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七章 反应不同,习惯就好

已经是五天过去了,这天上午,王紫门口,九幽、穷奇、卫子楚、青龙、饕餮、卫子谦、慕千厷、青龙、李战,八人静静的站着,但是八人之间流动的氛围却微妙的很,另一边,黑子、永安、莲生、夏温竹、南阙几人也在门口等着,气氛总是是怪,自昨天九幽、穷奇、卫子楚从王紫房间出来之后,几人之间怪异的氛围就没有打破过。

那三人是出来了,但是却始终没有见到王紫的面,今早众人又不约而同的聚在门口,也没什么说的,就等着,可从早上快等到了中午,也不见王紫出来。

“我去看看小紫……”打破沉默的人还是卫子谦,转身去敲门。

“小紫紫现在会开门才怪,你们也真敢做……”

慕千厷靠着墙,一墙之隔的里面就是王紫的房间,可是无论他们怎么敲门王紫也不说话,神识通道也关了,反正现在就只能等着,说起来不免有些生气,凤眸瞥向九幽三人,看着三人神清气爽的样子眯了眯眼,这三人胆子真大,看着真不爽,明知道王紫面皮薄还做出这样的事,现在连累他们都见不上小紫紫的面,不过不可否认的是,这话怎么听都酸溜溜的。

“我是无辜的……”

卫子楚很欠揍的说道,顿时引来几人有些鄙视的视线,慕千厷眼神凉凉的从卫子楚的脸上一直看到他下半身某处,卫子楚顿感某处一凉,有种来之各方深深的寒意,卫子楚不自在的动了动,面上有些红,虽然很甜很满足,但是他可不像九幽和穷奇那么厚脸皮,他会害羞的好吧……

再说了,他确实是无辜的好吧,作为王紫殿下的夫君,他肖想了那么久才得偿所愿,虽然是妙绮师傅下了药,虽然还有另外两个家伙,但是他跟王紫殿下有点什么也是天经地义的好吧,那几个仇视他分明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好吧,有本事你们自己去争取啊……

卫子谦敲了半晌门,里面却一点动静都没有,也不知道王紫在不在里面,卫子谦叹了口气,那天回来的时候发现卫子楚不对劲,仔细一看才发现是被妙绮师傅下了药了,妙绮师傅早就盼着他们跟王紫之间发生点什么,只是没想到她竟然真会用这样的办法,即便妙绮是师傅也让他恼了。

妙绮最善制千奇百怪的毒,让人防不胜防,解药也非一时半刻能调配出来的,他都不能保证他调配出解药的时候卫子楚会不会爆体而亡,只能忍着酸意让卫子楚找王紫解药,只是没想到事情会变成后来的样子,他万万没想到九幽和穷奇也在……

他们三人定然不会没有分寸,他倒是不担心王紫的身体,只是王紫对于感情向来迟钝,对于情事更加迟钝,虽然她感情上能同时接受他们,但是如此荒唐的情事等王紫清醒过来时肯定没那么轻易就接受,卫子谦有些担心,若是她因此更加排斥情事,岂不是不妙?

“李战你去哪里?”卫子谦转身回来,却正好看到李战离开。

“找遥异。”

李战说道,背对着众人摩挲着手指上若隐若现的红线,他们都站在这里,王紫不愿意出来等多久都等不到,况且他相信王紫不会真的生气,谁都想与自己的爱人做最亲密的事情,李战也不意外,王紫她迟早要彻彻底底的认清,她的夫君不只是一个人,她是……他们的。

李战说罢便继续走了,遥异前两天找过他两次,定是找他切磋剑法的,他都推说自己有时拒绝了,可遥异毕竟名义上还是他的师兄,虽然他们之间在此之前一点交集都没有。

“小丫头为什么不出来,他们惹小丫头生气了吗?”

永安坐在地上,眯着眼晒大太阳,火红的头发铺在地上,煞是亮眼,以前在炼魂窟的时候没有太阳,他也从不知道在天火之外还有别的有温度的东西,但是离开炼魂窟的时候,永安基本上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晒太阳了,阳光烤在身上的时候柔柔的,身体内却奇异的发生着变化,好像在滋长着某种东西,他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在成长。

他每天都来找小丫头,可是五天来一次都没见到她,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几人之间怪异的氛围他还是能感觉到的,听着几人偶尔你来我往的话,或指责或不甘心都是冲着九幽、穷奇和卫子楚三人去的,这才猜想是不是他们三人让小丫头生气了,害得她也见不到小丫头。

“应该不会。”

