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06 怪异

祝士林是顾忌幼清这个姨妹,又是在他家中,不好太失礼,所以宋弈一来他就朝薛思琴看了一眼,示意她陪着幼清去后院。

薛思琴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便邀了幼清去后院。

可没想到宋弈来的这么快,她们就一个往外走,一个往里走,就在院子里碰上了。

都是熟人,用不着慌慌张张的回避,更何况家里头没有长辈在,年轻人之间规矩上也没有那么多的苛刻。

幼清跟着薛思琴朝宋弈行礼,她起了身就朝宋弈看去。

屋檐下挂着两盏贴着喜字的大红灯笼,是薛思琴和祝士林成亲时用的,还没来得及换下来,红艳艳的光线落在幼清脸上,更映衬的她面若桃花,粉雕玉琢似的明艳无双。

宋弈也正看着幼清,和光同尘的笑着,信步走来眸如流水般微微一眯,扬起的眉梢毫不掩饰的显露出他此刻的愉悦。

看到他不再是憎恶戒备或是是试探,这是进步啊,宋弈清朗如风的和薛思琴道:“冒昧前来,打扰了!”

“宋大人言重了。”因为祝士林将宋弈引为知己,薛思琴对宋弈的印象本来就很好,更何况宋弈还帮了他们家,薛思琴对宋弈欣赏中又更多了几分敬重,“您用膳了没有,要是不嫌弃,就在这里用一些吧,我让人将饭菜摆在正厅,您和夫君就小酌两杯?”

祝士林很高兴薛思琴这样,就笑着去看宋弈,他一般不敢勉强宋弈,更不会自作主张的替他拿主意。

“好啊。”宋弈一点都没有推辞的意思,“有劳嫂夫人!”

薛思琴笑着吩咐常妈妈去摆桌子,她牵了幼清的手,就朝后院走,幼清垂着眼帘跟着薛思琴……

宋弈微微笑着扫了幼清的背影一眼,和祝士林进宴席室。

薛思琴让人给薛思琪送了饭菜,她自己和幼清在后院的宴席室里随便吃了一些,等撤了碗筷她和幼清道:“这一次若非宋大人和圣上递了话,只怕单大人协理查案的事不会这么顺利,相公心里感激他,可平日的关系又亲近,特意感谢未免显得有些见外了,正好今日得了机会,两个人约莫是要好好说说的。”她是怕幼清觉得尴尬。

幼清却在想着宋弈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他到底是帮着太后,还是帮着皇后又或者是和严安一样,聪明的不参与储君之事,只在圣上跟前效忠走动呢?可宋弈那个样子,又不太像!

要不要问问他呢?若他因为帮着姑父而坏了他自己的筹谋,怎么也要让姑父记住他的这份情,将来若是他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姑父和姐夫也能还他这份人情。

不过今天大约是不行了,当着祝士林的面,她总不能过去亲口问问宋弈吧。

幼清失笑,她学的规矩也快被她抛到脑后去了。

“太太。”常妈妈笑着过来了,“宋大人要回去了!”

薛思琴一愣,刚才她还在说宋弈和祝士林约莫要吃到很晚,没想到这么一会儿工夫宋弈就要走了,她疑惑的问道:“菜都上齐了,喝酒了吗?”

“喝了。”常妈妈看了眼幼清,接着回薛思琴的话,“不过一人喝了两小杯,宋弈吃了几口菜就说有事要先走了。”

薛思琴觉得奇怪,可也不能强留人家,就道:“厨房里还温着点心吧,你包一些给宋大人带回去,听说他家里灶上的都是小厮,连个婆子都没有!”她就想不通宋弈的长辈是如何打算的,就算是避嫌不在家里放几个丫头,可仆妇总要有几个吧,他却是一个仆妇都没有,几个小厮能做什么事。

常妈妈闻言笑着道:“奴婢这就去安排。”说完出了门。

幼清到不觉得奇怪,他这个人,做出什么事来都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不一会儿常妈妈就来说宋弈坐着轿子走了,薛思琴就陪着幼清去前院,幼清见天色有些晚了,就和薛思琴还有祝士林告辞:“回去晚了姑母肯定要担心的!”

