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11.18红绒垫,绿头牌,白纸心

见皇上对着一盘子的绿头牌,只是闭上眼睛,却迟迟不肯翻牌子,张敏和彤史女官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实则在他们这些下人看来,这迟来的雨露均沾是好事,难得贵妃终于肯撒手……可是怎么贵妃都能撒手了,万岁爷反倒对这突来的自由有点不适应了呢?

彤史杨玉忍不住低低提醒:“皇上,皇上?您该翻牌子了。贵妃娘娘还等着呢,微臣等还要去复命。”

餐.

听听,彤史女官们还要去向贞儿复命……他都能想象得到贞儿此时等待着的心情。

是明明下定了决心为他引荐嫔妃的,于是她该希望他翻了牌子;可是同时,当那个被翻开的绿头牌传到贞儿耳朵里去,她又该何等的难过?

皇帝睁开眼,强忍难过,目光从盘子里红绒垫上的一排绿头牌上扫过,目光在僖嫔的牌子上打了个旋儿,却终究还是错开。

良久才问:“这里头怎么不全?斛”

杨玉被吓了一跳,不知该怎么回答,赶忙转头去看张敏。

因为今儿这一套绿头牌子都是贵妃娘娘亲笔写的呀。多了谁,少了谁,都只有贵妃自己心里有数,她怎么敢说?

张敏便连忙上前来瞧瞧。

实则里头主要的内廷主位都在,只是少了两位——皇后和贵妃自己。

贵妃是禁足坤宁宫,没有皇上的话自然不能出宫;而贵妃自己……道理自然也是不言自明。

张敏便陪着笑:“皇上……只少了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罢了。”

皇帝又闭上眼,点了点头:“这些我都不要,端下去。”

杨玉和张敏都傻了,张敏赶紧给杨玉使了个眼色,杨玉便连忙跪倒:“求皇上体恤微臣,贵妃等着微臣复命呢。”

皇帝这才缓缓摆手:“伴伴,取纸笔来。”

张敏略有点愣,随即心下猛然一跳,已是睁大了眼。

皇帝挥袖:“还不去?”

张敏便连忙跑向桌案,取过纸笔来。这一个来回,眼睛竟然也是湿了。

皇帝抓过纸笔来,深吸一口气,亲自裁了一张跟绿头牌一般宽窄的纸条,然后亲自纸笔在那纸条上工工整整写下:“贵妃,昭德宫,万氏。”

写完又亲手端端正正摆进盘子里去,然后才长舒一口气,笑了。

老张敏鼻子一酸,急忙背过头去,悄然抹了把眼睛。

皇上对贵妃娘娘的深情,这普天之下也只有他一个人最为明白,于是看了便总是忍不住这样红了眼眶。

皇帝这才笑眯眯地伸手进了盘子,将他摆好的那张纸条翻了过来,然后如淘气的孩子一般对杨玉说:“朕翻完了,你去贵妃宫里复命吧。”

杨玉知道这样不妥帖,可是又哪里敢说什么呢,只好告退而去,疾步带起风来,用手小心压住那纸条,不叫风给吹飞了.

昭德宫,贵妃的心情果然如皇上想象的一般,一则期盼,一则感伤。

外头来人禀报说彤史来了,皇上终于翻了牌子了。

贵妃便从座上站起,手上不觉用力太大,竟然攥着的一根毛笔给折断了。

杨玉端盘子进来跪倒,“启禀贵妃娘娘……”

贵妃不等杨玉将话说完,急忙抓过那盘子一看——

红绒垫、绿头牌,里头偏生不伦不类地夹着一张白纸条儿。

白纸最轻最薄,颜色也最寡淡,可是那白纸条儿却偏生在那一片红绿当中独独最惹人眼。

其他的绿头牌本都是贵妃亲手写的,只有这一张白纸条例外。而这世上,敢在她亲笔写的牌子中间加入稍显潦草的纸条的,又除了那一个人之外,还能有谁呢?

