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19.1花田小城,有风来过

听闻朝廷终究还是将司夜染那小阎王给派出来了,陈钺和马文升双方都十分紧张。自打从京里送出消息,两个人便各自派人探听着司夜染到了哪里了。

京师距离抚顺关约两千里的路程,走得快的如马文升,昼夜奔马,在驿站换马不换人,三天三夜便赶到了;可是倘若来得是个慢性子,或者排场大、规矩多的,那走个十天半个月都有情可原。

更何况此时又已经到了半山黑水雪飘河封的时节,路程上的难度又增加了。

于是陈钺和马文升两人都小心打探着,以计算司夜染能到达抚顺关的时间,以便安排自己这边,做好应对。

可是纵然两边一起使力,却竟然都没探听着司夜染的下落!谁也不知道小阎王是到哪儿了,沿途的馆驿更是根本就没接着司夜染的影儿餐。

对此,陈钺和马文升双方的态度倒是截然不同。

陈钺更有心机些,跟手下交代,说司夜染这么多年替皇上办事,从来都是微服私访。从前是一顶小圆帽,一匹小黑驴,单人匹马行走天下,甚至潜行至草原腹地。极其善于伪装相貌,更天资聪颖,到哪个地方便能极快学会当地的语言和习俗,迅速混迹于当地百姓之中。所以这次八成还是这个例儿,是微服潜入民间了,陈钺便交代手下,既然寻不着一个人,便处处都当做已经有这个人在,所以各个地方都得加强了防备,不准有人随意乱说话,但凡有人问到巡抚政绩的,不准有说不好的斛。

陈钺手下领命安排下去。下头的小官儿还有的极会做人,组织些穷苦百姓,每天一换班,就跪在城门外头诉说巡抚的种种政绩。倘若城门进出的那煌煌人河里,有那小阎王在,便一定能听见。

马文升倒是个倔脾气,本就看不惯宦官专权,更何况跟司夜染在皇上面前还争执过;而皇上本来先派了他来,结果后来还是把司夜染给派来了,岂不是等于告诉他,皇上对他不满意、不放心么?

于是老头儿一跺脚就发了倔脾气,干脆也不打听司夜染到哪儿了,他自己山羊胡一翘,干脆离了抚顺关,奔辽阳去了,摆明了不吊司夜染了。

这两位大员正好两种反应,一种是仿佛辽东哪哪儿都是司夜染,而另个的表现则是辽东满地都没司夜染……于是下头的官员和百姓们就更没法分清,那位小阎王终究是来了,还是没来。

实则趁着辽东为了寻找他的踪迹而一片迷糊的时候,司夜染则根本就没朝着抚顺关,或者辽阳而去.

李朝。

与大明相邻的平安道,一个叫做“风田”的宁静小城。

这座小城坐落在山凹里,当地百姓主要种花为生。每年收获的鲜花供给给宫廷制作花粉香露所用,更将花瓣用于造纸,进贡给大明朝廷。

这里每年四季有风穿过山谷,冬暖夏凉。风帮花田里的花儿们授粉,又将花儿的种子们带走,帮它们繁衍到田野山川。花田里的收成都仰赖风的力量,故此得到“风田”这样美丽的名字。

兰芽推开纸窗,遥望窗外山河,想起彼时四铃与她讲起这个地名的由来时,眼中粼粼闪烁起的思乡之情。

她彼时含笑,说一定会去亲眼看一看这座风景如画的小城,然后亲笔为四铃将那小城今日的风貌画下来,以慰四铃思乡之情。

今日,她终于来了呢。

她刚看没两眼,房门就被推开,爱兰珠火烧火燎地扑进来:“你发什么疯啊!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敢开窗见风,你不要命了!”

爱兰珠叫唤得欢,兰芽却笑笑盯着她颈子上的伤:“知我不能见风,难道你喉咙上的伤就允许你能这么大喊大叫了么?”

爱兰珠面色便一红,急忙拢住裙子在兰芽身边跪坐了下来。她身量高,李朝的民居天棚又实在矮,她站着都直碰头。

她坐下,气势就也跟着矮了许多,讷讷地说:“我没什么大碍了。倒是你自己从马上摔下来,还只顾着替我包扎。这一路又狂奔到李朝来,你比我辛苦不知多少倍。”

爱兰珠小心地碰碰兰芽的肚子:“你别唬我,你得跟我说实话,他们——还动不动?”

