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20.2孩儿,醒醒

爱兰珠不想在李朝百姓面前哭,可是泪珠子就是控制不住,一颗一颗嘀嗒嘀嗒往下掉。

“你们的心我明白,可是我说的跟你们说的是不一样的!你们这里是小城,郎中也没什么太像样儿的;我叫你们去找的不是小城里只能医个头疼脑热的普通郎中,我要你们去找的是你们李朝的千金圣手!”

只有千金圣手,才能起死回生,对不对?只有千金圣手,才能叫兰公子肚子里那不再动了的孩子,重新活蹦乱跳起来!

爱兰珠说着跪倒在地,向金翼两口子行了大礼。

这若是从前,凭着李朝北边的百姓跟建州女真之间的过结,想叫她一个建州的格格给李朝普通百姓下跪行大礼……那是不可想象的。可是今儿,为了那个无辜的小生命,她什么都豁出去了餐。

只因为,那一刻兰公子只为了全力救助她,竟然都顾不上自己的孩子啊!

斛.

李朝百姓的民居,院落都不大,房檐也都低矮,于是院子里的动静,兰芽实则都听见了。

她垂首望着自己的肚子,掌心轻轻抚在其上。

风从山间来,扑啦啦吹动窗棂,吹响窗纸、

金翼家的窗纸都是自家造纸剩下的边角余料粘补上的,纸张虽然不够白,不算细腻,可是这么逆着阳光看过去,自然的纹理之间却还留存着完整的花瓣儿。兰芽细细去寻找,还在里面找见了完整的兰叶、兰花。

所谓空谷幽兰,化作纸张,依旧清骨不散。

想到这里,她的心反倒平静了下来。既然已经拼争到此时,既然已经坚持到此时,那么无论这个孩子究竟是怎么了,她已然都能接受。

她垂首看他……她只是依旧有一种奇怪的心灵感应,无论爱兰珠他们有多担心,可是她就是觉着,孩子只是睡着了。

只是听了她这个当娘的话,乖乖地,睡着了……

她伸手抹掉眼角清泪,努力微笑。

大人,我知道,无论我做出何样的选择,无论是何样的结果,你都不会怪我,你都会明白我的心,对不对?

那时东海帮的人马突然到来,可是女真的汉子们却也不甘失败,发了疯一样挥刀迎战。而爱兰珠喉咙上血流如注,已经栽倒马下……那时候的她不能不管爱兰珠,不能再重蹈再草原眼睁睁看着雪姬和三阳死在她眼前的覆辙,所以那一刻她顾不上孩子。

孩子是性命,可是她眼前的爱兰珠、东海帮的帮众,哪一个不是性命?她不能在那个时候临盆,不能给他们添麻烦。她只能跟他们的孩子商量,叫孩子乖乖听话,好好地,睡一觉……

可是这一觉睡得仿佛真的有点长了,她这个当娘的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醒。

她便含着笑,听凭清泪滴滴洒落,抚着肚子柔声地轻唤:“孩儿,醒醒啦。娘在召唤你呢,你可听得见?”.

当年兰芽走的一步好棋,将东海帮众打散,其中一脉北上李朝,在李朝扮作“东海号”的伙计安顿下来,落地生根。于是这一脉人马便成了兰芽在辽东的一支奇兵。

山猫便是因东海帮众知道了兰公子来到辽东,才特地派出去联络的。只是——没想到山猫遭了那样大的罪。

兰芽借山猫与身在李朝的东海帮众联络上之后,一步一步筹划好了,要借助建州女真的反骨失踪一段时间,安然生下孩子。

只是这世上所有的计划,总有百密一疏,如何也想不到孩子会这样悄然地“睡着了”。

外头虎子、赵玄带着东海帮众严密布置小城的防守。虽说可以借助商旅的身份掩护,但是总要防备一旦建州,甚至李朝地方官员发现秘密。

虎子亲自将整个小城的田野山川走遍,布置好了几道防线只会,回到院子里却没看见爱兰珠。

他便捉过塔娜来问。塔娜婚礼之前偷偷跑回建州去替格格送信,实则根本就没成功地跑出去。爱兰珠也算谨慎的人了,叫塔娜别出抚顺关,而是绕道鸦鹘关。结果还是一出关口,就被慢条斯理跟上来的赵玄给堵住了。赵玄嘴里咬着草棍儿,悠闲自在地问她:“小珠子,去哪儿呀?”

塔娜的名字在女真话里也是“东珠”、“珍珠”的意思。于是军营里的勇士们就戏称爱兰珠为“大珠子”,塔娜则是“小珠子”。

塔娜一见是赵玄,就傻了。赵玄跟老鹰捉小鸡似的,直接将她拎到马上,从鸦鹘关直奔抚顺关外——到时,正好赶上那一场血色大战.