“我让人送你。”薛思琴说着喊了几个身强力壮的小厮过来,幼清想到灯会那次的事情,也不推辞,由采芩和绿珠扶着去巷子里口上了马车,薛思琴一直等车出了巷子才让人关门回来。

“宋大人怎么来去匆匆的,可是有什么急事。”她见桌子上还没来得及收拾的饭菜都没怎么动,可见两个人是没吃多少东西,祝士林就笑着道,“他说和人约了时间,改日再来。”

薛思琴打消了疑虑和祝士林在炕头坐下来:“夏阁老真的说父亲这两日就能放出来?”又道,“那出来后仕途会不会受到影响。”

“不会,圣上既然打算把这件事重拿轻放了,就一定是猜到了是谁在背后做的手笔,岳父是不是清白的他心里也有衡量,不会有影响的。”祝士林说着一顿,又道,“对于这件事,内阁的六位阁老,头一次意见一致,就连严阁老都没有反对!”

这可是千年难遇的景象,不过也由此可见,严安目前是真的没有和太后或者皇后的走的近,若不然他也不会轻描淡写跟着附和了。

也是,当初陶然之说要建造祭台,头一个商量的就是他,他同意之后陶然之才敢和圣上说的,其后圣上问严安的意见,他也是歌功颂德溜须拍马了一番,才让圣上更家坚定的建造祭台,如今祭台突然坍塌,还谣传是圣上遭了天谴,这事儿严安当然不愿意了。

自从年后辽东民变他被圣上训斥过后,圣上对他的态度也不比从前那样事无巨细的问他的意见,他肯定是要更加谨慎才是!

立储虽重要,可眼下圣上还年轻力壮,又忌惮别人立储,严安不参与其中也在情理。

薛思琴想了一通,松了口气,笑道:“这次父亲能平安归来,得亏夫君您打点奔波,妾身感激不尽!”祝士林握了她的手,“你我夫妻,说这些话太见外了,更何况岳父母对我也如同亲生,家里有事,我劳累奔波点是应该的。”

薛思琴抿唇笑着,眉梢眼角都洋溢着幸福,祝士林揽了她在怀中,手就自然的放在她的肚子上,轻轻抚摸着,柔声道:“其实我也没做什么,若非姨妹这一招釜底抽薪,这事儿还不知怎么收场,你该好好谢谢她才是。”他很在意拦着幼清的功劳在身上,可即便他长了一百张嘴,也没有办法解释。

薛思琴知道这是他的心结,昂着头望着他,笑着道:“幼清和琪姐儿一样都是我的亲妹妹,父亲和母亲对她也没有另眼相待,她为自己家做事,护着自己在乎的人,是理所当然的,又怎么会在乎这些虚无的东西,更何况,她身为女儿家,有时候太过聪明对她来说也未必是好事,所以,现在只能让夫君您替她背着这个黑锅了,等改日她成了亲,让妹夫好好答谢你。”

祝士林失笑,又爱又怜的看着薛思琴,很庆幸当初岳父暗示他的时候,他没有犹豫就让人上门提亲了,才让他有了这样一个体贴温柔又贤惠能干的娘子,此生足矣!

薛思琴被他迷恋的眼神看的面颊一红,撇过脸打岔道:“瞧着你们方才也没怎么吃东西,要不要让厨房给您下碗面来。”

这边,幼清坐车拐去了隔壁接薛思琪,车停稳她重新下了车,刚站稳眼角余光就看到巷子深处停着一定蓝呢的官轿,她认识这种轿子,朝廷的文官出入一般都是类似的,薛镇扬也有同样的一顶,只是因为官阶不同,轿子顶端的样式有些微的区分。

这顶,好像是宋弈常用的,他似乎不大用马车,每次出门都是坐的轿子。

不过,他不是走了吗,怎么把轿子停在这里?是出了什么事吗,

总不会在这里等她吧?

可是,这里是死胡同,他总不可能是闲逛到这里歇一会儿吧?

幼清心里疑惑,站在门口迟疑着要不要过去看看,就在这个时候,宋弈已经从轿子侧面走出来,行云流水似的半倚在墙面上,一身竹叶青的细布长袍,宛若挺立的君子竹,清贵,飘逸……朝着她轻轻一笑,薄红的嘴角一勾着又露出股似有若无的痞匪气。

幼清觉得宋弈有些古怪,忽然就想到了路大勇,难道是路大勇出了什么事,所以他特意在这里等她?她拧了眉头低声吩咐采芩:“你先带他们进去,我过去看看。”索性能跟着来的都是信得过的,其实便是让姑父和姑母知道她也可以解释清楚,所以她并不算很担心,坦然的走了过去,在宋弈面前站定!