黑子坐在另一边,看着快睡在地上的永安说道,其实他也更想变回黑豹的样子趴着,最舒服了,可是他一直牢记着父亲的话,小七会喜欢人类形态的他,况且在人类的世界里,还是人形方便一点。

黑子也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但是他不像探寻,反正小七会出来的,小七对他们的纵容都是没有底线的,一定不会生气,小七不出现肯定是有别的原因的。

“那小丫头为什么还不出现?我们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小丫头了啊。”永安又问。

“小七可能在忙什么事情,等她忙完就会出现了啊。”黑子说道,很理所当然的语调,在他的认识里,从来都是这样的,如果能陪着小七他就陪着,如果不能陪他就等着。

“那我们也去忙吧,!你昨天教我的法术我还没有学会啊。”永安理解的点头,似乎相信了黑子的话,接着红眸一亮,也想到了打发时间呃事情。

“嗯,走吧。”黑子犹豫的看了看王紫紧闭的房门,想着晚一点见到小七也没关系了,站起身来说道。

夏温竹背对着众人站着,面色淡淡的,湖水一般的眼中无风无浪,静的厉害,一袭白衣,外罩一件蚕丝外衫,宽大的衣袖上文竹齐齐,翠绿点点,挺直而单薄的背影也像极了那节节修竹,清而雅。

夏温竹面上淡淡,心中却有些乱,短短时间内,几十年的长天派掌门身份不再,夏家子弟的名分也不再,如今跟随王紫来到这花溪谷,虽然过去的生活恍惚而不真实,但是他告别的并无不舍,他的心本就不再名利地位。

只是三十年来一心想要找到王紫,一心想要救活姑姑,可真当他如今与王紫相见,算是终于达成了一个目的,他本该心满意足的,他也确实曾为此欣喜很久,他一心想着守护好这个三十年前就遗失的堂妹,只是如今,在越来越清晰的认识到守护她的人那么多的时候,他竟有些无从摆正自己感觉。

王紫很强,守护她的男子更强,他有些无法正视自己的存在,是否要继续跟着王紫,他很清楚,即便没有他,王紫依然可以过的很好,这些男子不会舍得王紫又丝毫不妥的……

就像现在,他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刚来花溪谷的时候王紫介绍那八个男子的时候,他的惊讶一点都不比别人少,只会更多,王紫已是魔王,饕餮又将妖皇的宝座拱手让给了王紫,随是惊讶,但是静下来想时,他却肯定,这些男子配得起,王紫也值得更多的人爱她,毕竟,她承受的太多……

只是今早站在这里的时候,一种强烈的局外人的感觉侵袭着他,这是王紫的家是,他虽是亲人,但是不一样,他没有话语权。

许是感慨王紫已然是惹得无数男子倾慕的女子了,可是这在他之前的设想中是没有的,他以为这个堂妹还应该是个让人疼让人照顾的小孩子,可终究是忽略了,这碾转三十年,王紫经历了他根本想不到的过程,他也错过了王紫成长的年代,而到此时,她已经是个可以谈婚论嫁的女儿家了,不是他准备捧在手心里的小娃娃……

思及此,不只是感慨岁月弄人,还是遗憾自己作为兄长的失败,夏温竹心中徒添了几分不知名的愁绪,听着那几个男子偶尔说的话,还有一直没有动静的房门,夏温竹心中微叹,此处无需他再担忧,这些人定会一直守着的。

罢了,他本浮生一飘零,王紫安然他便好,纵使孑然一身,也只当别了凡尘为道心罢。

直到夏温竹也离开了,南阙笑了笑,没打招呼也走了,到底是他还魔王,后宫的事情他管不了,只是这许多人一起……着实令他没有想到,此次好不容易想着办法留了下来,却发现想靠近王上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那八个人防贼似的看着王紫,寸步不离,着实让人头疼啊……

不过他不急,也不能急,否则急而乱,反而坏了大事……

就只剩下莲生,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平时这个时候恐怕早就喋喋不休了,这个时候却一只脚一下一下的点着地面,不知道那脑瓜子里想什么呢,半晌抬头有些迷惘的看了看,就像刚刚睡醒似的,忽然发现有好多人离开了,就剩下几个人没走了。

“这么大的太阳,最适合回家睡觉了,天塌下来也别叫我啊……”莲生忽然打了个哈欠,也不等了,转身晃晃悠悠的走了,而他说的话自是没人在意的。

“小丫头是累成什么样子才一天一夜都没缓过神来的?”