这么说着,爱兰珠都要掉眼泪了。只因为那天兰公子动了胎气,眼看着就要在那山林里临盆,可是兰公子却不顾自己,只顾着给她喉咙上的伤口包扎。等她苏醒过来问兰公子孩子怎么样了,兰公子却一张脸白如金纸,努力含笑跟她说:“我跟孩子说好了,叫他忍忍,再忍忍……我告诉他不能出生在这儿,否则活不下来,他是个听话的好孩子,于是——他又安静下来了。”

她都挺傻了,当时不知道哪里不对;可是事后当宛如神兵一般从天而降的一群人将他们带向李朝,她才听见双宝含泪跟她说,公子的肚子忽然都不动了。

跟兰公子在草原都出生入死过,都没有害怕的双宝,那一刻忽然抱着膝盖缩在车厢角落里,哭得像个孩子。

“我担心,公子的孩子已经,已经……”

“胎死腹

中”那个词儿几乎就要从双宝的嘴里说出来,她便急忙伸手一把捂死了双宝的嘴,死劲摇头:“不许你这么胡说八道!一定不会的,咱们只需静静地等,谁也不许乱说话!”

乱说话,上天就会听见的,那上天就真的有可能带那孩子走了啊……反过来,如果谁也不说的话,那上天就听不见。上天也许能打个盹儿,就放过了公子的孩子呢。

那天她和双宝就瞪着彼此,两人都在担心地掉眼泪,可是谁再也没出一声。

兰芽垂首抚住自己的肚子,眼睫也不由得湿了。可是她还是在努力地微笑:“没事。这一路奔波,想来他也是累了。小孩子都这样,累了就只知道睡觉。爱兰珠,咱们就让他好好地睡一觉吧,别打扰他,好不好?”

爱兰珠再也忍不住,用手死死捂住嘴,转身拎着裙子奔出了房门,便朝向苍天青山跪倒在地。

苍天啊,萨满大神……求求你们,千万不要叫公子的孩子出了事。

如果你们需要拿走人命来做祭奠,就请带走我爱兰珠的性命。不能叫兰公子这么辛苦地养育的孩子,在临盆之前却就这么悄然无声地——睡去了。

兰公子她,还有司大人他,为了这个孩子,他们几乎赔上了所有……求求你们,千万不要带走他们的孩子,千万不要.

金翼两口子在场院里用大锅蒸煮花皮花梗,准备煮烂了造纸,见爱兰珠这番模样,两口子对视一眼,还是都停了手,上前来去劝。

李朝北方就是女真,建州女真还曾经接受过李朝的册封,可是两方之间的冲突也是未曾断过,所以李朝北部的百姓对女真人的情绪十分复杂。

爱兰珠一看就是典型的女真人,语气和习惯都是建州的,且能看出是身份高贵的,所以自打他们来了这里,金翼两口子对兰芽他们还都好,只是对爱兰珠颇有些闪避。

饶是如此,看她此时哭得这样伤心,两口子还是上前劝慰。

“大姑娘,这是怎么了?”

爱兰珠抹干眼泪,一把抓住两口子的手:“我给你们金子。你瞧,我身上有好多金子!”

彼时她身穿嫁衣,各色各样的黄金首饰戴满了全身。除了偶有几件在途中丢失的,大多数还都带来了。她便将那一包黄金首饰都拿出来交给金翼两口子:“去找郎中来,要最好的,还有稳婆,叫来给我姐姐看病,我求你们啦!”

金翼两口子也吓坏了,赶紧推辞。

金翼说:“不敢不敢!那位夫人带着我姐姐的书信而来,叫我知道我姐姐原来还在人世,还在大明宫廷里,我已经感激不尽。姐姐也在书信里写得明白,叫我们家里人一定要好好照顾这位夫人,这是我们应当做的,哪里还敢要大姑娘你的金子呢!”

金翼正是四铃的幼弟。四铃随同李朝贡女一起赴大明的时候,金翼还没出生。只是听母亲一直念叨姐姐,说生死不明,今生怕再无缘相见,于是想知道姐姐的消息想得成了一桩心病。何曾想,几天前便忽然来了这样一队大明商旅,竟然带来了姐姐的亲笔来信,信里还带着姐姐当年离开家的时候,娘亲给带走的亲手绣制的小衣裳。

【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