“你不是走了吗?”幼清皱眉,狐疑的打量着他,“是来找我的,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宋弈打量着她,微微一笑声音清越,姿态也是从善如流,“正好从这里路过而已!”

幼清再次认识到,有的人是真的可以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不过他这样的态度,那就是不是因为路大勇了,幼清心里松了口气,就微笑着道:“哦,那宋大人可是有什么指示!”

“指示不敢!”宋弈扬眉,眼中神采奕奕,“只是惊叹方小姐的才智,能想出这样的计谋。”他夸的很真诚。

宋弈知道是她出的主意幼清并不奇怪,她回道:“雕虫小技,我也不过动动嘴皮子罢了,宋大人过奖了。”又道,“单大人的事今日我听姐夫说了,谢谢!”话落,她好奇的问道,“你不是说让范大人独自审理是有缘由的吗,为何又突然改变了主意,这样做对你的事情没有影响吗?”

“事情分轻重缓急。”宋弈看着幼清,缓缓的道,“影响的大小也因人而已。”

是说薛家的事情是急,他自己的事情是缓吗?可他前头回绝她时态度又那么坚定,幼清越发的疑惑,看不懂这个人,可不管他是出于什么原因,她还是感谢他的帮忙:“这事儿就等姑父出来后再行答谢了,不管如何,都要谢谢你!”朝堂的事,她是没什么资格说报答,也帮不上什么忙。

“好啊。”宋弈从善如流的点着头,“等薛侍郎出来,我再讨这份人情!”

幼清撇撇嘴,刚刚还觉得他今晚很古怪,等他这话一出就觉得此人果然还是宋弈,总能把一些别人不好意思说的话说的坦荡荡理所当然,不过,她的话已经说出口了,总不能还反讽人家没有客气推辞吧,所以她笑着道:“好!”话落,指了指后面,“时间不早了,我们还要回去,就告辞了。”

宋弈微微颔首,不等幼清转身,他又道:“延绥下雪了,我正有东西要送往那边,你可有什么要一便带去给方大人?”

“啊?”幼清一愣,这才八月底延绥就下雪了,不知道父亲的冬衣够不够穿,身边要用的药还够不够,今年肯定又是一个冷冬,她顿时忧心起来,可尽管心里担心,她还是不想继续欠宋弈人情,摇头道,“这事儿就不劳烦宋大人了,我会额外请镖局送去。”

宋弈也不勉强,笑道:“去吧。”又另加了一句,“注意安全!”

幼清又是一愣,像是不认识宋弈一样打量着他,心里不放心她索性问个明白:“宋大人真的没事吗?”

“我说了,只是路过罢了。”宋弈依旧是亘古不变的笑容,“子寒兄让我告诉你,他这两日家中有些琐事,过几日去看望你!”

幼清哦了一声,封子寒从来都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没有哪一次事先打招呼的,更何况,封子寒怎么知道宋弈和她会见到,幼清疑惑的撇了宋弈一眼,提着裙子往回走,一边走着,她就觉得身后有道目光始终落在她身上,她不自在的飞快的进了院子。

等感受不到那道目光才松了口气,和薛思琪在里头磨蹭了一刻钟,她才重新出来。

宋弈已经不在了,巷子里黑洞洞的,伸手不见五指……

刚才怎么那么亮?

幼清和薛思琪一起回了薛府,薛思琪借口累了直接回房歇了,幼清和方氏说了今日的事情:“……夏阁老说姑父约莫这两三日就能回来。”

“阿弥陀佛。”方氏顿时轻快起来,人也有了精神,激动的道,“那我要准备一下!”

幼清忍不住笑了起来,辞了方氏从智袖院出来,又让绿珠去看看薛潋回来没有,不等绿珠去外院,就看到周芳迎着她来了:“小姐!”幼清忙拉着她进了青岚苑,问道,“怎么样,没有下重手吧?”