这样想来,她便手都颤抖了,略作迟疑之后,还是一把便抓过来。上头的字迹,果然是皇上的……

杨玉便叩头:“……皇上今天翻了的牌子,正是这张纸条的。微臣恭喜娘娘。”

贵妃一把捉紧纸条,便赶紧回了内室,伏在榻上,落下泪来。

不枉这一生爱了他这么多年,不枉这一生为他背负了天下骂名。

她却还是擦了擦眼泪,回头吩咐柳姿:“你亲自去乾清宫,替本宫回了皇上,就说妾身这些日子身子不适,不宜伴驾。求皇上另择嫔御。”

“娘娘!”柳姿也吃了一惊。

“去呀!”贵妃闭上眼睛,忍住心底的难过。

毕竟是比他大了这么多,她心底也早有一番计较,决定了从五十岁开始便绝不再侍寝。

过了五十岁的人,再用心驻颜也多是徒劳无功,皮肤终她究松了,如何能经受得起皇帝的抚.摸。她只留着皇上心里对她的情就够了。

汉武帝的李夫人重病之下再也不见君王的果毅,她万贞儿也未必没有。她也要他永远记着她的好,记着她曾经风华正浓时的美貌.

乾清宫,皇帝听完了柳姿的话,便也黯然一叹。

柳姿跪倒:“奴婢代替娘娘求皇上另择嫔御。”

皇帝疲惫点了点头:“你回去告诉贵妃,朕今晚只想一个人睡。可是朕明白她的心意,明日,明日朕就一定择嫔御侍寝,叫她放心。”

这个夜晚,原本以为是此后乾清宫热闹的开始,可是却反倒更加冷清。

皇帝枯坐在龙椅上,独自浸在夜色里,许久也不说一句话。

张敏看着不放心,便想陪皇上说说话。皇帝见他苍老疲惫的模样,心下也不忍,便忍不住轻轻说:“伴伴,叫小六来吧。”.

司夜染便再度从诏狱里被提出,悄然进了宫。

无论是张敏,还是卫隐,心下都只能悄然感叹:这还哪里像个钦犯的模样啊,分明皇上和娘娘都还离不开。可是不知出于何种考量,还不能不将他圈起来。

由此也反倒更可看出大人的举足轻重、不可替代。

司夜染进了乾清宫,不敢向前去,只跪在老虎洞门口。

殿里又只是皇帝一个人,他朝司夜染招了招手:“来,到朕跟前来。”

司夜染却是重重叩头:“罪臣不敢。罪臣身着牢服,浑身上下更是染了牢狱之气,岂能惊扰了圣驾。”

皇帝深深叹息:“唉,你过来!朕想见你,便没那么多劳什子的规矩。”

张敏轻轻用脚尖儿捅了捅司夜染,司夜染这才跪爬着到了皇帝眼前儿。

皇帝轻声道:“抬起头来,叫朕瞧瞧。”

皇帝看眼前的这个少年,半年不见,个子偷偷地拔高了不少,却也跟着清减了许多。从前面上还多少有一点小嘟嘟,现在却已双腮微微塌陷。

虽说这样让他看起来更加地丰神俊朗,将一个男子的线条全都完美勾勒而出……可是对于一个从小看他长大的人来说,皇帝则跟贵妃有着近似的哀伤。

皇帝便闭了闭眼,点了点头:“小六,你终于长大了。你不知道朕曾经多希望你长大,却也多怕你长大……”

司夜染俯首不言,心下也是悄然唏嘘。

皇帝见那孩子又小心地避开了话题,便拢了拢身上的大衣裳,叹了口气:“贵妃召你前去,是不是问你吉祥给朕下蛊的事?”

司夜染点头不言。

皇帝难过地摇头:“贵妃是一片护着朕的心,可是她却不知道朕身子里的迷情蛊,实则早就除掉了。她只以为朕是受吉祥下蛊影响才临幸了她,却不明白朕选了吉祥,并非不是出于本心。”

皇帝垂眸凝望司夜染:“就算你不说,朕也明白你悄悄替朕解了蛊毒之事。小六啊,你的心,朕并非不感念。”.

这天下,这皇宫里,能对吉祥的下蛊手段了若指掌,能解开吉祥所下蛊虫的,除了司夜染,不作第二人想。

所以当初僖嫔本以迷情蛊而得宠,可是结果说失宠就失宠了,皇帝离了她身上的香也并无大碍。

此事僖嫔自己看不明白,吉祥也同样百思不得其解……实则不是皇帝定力惊人,而是司夜染瞧出了情形不对,悄然无声地替皇帝解了蛊去。

皇帝盯着司夜染,笑得凄凉:“实则这些年,无论是服散、还是试药,都是小六你替朕把着最重要的这一关。倘若你想让朕不明不白地死,你早有机会。可是这些年你却一直兢兢业业,从未出半点差错。甚至拼上你还年轻的身子,不顾自己的健康,陪朕服了不少荒唐的药散……朕说句真心话,朕心下感念于你。”

上一章
下一章