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22.4囍(第二更)

以娘子与孩子的血,洗雪这一双沾过太多鲜血和罪孽的双手……

孩子的新生,亦是他自己的豁然新生。

他这话没有说出来,却不知是不是孩子与他父子连心,竟然随之发力。只听兰芽迭声痛呼之后,那孩子自己终于旋转着身子成功地冲出了母体。头撞到软垫,仿佛还觉着委屈了,哇地一声自己就哭了出来。

那哭声洪亮,仿若金钟,铿锵将幽暗的房间仿如都照亮。

听见了里头的动静,双宝赶紧奔了进来,惊喜地对司夜染说:“大人!北极星,大白天的,竟然出现了北极星!”

司夜染盯了双宝一眼,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将孩子迅速包裹好,交给双宝:“抱着。斛”

双宝满口的吉祥话都被堵住了,委屈地盯着大人。大人一定以为他瞎白话呢,可是是真的呀!

外头更有金翼老婆的惊叫:“怎么有这么多野凤凰飞来?!”

兰芽听着也忍不住想笑。什么吉祥鸟儿不好,还偏得是“野”凤凰?

双宝赶紧过来向兰芽道喜,兰芽长出口气:“终于生完了。”转头刚想去看孩子,紧接着肚子竟然又是一阵绞痛。

这阵绞痛来得叫兰芽猝不及防。她前头什么疼都能忍住,可是这份迟来的疼却叫她直接掉下眼泪来。她本.能的想法是,都生完了就不该再继续疼了,可是竟然还借着再来一股有甚之而无不及的疼痛,叫她以为——是不是自己要死了?

兰芽办登时泪如雨下,挑眸紧紧地盯着司夜染:“大人答应我,一定要好好照顾好孩儿……还有月月,求你爱如己出。”

这话越说越像托孤了,司夜染小心观察着她的情形,实在忍不住了探头过来拧眉喝止她:“……住口!是还有一个!”

啊?

兰芽惊愕住。她太累了,脑袋血流都不足;还是双宝这会儿找见了机灵气儿,赶紧提醒一句:“公子,是双生胎!”

兰芽这才明白过味儿来,一声低泣,笑意染眉。

原来如此,这竟然是天大的福分。

又不由得想起草原那两个孩子,乌鲁,图鲁斯,她是否也会生出一双一模一样,却只有眼珠儿颜色不同的孩子来?毕竟大人的母亲与巴图蒙克的母亲是姐妹啊……

她这么胡思乱想着,伸手去握住长子的小手。

小小的婴孩还不会抓握,可是那柔柔的触感还是给了兰芽莫大的力量。她再用力——

一股倾泻而出的感觉,与之前还有不同。

这一次是真正的酣畅淋漓,叫她身上蓦然一松的感觉。

司夜染亲自接了孩子,小心为孩子包裹。

可是这第二个,却还没有哭声。兰芽那股子担心就又来了。难道说是第二个没有气儿了?

司夜染却抱着第二个不撒手,然后轻轻拍了拍第二个的小P股……第二个这才细细低低地哭了出来。

兰芽这才长舒一口气,不由得问:“这个,哭声怎么这样弱?可是身子不好?”

司夜染笑了,也顾不得一头一脸的汗,两手的血渍,将孩子抱过来凑在兰芽眼前。

“因为,这是个千金呀。”

兰芽一愣,忙转首望了过去。小新生儿能瞧出什么来呢,都是一样红红的、褶皱的、软软的。可是那娇柔的哭声,可不就是女孩儿家的么!

司夜染将孩子交给了兰芽,连忙再为兰芽做最后的处理,兰芽一手抱着一个孩子,终究开心地落下了泪来。

谢天谢地,这一场拼争终于没有白费。

仰头看向苍天——爹,娘,兄长,嫂嫂,雪姐姐……你们可曾看见了,这是我的孩儿呢。一男一女,竟然这样欢喜双全。

双宝也落了泪,跪倒道贺:“恭喜大人,恭喜公子,既弄璋,也有弄瓦,真是双喜临门。”.