“没有。”周芳笑着道,“三公子亲自动手的,原本奴婢还怕三公子吃亏,没想到他打起架来也不怂的,招招都打在脸上……”让他想起来了赵子舟,“孙公子好像是有点心虚的,也不敢还手,护着脸任由三公子劈头盖脸的打了半天。”

幼清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道:“那三表哥人呢,回来了吗?”

“去找二小姐了。”周芳回道,“他没受伤,就是回来的路上嚷着手疼,奴婢看了看,手背还真的有点肿。”

可见薛潋下手有多重了。

“算了,谅孙继慎也不敢嚷出去,反正有赵子舟打头阵,他被人打一顿旁人也只当他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幼清笑着进了房里,“你还没吃饭吧。”

周芳笑着道:“吃过了,三公子请奴婢吃的饺子……”一顿掩面轻笑,“不过,是奴婢付的钱。”

幼清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薛潋太怂了,说请周芳吃饭,竟然还让周芳付钱!

“算了,这事儿二小姐以后不提,我们也就把这事揭过去了,谁都不准再说。”幼清交代大家,又和采芩道,“听说延绥下雪了,我们这两天就把老爷的东西收拾妥当,赶快找镖局送过去。”

采芩应是,和绿珠两个人就去收拾东西。

幼清就想到了宋弈,问周芳道:“你们宋大人最近没什么事吧?”周芳不解的看着幼清,不明白她问的没什么事是指什么事,他们爷每天事情都挺多的。

“比如他家里太平吗,没人生病或是病故吧?”幼清就觉得宋弈的态度有些变化,可到底哪里有了变化,她又说不出来。

周芳怔了怔,摇头道:“应该没有吧?”准确的说她也不知道,她跟着爷的时候,爷就是一个单打独斗,身边除了随从就没有别人了。

幼清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没有再问!

寿山伯府中,郑辕神色凝重的坐在书案后面,窦良自门外进来又反手关了门,朝郑辕行了礼,郑辕请他坐,出声道:“你去锦乡侯的事情立刻就办吧,不要让别人知道,索性你跟着我这两年没有认识什么人,旁人也不知道你曾是我的幕僚,不过,你过去还是要谨慎一些,若有事我会和你联系!”

“属下明白。”窦良放了茶盅,又道,“六爷尽管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虽然两人相处不过两年,但郑辕对窦良很信任也很放心,他颔首道:“你家里的人也不用担心,我会派人去照顾。”

窦良站起来向郑辕道谢,郑辕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多言,窦良又重新坐了下来,出声问道:“六爷,您随后去见圣上,没有再提三皇子的事吗?还有祭台的事,您明明可以反将一太后一军的,为何又不乘胜追击。”

“那证据是宋九歌给我的。”他自抽屉里拿了个红木匣子出来,“你看看!”

窦良就狐疑的开了匣子,里头一个圆肚青花拇指大的瓶子,另外还有一封一本薄薄的册子,窦良打开瓶子扇着风闻了闻,脸色微变之下又凑在鼻尖嗅了嗅,神色古怪的道:“是荤油?”

郑辕点点头!

窦良已经猜到了什么,又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那本册子,翻了几页面色大变的指着册子道:“这……这是张生粮行的私账?”把糯米事先用荤油泡一泡,等荤油冷却了就裹在糯米外面,这样做验米的人若是粗心,是看不出来的,更何况也不是供给御膳房的,也不用那么仔细的查证。

这样一来,米一旦煮烂做米浆时就会不粘,这样的东西怎么能砌墙,还有那些摔下来成了粉末的石头,想必也是用了类似的方法做了手脚!

窦良汗如雨下,就见郑辕又点了点头。

“这些怎么会在宋大人手中。”或者说这些东西宋弈是怎么得到的,他是事先就料到了,还是事后查的,若是事先就料到了他为什么不阻止,他是什么目的,难道眼见有人要破坏祭台他也袖手旁观吗,他到底是什么人。

若是事后查到的,他为什么不拿出来献给圣上,这可是个绝好的立功升官的机会!

把这些拿来给六爷他是什么意思,他可不相信一向不钻营巴结的宋大人会来讨好六爷,更何况他就是要讨好直接去讨好圣上不就成了,何必兜个圈子呢!

