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23.5同生之缘(3更1)

看着一对恬然的孩子,兰芽欣慰含笑,却终究还是眼中拢起了水意:“……大人,能留几天?”

最怕说的事,却不能不说。

若是大人不来,她自己便更是已经要开始盘算归期。

司夜染点头:“就在这几日。辽东那边的事你交给我,你在这便至少坐完月子。双生胎劳损更重,你且将一切全都抛开,只专心将养。餐”

虽则万事都交给大人,自然是最妥帖不过。可是一想到孩儿刚刚出生,父子之间团聚不过数日便要别离,便不由得红了眼眶。

“嘘,千万别掉泪。”司夜染伸手捉住兰芽小手,“月子里掉眼泪,将来便要一辈子都眼眶疼。”

兰芽破涕为笑:“我才不信。”

司夜染轻轻将兰芽抱进怀里,两人相依相偎,共同垂眸望向一双孩儿斛。

兰芽轻轻开口:“大人,我有一事请求。”

司夜染轻笑:“我已明白:女儿便姓岳吧。”

“大人?!”兰芽惊喜转眸:“你真的肯?”

“为什么不肯?”他垂眸深深凝注她的眼睛:“若将来我们的女儿也生成你岳家女儿的风范,那我梦里都能笑醒。实则彼时从草原归来,我察知你有双生胎的脉象,心下早已做下如此决定。只是倘若我们的第二个孩子也是男孩儿的话,也许能更对得起你岳家。”

兰芽心下安慰,却还是垂首给了他一拳:“我可不重男轻女。”

实则她刚生产完,纵然有力坐着,可是打出的拳头也早是绵软无力。他却还故意呼痛:“娘子,手下留情。”

兰芽便笑了,笑得好幸福,可是心底还是忍不住涌起酸楚。

因生了孩儿,这颗心便越发厌弃朝堂,越发向往能跟大人与孩子,一家四口逍遥天下。可是命运从不容自己左右,如今无论是她自己还是大人,都被皇上死死扣在掌心,不知将来终究要哪一日才得自由。

他瞧出她又伤感了,便赶紧岔开话题:“我自然不是重男轻女,自然不是说咱们的女儿不好,只是你岳家终究已经有了月月这个女孩儿家,所以我想如果是咱们的孩儿里多一个男孩儿的话,那才是两全其美。”

兰芽破涕为笑,歪头瞟他:“以后再生一个呗。”

司夜染长眉高高挑起,惊喜地盯着她:“你是说,以后……你还肯继续为我生?”

兰芽面颊大红,忍不住伸手拍他:“你说什么呢?我为什么不肯为你生了啊?”

“很辛苦。”他心疼地捉住她的小手:“又是这样的双生胎。我也很担心将来怕会是接踵而至多为双生,我舍不得。”

“又胡说。”兰芽笑起来:“这世上虽都说女人生孩子是到鬼门关前走一遭,可是你瞧这普天之下,究竟是女人顺利生出孩子的多,还是死于非命的多?根本不可相提并论的好吧?既然生为女子,便自然有能耐生得出自己的孩儿。”

她俏脸一红:“我不怕。我……还想生。”

这一次虽则千辛万苦,可是十月怀胎的感受却是那么奇妙。头一回有一种茫茫天下,却总是有人如影随形相伴的感觉,再不觉得孤单。这种踏实,有时候甚至是情侣和夫妻都无法比拟的。

更何况这一次十月怀胎惊心动魄,她并没能十足体会到那种恬然满足,所以她希望能有机会补上这次缺憾。

还有就是,无论是大人那一脉,还是她岳家,都已人丁稀薄。若她能多生几个,尤其是双生胎的话,恰可同时为两家开枝散叶,也算尽了自己的孝心。

司夜染便笑起来,忍不住落下唇来去细细密密吻住她的面颊、颈侧,直到耳珠。

他呵气微痒:“那为夫自然求之不得……你想要多少个,我都给你。”

“去!”兰芽大羞,连忙推开他。

孩子还在眼前呢,虽然知道到他们现在睡着呢;退一万步说就算睁开眼来,也什么都看不见。可是终归为人父母了呀,得做出个端庄样儿来,将来才好教育儿女。

她待他平复了些,才红着脸转头望他:“我们的女儿姓岳,那我们的儿子呢?姓朱么?”

朱自然是本朝至贵至重的姓氏,虽然同样是“朱”,但是就连当今天子的那个“朱”都比不上他们儿子的贵重。

司夜染却轻轻摇了摇头:“……姓司。”

兰芽的心便一颤:“大人!”

