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26.8不想让你再九死一生(第一更)

这个夜晚,兰芽将孩子交给爱兰珠和塔娜,她换上了塔娜的衣裳,出了馆驿。

因衣着是侍女打扮,便未曾引人注意。兰芽倒是格外瞧见门外立着个明媚的少女。也是穿着李朝的普通侍女衣着,身上并无任何华丽之处,只是顾盼之间面颊从头上覆盖的外衣里展露出来,容颜柔婉明媚,叫她这个画画儿的人过目不忘。

只是苦于不会说李朝的话,无法一探究竟,兰芽只得忍下。

身为侍女,面上却无卑微谦恭之色,反倒是淡泊平静,叫她微微有一点起疑餐。

擦肩而过之际,仿佛是感受到兰芽的注视那

虎子早在外迎候,小轿悄然到了李朝的东海号总号。

前店后宅,庭院雅致。虽院墙低矮,亭阁娇小,却也不改清幽。这么于月下望来,一如大明故国。

院子里身穿黑色锦袍的男子负手而立,背对兰芽。头顶一轮清月,却照不亮他周身冷寂斛。

兰芽便只能悄然叹了口气,将心里的担忧压下。

来都来了,此时要是怪他,也已晚了。

地上有雪,兰芽踩出了簌簌的动静,他便肩头微微振了一下,这才转回眸来。

兰芽微笑:“今晚天冷,不便将孩子带来。改日定给你看。”

他这么放下一切,千里迢迢地来,自然就是为了看孩子。这份心意,她岂能不明白。

他则深深凝视她:“听说你九死一生。”

又哪里只是听说,自从得知辽东出事,兰太监被建州掳走,他便几日几夜都无法合眼。恨不能就这么奔过去,可却知道——不能啊。

后来大人去了,再后来京师中都传闻说大人不见影踪,将陈钺和马文升两方人都给忙个地覆天翻;再然后,马文升索性放弃了的时候,大人才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

大人与兰公子的性子,他都已谙熟于心。辽东天地,除了左有草原,便是右邻李朝。他便悄然嘱咐了隋卞,收集李朝东海号的消息,于是接下来这便不顾一切地赶来。

心中那翻涌了几个月的担心,这一刻却也只能化成轻描淡写的一声。

兰芽便垂首淡淡一笑,避开他的目光:“哪里有那么严重。”

他便也只能沉下一口气去,悄然问:“你现在,没事了吧?”

“恢复得很好。你瞧,我还胖了。”

三个月的远离勾心斗角,三个月的只是跟着爱兰珠、虎子这样知心的人们一起看顾自己的孩子,她倒是体会到了自从家门遭灾以来最最平静的时光。初为人母,仿佛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了。

藏花上下打量她,便也点了点头。

兰芽这才和缓地问:“你这么来了,大人还在辽东,虽说御马监有隋卞担待着,可是西厂和灵济宫呢,你都交给谁了?”

藏花略显狼狈:“我既然来了,自然都安排好了。我又岂是那么不顾大局的人?”

若非知道她九死一生,为了那两个孩子险些将自己的性命都断送了……他又何至于什么都顾不得了,这么跑来?

他微微仰头,月色清光都落在他面上,仿佛寂寂寒霜:“御马监有隋卞;西厂我交给风看顾着,具体的事务还有冷杉他们;灵济宫——自然还有初礼啊!”

这一套班底都是大人和她一手调.教出来的,纵然他不在,又能出什么乱子?

再说当年他在小宁王藩国的时候,大人被禁足在乾清宫,她自己要下江南去,还不是也用了这套班底看家的么?

他这么安排倒也周全,只是……

兰芽垂首皱眉,却避着没叫他看见。

这种安排,实则已有隐忧.

两人说了会儿话,兰芽又细细盘问了东海号这边的账目,打听了东海帮众的下落,然后这便起身。

“你这样就走了?”

立在寒冬夜色里,藏花这才有点急。

兰芽抬眸静静看他一眼:“李朝官家的馆驿也自然有晚上关门闭户的规矩,我若回去晚了自然少不了一番口舌。再说,”她柔软一笑:“我想念狼月和固伦了。”

他闻言便一挑眉:“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叫法?一定不是大人和你的主意!”