窦良终于明白郑辕为什么在奏折上点到为止。

“所以您让属下早点去锦乡侯府?”窦良心有余悸,太后娘娘这一招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若非宋大人的这些东西,他们恐怕真的是被动挨打,六爷现在不得不提早筹谋起来。

“嗯。”郑辕颔首道,“三皇子一死,我们不得不将所有的筹码压在大皇子身上,往后我会多在大皇子身边走动,锦乡侯那边你就多费点心思,尽快得到他的信任,皇后娘娘那边若是有什么动静,也不会瞒着他们。”

三皇子在去承德的半个月就没了。

窦良应是,问道:“那这一次,您是不是还有别的打算。”总不能这么轻易的让太后娘娘害死了三皇子,而他们什么都不做吧。

郑辕冷笑了一声:“岂能如此便宜她!”也让她知道,什么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窦良松了口气,将桌上的东西收起来,依旧是想不明白宋弈的目的:“六爷,您说……宋大人这样是不是在向您示好?”储君之事现在受圣上忌惮,大家都讳莫如深的避开,可这事儿是绕不过去的,圣上早晚要立储君,他不可能真的吃了长生不老丹药就真的长生不死,如果真是这样,现在也轮不到圣上坐在宝座上了。

“不会,他若是有这个意思,大可把话说的清楚点。”郑辕也猜不透,但是可以肯定宋弈虽对他没有恶意,但肯定也不存善意。

窦良心事重重的沉默了下来,不知道如何分析宋弈的立场,正在这时房门被人敲响,郑辕嗯了一声,房门从外推开,他的常随韩青的跨了进来,朝郑辕行了礼,回道:“爷,您让小人查探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他说着顿了顿,面色有些古怪,“祭台一夜建成的事情,并非是出自祝休德,而是他的一个姨妹,就是……薛家的方表小姐。”说起方表小姐他已经是驾轻就熟,不止一次在各种各样的事情中听到这个称谓。

这个方表小姐可真是了不得,他行走这么多年,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奇女子,说一句巾帼不让须眉也毫不夸张。

郑辕一怔,又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他眼睛明亮,面上是势在必得的冷峻:“知道了!”虽说这件事是夏阁老几位大人办的,甚至他也默许大皇子随军参与其中,陶然之还将琳琅阁的守卫调走,让禁卫军一夜未去巡视,这些事情少了一环都不成,大家虽没有商量却像是商量好的合力把这件事办成了,每个人都可以领一份功劳,可归根到底,要是没有这看似歪招却打的正好的招数,他们做什么都没有用。

方幼清,方幼清!他果然没有看错她。

郑辕抿着唇,眼底露出赞赏的笑意来,顿了顿他有些迫不及待的起身,边走边道:“你们也累了几天了都去歇着吧。”窦良一愣,他们的话还没说完呢,六爷这是要去哪里,可又不敢问,只好眼睁睁的看着郑辕走远。

“六爷这是……”窦良听到方表小姐,只觉得惊叹这位姑娘聪明,没有多想,但是郑辕的反应也太大了些,他不解的去看韩青,韩青就想到郑辕连去承德前送给方表小姐的那盏灯笼,语气古怪的道,“你可以准备喜钱了。”话落,就出了门。

窦良失态的长大了嘴巴?他是幕僚,虽和郑辕关系很近,可毕竟不是亲密的友人,有的事情他可以问的理直气壮,有的事情他却不好去过问,就如外间传言六爷断袖之癖,他来了两年早些时候是见过六爷身边是有过年轻貌美的少年出入过,可后来就再没有见过了,他其实一直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可六爷一直不成亲,也不见他逛个青楼和哪个姑娘亲近过,这突如其来的听说他要成亲,窦良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

他一个人在书房里坐了好一刻,忽然就明白过来,六爷想要娶的,不会就是这位出主意聪明绝伦的方表小姐吧?!

什么样的女子,能让六爷动心,还这样迫不及待的想要娶回家。

幼清第二日就请周长贵将给方明晖的东西送了出去,她陪着方氏在家里准备,薛霭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幼清见他瘦了不少,与平日相比人既疲惫不堪又显得狼狈,方氏心疼不已让人给薛霭烧水梳洗,宽慰薛霭道:“夏阁老说你父亲这两日就能放出来,你别担心,好好休息一下。”又道,“你这么回来大学士同意了,你的那些同僚没有说什么吧?”

