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89章:治好!

第二天,萧摇就准时到了保仁医院,顺带着把昨天配制好的断续膏带来了。

萧摇去的第一个就是丁浩的病房,丁浩身体具有对药物的排斥性,她昨天给他扎针了,但就怕丁浩的针麻醉提前醒来,那就不好了。

“摇儿。”正在办公室里的童俊杉和童俊榆都在等着萧摇了。

童俊榆在知道萧摇能够治好他们时,真是惊讶极了,所以今天就好奇过来看看。

“大哥,三哥。”萧摇叫道。

“摇儿,爷爷也会过来见证奇迹的哦。”童俊榆笑着说道。

“爷爷来了,他现在在哪?”萧摇好奇的问道。

“他现在在丁浩的的病房里。我昨天跟爷爷说丁浩是药性抵抗病原体质,他震惊的非要过来瞧瞧,看能不能给那孩子减少痛苦。后来,我直接跟她说你出手给丁浩扎针之后就没事了,他才放下心来。不过,今天他是非要过来看看的。”童俊杉说道。

医院里到处是病菌,无论是小孩还是老人家还是少呆在医院为妙。虽说童文华当了一辈子的中医大夫,可也奈不住八十高龄的不是随意折腾年纪啊。无事平安倒好,万一有个好歹,那不是全家人都为他担心么。

萧摇点了点头,说道,“大哥,三哥,这就是我昨天配出来的药膏。”萧摇从包里拿出断续膏,给他们看。

童俊榆和童俊杉从萧摇手中接过来,是瓶装的。他们各自打开瓶子闻了一下,只能零星的嗅出一些药材的味道,都是很普通的,不普通的,就是他们嗅不出来其他的药材是什么。

“摇儿,这药膏很难配制吗?”童俊榆闻道。

萧摇摇了摇头道,“不难配制。但是难的是药材。这里面共有108种药材,其中96种很常见的普通药材,11种稀有昂贵的药材,不过也能买到,可只有剩下最后一种,也是最关键的药材这世上难寻,再有钱也买不到,而我也只是从师傅手中继承到一些。”

“啊?是什么药材?”童俊杉真是好奇了。

“是太岁王。”萧摇没有隐瞒的说道。这世上唯一的一只太岁王就在她的手中,她也不怕让人寻去。

“太岁王?”俩兄弟惊讶了,“就是一只普通太岁都难寻,别说太岁王了。”

不过,俩兄弟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带着着急担忧之色的说道,“摇儿,你手中有太岁王的消息可千万不能说出去啊。不然,就真得麻烦了。”

萧摇之所以要说出她手中有太岁王,其实最主要的就是测试一下俩兄弟的反应。虽然她是很相信童家人的人品,但是难保有时,为了一些可图利益而做一些举动。

如果俩兄弟要求她拿出太岁王看一看,她就要重新估量他们的人品。最起码,有些事不能在他们跟前泄露一分。

不过,俩兄弟在知道她手中有太岁王之后,首先反应的是她的人身安全。这让萧摇确认兄弟俩的是真的把她当作了家人,她以后有些事在他们面前就不用太多顾忌了。

萧摇笑了笑说,“我省的。大哥,三哥。这两瓶断续膏就送给你们了。”

“送给我们?”俩兄弟拿着瓶子惊喜的道,只是很快有又点犹豫了,“只是萧摇这会不会太贵重了,还有今天是他们四个人要用,你身上还剩下多少,够不够用啊?还有冷大少天天在战场上,不是要给他备用一些吗?要我和小三共用一瓶吧?”童俊榆说道。

断续膏,可以接骨,让骨头重新愈合生长的药膏,任哪个做大夫的会不喜欢。只是东西太珍贵了,不是用钱就能买到的。

“大哥,三哥,你们放心吧。我备着呢,我不止要给你们一瓶,我还要给小叔一瓶,他是一名军人,更需要断续膏。”萧摇说道。

“那,那好吧。”童俊榆和童俊杉宝贝似的捧着瓶子。说实话,如果真要还给萧摇一瓶,还真舍不得。

“大哥,三哥,走吧。”萧摇拿着包说道。

“好。”俩人爱不释手的看着断续膏,不过,干正事要紧,只能先把它们锁起来了。

萧摇和两兄弟先来到了丁浩的病房里。

一到病房,童文华皱着眉头正在给丁浩把脉,旁边除了丁建军夫妻,还有其他萧摇不认识的人。估计也就是丁家人吧。

“童老,小浩怎么样?”看着童文华放开了丁浩的手,忙心急的问道。

“嗯,现在状况良好。”童文华说道,一抬头,竟然看到站在门口的三兄妹,不过,童文华眼里只看见了萧摇,“丫头,你过来了。”

萧摇走上前,说道,“爷爷。”然后扶着老爷子在旁边坐好。

“丫头,听老三说,小浩的身体出现异常,是你给他止痛的,是吧!”童文华有兴趣的说道。

“是的,爷爷。”萧摇回答。

“好,不错。”童文华点头称赞道。

“爷爷,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萧摇很是谦虚的说道。

“不,不愧是我孙女。”童文华很是自豪的说道。在病人排斥药物的体质下,还能镇定的给病人施针,可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他当初第一眼见萧摇时,就知道她将来非等闲之辈,事实证明,确实哪此。