自从被抓回来,塔娜就也发现了格格跟虎子之间有点不对劲。可是堂也拜了,就算没送入洞房,可是这也是自家的额驸了;可是怎么他还躲着格格,不但晚上不在一个房里睡,而且白天就算眼神儿碰上了也要躲着藏着呢?

塔娜就以为额驸又是嫌弃格格了,于是心下自然替格格抱不平,就也每次见了虎子也不那么讲规矩,瞅他的眼神儿都是翻白眼儿。

虎子见问,塔娜就又

是回以好几个白眼儿:“姑爷怎么会忽然问起我们家姑娘呢?姑爷原来还知道有我们家姑娘这个人啊?”

这是在李朝呢,她总不能一口一个“格格”、“额驸”地叫,于是就也该称“姑娘”“姑爷”了。

虎子气得真想给塔娜一拳,也只能忍着低声喝问:“快些说!”

塔娜这才又翻了个白眼儿:“我家姑娘说累了,要困个午觉,便叫我也别去打扰呢。姑爷可千万也别去。”

她这话是呛着说,实则她自己心下也悲哀,人家姑爷可不不会去呗。就算她怎么用激将法,也没用。

可是现实却叫塔娜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因为虎子竟然一转头就大步朝着格格的房间走过去了!.

虎子今天没来由的心慌。

其实他这些天来自然一直都是心神不宁的,兰芽那情形,他虽说不是女人,却也明白不对劲。可是今天这股子心慌就更是来得尖锐而急迫。

彼时他正带着人在山上巡查,查勘地势。在高高的山上,正好能俯视金翼家的院子,便瞧见了爱兰珠从兰芽房间里奔出来,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山间拢音,他虽说没听清她低低呢喃什么,却能听见她是在哭。哭得肝肠寸断,哭得——叫他心烦。

于是他想该回来问问。他还从未见她这么伤心过,就算——那晚,他跟她真的做了夫妻,结果他早上就逃也似的跑了,也没见她哭成这样。

他蹙着眉敲爱兰珠的房门,确没有动静。可是这样四季流风的小城,便有风从他鼻息过,他竟然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儿!

他便惊了,一脚踹开了房门,却见爱兰珠躺在血泊之中,手腕还在一滴一滴向瓷碗里滴着鲜血。

虎子大惊,急忙叫人。塔娜奔进来,一看就哭了。

“姑爷,这是我们女真萨满的法子,是用自己血去供养那小人儿,也就是用自己的命去给了那个小人儿……”塔娜将血碗里泡着的小草人拿出来,指着上头的女真文字:“格格写的是:兰公子的孩子!格格是想用自己的命,换了兰公子孩子的命啊!”

虎子大恸,一把抱住爱兰珠,一双虎目里便是清泪滑下。

“兰伢子的孩子不能有事,你也同样不能有事!你怎么那么傻,那么傻……”.

小院子拢音,爱兰珠那边的动静太大,兰芽便也坐不住了,非要出去看看。

双宝怎么拦都没拦住。两个房门隔着不远,兰芽立在檐下,便透过那开着的门看见了里头的血泊!

兰芽便猛然眼前一黑,整个人昏倒在地。

那边厢塔娜在呼唤“格格”,而这边双宝也是一声惊呼:“公子!”.

血,好多的血,在眼前不停不停地奔流。仿佛泉流汇成小溪,小溪又变成大河,大河奔腾入海。

是又梦见了家门遭难的那个夜晚么?看见的这些鲜血,都是家人流淌出来的么?

兰芽在黑暗里挣扎,只觉自己的身子里也有无数汩汩的血流向外奔流。她身上的热度都被带走,她觉得好冷啊。

可是身子里却又莫名地觉得热,额头密密麻麻地爬下汗珠来。

身子宛若要被撕.裂一般地疼,像是有人在用利刃想要将她一分为二。可是她却本.能地不想闪,不想避,反倒挺起了身子主动去迎向那利刃,主动——期待自己被砍成两半。

她终于叫出声来。

随即眼前的世界光亮了起来,再不是黑夜,也不止是鲜血。而是热气蒸腾,而是灯影摇曳,而是人头攒动。

她睁开眼,便听见有婆子的动静说着李朝的话。她听不懂,却能听出那惊喜的腔调。

然后便有一个人翻译道:“醒了,终于醒了!”

兰芽迅速地找回了神智,双手紧紧扣住空中垂下的布带,迅速回眸去找双宝,凛然问:“我在生了,是不是?生出来没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