“我回家前已经打听过了。”薛霭喝了口茶,神色已经恢复到一贯镇定的样子,“父亲明天一早就会出来。”

方氏眼睛一亮,高兴的道:“你已经打听过了,听谁说的,消息可靠不可靠?”

“圣上今天去了晨会。”薛霭沉声道,“还将范大人的折子丢在了地上,说他年老昏聩,审案不清,倒是写的一手好檄文,让他去礼部待几年,也不算埋没了他的才华!”顿了顿又道,“此时不是秘密,如此朝中已是人人皆知!”

圣上不能训斥太后,但是可以把范大人可贬去礼部,当然不可能让他做二品的尚书,这样不是贬反而是升了……把范综丢去礼部,圣上就算是摆明了态度。

幼清唏嘘不已,前一世范综在大理寺待了六年后,稳稳的升任到工部的,而工部尚书钱璋则去了都察院做了左都御史,如今的左都御史赵作义进了内阁,现在因为夏阁老的推迟致仕,朝堂的格局算是彻底打乱了。

太后娘娘现在是什么样子的,应该很着急吧,还有锦乡侯……徐大奶奶会怎么想,徐二奶奶呢……幼清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是应了那句话,不到最后谁都不知道事情会怎么样。

方氏也听明白了薛霭的意思,范大人都被贬职,可见圣上心里是知道祭台到底和谁有关了,要不然范大人犯了点小错也不至于当着文武诸官的面落他的面子,既是这样,那薛镇扬回来就变的理所当然了。

“那你别坐着了,赶紧去洗洗睡一觉,明天还要你去接你父亲回来呢。”方氏笑眯眯的让春杏去和老太太说一声,又和薛霭道,“等你父亲回来你赶紧再回去,听你父亲说这次机会难得,你千万别错过了。”

“我没事,已经和曾学士打了招呼,他也同意了。等几日父亲安顿下来,我便走陆路赶上他们就可以。”薛霭说完,方氏就笑着点头,让人服侍薛霭梳洗,那边薛老太太也得了信,请薛霭过去,薛霭晚上在烟云阁吃的晚饭,祝士林又到了,和薛霭在外书房一直说话到很晚才各自歇下。

第二日一早,他和祝士林以及薛潋带着周长贵去大理寺接薛镇扬。

幼清跟着薛老太太、方氏以及早上赶回来的薛思琴迎在垂花门,薛思琪精神不大好,短短三天人瘦了一圈,可好在大家一心都扑在薛镇扬身上并没有太在意她的变化,直到辰时接薛镇扬的马车才进门……

“致远!”薛老太太又看见马车进来就激动的走了出去,方氏也红了眼睛,薛思琪垂着头一脸的愧疚,幼清心头微酸跟着出了门。

薛霭和薛潋坐在后面一辆车,早早停了两人下了车,一左一右伺立在马车边,祝士林先从车里出来,随后就看到一身宝蓝色道袍的薛镇扬从车里走出来,其实不过七八天的功夫,所有人恍如隔世似的看着他。

薛镇扬精神很好,就是需在下颌上的长髯不似从前顺滑,整个人比以前还要沉稳几分,也多了几分中年人特有的沧桑。

“致远!”薛老太太走了过来,拉着薛镇扬的胳膊上下打量,薛镇扬也很感慨,看着自己的母亲,他惭愧的道,“娘,让您担心了,是儿子不孝!”

薛老太太擦着眼泪:“只要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又道,“快回去好好洗个澡,去去晦气!”

薛镇扬点着头,视线一转就落在眼巴巴看着她的方氏身上,他微微点了点头,道:“我没事!”方氏抹着眼泪使劲的点着头,人也像是有了主心骨一样,有了精神气!

幼清跟着薛思琴和薛思琪行礼。

薛镇扬一一打了招呼,由大家簇拥着回了智袖院,一番梳洗他重新换了件天蓝色的湖绸直缀,步履轻盈的走了出来,和以前的薛镇扬并无两样。

薛思琪不等大家说话,突然就在薛镇扬面前跪了下来,垂着头道:“父亲,女儿错了,我不该和您顶嘴的!”说着咬着唇,眼泪簌簌的落下来,当时薛镇扬被抓之后她就好后悔,她一定是被猪油蒙了心,才说出那样的话来,如今知道孙继慎不是良人,她就更加相信薛镇扬的话,父亲说的对……可是说出去的话就跟泼出去的水一样,是收不回来的。尤其是父亲还出了事,若他有个三长两短,她这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薛思琪无地自容!