爷孙俩就说了一会,就开始正题了。

萧摇严肃的对着丁浩说道,“丁浩,这一次施针,是要脱光衣服。再针扎十分钟之后,就可能对着伤害骨头断裂部位上药了。”

丁浩一听萧摇说,要脱光衣服施针,脸就红了红,不好意思的问道,“萧摇,不能像昨天一样扎针吗?”其实他是病人,本来脱光衣服是没什么的。可是这个让他脱光衣服的人是萧摇,是他的同学,这就让他分外不好意思了。

萧摇点了点头,“可以。只是扎完针的,你还得要脱衣服上药啊,所以,还不如先脱衣服再扎针上药一起。”

本来萧摇说可以不脱衣服扎针,让丁浩脸上的红晕退了退,可是听到下一句话,脸又烧了起来。

旁边的一个妇女,也就是丁浩的妈妈,劝着说道,“浩儿,要听萧大夫的话。”在丁浩妈妈的眼里,萧摇会医术就是大夫,萧摇的话就是圣旨,“萧大夫,你别管浩儿,你说要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嗯。丁浩,丁叔叔,阿姨,一会我给丁浩扎针之后,就给丁浩上药。”萧摇很严肃的说道,“只是在上药之后,需要你们特别的配合。这药一上,药性在两个小时之后,就开始发挥药性,这药性就是促进断裂骨头的生长及愈合。只是在发挥药性的同时,就是病人全身又麻又痒,病人可能想要挪动手抓之类的,此时你们千万要注意的是,不要让病人随意移动挪动,否则这骨头就会长歪。”

丁建军疑惑的问道,“可是浩儿要大小便之类的怎么办啊?”

萧摇说道,“丁叔叔放心。这药物极其的特殊,在药性发挥的同时,它们会抑制人体的排泄功能。等药性全部发挥完是十二个小时,十二个小时一过,病人的整个身体就是清凉的。人体内的污垢废弃物,此时就会排出。等你们把病人的身体完全清洁之后,就开始上第二次药。丁浩的伤势严重,他的骨骼完全生长的话,要三天,也就是说要上六次药。三天过后,就可以好好调养,一个月之后,就可以正常行走了。”

萧摇的话,惊讶的不止是家属,还有童文华。

这断续膏也太厉害了吧。像丁浩这样这么严重的伤,只要三天这断裂的骨头就能完全生长,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丁建军夫妻俩直点头道,“嗯,萧小姐说的,我们都记住了。我们一定监督浩儿,绝不让他乱动的。”

萧摇让护士给丁浩脱衣服。在护士小心的给丁浩脱衣服时,他整个脸红得像火烧云一样的精彩。整个身体也像是烧红的大虾似的。

不是丁浩爱脸红,而是在这么多熟人面前,特别是在同班女同学面前赤身祼体什么的,就算他脸皮再厚也挂不住啊。可事实上,他的衣服就是这个女同学让他不得不脱的。

萧摇才不管他脸红还是身体什么的,在她眼中,丁浩就是一个病人。所以,萧摇很是认真的扎针。

十分钟之后,萧摇就把针给拔下来了。然后从包里拿出断续膏给丁建军说道,“丁叔叔,这断续膏只有六次的量,不会多不会少。每一次的用量我都分好了,我把它交给你们,你们让护士上药就好。”丁浩是骨头断裂,他他们夫妻俩可不能随便搬动或移动丁浩的身子,所以只能是护士上药。

为什么要直接交给丁建军夫妇呢?

断续膏毕竟不是普通的药物。它的存在就相当于,能活死人,生白骨的功效。交给护士难保不会让她们给调包之类的,然后再高价出售出去。而直接交给丁建军夫妻,为了儿子,怎么他们都会护好这瓶药膏。

“好,谢谢,萧小姐。”丁建军宝贝似握紧了断续膏。

他是官场上混的人,何尝不明白萧摇把药膏直接交给他们的意义。

在萧摇把断续膏交给丁建军夫妻俩,丁建军紧握断续膏时,一个站在角落的护士眼睛闪了闪,很快又低下了头。

萧摇告诉丁建军及照顾丁浩的俩护士怎么怎么上药。

萧摇在旁边看着俩护士给丁浩上药,有不正确的地方,她马上指出。而丁浩呢,全身动不了,只能在众人关注的目光之下,享受着俩个美女护士的服务,四只软软的小手在他身上游走,全身就像被火烧一样红,真是甜蜜又痛苦的折磨。

十分钟之后,药膏终于擦完,所有人都发现,瓶子子里第一层药膏刚刚好没了。

“丁叔叔,阿姨,我去看看其他人。”萧摇看着这边完事了,就再强调一了次,“丁叔叔,这三天,你们一定要二十四小时都要有人守在丁浩身边,不要让他乱动。还有,丁浩,记住我的话,就算身体内再麻再痒,也要忍住,千万不能乱动,知道吗?一定要停过这三天,不然骨头长歪,还得重新打断再上药,有你好受的。”最后一句完全是威胁吓唬的。