兰芽便忍不住笑,他可不知道围绕这两个小名儿可发生了多少故事呢。

藏花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将兰芽送到门外。

藏花捋了捋衣袖:“三日后就是宫宴,我陪你去。”

虎子听见了,哼了一声:“自然有我和爱兰珠,不消二爷费心。”

“就凭你?”藏花陡然扬眉:“你领兵在外打仗是不错,可是宫闱里那些勾心斗角,你又有哪一点看得明白!若依靠着你去,她们母子三个连半个时辰都活不过去!”

“藏花,你不要忒也托大。这是李朝的宫廷,你也从未曾来过。”虎子也是一句不让。

兰芽头

大,伸手左右分开他们:“都住嘴!”

兰芽暗暗给了藏花一小拳,叫他克制些。刚来了就挑刺儿,跟当初跟人家秦直碧没完没了似的。

实则藏花心里想什么呢,她心里明镜儿似的。他一定早就猜到了将来要安排两个孩子管孩子叫爹,所以刚刚听见两个儿子的小名儿之后就说那么挑刺儿的话……虎子自己没什么错,这又是藏花自己心下长刺儿了。

虎子识大体,便先告退,先去帮她准备轿子。

兰芽这才轻叹一声回眸望藏花:“宫宴,我也明白会是一场女人的战斗。女人的斗法,概有两个方式:或是设局陷害,或者是饮食里用毒。”

“这两样,自然都是逃不过你的法眼,叫你陪我去是妥帖的。只是有两个问题。”

藏花登时眼睛一亮:“哪两个问题,你说!我便一一破解就是!”

“其一,你的相貌、妆扮和行事习惯太过引人注目。这便是头一桩大忌。”

虽然多年跟着大人办差,可是他的性子娿跟大人实则天差地别。大人是扮什么像什么,不光是说伪装之术,也是说大人肯改变自己的性子;然藏花全然相反。他是无论扮什么,都还是他藏花自己,所以压根儿就也不用扮了,反正一眼就能认出来。

当年在草原,大人也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才扮作“藏花扮成的司夜染”,成功骗过了同样天纵英才的巴图蒙克。那一计,是整个战局的关键。

而她此时的身份是大明商旅,进宫需要见机行事,低调是必须的;可是藏花完全做不到。

藏花闻言咬了咬唇,面色寂寞:“那,第二件呢?”

“第二件,此次宫宴邀请的都是女眷,一定是进后宫欢聚。所以男子根本就不能入内,无论是你还是虎子,都只能在宫外守候。”

藏花咬了咬牙:“可我是阉人!”

兰芽瞟他一眼,没吱声。

藏花自己便也心里跟着了火、长了草一般。当着她,这般地无地自容。

他的身份是太监,跟大人一样,可是……他们实则哪里还是真的太监了?如果还真的是太监,也许倒也好了,至少心下不会这么无缘无故地翻腾。

兰芽知道他又自己为难去了,便清了清嗓子:“你的身份就算是内官,可是也一样进不去。因为咱们不可以叫李朝宫廷知道咱们是大明朝廷的内官。所以你这身份根本就不能露。”

藏花急得一甩袖子:“那照着你的话说,我真的就没办法进宫陪你了!你身边儿就剩下那个什么爱兰珠——我的天啊,一个女真的虎丫头,你能指望她帮衬得上你什么呀!”

当初爱兰珠连续两年大闹西苑的故事,藏花怎么能不知道呢,就听说那丫头比汉子还猛,一言不合抡鞭子就抽,简直是没长脑子的嘛!

兰芽也只能叹息摇头,伸手点指着他:“这话你也就当着我说这么一回,以后绝对不准再说了,否则我真替她第一个抽你!”

藏花咬住嘴唇,一脸的桀骜不驯,只是嘴唇咬紧了,这才说不出动静来了。实则心底,骨头缝儿里都还往外冒不服气。

兰芽便垂首叹了声:“实则,法子不是没有。只是要委屈你。”

藏花登时眼睛一亮:“什么法子,你说!无论是什么,只要我能跟你一起去,就什么都使得!”

为了孩子的安危,藏花自然是最佳的人选。谁叫虎子——那么爷们儿呢。

兰芽便垂首一笑:“那法子……你自信手拈来。”

【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