大家都是一愣,薛思琪一向都是没个谱的,和父母说话有时候脾气来了也没有个长幼,顶嘴的事也不是没有过,可她还从没有过哪一次这么郑重其事的道歉,方氏顿时红了眼睛,又欣慰又心疼!

幼清抿着唇,眼角微红!

“好了。”薛镇扬亲自扶薛思琪起来,和蔼的道,“你能说出这番话来,就说明你长大了。只要你自己明白了道理,父亲就只有高兴,哪用你这么认错!”又道,“以后遇事要多想,若是想不明白多问问,家里的人不会害你的。”

薛思琪点着头,哭的说不出话来。

“好了,好了。”方氏扶着薛思琪,“快去洗把脸,你父亲没有怪你!”

薛思琪由身边的丫头扶着去洗脸。

薛镇扬望着薛思琪心情大好,和他们说起牢里的事情来:“在牢里我还和几位大人打趣,平生诸事都有所经历,如今竟是连这牢房也叫我们住了几日,往后也无遗憾了!”他竟然和大家打趣,可见他的心情又多好。

薛霭和薛潋皆是一愣,尤其是薛潋,有些不适应这样的薛镇扬,满脸通红的朝后缩了缩。

大家一直说话到很晚,薛老太太担心了数日,眼见自己儿子好好的回来,她也累的支撑不住早早回去歇了,薛镇扬就和祝士林以及两个儿子移去了外院的书房,祝士林将这几天的事情从头至尾的和三个人说了一遍,等大家听到主意是幼清出的时候,三个人愣过之后是一脸的平静,倒是祝士林有些奇怪,他们怎么没有和自己当初一样觉得既震惊又刮目相看呢。

“姐夫!”薛潋笑着道,“那是你对表妹不熟,她的事情可不止这点。”

祝士林愣住,反而去听薛潋和他讲解幼清的事情,祝士林听完才恍然明白,为什么家里的人一点都不震惊了,原来对于他们来说,方幼清的聪明和手段已经见惯不怪了,若说震惊不如说是惊喜……

因为她总能给人以不同的不惊喜。

祝士林讪讪的笑了起来。

薛镇扬微笑道:“那孩子像她父亲,可惜生为了女子,若不然我们家定会再出一个进士。”话落,他与有荣焉的道,“不过,身为女子聪明些也不是坏事,至少将来我倒不用担心她出嫁后受苦!”

祝士林附和的点着头,问道:“岳父何时回衙门,还是要在家休息几日?”

“休息个五日吧。”薛镇扬淡淡说着,总要拿点架子出来,免得人家还以为他心虚的迫不及待呢。

祝士林应是,又和薛镇扬说起范综的事情来,薛霭拧着眉头似有心事的坐在一边没有说话,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子时,焦安就匆匆赶过来,急着道:“老爷,皇城里走水了!”

大家一怔,薛镇扬问道:“是哪个方位走水的?”

“像是东面坤宁宫方向!”焦安说的有些迟疑,薛镇扬就和祝士林以及薛霭对视一眼,薛潋跳起来道,“不会……是圣上放的火吧。”他话还没落,薛镇扬就喝道,“胡言乱语什么!”

薛潋缩了脑袋,又咕哝着补充了一句:“……也有可能是皇后娘娘。”

薛潋说的并没有错,这场火起的有些太巧了。

第二日一早,宫里传出来消息,坤宁宫的火势并不大,只烧了一个小小的杂物房,并没有人伤亡,但是圣上却亲自去了,执意要太后娘娘搬去钟粹宫!

九月初三,太后娘娘从住了一辈子的坤宁宫,搬去了偏僻寥落的钟粹宫,而二皇子却因为成年的关系,从西五所搬出来住进了十王府,与大皇子为邻,次日,三皇子因天花过世的消息传了出来!

九月初九圣上亲自登上祭台,开始为期七七四十九天的祭天炼丹!

------题外话------

群啵一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