好半天之后,饕餮才听不出语气的问道,这一问,九幽和穷奇瞟了一眼饕餮,卫子楚轻咳一声,有些惊讶的看着饕餮,饕餮看了看三人的反应,就知道他猜对了,小丫头恐怕是累的,虽有生气,但也不至于这么长时间一句话都不传出来。

饕餮哼笑一声,都料准了小丫头好脾气所以才敢这么做的吧,小丫头神志不清就先斩后奏,虽然现在都知道心疼,但是要在重新选择一次,他们也不会改变主意吧,这等美事,换作是他……也却之不恭啊。

只能说这三人运气好了,妙绮使毒那是他们对妙绮的恼,可一码归一码,跟小丫头鱼水之欢,是谁谁不往上凑啊……之前小丫头压力那么大,哪里有跟他们谈情说爱的机会,现在机会摆在眼前,谁会眼睁睁放过?只能说这三人运气好了……

“药性已经解了,那小紫恢复起来会很快的。”卫子谦也一愣,他倒是险些忘了这一点。

“妙绮怎么办?”青龙幽幽的问道,不能就这么算了吧,虽然尝到甜头的是那三人,但是妙绮算计了人也是不可否认的。

“能怎么办啊?我总不能去以下犯上打妙绮师傅吧?要是使毒,恐怕每人能奈何的了妙绮师傅……”

一说起这个卫子楚就满腹怨气,妙绮师傅真的太过分了,这次连带着他和王紫殿下一块算计了,可是妙绮师傅不是坏人,他总不能用对付坏人那一套来对付妙绮师傅吧,所以才烦闷的。

“怎么不能用毒啊?合子谦、青璃二人之力都奈何不了她吗?”青龙不太相信的说道。

“用什么毒?妙绮师傅就是毒巫,就没有她察觉不到的毒,也没有她解不了的。”卫子楚踢了踢脚,反正就是没辙。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嘛……”青龙忽然轻轻笑了笑,春风般的微笑,但是让人看在眼里却忽然打了个寒战。

“什么意思?”卫子谦眉心微动,以青龙的作风,该不会就是他想象中的样子吧?

“呵呵,这天下让人无法察觉的助兴之药确实很多,也正是因为如此小主人才着了妙绮的道,子谦的能力我还是相信的,想要弄出这样的药,也不是不可能啊。”

青龙笑了笑说道,可卫子楚却摸了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忽然觉得青龙这个人好毒,以后千万别的得罪到他,否则类似的损招用在他身上岂不是冤枉。

“你这个……也不行,妙绮师傅虽然不拘一格,但是她可是不喜欢男人的……不对,不是不喜欢,是不会喜欢的,妙绮师傅有过深爱的男子,只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妙绮师傅才不近男色的。”

卫子楚弱弱的反对,这个注意绝对不行,妙绮师傅不是想害他,反而恐怕是想暗中助他,可要是他们也给妙绮师傅下药,那还不让妙绮师傅杀了他们啊!他可以找王紫殿下解药,妙绮师傅却绝对不会找人解的!

“哦?还有这样的往事?莫不是情伤?”青龙有趣的问道,却看不出有没有打消主意。

“不清楚,我也只是偶然在大师兄口中听到一点儿的,反正你这个不靠谱,不能这么做。”卫子楚说道,妙绮师傅的往事哪里是他们能扒的,不只是妙绮师傅,四位师傅的过往都很神秘。

“我瞧着妙绮跟爵爷就是一对欢喜冤家啊,我们何不顺势推舟,成就一桩善事?”青龙不以为意,还是兴致勃勃的建议。

“不行!除非你想看天下大乱,妙绮师傅和爵爷师傅,亏你想得出来!”卫子楚激动的打断青龙的话,这太可怕了,想到花溪谷鸡飞狗跳的场景就头皮发麻。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倒是说个可行的。”青龙瞥了一眼卫子楚说道。

“此事……待意吧。”卫子谦却想了想说道。

“哥你想什么呢?你该不会也同意青龙的话?”卫子楚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问道。

“若是两位师傅真的情投意合,我们加把火也不是不可以。”卫子谦反而没有卫子楚的惊讶,很淡定的说道。

‘啊嚏!’

而此时还在烦恼乐九真的生她气了的妙绮,一个响亮的喷嚏打出,妙绮抽出手帕轻轻擦了擦嘴,浓重的黑色眼影下,眸中划过思考,算了算昨天的小面瘫和卫子楚的药性就该过去了,这个时候,该不会那几个小子在合计着怎么报仇呢?

