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90章:要交代?(求订求票!)

萧摇给他们施了针,上了药之后,就直接要离开了。

但是,当萧摇搀扶着童文华要离开时,医院的四楼的走廊,站着四国的带队老师及学生,还有朱校长也是陪同他们一起。

“怎么回事?什么叫做治不好了?”倭国的带队老师山本泉夫气愤的问道。一只手还提着一个医生的衣领,语气十分的冲,好像医生不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就要上前教训这个医生似的。

朱校长忙上前劝道,“山本泉夫,你先放开医生,听他把话说完。”

山本泉夫恶狠狠的对着朱校长说道,“朱威,你们学校的那个萧摇把我国最顶武者打成重伤,我们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你们最好交出凶手,否则别怪我倭国不客气。”

一想到那个丑丫头,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把几个打倒在地,还痛得哇哇大叫,他们就觉得气愤。

朱校长不慌不忙的说道,“山本泉夫,这话说的,当初要比赛的是你们,破坏比赛规则的是你们,反我校几个学生打成重伤的还是你们,而现在我校的萧摇同学也只是遵照你们的比赛规则而已。我校何需要给你们交代,要让我们交出萧摇同学那更是不可能。”

朱威也是振振有词,态度强硬。真以为他是软柿市好捏啊。我们输了我们活该,你们输了,就要我们交代,这么荒谬的条件怎么可能答应。

山本泉夫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当初他们就是看着这个学校的学生没有有一个是他们的对手,他们才会下手如此痛快,把那几个人打残以找到刺激的快感。

可是,任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一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丑丫头,竟然有如此了得的身手,把宫田本一他们给打得痛苦哇哇大叫起来,现在还躺在床上不知道能不能彻底医治好呢。

如果宫田本一真是彻底的废了,回到田武学校,他是首先必须被问责的,轻一点是被降职,重得话可是要失去优厚待遇的工作。因为田武学校培养一个出色武者,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很大的精力及金钱,其目的就是为了向全世界展现倭国人的武士精神。

可现在,一个倭国顶级武士,却被中夏国的一个小女孩给打趴了。这不是让全世界人笑话么,所以无论如何,他们都要惩罚这个凶手。就算朱威包庇也没有用。

“朱威,你们现在交出那个丫头,我倭国可以不计较你们打残宫田本一之事,但是如果你们真是如此执迷不悟,不肯交出萧摇,那就别怪我倭国给你们中夏国压力,破坏两国友好的关系的罪名,你朱威担当的起吗?”山本泉夫直接威胁,把事件上升到两国的关系了。

“我倒要看看贵国要怎么样给我中夏国威压,又是以什么名义给我们按上破坏两国友好关系的罪名的?”萧摇眼神犀利的射向山本泉夫,冷声的说道。

在医院大厅,突然听到萧摇的魔怪般的声音,让四国的师生都吓了一大跳。心里头一致在惊呼,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

“萧,萧,萧摇?”四国的人吃惊的看着萧摇。

萧摇放开童文华,缓缓的走向前去,很是盛气凌人的问道,“山本泉夫,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山本泉夫看着如此逼进的萧摇,心里惊慌了。宫田本一都不是她的对手,而他只是一个普通老师,更别说跟她对上。

不过,想到他后面强大的倭国,还有强大的米国、番国、及矣国都受伤惨重,对萧摇对中夏国更是有了怨气。他又突然有了底气。

他抬起头傲慢的说道,“我们四个国家本就是以友谊联谊来贵校参加比赛的,而你萧摇无视五个学校之间的友谊,对其他四国选手下狠,让他们终生残废了。你破坏了五个学校之间的情谊,在你们中夏国更是对四个国家作为贵宾的四个学校的学生,做出如此狠毒之事。我们要你们中夏国给我们四个国家交代。更是要对你这个凶手给以惩罚。”

听到山本泉夫傲慢自大的话,萧摇简直要被逗笑了。

萧摇冷笑着说道,“呵呵,说我破坏了五个学校的情谊,说我做了狠毒之事?你们别逗我了,好不好?”然后,转头对朱校长问道,“朱校长,我们体育馆都有监控视频吧?”