兰芽带着孩子,三个人睡了好长好长的一大觉。

可是屋子太小,三个人加上那些物件儿就将小小的地炕全都给占据了。司夜染便出门坐在廊檐下,满足又疲惫地靠着廊柱,如梦似幻地微笑。

好消息早经过双宝传到了虎子和东海帮那边去了,大家也不敢太声张,但是个个都欢喜得眉飞色舞。

虎子便跟东海帮的兄弟借了银子,叫去买酒肉来,今晚必定得好好乐乐。

金翼作为一家之主便也自然跟着一起忙碌。

只有金翼老婆远远地盯着司夜染,有一点惊色未定。对于她来说,这个年轻人就是从市集上找回来的郎中而已。之前还被人家夫人骂,说怕是找来了个医棍;现在好不容易母子三人皆平安,可是这位怎么还赖着不走了?

身为大明的藩属国,李朝百姓很是不敢得罪大明来客,于是趁着虎子他们都各自忙碌,她便自己凑过来跟司夜染嘀咕:“给你两片金叶子,你赶紧走吧!”

这金叶子就是爱兰珠嫁衣的凤冠上扯下

来的。

司夜染抬头望金翼老婆,笑了笑:“就两片金叶子便能打发我走?今天就算嫂子你端两座金山来,我也不会走的。”

初为人父,他连孩子还没看够呢,给他什么他能换?

如此想来,他比皇上又不知幸运了多少倍。

金翼老婆却给吓坏了,急着跟他低吼:“我说你这个人!原本在市集上见你模样周正、穿戴整齐,还以为你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庶子,不得已才出来当郎中。却没想到你还是个泼皮!给你金子都不走,你究竟想怎么样?”

司夜染靠着廊柱,一边闭眼打瞌睡,一边笑得唇角扬起。

这若是从前的他,听见有人敢这么跟他啰唣,甚至说他是泼皮的话,他早冷眉冷眼地治罪了。可是今儿……却是听见什么都开心,一个劲儿地就想乐。

别人都没留意,倒是金翼发现了,连忙上前一把将自己老婆扯走,然后向司夜染拱手:“大人勿怪。我那屋里的,没见过世面。”

司夜染便反倒睁开眼,神色清冷下去:“哦?照此说来,你是个见过世面的?”

这个金翼不但将他老婆扯走,还上来就毕恭毕敬地喊“大人”,叫司夜染心下生了疑.

兰芽本来在里面睡得好好的,可却还是听见了外头的交谈声。

她只能悄然叹了口气,抓过枕头砸向纸门,“哐”的一声。

外头都被吓了一跳,司夜染也顾不上对金翼起不起疑了,赶紧进来问:“可是哪儿疼了?”

李朝民居都搭地炕,也就是说地面本身就是炕,下头架高了烧火进去,倒是跟大明的宫廷里暖阁地砖下头烧的火龙很有异曲同工之妙。此时地炕烧得热热的,兰芽的脸红扑扑的,却冲他嗔怪地瞪眼:“别吓唬人家金翼。”

她低低解释:“金翼,是四铃的兄弟。”

司夜染挑眉,便是一笑:“原来果然如此啊。”

兰芽便撅嘴:“哦?原来大人早就猜到了。怪不得自己到市集里去搭棚子装医棍,还非要只看千金科,且除了人命关天的不看?”

实则这话现在一琢磨,就是姜太公钓鱼,等着她的下落自己上钩呢。

司夜染便笑了:“是。我只能想到你是奔着李朝这边来了,却具体并不知你落脚何处,情形如何。虽则想到你之前莫名对四铃的身世感兴趣,所以我借着给吉祥接生的机会,也细细询问了四铃,可是终究她被选中来大明的时候还是个几岁大的孩子,几十年过去,她的家乡变成什么样,她的家里还剩下谁,她自己也早一无所知了。我从她嘴里能知道的只是‘风田’一个地名而已。”

“彼时情势紧迫,我只能用那样的方式来找你。”

兰芽轻轻一叹:“还好咱们没有再错过。”

司夜染笑起来,目光里却露出怆然:“怎么会再错过呢?老天它已经欠了我那么多回,如果这次再错过了,我便毁了它整个天地!”

好狂的口气……

兰芽笑起来,却心下明白,倘若他想,他未必办不到。只是他这些年情愿委屈自己,一切都忍耐下来罢了。

两人的目光不由得又都聚拢在两个孩子身上去。

说来也有趣,本来两个孩子是一左一右睡在兰芽各一边的,可是因为兰芽坐了起来,给他们两个腾出了地方,于是两个小家伙竟然各自朝对方的方向滚动了过去。看似都闭着眼呢,一派睡态安详,却竟然矢志不渝地一直滚到了的对方身边。

各自伸手,将对方拥在了自己怀中。

小小的龙凤双生,抱着彼此,恬然微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