呵呵……妙绮往身后一趟,却是枕在一个黑斑蟒蛇身上,那蟒蛇盘踞床上,惬意的很,妙绮手放在蟒蛇冰凉的鳞片上,倒是不怕那几个小子算计回来,要是有本事让她栽,就尽管来。

七日已过,还是没见王紫从房间出来,但是这七日之间却是发生了不少事情,仙界和修真界的许多高人都被请来,花溪谷盛事在即,客人也陆续到齐了。

值得一提的是,花溪谷以往的大事都是召集仙界的人,这一次却是连同修真界、魔界、鬼界、妖界、凡间界一并前来的!这意味着花溪谷这一次的盛会是千万年来,鲜少见到的六界齐聚!

王紫作为魔界的魔王,当之无愧在邀请之列,也让王紫出现在花溪谷的身份更加顺理成章,除此之外东乾、北皇二人魔界的事情也基本安顿好,不日也将赶来。

妖界已经来了人,并且见过了饕餮,至于鬼界,妖界、魔界两位界主都亲自赶来,岿敕没理由不来,而凡间界,自古以来六界之内有专门对掌管凡间界的机构,这次也一并出现。

花溪谷邀请了六界之内的人全部来此,可见这次所为之事的重大,这天已经是第八天,王紫门外照例等着许多人,还是九幽几人,饶是他们几个也有些担心了,王紫若是在恢复体力,这时间也有些用的太长了。

上午十分,几人正等着,却见惊鸿自山下而来,缓步走到几人面前,惊鸿这些天都没有出现,花溪谷的客人太多,他们是兄弟几个都在忙,这是花溪谷经办的大事,不容出错,只是几人这些天来一直待在山上,还没看到花溪谷已经是一片沸腾了。

“王紫还没有出来?”惊鸿问道,从这一句话也看不出来他是否知道王紫六天不出门的真正原因,但是见他神色并无异样,像是寻常的询问,卫子谦点了点头。

“我来试试。”惊鸿却是说道,几人顿时有些疑惑地看向惊鸿,他们等了几天,也不时的唤了几次都得不到王紫的回应,惊鸿来试?有必要吗?

“或许我能叫她出来呢。”惊鸿笑了笑,有些神秘,径自上前停在门口,屈指叩了叩门,口中说道:“王紫,佛门有位大师让我前来请你,说是必须一见,你要不要前去?”

惊鸿语落,就站在门口等着,几人微微疑惑,但是卫子谦却好像想到什么,而在此时,几天来一直紧闭的房门忽然打开,几人同时知其身体看去,果然出来的人是王紫!

但见王紫仍着一身白衣,冰蚕丝腰带束腰,婀娜尽显,墨发散落在身后,没了旁人帮忙梳理,她是不会摆弄的,素净而精致的脸迎着阳光出现,如此不加修饰的美乍一呈现,直让人眼中再无别的风景。

“你说佛门?……惊鸿?”王紫墨眸看着惊鸿,微微睁大的眼睛能看出她是感兴趣的,见惊鸿没有马上说话,略有些急的追问了一句。

“嗯,是,六界之人陆续到齐,各大种族的之人都有,佛门也不例外。”惊鸿若无其事的笑了笑,向王紫解释道。

“快带我去。”

王紫说道,踏出门来,佛门之人……她几乎立刻就想到了慧远方丈,因为在佛门之中,印象中也只认识慧远方丈而已,再无他人,一想到此,王紫不禁真有些急了,在她心里,慧远方丈也是她的家人。

“小公主……”

惊鸿错身带路,王紫刚走两步,身后却传来九幽略低沉的声音,还带着些委屈,王紫身体狠狠的一滞,方才因为在急是不是慧远方丈的事情,竟然连之前的尴尬都忘记了。

她的身体本是在第二天就恢复了的,但是恰逢巫元力膨胀,有晋级之象,再加上她有些不知道改怎么面对那三人,所以干脆逃了,躲在赤灵修炼,今天早上出来,在房间内犹豫许久都没下定决心面对这几人。

那日的事情太荒唐了……关键是、关键是事后清醒之后她的记忆还在,想到那几日自己的模样,王紫就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那真的是她嘛?陌生的她都不认识了……为什么不一并把她的记忆也埋没了,那样的话就不用她这么纠结了……

好不容易暂时忘了那天的事情,被九幽这一声叫的顿时前功尽弃了,那些零碎的画面涌进脑海,王紫的脸腾的红了,偏偏现在八双眼睛都这么探究的看着她,若是现在能转身就走该多好。

可事实肯定是不行的,九幽那委屈的眼神,每次做了过分的事情就是这个表情,他是吃定了她根本受不了他这样的是吧?只要九幽一摆出这个表情,就算他做了再过分的事情王紫也会分分钟原谅……

“你在生气吗?”

