鞘,我没有邪虐的本性,目的也不是让众生服我,我不匡扶正义,但也不会搅乱太平,慧远大师,你的担心是多余的。”

王紫墨眸盯着慧远,她能理解慧远的叮嘱,正如他所说,一是为了她,二是为了天下,王紫想了想才道,语气和神情也足够认真,慧远是真心为她好,她也不介意让慧远知道她的态度。

“呵呵,你这丫头,还知道取笑凭僧了,在你心里指不定怎么唤凭僧糟老头罢。”

慧远先是满意的点点头,随即似乎想起什么来似的一笑,长须一抖一抖的,转身继续走,颇有些不打算理王紫的意思。

“不然我该唤你什么?慧远?抑或是尊你所言就唤糟老头?”

王紫眼神也带了些笑意,佛门中的等级不为外人所知,慧远慧能二人在佛门中是什么身份她是不知道的,直呼起名也不妥,王紫心里还是很尊敬慧远的,只是瞧着他随和的模样就忍不住打趣,这一声大师叫的见外,慧远竟是不乐意了。

“哼,佛顶山时虽不曾教你许多,但凭僧也有引路之贤,当日考虑你前途无量,不敢私自定你修行之路,只愿你随机缘自己寻路,如今你已经是魔王,又是魔灵一体,能接纳斩天剑也是你与佛门有缘,佛门之术不传外人,但你着实例外,来时贫僧已经与几位师兄和大佛陀商量和请示过,收你为徒,无需入佛门,待俗修行,丫头,大师唤不得,可愿唤凭僧一声师傅?”

王紫怔楞的停下了脚步,慧远这不声不响的竟然决定这样的事情?而且说的如此平淡,语带笑意,说完之后回过身来,只等王紫回应,王紫是真的没有想到,她一身修为集万家学派,自己都不知道学的是哪一派,从未有过师傅,连像样的老师都不曾有过,不懂之时翻古籍,练不通时便反复练,一遍不行十遍,十遍不行百遍,各家术法也是自己融会贯通。

齐恒大陆错失与四三人师徒机缘,就再不曾有拜师的想法,如今慧远竟然说要收她为徒?还是传她佛门不传之内术?

太过惊讶竟让王紫一时间忘了回应,其实与慧远虽没有师傅之名,但是在王紫心里却一直把慧远当作师傅的,慧远现如今真要收她为徒,王紫却是没有丝毫意见!

“怎么了?你这丫头该不会嫌凭僧教不了你吧?”

慧远眉心收拢,故意作出了生气的表情,但是眼中的笑意却是分毫不减,看着王紫呆楞的模样,从见面开始便被这小丫头‘欺凌’的慧远终于有种扳回一城的感觉。

王紫被慧远的声音唤回了神智,看着慧远戏谑的表情就知道他并非玩笑,却见王紫左手端平,凭空出现一杯茶盏,右手一拂,宽大的白袖拂过,却见左手的杯盏中已经斟满了茶水,泛着浓香的绿色,还冒着几许热气。

“师傅在上,受弟子一拜!”

王紫屈膝下跪,十指端着茶送向慧远,低着头陈声说道。

慧远抚着长须颇为满意的笑了笑,这丫头行事不通于别人,方才忽然提起,他便趁着时机挺好直接说了,其实心里也在忐忑这丫头会不会答应,不过此时却是心满意足了。

“你非佛门之人,却也将习佛门之术,为师希望你多积善念,凡事三思,传你佛门之术时念你于佛有缘,若他日为祸苍生,为师亦不会念师徒情谊。”

慧远没有接茶,而是神色凝重的说道,师徒本事缘分,是否有盛大的拜师礼并不重要,但是这些教诲却是必须说的。

“……弟子谨尊师傅教诲,若他日心性迷失,弟子定会自裁以绝杀戮,无需师傅动手。”

王紫微顿,拜慧远为师她定然要明确这一点,佛门是积善之所,容不得杀心重的人,拜慧远为师无形中给她上了一个枷锁,这恐怕也是佛门的考量,看破不说破,王紫并不怪慧远,慧远表面从容和善,却是心系苍生之人,不管佛门信不信她,人不犯她她不犯人,这是她从未变过的坚持。

慧远满意的点头,结果王紫手中的茶饮了一口,让王紫起身,话说这丫头还是第一次这么尊敬的对他,以后恐怕也再难有机会咯,想到此慧远方丈胡须一抖,丫头哪都好,就是让他不省心。

“丫头,你是心性明朗之人,别的为师也不多言,花溪谷的事情非几日能解决的,为师先告知佛陀灵力的运转路径,打坐冥想需注意什么,练习术法之时需先练的心静,这几天你先熟悉这些基本的,再过几日为师再看情况传你其它。”

说着,慧远掌心一旋,虚空之中出现一个人体虚影,慧远手指带着金色的佛陀灵力,在那人体虚影上勾勒着路径,半晌收回手,让王紫自己去记。

“佛陀灵力也是灵力,只是经过了三味真火加以心法的莲花,去除杂质,更加本真,为师这遍将新传传授于你。”

待王紫点头,已经记号了佛陀灵力的运转路径,慧远方丈才又将人心法传与王紫。

……

自王紫与慧远分开之后,回到住处就见房门开着,不用想都知道有些谁在了,进去时果然看见一众男子或坐或立,却没见卫子谦、李战、卫子楚、慕千厷四人。

“他们被遥异喊去了,花溪谷所有的人都运转起来了,这一个与世隔绝之地忽然成了六界汇聚之所,要忙的事情可不少。”青龙见王紫疑惑,便很快解释了。

“唔。”王紫点头,径直走到床上坐下,本来挺宽敞的房间,被这么多人把地方都霸占了,给她留张床已经是好的了。

“我的主人,你去见了谁?”

穷奇斜倚在床边问道,王紫抬头去看时却又被那邪气四溢的脸晃的眼花,忽然有些想念穷奇之前看不清真容的样子了,不必总是给她这么大的冲击,而且穷奇眼神戏谑,看看她,再看看床,王紫几乎立刻就会意了穷奇在想什么。

“见我师傅。”

穷奇眼神实在让她心乱,穷奇就是这样,非要抓着她难为情的事情不放,好像在故意试探她的底线一样,而看到她每一次都妥协,好像才会满意,似乎那样才能证明,他在王紫心里是特别的,是不管做什么王紫都会原谅的,好像这样才能看到王紫的爱意一样。

王紫盘膝坐在床上,干脆闭眼不看,否则穷奇定会没完没了了。

“你何时有了师傅?为什么我不知道?既然是去见师傅怎么不喊我一起去,好歹我也是你的夫君嘛,你的师傅当然也是我的师傅。”

穷奇挑眉,这茬倒是没听王紫说过,本是惊讶的,可说着说着就跑偏了,其他人也看过来,王紫有师傅?这的确是他们都不知道的事情啊。

“刚刚拜的师,系佛门慧远,华夏之时也是他助我去修真界。”

王紫闭着眼睛说道,其实已经在运转灵力沉入丹田之火,心中想着慧远告知她的心法,试图转化佛陀灵力。

其它几人互看几眼,王紫竟然拜了佛门的人为师,这意味着王紫已经将几股大的道修派别一同揽入怀中了,而且佛门这个时候决定收王紫为徒也是为六界做了表率,率先表明了态度,佛门接受魔界,不会与魔界为敌,反而会助魔王一臂之力。

不管别的原因如何,佛门和花溪谷对魔界的接纳都会影响其它界面和种族对魔界的态度,这是好事。

又见王紫要打坐入定,几人也不说话,穷奇收回了玩笑之语,该正经时定知道分寸。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