听萧摇一问监控视频,山本泉夫的脸一白。他未曾料到,那里竟然还有监控视频。他刚才说那话,就是在外界人士不知情的情况下,而把责任全部推给萧摇身上的。

他相信,就算所有人都知道宫田本一他们把高英学校的几个学校他残了,但他们也只能把苦往自已肚子吞。现在,剧情反转,萧摇把他们四个国家的比赛选手给打残了,为了逃避责任,只能把所有责任都推给萧摇身上,而高英学校的领导为了不破坏五个学校之间的友情,只能给他们交代。而他们唯一的交代,那就只有交出萧摇。

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高英学校的领导,振振有词的对他们反驳,就是对此事推脱,一句话,就是他们自找的。

不过,萧摇打伤了四个国家的选手是事实,就算他们学校领导不交出萧摇,相信只要回到自已国家,再领导面前添油加醋的说一些中夏中高英学校的一些坏话。自己学校的有关领导人,肯定会用一些威胁条件,迫使他们必须把萧摇给交出来。

到时,只要从萧摇身上学到了中夏国的重要威力拳法,利用完之后,还不是要对萧摇杀就杀,废就废啊。

这也是他们要高英学校交了萧摇的目的。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他们利益立场的情况下。

只是,如果体育馆里真有监控视频,那他们说得再多也是白费。视频一旦外传,他们就会变得十分被动。因为前两天比赛情况,只要在场的人,都知道是个什么情况。所以,为了自已的利益及本国的立场,他们必须要毁掉前两天的监控视频。

不过,他们要毁掉监控视频的举动可能要落空了。

朱威点头道,“有,我已经让人保存好了。”

萧摇看着山本泉夫,很是认真故意的说道,“朱校长,那您可要让保存人给当留点心,别让人把视频偷了去,或者毁了。这可是四国学校的选手欺负我国选手的铁证啊。”

“那是当然。”朱威附和的道。

山本泉夫气得牙痒痒的,可又无可奈何。“朱威,萧摇,你别得意,我倒要看看,你们国家是要给我们四人人交代为好,还是要保你们为好!”这话的意思,已经不是学校给学校的交代了,而是上升到国与国之间的交代了。

“那好,我等着!”萧摇气势凌人的回道。哼,想要以一国之威压住他们,也不瞧瞧,到时丢人的到底是谁。

“这位先生,如果你们再质疑本院的医术及信誉,那请你们让三位伤员转院吧?”刚刚被山本泉夫揪住衣领的医生突然插嘴说道。

他总算知道了,这几个人就是仗着武艺高强把6楼几个孩子打成重伤的几个外国人。妈的,欺人都欺到了家门口,不但不道歉,还傲慢无礼的要受害人给交代。这是哪门子的理啊。

“你,你,你们医院不就是这里最好的医院吗?你们还想让我们转去哪里?”米国的Davisa带着一点疑惑及隐约怒气质问道。

“是,我们保仁医院是香江市最好的医院,可现在是你们不相信我们医院的医术,所有你们只要转到你们认为最好医术医院就行。”那医生愤然的说道。

“什么最好医术的医院,连着宫田本一及Brook他们几个人身上的伤势都无法医治。”山本泉夫人气恼的质问道。“这也就最好医术的医院?”

“这位先生,你难道不知道你们送过来的几个伤员,身体骨头断裂处,可不止是骨头断裂这么简单么,而是全部成了一片片碎块,其脚腕,膝盖及手腕处的骨头都成了粉碎性骨块吗?”医生大声的说道,“如果你们自已国家能医治,最好运回你们自已国家医治,我们医院的技术水平有限,可没有达到能让粉碎性骨块恢复的水平。”

“啊?”四个国家的人都惊呆了。

他们昨天把人送过来检查之后,一直都不相信这个结果,那女人在大的力气,也不可能一脚这四人的骨头都踩成粉碎啊。所以一直吵在重新检查,结果还是一样。

他们现在就是接受不了这种失败的后果,所以他们就在这医院里闹,结果就碰上了罪魁祸首萧摇。

“萧摇,你听见了,他们都是粉碎性骨头碎裂,作为凶手的你,不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吗?要知道他们可都是废了,从一个高级武者变成了残废之人。”山本泉夫似乎又找到一个借口。

萧摇挑了挑眉,冷冽的说道,“我的四个朋友,也都是粉碎性骨头碎裂,也成为你们口中的残废之人,那你们又是如何向我的几个朋友交代?”

“那,那,”山本泉夫一时被萧摇噎的说不出话来,不过,很快又理直气壮的说道,“那是他们技不如人,能怪我们吗?”