听到骨头长歪,要重新打断,丁浩整个人吓得脸一白,那种断骨之痛,他再也不想再尝第二遍了。

丁浩忙保证的说道,“我一定不会乱动,就算再麻再痒,我也会忍住的。”

随后,萧摇几个人就要去张明明的病房里。

“丫头,你那药膏,有配方吗?”童文华带着担心的问道。

萧摇用手指着自已的脑袋,点了点头道,“爷爷,您放心,这配方在我这里。”她当然不会认为童文华要她的配方,而是担心她经过此事之后,她有断续膏的事传出去,引起某些为利是图人的野心。

“唉,你这丫头。明知道拿出这断续膏出来,会给医药界带来怎么样的震动,你竟然就这样当众的拿出来。”童文华轻叹了一口气说道。

“爷爷,您放心。他们不敢拿我怎么样,同样的就算他们来暗的,也对无济于事的。”萧摇说道。这话也透露了,萧摇有本事保护好自已。

“那好,丫头,你一定要当心。你身后有爷爷,有童家在给你撑腰。”童文华只能这么说了。“要不,让睿儿派几个军队的人保护你吧。”童文华还是有点不放心。

“呃,爷爷,您没有听说我把丁浩打了的几个外国人给打趴了吗?”萧摇调皮的说道。萧摇这话的侧面意思,就是她有保护自已的能力。

“好,好,哈哈,打得好。”童文华马上心情一转,就大笑起来。那些人欺负人竟然欺负到别人家里来了,不给他们教训,他们都不知道欺负的人家姓什么,人家姓中,叫中夏国。

很快几人就来到了张明明的病房。

萧摇把对丁浩父母及丁浩本人说过的话,再如法炮制一遍说给了张明明一家子听,结果张明明和丁浩一样,都是全身通红的听着。

张明明的伤势比丁浩轻一些,他使用断续膏两天就够了。

萧摇该警告的还得警告。

张明明一家对萧摇再次真诚的道谢。

张明明的病房去了了,随后就去了孙凯病房。

……

萧摇最后去得就是上官飞的病房。

一行人到了上官飞的病房。病房里除了昨天在的丰家一家三口,上官旭衣笪攸宁,还有一对不认识中年男女,不过看他们的五官和上官兄弟有点像,萧摇就猜到了他们的身份。

笪攸宁最先发现萧摇时来的人,忙跨步上前迎接道,“摇儿。”

萧摇点了点头道,“笪大哥。”然后再看了一众人,分别点了点头。

丰夫人再次看到丰夫人,脸色又一次不好了,嘴巴动了动,想说什么,最后想到什么,又闭了嘴。

丰成越和上官飞看到说道,“萧摇,过来了。”

上官旭看到童文华,尊敬的叫道,“童老。”然后又对萧摇真诚的谢道,“谢谢你,萧小姐。”他这个谢谢,是说萧摇不计较昨天丰夫人的言语上的过失,再次来给上官看伤。

上官旭一叫童文华,其他人也发现萧摇搀扶的老人,也是带着尊重的叫着,“童老!”

不过,上官夫妇很是好奇这个萧摇难道就是大家所说的那个萧摇吗?只是,刚刚旭儿为何要谢这个萧摇呢?

萧摇不想说一些废话了,直接叫来护士说道,“把病人的上衣全脱了。”

护士看到院长和童老爷子都在这,他们既然没有阻止大小姐这么做,她们只要照做就行。

丰夫人一听萧摇要脱上官飞的衣服,脸色又更不好了,跳出来说道,“童大小姐,为何要脱小飞的衣服?”

萧摇淡淡的说道,“丰夫人,是不是医生每一次给上官飞看一次伤,都要向你解释一次。”

这话问的,让丰夫人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医生自有医生的看病原则。只要看出病情伤情之后,除了给病人家属汇报一下医治内容及情况,之后怎么打针,怎么开处方,都不必再过问病人家属的,否则就是相当于质疑医生的能力及权威。

而萧摇现在就是以医生的身份,让护士动手这么做的。

萧摇也不在多废话,利落的给上官飞扎针,然后严肃的说道,“上官飞,扎针之后,我就让护士给你上药。这药比较特殊,上了之后两个小时内它就开始发挥药性,在药性发作的时间,你的整个胸部可能会又麻又痒。不过,你要控制住,不能乱动乱移,否则,你的肋骨就会长歪,这会对你有很大的影响。你的伤势算轻,只要上两次药就行。一次药性发挥十二个小时,在此之间,你的身上不会有任何排泄物,在十二小时恢复之后,你体内的杂滓就可以排除出来,再之后,你必须上第二次药。第二次药效性全部发挥完之后,你的三根肋骨已经重新接长,之后,你只要再好好调养半个多月就可以。”

啊?这么快?

除了知情的人,其他人都震惊了。

随后,萧摇把药交给了上官旭。至于他会不会直接交给护士保管,她就不管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