司不是他本姓,更是他身为太监之后才选用的,自然比不上“朱”的无上贵重。

司夜染却轻轻摇头:“……我背着朱姓,沉重这么多年,无可开解;我却舍不得我们的儿子再背上这重重的责任。我会在他加冠之日将他的血脉告诉他,可是将来的路却随他自己去走。我们的儿子,不要这大明江山,不当那九重宫阙里的孤家寡人,难道就不能逍遥自在过完一生么?”

他语气里万丈豪情,一扫从前的压抑和隐忍。叫她真是喜欢。

兰芽便也舒心

一笑,将手伸进他掌心里去:“好,那我们就姓司,谁稀罕姓朱啦?”.

正说话间,外头忽然煌煌筛过铜锣去。

司夜染眉头一皱,按住兰芽手腕,他自己猫腰出了门去。

虎子和赵玄等人早行动一步,虎子回来低低禀告:“是李朝王室也报了喜讯:今年刚刚亲政的李娎也于今日得了王子,是其继室王妃尹氏生下的嫡长子,于是喜报全国,昭告各道府。”

司夜染闻言也是微微扬了扬眉:“竟然与本官的孩儿们同日降生,倒也算此子造化不浅。也算有缘。”

李朝作为大明的藩属国,便是国王登基、王妃选立、元子的册立都要上奏大明朝廷,得大明朝廷首肯之后才得执行。于是以司夜染身份,那李朝的元子分明是沾了自己孩儿的福泽才是。

说完此事,司夜染低低与虎子说:“那金翼,可有探查清楚底细?”

虎子一怔:“大人的意思是?”

“他有眼界,知道上前叫我‘大人’。你家兰公子说,因为他是四铃兄弟的缘故。因为他家出过四铃这样的贡女,所以他们家是见过宦官的,所以他极有可能已经隐约猜到本官的中官身份。”

虎子倒也微微点头,毕竟当年拣选贡女一定是由李朝的宦官负责;而金家出过贡女,这些年李朝的王室对于金家循例每年也该有赏赐,于是来送赏赐的还是宦官,所以金翼能从说话行事的习惯上辨认出宦官的做派来,倒也情有可原。

“……大人须知,他金家现在所造出的纸张还在供李朝宫廷所用,所以与宦官之间往来交接自然不断。”虎子小心解释。

司夜染点点头:“这样说来自然不错,但是我走之后,你也要小心看着这金翼的一举一动。他是商人,又尝尽了家里出了贡女的甜头,我怕他会借助一知半解,利用咱们的身份做文章。”

虎子也一怔:“大人……这么快就要走了?”

司夜染盯住他:“你们都在这里,本官若不回去,皇上必定起疑。辽东之事越是安定,你们在这里才越能安稳。”

虎子也替兰伢子惆怅起来……她跟司夜染在一起这么久,她从不是缠磨人的姑娘,可是眼下毕竟是刚刚生产完啊。

司夜染瞧出虎子满脸的难过,便哼了一声:“我走了,你正好可以抢先教我的孩儿们叫爹啊。袁星野,你有种就真能抢在本官前头,让我的孩儿们先冲你叫爹。”

虎子这才一股虎劲冲上头来:“怎么,要做赌么?司大人,你输定了。”

司夜染这才心下无声一笑,暗骂:说你虎,你还真就是虎。

两人竟然同时都是孩子们的爹了,说来也是奇妙,虎子对司夜染那股子防备忽然就散了,冉冉飘升,嵌入夜空,仿佛化作了繁星。

虎子便哼了一声:“你自己回去也不行,不如我叫赵玄跟你一起回去。等这边安顿妥当,我再亲自回去帮你。”

陈钺和马文升这两个都不是好调理的,更何况辽东现在的守军还都是袁家的子弟兵,凭司夜染这些年的恶名,很难调动得了这三方的力量。

司夜染却断然拒绝:“你留下。既然想抢先当爹,你就得好好帮我照顾好我的孩儿们。”

司夜染想着,痛苦地皱了皱眉:“孩儿们将来的本名我已与你家兰公子说好了。只是凭你那性子,既然要跟你叫爹,若太文雅也叫人刺耳,不如也给你一点当爹的权利——孩子的小名儿,归你来取。”

“真的?”虎子大喜。

司夜染皱了皱眉:“……只一点,不准叫成:虎娃、虎妞。”

【今天三更,稍后还有两更。话说小孩儿们的故事山呼海啸冲我脑海里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