萧摇真是好笑极了,她嘲讽的说道,“你说你们到底懂不懂中夏国的礼尚往来之说。既然这样,宫田本一他们被我打废了,也是技不如人,又为何需我向我要交代。你们真是异想天开。”最后一句,萧摇是*祼的鄙视了。

“实话告诉你们,他们能够对我的几个朋友下狠手,那么对不起,我也就只能一报还一报,变本加利的还给你们。既然你们都已经拿出国与国之前的关系,来威胁我,那我等着接招就是。”萧摇一点都不屑于他们跳脚似的人物。

萧摇再无视四国人仇恨的目光,搀扶着童文华大大方方的离开了。

一天后,倭国、米国、番国及矣国陆续带着伤员反回本国。

三天后,萧摇再次跨进保仁医院。

她最先去的还是丁浩的病房,当然了陪同的还有童俊杉。童俊杉在这三天内,可是对他们几个一次次到病房观察,寻问用药的效果。确实如萧摇所说,又麻又痒,就像伤口愈合那样痒痒状况。

不过,在丁浩用用药的期间,丢过一次药,不过,很快就找回来了。就是其中照顾丁浩一名护士起了歹心,想要偷走这药膏,不好,好在丁建军在多了一个心眼,在床沿处偷偷装了一个微型摄像头。这药膏贵不贵,丁建军不放在心上,但这药膏却是治好他儿子,让他儿子恢复的药,所以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失去这瓶药膏。结果证明他的防范还是有必要的,他只是趁儿子睡着了,去了一会洗手间。放在柜子里的药膏就不见了。后来追回了药膏,夫妻俩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再把这东西离开自已的视线了。

当她走进丁浩的病房时,看到丁浩的气色明显好多了。萧摇开启了异能,看见了丁浩的骨头都已经重新接了起来。只是还是很脆弱,一不小心,又会脱裂。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只能再增加营养,调养好。

“萧摇小姐,您过来了。”一看到萧摇,丁建军夫妇就满脸笑容迎了过来。

“嗯,丁叔叔,阿姨,我是来给丁浩检查他的骨头生长情况的。”萧摇说道。

“好,您请!”丁建军应道。

萧摇拿起丁浩的手再把脉,一会就放下了,说道,“丁叔叔,阿姨,丁浩的各个骨头都长得很好,没有长歪的,我一会再开一副调养的药方,你们按照药方抓药,三碗水熬成一碗,早晚各服用一次,一共服用十五天,就可以下床走走了。十五天之后。我会再来检查一次。”

萧摇说完,就开了一副药方给丁建军他们,都是普通的药材,其实都是调养之方而已。

丁建军夫妇拿着药方,连连道谢,“谢谢萧摇小姐,谢谢萧摇小姐。”

丁浩躺在床上,也是连连谢谢,“谢谢你,萧摇。”如果没有萧摇,恐怖他们真要一辈子躺在床上也说不定。虽然这三天不能乱动,身上又痒又麻,但比起一辈子躺在床上来说,这一点小困难,他还是能克服的。

“丁叔叔,阿姨,你们叫我萧摇就好,别萧摇小姐萧摇小姐叫,我听着都别扭。”萧摇无奈的说道。之前,她就过一次,可是对方一直没有改过来,“我和丁浩是同学也是朋友,你们就叫我萧摇吧。”

“那好吧,萧摇。”丁建军也没有在推迟了。

萧摇再去了孙凯那里,同样的开启了异能,嗯,都长得很好。看来,忍耐力都不错,骨头长得没有一丝偏差,那就说明他们没有动过分毫。

“孙凯,你的脊椎骨都已经长好了。不过,这几天要注意,还是不能随意移动,知道吗?”萧摇把完脉后,说道,“孙叔叔,阿姨,孙凯已经没事了。不过,这几天你们这段时间多熬点骨头汤给他喝,我再开一副调养药方,孙凯七天后,就可以下床走走了。”

“好的,谢谢萧摇。”孙爸和孙妈流着泪感激的说道。还好儿子没有变成残废之人。

萧摇再去了张明明的病房。

此时张明明正在安慰着张妈妈韩清说道,“妈,别着急,萧摇说今天会来一定会来的,此刻她一定是在丁浩他们那里。”

韩清正在病房里走来走去,一下子又往病房门口瞧瞧去,一下子又过来看儿子。

“对呀,清妹,你先坐一会吧,说不定萧摇就来了。”张演生也说道。

张明亮也本想劝妈妈别着急的,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萧摇和童俊杉,眼睛一亮,满是高兴的说道,“萧摇。”

这一喊,全部人都振奋了。

萧摇点了点头叫道,“张叔叔,韩阿姨,张大哥。”

然后就拿起张明明的右手,把起脉。一会就放下的说道,“张明明同学,恢复的不错哦。只要在床上再躺个七八天,就可以下床走走了。”

“啊,还要躺七八天?”张明明大叫道。“呜呜,一直躺着太辛苦了”

“再辛苦也得躺着,否则你就真想要骨头再断不成?”萧摇说道。

“不要,不要。”张明明连连摇头。

“不要就好。”萧摇点了点头。然后把在跟孙凯家属的话,再重复一遍跟张演生夫妇说了一遍。

最后,萧摇还得去了上官飞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