九幽走近,那双深沉的红眸此时的颜色浅浅的,像是上好的琉璃,流动着让人心跳的光泽,单纯而执拗,覆着一层若有似无的水光,王紫到现在都不理解,九幽是怎么做到的。

“没、没有……我在修炼,刚刚出关啊。”

王紫看着那双眼睛,每次九幽使出这一招,在配合一句她是不是在生气,她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生气什么的……她从来没有过啊……让她闹闹别扭都不行吗,再说这次分明是他们三个过分,还要让她这么解释,王紫顿时有些泄气。

“可是我……我们很担心,你一句话都没有。”九幽捧起王紫的脸,红眸仍旧看着王紫的眼睛。

“我……”

王紫本来下意识的想说我错了,但是在出口的事后堪堪止住了,若是她说了不是默认了她并不介意这样的事情?那以后……不行,思及此王紫紧闭了口,就算九幽眼神给她的诱惑多大都绝不开口!

“……傻瓜。”

九幽嘴角溢出一丝笑容,看来王紫是在意的,但是她难道不知道、她这点态度根本改变不了什么吗,这么呆迟早要被‘欺负’的……九幽在王紫紧闭的唇上落下一个轻吻,不再逼她,现阶段,只要她正视他们就好。

王紫不自在的退后两步,惊鸿还在呢,可背后却撞上了一人,王紫匆忙止步,没发现身后有人啊,还离得这么近,王紫回身,却又是狠狠一愣,还好没有挥拳出去。

“我的主人,你还想打我一次吗?这张脸就这么不讨你喜欢吗?”

穷奇挑眉,邪气四溢,穷奇自己摸了摸脸颊,垂眸看着王紫,燕尾勾起,嘴角含笑,比王紫想象中的还要邪气,还要美!

没错,王紫见到了穷奇的真容,千面之中只有一张是他自己,也只有一个人能看到,王紫后来才明白为什么穷奇说他还没准备好让她去看他的真容,为什么总是说这是一件很隆重的事情,又为什么每次提起的时候都是戏谑的表情,原来只有跟穷奇同方,才能看到他的真容,这世上也只有这一个办法。

那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跟一个陌生的男子*而眠,想都没想就一拳挥了上去,后来才发现、他是穷奇,而她现在才发现,一个人的面相真的与他的心思一致,穷奇便是邪,自他的面具揭开之后,王紫总有种这种邪一发不可收拾的感觉。

“我先……去看看是什么人找我。”

王紫语气自然的说道,面上却不可抑制的飞红,偏偏此时卫子楚也凑了上来,平时爽朗的脸上此时变的可怜兮兮,口中也弱弱的唤了一声“王紫殿下”,王紫深呼吸,为什么一定要逼她?明明她才是最无辜的人好吧。

“有什么事情回来再说吧。”王紫无奈的说道,如果她不表态他们恐怕不会让她走了。

“去吧……习惯就好了。”

穷奇笑了笑,倾身去抱王紫,而后动作轻柔的把王紫的头发系了起来,只用一根发呆将散乱的头发收拢,再看时王紫却是多了几分温婉,这动作让王紫莫名的温暖了几分,可刚又这样的感觉,穷奇离开之时在她耳边轻笑着说道,说完便让开了,似乎在用行动说王紫可以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王紫墨眸睁大,有些恼怒的看着穷奇,穷奇却笑的更邪气了,王紫什么都没说错身走过,什么叫习惯就好了?这种事情也可以的习惯吗?

王紫快速的走着,想赶紧忘了让她一点办法都没有的那几个男子,可刚走远一些才发现惊鸿并没等着她,莫不是已经先走了?正疑惑着却听到惊鸿在下山的路上回身叫她,想是边走边等了,王紫一顿,惊鸿定是故意给他们腾出空间的,忽然意识到,跟九幽他们在一起,她的脸皮也该厚点才是……

一路跟着惊鸿往待客的地方走,心思回到了佛门来人是不是慧远方丈的事情上,想到这个王紫整个人都有些期待,而直到落在一座殿外,隔着敞开的殿门看到里面坐着的人,虽然那人换了一身干净的僧袍,但是那花白的头发和长须,笑起来积分稳重却也有几分淘气的样子,果真是慧远方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